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玄幻小说 > 男主角云月女主角宋长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男主角云月女主角宋长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时间:2019-01-09 11:10:59 作者:尤四姐阅读:124

16k小说网为您提供主角叫宋长情 云月的玄幻小说,下面就带您一起阅读《碧海燃灯抄》。小说内容精彩绝伦,情节跌宕起伏。宋长情云月小说精彩节选:《生州系列》二长情是神,王朝更迭几经沧桑,傲然屹立在龙首原上,阒然无声。西北隅深不可测的渊底,常有白衣少年隔水相望。——纵使时光再用力,此生我也忘不掉你。*伪御姐vs真病娇。每日早8:00准时更新。50%防盗,不足请等待24小时。*所有完结文尽在——*微博@O尤四姐O

男主角云月女主角宋长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碧海燃灯抄》在线阅读<<<<

碧海燃灯抄 第 8 章

  云月愣了下,发现自己失态,愈发的不好意思了。定了定神重新结印,源源向她肩头输出灵力,那半边肩膀因他的治疗,逐渐退去淤青,显露出本来的肤色。长情终于舒了口气,待他收功,她已经可以大开大合地甩动了。
  
  她站在地心拓臂,欢喜地说:“不疼了,渊海君真有本事,多谢你。”
  
  云月从脚踏上下来,理了理袖子道:“不足挂齿,往后小心些,切勿再和人对战了。”
  
  提起这个就伤心,她愁眉苦脸道:“我也不想和人打架的,那两个巡河夜叉长得太丑,我一见他们就觉得他们不是好人。何况他们还阻止我取铜铃,我一怒之下,就把他们打死了。”
  
  云月叹了口气,“长得难看不一定是坏人,长得好看也不一定是好人,以后万要记住这个教训。”
  
  那双活络的眼睛转过来,落在他脸上,“那么渊海君呢?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云月抿唇微笑,“你希望我是好人,我就是好人;你希望我是坏人,那我便是坏人。”
  
  又来了,这样的脾气,就算大奸大恶,大概也很难惹人讨厌吧!
  
  长情现在有家归不得,心里七上八下很煎熬。她无头苍蝇一样乱转,一会儿仰天一会儿俯地,“我该怎么办才好……灵力只能护龙脉一时,要是超出了时间,引得邪魔外道入侵,那世道就要大乱了。”
  
  云月斟了杯甘露递给她,“你如今自身难保,还惦记龙脉么?”
  
  “那是我的职责,我已经守了一千年了,如果哪天龙脉不再需要我,我就不知道自己存在的价值了。”她端着杯子长吁短叹,“我该上一回天厅,面见一下天帝。”
  
  云月垂着眼睫道:“天帝恐怕不是想见就能见的,亿万云颠之上有无数天将把守,即便上去了,你也走不进凌霄殿。”
  
  是啊,相较那些正统的上神,她这年纪上去端洗脚水都不够格,天帝怎么可能召见她!这事到最后如何收场,她不知道,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云月这时才想起问她,“你究竟是受了谁的蒙蔽?以你的修为,看不出他的真身么?”
  
  长情缓缓摇头,“我只远远见过一回龙神,那个人的身形气度和龙神很像,又是在凶犁之丘上……”
  
  “所以你是为了渊潭的结界,才去凶犁之丘拜会龙神庚辰的吧?”
  
  长情发现自己说漏嘴了,不由呆了呆。再否认也没什么意思,摆着手道:“不用谢我,我这个人很低调的。昨晚上岸后我想了想,那个结界囚禁了你五百年,五百年前你还小,正好老老实实在渊底修行,五百年后你已经长大了,应该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反正我闲着也是睡觉,入睡前再做件好事也没什么。可惜遇上了个骗子,他骗我去淮水取铜铃,我和巡河夜叉大打出手,好不容易才把无支祁给放跑的,天界想砍了我也很正常。”
  
  云月因她的话欢喜起来,每一寸眼波都在发光,灼灼望着她道:“长情是为我才闯下这弥天大祸的,是不是?”
  
