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白家有女要翻身 > 十五章 谁传的流言

十五章 谁传的流言

时间:2018-06-04 06:00:00作者:凤凰奶盖字数:2690

  “采桑给夫人请安。”

  郑氏倚在美人榻上,手里拿着点心小口的吃着:“你家大小姐最近有什么动静?”

  采桑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的细禀道:“大小姐最近很乖巧,也不怎么出门,只每日去花房取花,让奴婢送一束到前院给老爷。”顿了顿又说:“但那日,大小姐和程二少爷有见过面。”

  郑氏冷笑一声道:“采桑啊,现在我不亲自找你过来问话,你是一句话都蹦不出来啊。”

  采桑一听就直接跪了下来,战战兢兢的解释道:“夫人请见谅!大小姐或许对奴婢是有了怀疑,最近一直把奴婢盯得很近,实在没有机会过来见夫人呀!”

  采桑虽然心中惶恐,却也庆幸自己主动将白霜霜与程若瀚的相见说了出来。这府里,果然还是什么都不瞒过郑氏。

  “他们聊了什么?”

  采桑吞咽了一下,有些急迫的回复道:“那日奴婢站得有些远,隐约听到程二少爷邀请大小姐参加下月程家老太太的寿宴,大小姐好像拒绝了。”

  郑氏有些薄怒,心想那程若瀚果真是靠不住,这么快就朝白霜霜投去了橄榄枝。

  采桑见郑氏面色不虞,又谨小慎微的补充道:“夫人,奴婢看那花房的刘春桃,总是在大小姐耳边嘀咕,会不会是在怂恿大小姐什么呢?”

  郑氏回过神来睨视着采桑,冷哼一声:“怎么?想借我的手除掉刘春桃?”

  采桑这一下是真的被吓到了,赶紧跪趴在地上颤抖着求饶:“夫人您误会了,奴婢不是这个意思,真的是确有其事啊!”

  郑氏厌恶的瞪了一眼采桑,扭头问冬梅:“那个刘春桃,就是刘嬷嬷的孙女?”

  “是的。”

  郑氏沉吟了一下,区区一个刘春桃她还不信能翻出什么花样来,毕竟是个小丫头,在府中也没有什么人脉,但那个刘嬷嬷就不一样了,都说人老精,通过刘春桃替白霜霜出谋划策也是有可能的。

  当初如果不是顾忌着白正中的态度,郑氏早就将刘嬷嬷弄死了事。

  想到这里郑氏就有点烦躁,吩咐冬梅:“找老马派点人手去查一查,那个刘嬷嬷在何处养老,把人给我看紧了。”

  “是,夫人。”

  当沁园院子里的花草全都翻新的时候,冬雪已经全都融化了,天气也逐渐回暖,白府内一直相安无事,一切都好似风平浪静一般。那白明珠答应的事情,似乎也算是做到了,郑氏对那白霜霜确实好了许多,不再给她找麻烦,而只是让她专心养病。

  对于这点,白正中,似乎也是十分满意。

  “知道那些传言是怎么来的了吗?”

  将采桑支开后,白霜霜与春桃正关着门小声的聊着。

  “都说是给您看病的大夫传出去的。”

  白霜霜笑着摇头:“你想想,先不说那些大夫都是郑氏请来的人,不会乱说话,即使真的传出去,又怎么会一夜之间就传得街知巷闻?”

  当初白霜霜在纵火之后,的确是有让刘成父女将她冒火救牌位的事传扬出去,从而带出她在府中受郑氏磋磨的消息,但也仅仅是为了给白正中还有那些同来的官员所看,她并不奢望这个事情会传扬开去,毕竟,仅靠刘成父女,即使再快也得有月余的时间。况且郑氏家大,要想压下来,并不难。但如今,这个流言似乎有些控制不住了一般。

  白霜霜不自觉的咬着唇细细思索着,到底是谁在后面操纵传言呢?放传言的人,又知不知道起火的细节呢?

  “春桃,那个王太医的情况你打听到了吗?”

