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白家有女要翻身 > 第六章 以身犯险救牌位

第六章 以身犯险救牌位

时间:2018-05-28 06:00:00作者:凤凰奶盖字数:2122

  “起火了!救火啊!!”

  “祠堂起火了!快来人救火!”

  ……

  后院的嚎叫声很快传到了外院,此时宴会刚刚开席,众人欢聚一堂正与白正中热闹寒暄着。

  听闻祠堂起火,宴会的气氛立刻变得一塌糊涂,所有人都惊慌失措。白正中首当其冲的腾地从席上站起,急的连多余的招呼都没打一声,直接就随着人潮冲向了后院。坐在屏风后的女眷席上的郑氏也很是慌张,匆匆忙忙的让来客暂坐后也跟着在冬梅的搀扶下离开了。

  但祠堂起火这种大事,没有人愿意错过观望的机会,此时白家上上下下的人全都赶往内院救火,居然没留下一个人来管剩下的来客。也不知是谁起了头,说要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所有人就都前前后后的跟了过去。

  祠堂的位置是在百年之前就根据风水选好的位子,再没有移动翻新过,虽然当初用来打造的木材都是上好的木料,但经过百年的风吹雨打,也有一些陈旧。

  白正中赶到的时候,火势已经非常猛烈,四周的积雪已经全部化为冰水又被迅速烧干,阵阵的热浪直吹得人眼睛都快要睁不开。

  眼见火势越来越大,并且有沿着长廊往其他小院蔓延过去的趋势,白正中一声大吼:“先断路!再救火!”

  “老爷!这火实在是太大了,我们已经安排人去请监市来救火,但……祠堂可能……保不住了!”

  “废物!”白正中大骂一声,却因为吸入一口含着灰的热气咳嗽不止:“咳!咳咳!牌位……进去把牌位给我救出来!”

  被骂的仆人不敢做大,这么大的火,谁敢再进去啊!

  看出仆人的犹豫,白正中正打算再骂,就见一个丫鬟急急的跑过来。

  “老爷老爷!大小姐救出来了几块牌位!”丫鬟怀里抱着几块被烧黑的排位,声音清脆,但透着焦急和哭腔:“可是大小姐……又进去了!”

  “大小姐?”白正中的脑门被熊熊大火烤的生疼,根本没办法正常运转。“哪个大小姐?”

  春桃一听,又气又急得直跺脚:“大小姐说要先救白家先人的牌位,再救先夫人的,所以刚刚顶着火又进去了!”

  白正中这才反应过来春桃口里所说的大小姐是白霜霜,是那个自己已经遗忘许久的女儿。

  “霜霜?霜霜在祠堂里?!”

  “是呀!”

  白正中心中大急,立刻指挥着身边来来往往的人:“快!快去把牌位救出来!还有大小姐!快!”虽然这样说着,却又一边因为火势渐猛往后退了几步。

  春桃急得差点哭出来,虽然白霜霜第一次出来之前吩咐过她只需拿着这些牌位把话告知给白正中听即可,但眼见这府里根本没有一个人真心想去救白霜霜,春桃已经打算扔掉牌位直接冲进火里救人了。

  就在这时,在安全距离外围观的人群中突然传来了惊呼声——

  “快看呐!有人出来了!”

  “一定是白家大小姐了,你们赶紧去救人啊!”

  在漫天大火之中,一个瘦弱的身体摇摇晃晃的冲了出来,衣服上还带着余火,就倒在了祠堂外。

  “大小姐!”春桃已经再也管不了那么多,将怀里的牌位塞进了白正中的手里,嘤咛一声冲过去扑在了倒地呻吟了白霜霜身上,将她衣服上的余火扑灭。

  春桃将白霜霜抱在怀里,眼泪止不住的流:“大小姐!大小姐你醒醒啊!”

  白正中腾出一只手扇了一旁的仆人一耳光,怒喝道:“快把大小姐抱到这边来!”

  “是!是!”

  白正中看向了皱着眉头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郑氏,心中的怒火正上了心头,便没有好气的朝着那郑氏道:“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请大夫!你是想让霜霜死在这里吗?”

  郑氏哪里被白正中如此骂过,脸上现出了不快的神色,但还是强忍着对着身旁的翠玉道:“还不快请大夫来给大小姐看看。”

  “是,是。”

  白霜霜被送到了安全的地方,来客们也都放心的走过来观看,只见白霜霜双眼紧闭,发髻散乱,一张脸上因为被烟火所熏,布满了一块块黑斑,唯独双眼周围有着一道道泪痕,

  “娘……娘……”

  白霜霜似乎已经昏迷过去,但眼泪却一直从紧闭的眼睑下流出,嘴里一直喃喃自语着,手也死死地抓着衣襟。

  白正中眼睛一亮,指着白霜霜的手问春桃:“霜霜怀里是什么?是牌位吗?”

  春桃当然知道里面是什么,却还是心疼不已,忍着哭意掰开白霜霜的手,将她护在怀里的牌位取了出来。

  这块牌位已经被烧毁了一半,从模糊不清的牌面上只能隐约看到白冯氏的字样。

  “娘……对不起……对不起……娘……”

  四周的议论声也逐渐小了下去,唯有远处救火的嘈杂声传来。

  良久,人群之中才突然响起一声叹息:“唉,多好的女子啊。”

  一人声起,叹息也渐渐多了起来。

  “为宗族付出生命。此女有大慧之才。”

  “白学士有福气啊。”

  “白夫人也教导有功,不愧是大学士的千金,家学渊源。”

  ……

  郑氏听在耳里,笑在脸上,内心却无比的尴尬。

  原本在看到白霜霜抱着冯氏残缺的牌位呢喃一幕的白正中正觉得双眼刺疼,心中有些酸涩,在听到周围的夸赞之后又觉得很是自豪。

  他摸了摸白霜霜有些被烧焦的发顶:“不愧是我白正中的女儿!快!请大夫!”

  而这所有的所有,被春桃听着直教她想哭,她死死地搂着白霜霜,心中默念:大小姐,您成功了!您可千万要平安的看到这一切啊!

  身旁,一缕清亮的目光却是投在这昏迷不醒的娇弱女子身上,嘴角微微的抬起了邪魅的笑容。

  “没想到,白家,竟然还有这样有趣的女子。”

  那白正中回头,看见了那最为尊贵的五皇子,便抬脚上前,躬身道:“珏王爷,请恕罪,没想到,白家竟然出了,这个事情,唉。”

  那一袭蓝衣,俊朗的男人,浅笑的打断了白正中的话,道:“白侍郎哪里话,白侍郎家中出了如此大义的女子,岂不是福气?哪里需要恕罪。哈哈,既然白侍郎今日不得空,那本王便改日再来拜访。”

  “王爷,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