  长情迟疑了下,“好像可以这么说。但你万万不要自责,我搅了你的婚事,本想拿这个作为补偿的,没想到好心办了坏事,技不如人啊!”
  
  他莞尔,那浅浅的笑如皓婉皎月,和声道:“既然一切因我而起,那你就更应当留在渊海了,外面的事不必过问,我自然为你料理干净。”
  
  长情听完,忍不住大笑起来,“你这淫鱼的口气真不小,我都解决不了的事,你能为我办妥?”说着拍拍他的肩,“我知道你过意不去,但凭你的本事,差远了。明天还是让我自己去领罪吧,不要把渊潭牵扯进来。毕竟这里有那么多水族,上天发怒,不是你们这些精魅承受得起的。”
  
  她大义凛然了一通,自顾自爬上床去睡觉了。大概在她看来,所有的伤害在一觉睡醒后都会痊愈吧!
  
  云月静静坐在床前,静静看着她入眠。他曾经无数次在她沉睡时眺望龙首原,但像这样近距离,还是第一次。
  
  今天可能是她有生以来过得最慌的一天了,万里奔走,去淮水打了一架,身负重伤回来,又惹得天界追杀。以往静默的龙源上神,离开了那个困住她的牢笼,反而变得鲜活起来。祸兮福所倚,若没有这通颠簸,她大约永远不知道自己体内蕴含多大的能力。
  
  但祸事已出了,总要解决,他站起身,慢慢走出了寝殿。
  
  层叠的袍裾拖曳过光洁的玉石路,他行至长廊,负手向上望。天光还未放亮,隔着厚重的水幕,穹隆显出一片深蓝。
  
  声旁响起脚步声,引商挑灯上前来,低声问:“君上,此事当如何处置?”
  
  他语气还是淡淡的,“龙源上神是受人蒙蔽,这笔账不该算在她头上。”
  
  “就怕龙神不是这样认为。”引商道,“当初水患是他奉命平定的,万年来淮水入海,从未间断。如今无支祁重新掌管淮水,他冻结了河流,使内陆水流受堵暴涨,其余三渎也因他受了影响……这次恐怕还是要庚辰出面,龙源上神说受人蒙蔽,交不出那个人,蒙蔽之说就站不住脚。庚辰若要追究,上神只怕难逃罪责。”
  
  他哦了声,“既然如此,那就别出渊海了,一辈子留在这里也无妨。”
  
  想得倒挺好,引商嗫嚅:“龙首原无人看守,世上的章程就乱了,改朝换代,父子相杀的事会再次发生,君上何忍?”
  
  理论上来说,人间的生死逐鹿都和现在的他不相干,但长情害怕失去存在的价值,那么这事就不得不管。云月略思量了下,“你跑一趟吧,能按就按下。”
  
  引商道是,“君上可要见一见龙神?”
  
  云月哼笑了声,“见他做什么?他将我困在渊底毫不手软,我要是去见他,岂不又要被他追着打?”
  
  引商想笑又不敢笑,只得拿袖子掩嘴强忍,“庚辰并不知道君上真身……上神那里,可要告知真相?”
  
  云月摇头,“外面一日不太平,就能多留她一日。其实现在的岁月于我来说正好,躲在这里与世无争,什么都不做。不做便不会引发不满,这世上事,一向是做得越多,错得越多。”
  
  是啊,一件事有正反两面,利益牵扯下各有各的立场。一个决断,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心悦诚服,看到过太多的争执和纠葛,逐渐便对某些人人求之不得的好事厌倦了。
  
  “君上放心。”引商揖手,“臣知道应当如何处置,外面的血雨腥风传不到渊底来,君上可继续与上神静好。”
  
  云月甚满意,含笑点了点头,“辛苦大禁了。”
  
  引商奉命办事去了,他一个人又站了会儿。天边已看得见晨曦,只是四野被厚重的阴霾笼罩,渊潭上空的那方天被压缩得小了一大半,流云飞浮,像敲在碗底稀碎的鸡蛋清。他震了震衣袖,重新返回内殿,珍珠垂帘后的人还在睡。他凝视她,恍惚想起初见时,她扬眼微笑的样子,算不得绝顶美人,但单是那两道眼神,就迷住了他所有的心神。
  