  “嗯。”春桃坐在小锦凳上,膝盖上还放着一双正在纳的绣鞋:“虽然老爷说是他请来的,但前院的小路说其实是珏王爷请的。”

  “珏王爷?”白霜霜快速的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前世里这位五皇子的记忆。

  珏王爷是五皇子李元博的称号,他是当今皇上的第五子,其母邱氏虽说是四妃之一,但出身并不高,所以并没有强有力的外戚势力,邱贤妃亡故之后,当今皇上对他的态度也有些暧昧,谈不上支持与否,但也并不冷淡,甚至还赏了封号。再加上,那李元博从小青梅竹马的华家女儿,竟然成为了当朝的贵妃,这个对他的打击,并不小。当然,这都是上一世的消息了。

  在她的印象里,前世这位五皇子李元博最后似乎是朝堂之争里的输家,在太子登基之后就被处死了。

  白霜霜想着这段时间的传言影响力,心想难道真的是犹如流言所说,是来给白霜霜看病的王太医说出去的?那么推动传言速度的,难道就是五皇子?

  那五皇子为什么要扩散传言呢?她与五皇子素不相识,总不会是为了帮她吧?

  这边白霜霜正狐疑着,春桃纳了几针好像想到什么,又停下来说:“那日您救牌位的时候,珏王爷也在场。”

  “是吗?”

  春桃一边回忆着一边道:“小姐你让我盯着在场人的反应,那王爷好像也说了什么话,好像是说……没想到白家竟然出了这样有趣的女子。”

  “……”白霜霜回味了一下这句话,怎么都觉得“有趣”二字有点怪怪的。

  只可惜白霜霜前世从没有和这位珏王爷有过接触,不了解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也无法揣测到他的心思。

  她在猜这位珏王爷是不是和白家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仇怨,在给白正中抹黑的时候,顺带帮了自己。但这些消息,以刘成父女俩的人脉,估计是不可能打听到的。

  “唉……”白霜霜再一次感到无人可用多么让人无奈。更觉得,这重来一世的局势,似乎有了微微的变化,但什么变化,自己却是说不上来,更掌控不了的。

  “怎么了?大小姐?”

  白霜霜没坐相的往椅子上一靠:“我在想去程家参加程老太太的寿宴一事。”

  春桃好笑的将白霜霜拉起来坐好:“您不是说,程二少爷会办妥这件事吗?您还在担心什么?”

  是啊,她在担心什么?

  重生一世后,除了两个人,她可以对所有人都虚以为蛇,程老太太就是之一。到时候见了程老太太,她还真不知道自己该作何表现。

  同样在思虑程家寿宴之事的,不仅是白霜霜,还有郑氏。天知道她在看到程老太太亲自写的请帖后,脸色有多难看。

  程家在权贵之间的地位不容小觑,要是在这么隆重的场合让白霜霜露了面,那白霜霜白家大小姐的身份就实打实的不可逆转了,而她郑氏在此前做的一切也都要付之流水。

  “老爷,您看我说的有无道理?”郑氏贤惠的替靠在他身上的白正中揉按着肩膀,轻声细语的道:“不如,待到霜霜身体好些了,再让她出门吧。”

  白正中最近过得顺风顺水,白霜霜的事给他拉来了不少的赞誉,他提升的事也有了眉目,心情一直很好。

  但郑氏这话一说,就让他禁不住皱了眉:“我听说程老太太亲自写了请帖,你没看到吗?”

  “……看到了,所以我就在想要不要为了霜霜的身体着想,无奈回绝程老太太。”

  “哼!”白正中冷哼一声,从郑氏身上离开,扭头指着她:“你少给我动歪脑筋,程老太太什么身份?她亲自写的请帖,你去问问这朝都城内有几个人敢回绝?”

  郑氏心中不悦,却还是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道:“我还不是替霜霜担心,她那个身子骨这么弱,出这一趟累倒了怎么说?”

  “那是她的荣幸!”白正中站起来理了理衣襟:“正好,若是霜霜为了参加程老太太的寿宴。回来就又病倒了,传出去又是一桩美谈。”说着又看了一眼立在在窗前花瓶里的栀子花:“霜霜对你有孝心,最近你的表现才好上许多,你也不要总想着为难她,一点当家主母的样子都没有。毕竟,外面的人都看着。”

  ……“老爷说的是。”几个字仿佛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