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言情小说 > 入骨宠婚:总裁老公悠着点txt

入骨宠婚:总裁老公悠着点txt

时间:2019-12-02 08:53:23 作者:醉君怜阅读:0

小编为您提供了主角是的小说,《入骨宠婚:总裁老公悠着点》是醉君怜的一部原创优秀小说。小说精彩节选:婚夫和自己的闺蜜在一起了,怎么办?在线等,急!睡了他的舅舅,让他们成为你的晚辈,见面对你行长辈礼,喊舅妈好!我去,这是什么馊主意,云浅浅想砸键盘!可是看着近在眼前的美男舅舅,云浅浅的内心突然有点小动摇!美男好整以暇:“想报仇?嫁给我。”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云浅浅吞吞口水,“你有什么目的……”“把你宠坏算不算?”“成--交!”三个月后,她终于知道他嘴里的宠坏其实是个动词。云浅浅揉了揉酸疼的腰,感觉自己上了贼船,想要跳船逃走。“晚了……”美男邪气一笑,顺势将她压在了身下

入骨宠婚:总裁老公悠着点txt

>>>>《入骨宠婚:总裁老公悠着点》在线阅读<<<<

入骨宠婚:总裁老公悠着点 第2章 不都说酒后误会吗?

夜幕降临,灯光熠熠。

十点,耀辉大厦顶楼,总裁办公室。

一身AMANI高定西服的男人快速地翻看着手中的文件,聚精会神,俊朗的面貌犹如雕刻一般,线条分明,眼神清冷,薄唇紧抿,眉头时不时的皱起,显然对手中的方案很不满意。

“咚咚。”

“进来。”

男人高大的身体向后一靠,对着快步走进来的程特助,冷冰冰的抛出几个字。

“什么事?”

“总裁,今天云小姐提前下班了。”

闻言,男人紧皱的眉头立即松开,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带着几分肯定。

“捉奸在床了?”

“云小姐回去后没多久,林安睿就和那个女的离开了,没多久云小姐也出门了,而且……而且……”该死的,手底下的人居然汇报晚了。

“继续说。”男人俊朗的面孔眉头蹙起,显然很不满对面人的吞吞吐吐!

感受到总裁身上散发出的浓重的不悦,程特助低下头很不自在的开口:“化了很浓的妆,去了魔鬼……酒吧。”刚才听到这个消息他就吓了一跳,十万火急的来汇报。

“滚。”双手拍在办公桌上的声音很响,吓得程特助心惊肉跳,“你最好祈祷浅浅没事!”

高大的人影犹如一阵风消失,程特助身体一软,就这么瘫坐在地上,手脚都不能动弹了,被吓得……

灯光四溢的舞池中,云浅浅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就凭着一股本能的意识使劲的蹦跶着,思想都放空了,一张脸上满是傻笑。

纯真的气息和酒吧的氛围格格不入,却让周围想要猎艳的人蠢蠢欲动了!

突然,一只大手握住了云浅浅的腰际,云浅浅打了个酒嗝,转过身看着突然出现的男子。

“你是谁啊?”云浅浅扭了扭腰,想着要摆脱这个男人。

“你喝了多少?”好听的声音带着微薄的怒意。

云浅浅眨了眨眼睛,手指落在他的胸口轻轻的画着圈圈,漫不经心地开口:“不都说酒后乱性吗?我要玩男人,当然要多喝点!”男人多了去了,又不是只有他林安睿一个。

“是吗?”男人好看的唇角微微勾起,额头的青筋却是跳了几下,眼中闪过几丝火光,轻轻将云浅浅勾进自己怀里,半强迫地将她带出了酒吧。

微风轻扬,吹走了几许醉意,但也让云浅浅的痛苦更加明显。

“老处女!呵呵,我……我今天就……就玩男人给你看!”

听到云浅浅明显不着调的话,男人的眼底一片阴霾,要不是自己及时赶到,她是不是已经忙着去‘玩’别的男人了?埋下头就攫取了她柔软的红唇,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喂,你干什么?”喝断片儿的人终于找回一丝丝清醒,猛地推开男人。

“你不是要玩男人吗?”男人滚烫的气息吐在云浅浅的耳边,激起她层层鸡皮疙瘩。

“哦,对哦,”云浅浅打了个酒嗝,眼神迷蒙不断的在打量着男人,傻愣愣的点点头:“我是要玩男人的。”只是心里还是忍不住去想林安睿。

四年的感情,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脸上慢慢的浮上了一丝忧伤。

真没出息,失恋居然来酒吧这么混乱的地方买醉。

男人抓着云浅浅的手把玩着,看着还陷入在痛苦中的人勾起了唇,“走吧!”

“去哪?”云浅浅懵逼了,她怎么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有点面熟呢。

男人半强迫地将云浅浅塞进了车里,吩咐司机道:“去耀天。”

“等,等一下。”云浅浅坐在车里,回忆了半天,终于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你是宫逸晨,林渣男的舅舅!”双手抓住车门把手,却不想被锁住了。

宫逸晨好看的薄唇抿了抿,微微一笑:“终于认出我了?”

“我要下车!”她才不要和林渣男的舅舅坐在一起。

“晚了。”

“……”——

入骨宠婚:总裁老公悠着点

入骨宠婚:总裁老公悠着点

作者:醉君怜类型:言情小说

婚夫和自己的闺蜜在一起了,怎么办?在线等,急!睡了他的舅舅,让他们成为你的晚辈,见面对你行长辈礼,喊舅妈好!我去,这是什么馊主意,云浅浅想砸键盘!可是看着近在眼前的美男舅舅,云浅浅的内心突然有点小动摇!美男好整以暇:“想报仇?嫁给我。”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云浅浅吞吞口水,“你有什么目的……”“把你宠坏算不算?”“成--交!”三个月后,她终于知道他嘴里的宠坏其实是个动词。云浅浅揉了揉酸疼的腰,感觉自己上了贼船,想要跳船逃走。“晚了……”美男邪气一笑,顺势将她压在了身下

更多章节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