  世道艰难,要为她撑起一片天来。原来平凡的小情小爱,也有说不尽的千回百转。以前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甚至对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堕落嗤之以鼻。如今轮到自己了,五百年的三思而行,也没能打消惦念,不管她是什么来历,他都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提起袍裾,坐在脚踏上,一手撑着脸颊,一遍复一遍打量她。她不当睡神可惜了,不知梦里见到了什么稀奇的光景,霍地伸出手比了个三,复又重重垂下去,鼾声渐起。
  
  云月轻笑,水下湿气重,虽然为了迎她,他在水府外筑起了一面气墙,但挡不住寒意,渊底依旧冷得彻骨。他垂手替她掖了掖被角,又驻足片刻,才挪到重席上看书去了。
  
  一昼夜的奔波拼命,第二天醒来浑身都酸痛。长情睁开眼,撞入视线的是云絮般的帐顶。她愣了片刻,居然想不起自己身在何处了。忙撑起来看,见幽幽珠灯下有白衣公子合眼打盹,纤长工细的手指托着腮,那模样,恐怕宫中最好的画师,也画不出其万分之一的神/韵来。
  
  真是条好看的鱼啊!长情感慨了一番,忽然想起自己的处境,又变得意兴阑珊起来。
  
  搬腿下床,悉索的声响吵醒了他,他起身走过来,轻声道:“时候还早,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长情咧了咧嘴,“哪里睡得着啊,我正被满世界通缉呢。”说完发现自己霸占了人家的床,把正主儿都欺压到席垫上去了,颇难为情地摸了摸后脖子,“对不住,害你一夜没能好好睡,我起来了,你去床上躺一躺吧。”
  
  她睡过的床,想必还留有她的体温,云月想起这个,心头便一乱。只是不想让她发现他的异样,推说自己常彻夜读书,并不总在床上休息。
  
  她整了整衣衫,看样子要出门,他抬手拦住了她,“外面很危险,不要随意走动为好。”
  
  长情知道他好意想收留她,可是事到如今,谁也帮不了她了。她推开他的手,“我也算有名有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不能一辈子当个罪人。我想好了,去找龙神庚辰,向他道明原委。”
  
  他极力开解她,“可你想过没有,庚辰是否需要你的解释?无支祁已经跑了,他得花力气去捉拿他,你的解释丝毫不能减轻他肩上的担子,反倒有可能让他陷入百口莫辩的境地。”
  
  这下长情傻了眼,“此话怎讲啊?”
  
  云月道:“你说有人变作龙神的样子,但谁又能证明那个人不是龙神?若有人指控他监守自盗,你这一去,非但不能洗清自己的冤屈,反倒会彻底得罪庚辰。”
  
  长情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事,还可以发展出无数横生的枝节来,于是捧着脑袋哀嚎:“怎么会这么复杂?那些上神每天都在盘算些什么!”
  
  云月语气平静,仿佛看惯了尔虞我诈,“神界和人界一样,也有猜忌和勾心斗角。不同之处在于神更善伪装,谎言千万年不被识破,假的也变成真的了。”忽然发现长情狐疑地打量自己,忙又堆起了温良的笑,携着她的手道,“你能来我渊底,是我做梦都想不到的。既然身在此处,不妨逗留两日,等风波过去了再走,可好?”
  
  
碧海燃灯抄

碧海燃灯抄

作者:尤四姐类型:玄幻小说

《生州系列》二长情是神,王朝更迭几经沧桑,傲然屹立在龙首原上,阒然无声。西北隅深不可测的渊底,常有白衣少年隔水相望。——纵使时光再用力,此生我也忘不掉你。*伪御姐vs真病娇。每日早8:00准时更新。50%防盗,不足请等待24小时。*所有完结文尽在——*微博@O尤四姐O

更多章节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