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白家有女要翻身 > 第四章 机会

第四章 机会

时间:2018-05-26 12:28:00作者:凤凰奶盖字数:3304

  白霜霜侧过脸,用眼角睨视着眼观鼻鼻观心的采桑,打量了好一会儿,才继续往前走去。

  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采桑就觉得自己的后背在这寒风之中竟然出了一层冷汗,尽管她刚才低着头,没有和白霜霜对视,却明显感觉到了来自白霜霜身上的威压。

  这是她跟着白霜霜以来从没有过的情况!心中更是徒然的生出了异样的惊恐。

  两人回到白霜霜的小屋内,白霜霜径直就脱了外衣外裤回到了床上窝着,拿起出门前正在看的话本小说继续看着。

  采桑只觉得屋内的气氛让她憋得难受,便找了个由头出来了,刚刚一出门就看见郑氏身边的丫鬟翠玉站在墙角处招手让她过去。

  “大小姐有没有什么异常?”采桑和翠玉找了个小角落里蹲着小声议论着:“说起来真的有点异常。”

  翠玉一听就来了劲:“是什么?”

  采桑在脑海里飞快的回忆着这几天白霜霜的一举一动,最后只说了一句:“说不上来……”

  翠玉叹了口气劝道:“采桑,你可别忘了谁才是你的主子啊,真有什么事,你可千万要告诉夫人,否则被夫人知道你所有隐瞒,你可没有好果子吃。”

  采桑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但她也确实说不上来。白霜霜这几天怎么看都和之前不一样了,但因为白霜霜不再和以前一样有什么事都对她说,自怜自哀的抱怨更是一句都没有,所以她也只是察觉到有些不对。

  而且她始终觉得白霜霜是要计划什么,却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抓到,于是她决定再观察一下,拿到确凿的事实之后再告诉郑氏。

  又过了两天,白霜霜忽然提出要去花房看看。

  “大小姐,厨房那边又来了。”采桑在衣柜里为白霜霜找衣服一边道:“说厨房很忙,让您痊愈之后就去帮忙。”

  这两天厨房几乎每天都会来问候白霜霜的身体状况,采桑知道这是郑氏的吩咐,也就每天都催白霜霜。

  白霜霜趿着鞋让采桑为自己更衣,风轻云淡的回道:“那你就告诉他们我还没痊愈。”

  采桑无言以对。她现在还记得郑氏曾经说过,白霜霜虽然话不多,但却是个脾性很犟的人,郑氏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会暗中给白霜霜苦头吃,料准了她会硬撑下来,却没想到现在白霜霜却耍起了赖。

  而白霜霜却很清楚,自己重生一世不是重新来做一次奴婢丫鬟的,根本不想耗费时间在那些无用功上,她相信郑氏总有一天会安排大夫来为她看诊,到时候她再“康复”也不晚。

  白家的花房在侧院,面积不大,却是独立出来的一个区域。白霜霜的生母冯氏生前一直是亲自打理花房的事,但自从冯氏去世,郑氏入府,冯氏的奶嬷嬷刘嬷嬷又被郑氏强行告老之后,花房就已经荒废了下来。

  前世白霜霜偶尔也会去一下花房,但由于花房已经交由刘嬷嬷的儿子负责,男女有别,白霜霜也渐渐不去了,后来听说花房的人员被郑氏遣散,花房被彻底拆除,所以白霜霜料定,这里的人一定还没有被郑氏收为己用。

  这次白霜霜来的时候,花房的花农正在为一盆兰花做清洁,虽说是荒废的院子,却被打理的很好。

  花农听到脚步声回头粗粗打量下来还以为来的是两个丫鬟。但花农还是有些意外,毕竟花房已经许久没人来了。

  “两位有什么事吗?”

  白霜霜也同样打量着这位花农。她对刘嬷嬷还有一些印象,这个花农的眉眼之间很有一些陶嬷嬷的影子,便笑道:“刘嬷嬷的身体还好吗?”

  花农一听更是惊讶,这府里谁还会知道刘嬷嬷啊?“你是……”

  “爹啊,这一定是大小姐啊!”

  白霜霜闻声看过去,花房小苑的屋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一个和白霜霜差不多大的小姑娘,手里还握着一个纳到一半的鞋底,圆圆的脸上带着笑意,眼睛亮晶晶的。

  “大小姐?”花农再一次上下把白霜霜打量了一番,十分不肯定的道:“是……大小姐吗?”

  小姑娘小跑过来对白霜霜施了一礼:“刘春桃见过大小姐。”

  白霜霜虚扶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呢?”

