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白家有女要翻身 > 二十四章 白明珠嫉妒刁难白霜霜

二十四章 白明珠嫉妒刁难白霜霜

时间:2018-06-10 06:00:00作者:凤凰奶盖字数:2057

  白家的下人都是懂事的,一个个都装作没听到,自顾自的忙着手里的事,但无一不是在好奇白明珠提到的内容,就等着几个主子走后好互相交换一下信息,议论一番。

  白露虽然应了白正中的吩咐,却在接到郑氏的目光后,没将白明珠带到自己闺房,而是直接带到了正厅里。

  白正中一进厅中,郑氏就赶在他还没说话之前,就先发制人的把厅里所有的下人都喊了下去,只留下几个主子身边贴身的人服侍茶水。

  郑氏的举措让白正中无话可说,也只能是留在这里听自己两个女儿为了小情小爱而引起的纠纷。

  白霜霜进到厅里就找了自己该坐的位子坐下,神色淡定,还顺便招呼春桃给白正中与郑氏沏茶。

  白明珠见白霜霜这样子,只道是白霜霜想对她的问题避而不答,便也跟着坐在了白霜霜的右侧,托着脸阴恻恻的笑道:“姐姐,我可是看到你和瀚哥哥一起来的戏台,还说没有去私会?”当时看到了,可把白明珠气的牙痒痒。

  从白明珠和程若瀚纠缠在一起后,只要在这样的宴席中相遇,程若瀚总是会找点时间来寻白明珠,避开他人耳目的见上一面,还从没有像今日这般,程若瀚不仅从头到尾没过白明珠一个眼神,甚至在她想主动去找程若瀚时,白露却说没见着人。

  当她看到白霜霜和程若瀚先后回了戏台时,妒火瞬间就灌满了她的胸腔和大脑,若不是白露拦着,她当下就是要找程若瀚问个清楚。

  没等白霜霜作答,郑氏也跟着说道:“霜霜,即使你与那程二少爷有婚约,但毕竟还是白家的人,你这样同他私会,被人看去了,你爹爹还不知怎么被人议论呐。”

  郑氏说的内容虽然语重心长,但语气听起来就不那么好了,简直将那些在背后议论别人的长舌之人学了个十成十,让原本埋头喝茶的白正中听了也不禁担忧起来。

  “霜霜,明珠说的是真的吗?”

  白霜霜笑而不语,明亮的眼睛眨巴着,既让人看不出她委屈或惊讶,也看不出她生气和羞愧。

  白正中将茶盅一放,气结的指着白霜霜道:“刚把你带出去见人,你就迫不及待的和人私会,被你妹妹瞧见了还恬不知耻的样子,这要是被其他人也看见了,你让我情何以堪?”

  “想必姐姐也是想嫁人了呢,一见到瀚哥哥就春心萌动,忍不住做了这等出格的事。”白明珠柔媚的声音适时的响起。

  白明珠相信除了她,没人看见那一幕,毕竟其他人也不会这样一直关注着程若瀚的一举一动。但她也并不想替白霜霜辩驳,她巴不得白正中能在起头上发落一下白霜霜。

  而白霜霜却依然是不愠不火,不急不慢的样子,待白正中的指责过去,白霜霜这才巧兮倩兮的一笑,半是撒娇半是埋怨的道:“爹爹,您瞧您,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白正中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你只说你妹妹所言是与不是!”

  白霜霜沉吟了半晌,点点头:“我今日的确是私底下见过程二少爷。”

  “啪——”

  白正中猛地拍桌站起来,怒目圆瞪的急道:“你想做什么?啊?这种不要脸的事你怎么做得出来?!”

  “爹~”白霜霜语气软绵的接过白正中的话,眼眶有些红。“我虽与程二少爷见了面,却绝不是私会,反而是谈了一些正事。原本打算回来就跟您详谈一下的。”说着指了指采桑:“当时采桑也在旁边,不信您问她呀。”

  采桑:“……”

  感受到郑氏和白明珠投来的目光,采桑心道不好,当时她被程若瀚叫开了,哪儿能听到什么?但白霜霜这样当众说了,稍后郑氏一定会来问她,她可怎么说才好啊?

  白正中见白霜霜理直气壮的样子,火气也稍微缓了一下,但还是没好气的道:“你还能有什么正事?”

  白霜霜微不可查的看了一眼郑氏,才对白正中说:“爹爹,可否到您书房说话?”

  白正中犹豫了一下,他一直觉得书房这种地方,不是女人可以随便进的,即使是白明珠,他也没让她进去过。但他对白霜霜要说的话颇为好奇,正事?还是需要和他白正中详谈的事?

  难道真的是有什么要事?毕竟霜霜是个不会撒谎的孩子啊。

  顿了顿,白正中率先转身往书房走去,留下一句:“你跟我来。”

  白霜霜应了一声,扭头对郑氏施了一礼,也跟着过去了。

  郑氏坐在堂上有些郁结,原本是想着好不容易能抓到一个白霜霜的把柄发作一番,顺利的话还能禁了白霜霜的足,怎么转眼间就只剩她和白明珠被晾在这儿了?

  “采桑!到底今晚大小姐和程二少爷说了什么?!”

  “这……我、我也不知道啊……”接触到郑氏有些恶毒的眼神,采桑只觉得周身冷汗涔涔。

  “不知道?”郑氏眯了眯眼:“你一直跟着大小姐,现在却说不知道?”

  白明珠冷哼了一声:“娘,你养的狗可是要咬人了呢。”

  “我……”采桑有苦难言,禁不住往春桃的方向看了一眼。

  春桃见了也难得好心的站出来为采桑说话道:“夫人,您千万别生气,虽然我当时不在场,但相信大小姐真的是和程二少爷在商量正事,采桑毕竟是大小姐的人,无法直言相告也是衷心之举,请您见谅。”

  春桃说话一直是佷伶俐爽快的,一席话说的采桑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甚至还给采桑戴上了一顶重重的帽子。

  在很短的时间里,采桑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无路可退,不管她再如何说自己不知道内情,郑氏也不会相信了,与其这样,不如破釜沉舟!

  采桑咬咬牙,跪地委屈道:“还请夫人明鉴,等老爷出来了,相信您什么都知道了。”

  采桑这句话无疑是确定了春桃说的话,果然啊,采桑这是已经弃主投敌了啊!

  郑氏冷笑了几声,死死地看着一头冷汗的采桑,从牙缝中连蹦几句赞叹:“好,好!你好的很啊,采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