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白家有女要翻身 > 第十二章 程若瀚偷寻白霜霜(二)

第十二章 程若瀚偷寻白霜霜(二)

时间:2018-06-02 06:00:00作者:凤凰奶盖字数:2057

  白霜霜闻言小脸便有些泛红,迟疑了半天才声若蚊蝇的喊了一声:“瀚哥哥……”

  程若瀚见白霜霜害羞的样子顿时心情大好,“你放心,老太太那边我会帮你说的。下个月老太太的八十岁生辰,你可要来啊。”

  白霜霜不好意思的撇开眼:“母亲同意的话,我自然是会去的。”

  程若瀚明白白霜霜是在担心郑氏会阻扰她出门,便安抚道:“我会让老太太亲自写帖的。”

  白霜霜咬着唇,终于抬头看进了程若瀚的眼里,含羞带怯的道:“谢谢程……瀚哥哥……”

  这一眼欲语还休的样子,直让程若瀚的心都酥了,高兴不已的离去。

  而站在一边看完了整场好戏的采桑,脸上千变万化,简直叹为观止。

  从白霜霜故意出门前往自己的唇上和脸上着色开始,再到出了凉亭后说先不用回房,又到安排春桃在花园里等着,提点春桃说的话,到与程若瀚来往,最后到敲定白霜霜下月的出府行程,这一切的精心安排到最后,却好像是时机到了顺其自然所发生的。

  大小姐,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

  采桑并不是傻的,为何大小姐并未让自己离开,她也是知道的。大小姐是故意让自己看见这一切,让她自己选择,自己的道路,想到这里,采桑不免有些惊恐,但又一直在劝导自己,幸好,到目前为止她没有做对不起白霜霜的事,不用害怕。

  程若瀚一走出视线范围外,白霜霜就又恢复成之前的样子冷着一张脸,却又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直到春桃送走了程若瀚回来时,见了白霜霜全身肌肉紧绷的样子,才急急的掀开披风抓起白霜霜的手,看见了白霜霜那因为双拳紧握,被指甲掐到渗出血来的手心。

  “大小姐……”春桃欲言又止,最后选择什么都不说,扶着白霜霜回了自己的小院。

  春桃不知道白霜霜这些年都经过了一些什么,但她知道一定给白霜霜留下了非常惨痛的回忆和伤害,把她奶奶刘嬷嬷嘴里时常念叨着的那个乖巧善良的小姐,逼到算计人心,做出放火烧宗祠这样的事份上。

  想到这里,春桃心中不免的一软。

  当年夫人病倒,被那郑氏送到了偏僻的院落中。不要说见到老爷了,连大夫都见不到,吃食,也都是粗鄙不堪。虽说白霜霜的娘亲,不如郑氏娘家那般大。怎么,也算是小家碧玉。那般温柔可人的夫人,却被生生的逼死,独独留下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姐。

  若不是夫人的帮助,流民的自己,如何能够过上安稳的生活?奶奶也想过暗自帮助那霜霜小姐,可恨那郑氏却是千方百计的不让自家奶奶靠近,独留奶奶每日远远见着那本该金枝玉叶的白霜霜干着艰苦的活儿,而流泪叹息不止。

  春桃发誓,不论白霜霜变成什么模样,不论她想要的是什么,自己便会赴汤蹈火。为了那对自家有恩的夫人,也为了自己的奶奶。

  “人为起火?”

  王府中的一间书房内,炭盆里的银碳烧得正旺,五官俊美的华贵男子穿着一件墨色的单薄里衫,手里将手下刚递上来的消息随手扔进了炭盆里。

  “证据呢?”

  候在一旁的冷面少年神色不动的回道:“已经全部从监市转移到‘百晓生’了。”

  华贵男子嗤笑一声,端起一边的茶盅抿了一口:“有意思。”

  少年见他笑得古怪,便有些好奇:“王爷?”

  “崔护,你认为这把火,是谁放的呢?”

  少年迟疑了一下:“王爷想说,是白家的大小姐?”

  华贵男子用狭长的眼睛瞅了他一眼:“这么犹疑做什么?”

  “小的只是在想,毕竟是宗室祠堂,白家又只留下这一脉,况且传闻中那白家大小姐是懦弱不堪的性子,如何……”

  “你觉得她做不出这种事?兔子急了都咬人呢,何况人。”华贵男子笑着摇了摇头,端着茶盅走到窗前,将窗门推开来,迎着风看着窗外映照着清冷月光的夜色,对身后的人道:“她在白家过得凄苦,又遭白正中的冷落,要想重新获得白正中的重视,纵火之后奋不顾身的冲进火场救牌位,的确是可以一招翻身。”说着又是嗤笑出声:“胆子很大。”

  听出男子话里隐约有赞赏之意,少年便主动回道:“证据不会再出现在监市之中。”

  华贵男子又问:“听闻,她从小是与那富商程家定了亲的?是和程家哪位少爷?”

  “程家二少爷。”

  “呵,程家老大程若昀还算有点能力,可惜了是个活不长久的命。老二则有点拿不出手了。”顿了顿又道:“本王有种预感?这个白家大小姐,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我立刻让百晓生去查。”

  男子斜斜的看了那少年一眼,没有阻止之意,只是自顾自的喃喃自语着:“现下百晓生都这么闲了,看来得好好思索一番了。”

  那少年并未抬头,却是徒徒的生了一生的汗毛。转移了话题:“对了,王爷,昨日那华贵妃派人来了,属下也按照王爷的话回了。不过那华贵妃并未责问,而是让小的托了话,带给王爷。”

  “哦,什么话?”

  “说是,王爷去年给华贵妃带入皇宫的雪片糕吃完了,便想来王爷这儿讨讨。还说,华贵妃从小便在王爷这儿玩耍,知道每年冬日,王爷府上便会做上一二,不知道王爷这儿,是否还念着?”

  那男子却是挑了挑眉头,问道:“那你是如何回话的?”

  崔护本能的道:“小的没回,说要问问王爷。说明日再回话。”

  男子点了点头,道:“恩,明日,你便让来人回了华贵妃,说雪片糕有,今年本王吃不下,都喂狗去了。”

  “.......王爷,这样,不好吧。”那崔护抬起头,眼角有些抽搐。

  男子却是皱了皱眉头,轻飘飘的又看了眼崔护,自言自语道:“看来最近百晓生,果真是太闲了点,该找点事情做做了。”

  崔护又是一身鸡皮疙瘩。

  自己?说错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