  刘春桃笑得一脸机灵:“这府里早就没人记得奶奶了,除了已故的夫人,肯定只有大小姐啦。”说着又挽过花农的手臂:“这是我爹刘成。”

  白霜霜赞赏的点点头。

  “真的是大小姐?”刘成赶紧放下手里的毛巾,尴尬的在身上擦了擦:“大小姐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这……”

  “没关系,我太久没来了,你不记得我了也很正常,外面冷,我们到里面谈吧。”又对采桑道:“你在这里候着吧。”

  采桑有些不甘,但也只能答应下来。

  屋内。

  “大小姐的意思是,让花房重新给府里供花?”刘成为难的搓着手:“大小姐您有所不知,现如今府里所有的花草都是新夫人从外面买进来的,早就没有用花房的花草了。”

  “我知道。”白霜霜捧着茶杯暖手,脸上无波无澜:“以后一定会再启用的。”

  刘成他是听着心里有些没底,白霜霜的吩咐他也听得云里雾里,那加重的一定二字,心中难免有些震动,原本想要追问的话,也就停了下来。

  刘春桃在看到白霜霜的来意说清楚之后,跑到里屋去拿了两双鞋出来。

  “大小姐,这是奶奶给您纳的鞋,一直让我给您,但奶奶想到您在府中艰难,还是不要给您多生枝节较好。”刘春桃俏皮的眨眨眼:“这下,我偷偷的拿出来给了您,您可千万别告诉奶奶。”

  白霜霜笑着将鞋接过来,细细的摸索着上面的针脚,心中很是温暖。前世她一直觉得自己的母亲去世之后什么都没给自己留下,但仔细想来却是她没有去挖掘。

  刘春桃又道:“大小姐您放心,您别看我这样,我在府里还是认识一些人的,这几天我就会开始悄悄给她们送一些新鲜的花。爹养花的手法,可是万一挑一的呢,外头的花是万万比不上的。”

  白霜霜听了很欣慰,没想到刘春桃的心思这么机敏,她的确是有让花房重新在人前获得存在感的意思,刘成没听懂,刘春桃这样半大的孩子却反应过来了。

  “春桃,你今年多大了?”

  “今年十四了,比大小姐小一岁。”

  白霜霜心中有些感慨,能清楚的知道她的年纪,刘嬷嬷一定是经常在家人面前提及她和生母冯氏吧。

  白霜霜拉起春桃的手,感受着她指尖的薄茧,温和的问道:“春桃,如果有一天让你到我身边来伺候,你愿意吗?”

  春桃连连点头:“愿意!奶奶从小就教我规矩,我一定能把大小姐吩咐的事做好的!”

  “好,很好。那便这样说定了。”白霜霜微笑的道。

  “嗯。”春桃点了点头,只要是大小姐说的话,自己是一定会听的,虽然,她也不知道,大小姐的这句话,是否能够真的实现。

  接下来的几天,白霜霜都再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每天去花房取两束花,一束亲自送去给郑氏,一束叫采桑送去给白正中,其余时间全部都待在房间里,看起来好像是在回避什么,又好像,是在等待什么。

  郑氏从来不见白霜霜,而采桑那边,也从来没有将花交给过白正中。

  采桑不是不好奇那天白霜霜与花房的刘氏父女谈了什么,无奈却因为当天他们谈话的声音太小,尽管她躲在门边偷听,却听得不清楚。

  这天,白霜霜刚从郑氏那儿回来,窝回到床上取暖,就听到外面采桑压低了声音在和什么人说话,但没两句就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道:“这是最好的一盆兰花,是大小姐吩咐弄好了就送过来的。”

  是春桃。

  “你把花给我就是了,大小姐正在休息。”

  白霜霜秀眉微敛,扬声道:“是春桃吗?让她进来。”

  ……“是。”

  春桃应声而入,手里捧着一盆清新优雅的兰花,她不紧不慢的向白霜霜施了一礼:“见过大小姐。”

  “嗯,兰花弄好了吗?给我看看。”

  “是,大小姐。”

  白霜霜把花接过来欣赏的看着,头也不抬的对采桑道:“你出去吧。”

  采桑心中对春桃积着火,却只能闷声应下:“是。”

  门一关上,白霜霜就立刻问道:“有什么消息?”

  她每天都会去花房取花,春桃根本不用专程过来送花,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消息,春桃才会借着送花的由头赶过来。

  春桃点点头:“我爹今天去给外院的人送花时,听说老爷明天会在前院待客,来得似乎都是一些达官贵人。”

  白正中是翰林院的侍讲学士,平时也会和一些达官显贵来往,但很多人一起来就很难得了。

  白霜霜,知道,这个便是自己之前所说的最好的机会。她相信这几天让采桑送给白正中的花都并没有真的送到手,否则即使白正中再不待见白霜霜这个女儿,也应该多少会有一些表示。

  白霜霜需要一个可以直接和白正中沟通的机会,但只要有郑氏在,她就没办法出这个内院,即使出去了,外院郑氏的人也一定会阻挠白霜霜。

  明天前院待客一定人来人往,她倒是可以借这个时机跑出内院,但怎么能顺理成章的见到白正中呢?这是个问题。机会难得,她一定要抓住!

  想到这里,白霜霜咬牙对春桃吩咐道:“春桃,你一定要说服你爹,帮我准备好一个易燃的火把,在今晚趁着夜色想办法进入白家祠堂偷偷放进去。”

  春桃几乎没有犹豫的就直接就点头答应下来:“大小姐,您要怎么做?”

  白霜霜目光中透着几分狠厉:“放火,烧祠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