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白家有女要翻身 > 第十章 未婚夫

第十章 未婚夫

时间:2018-06-01 06:05:00作者:凤凰奶盖字数:2144

  “大小姐,你还没收拾好吗?”冬梅在屋外有些不耐烦的唤着:“夫人那边可是等着呢,你可要快些……”

  话还没说完,白霜霜就在春桃和采桑的搀扶下走了出来,一袭清雅的月白色襦裙搭配了一件正红色的狐裘披风。

  冬梅皱了皱眉。她原本以为白霜霜只是喝个药,没想到,白霜霜竟然换了一件衣裳,这衣裳看起来,还是从未见过的。原本,白霜霜的脸色便是苍白,搭配了这样一套衣裳,却是显出了娇弱之色,让人有种怜惜之情。

  冬梅是跟了夫人一起嫁进来的,自然是知道夫人这个时候叫大小姐过去是做什么的。无非就是想在白霜霜还未康复的时候,让那位程二少爷亲眼看看这位曾经与自己有过婚约的白家大小姐,是多么的羸弱,多么的不济。只有这般,才能让那程若瀚,起了娶了明珠的心思。

  “大小姐,如今白府之中出了不好的事情,您还生着病,穿得这般,实在是不太妥帖吧。大小姐还是进去换上一件再随奴婢前去吧。”冬梅寻了个理由,也不管合不合理,便想催促着白霜霜前去换上件普通的衣裳。

  听了这话,白霜霜原本看起来就很虚弱的身体更像是不堪重负一般的抖了抖,身子倾向了身旁的春桃,半个身子,都挂在了春桃身上,很是惭愧的道:“冬梅姐,母亲好不容易想着召见我了,我便想方设法的郑重了。等伙爹爹也就回来了,若是母亲不赶时间,冬梅姐也觉得我穿的不妥,我便进屋换了去,就是要让母亲好等一会儿了。”

  怎么能等?这本就是郑氏偷偷打的小算盘,想让程若瀚自己提出,想要娶那白家的二女儿,如此这般,那白明珠,才算是有了靠山。郑氏的娘家,是个大家族,与那郑家不同,白家却是手里拽着真金白银的大商户,虽然不涉党政,但影响力却是一点都不小。再加上程家只有两子,大儿子程若昀虽然掌管着程家所有的产业,却是从小患了隐疾的短命鬼,活不了多久。若是能让明珠嫁到程家,待到程若昀去世后,那程家所有的产业,不都到了程家二儿子,程若瀚的手中?于自己也是极好不过的。

  郑氏从小便是骄傲惯了,在自己的婚姻之上,赢了白霜霜的娘亲。本该是满足的,可是唯一让她忍耐不过的,并不是自己,而是自己唯一的女儿,白明珠。无论自己如何厉害,如何努力,那白霜霜于世人眼里,都是嫡女!更别从小结亲的,那程家人眼里了。这点,冬梅,更是心中知晓的。但就算知晓,那冬梅怎么都是个下人,该有的礼数还是不能少的,最多也就是斥责了几句,再过分的,也就不敢说了。

  这等小算盘若是成了,郑氏是不怕的,若是不成,被说出来,都是上不了台面的事情。那冬梅自然知道轻重,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老爷知道的。只能黑着脸,引着白霜霜去了郑氏那里。

  恨恨的说:“大小姐快跟着来吧。”

  “那就麻烦冬梅姐姐了。”白霜霜故作小女儿的欣喜,心中却不由的冷笑了一番。冬梅知道的事情,有过一世经验的她如何不知道?

  冬梅带的方向,是朝着花园的。花园里,郑氏与白明珠正陪着程二少爷程若瀚聊着。

  “瀚哥哥,可说好了,开春之后要带我出去放风筝。”

  白明珠就坐在程若瀚的左侧,身体朝他的方向微倾着,虽然没有直接接触到,但从白明珠身上传来的脂粉香却一直若有似无的萦绕在程若瀚的鼻端,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那可是郑氏精心弄来的香粉,对男人总是有着致命的吸引。看着程若瀚脸色有些微微的变化,郑氏微微一笑,抬起了手中的茶水,轻轻抿了一口,道:“你这孩子,总想着玩乐。”郑氏笑骂了一声:“你以为程家偌大的家业,没有你瀚哥哥的功劳?哪里有时间陪你玩?”

  程若瀚听了郑氏的话心里很是自得,但面上还是要做出一副谦虚的样子:“白夫人哪里话,陪明珠妹妹放风筝总是有时间的。”

  “你啊,从小便对明珠太好了,可把明珠惯坏了。”

  “娘~”

  郑氏看白明珠的害羞样子,便也掩嘴笑着打趣道:“你还知道害羞呢?”

  白霜霜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其乐融融的一幕。一如前世一样。不过那个时候得她,却是灰头土脸,懦弱之极,不敢反抗。前世临近她与程若瀚婚期之前,程若瀚偶尔也会来见一见她,有时候,她在,有的时候,她不在。但每每郑氏与白明珠却总是在场,那时就算自己在了,也如同现在眼前一般,三人聊得不亦乐乎,而她这个程家准媳妇却好像一个外人。

  前世的她还傻傻的以为程若瀚娶自己,是因为喜欢。对白明珠如此热情,是因为她是自己的妹妹。

  到了后来,两个人成亲,并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程家老祖宗的承诺。

  白霜霜闭上眼掩去自己心中翻滚的恨意,嘴角的冷意被吞下了腹中,调整好了心情,便在采桑和春桃的搀扶下走上凉亭,朝着郑氏施了一礼:“母亲。”

  在白霜霜进入凉亭之时,她就已经感觉到程若瀚投注过来,比平时要热上些的视线。白霜霜心中得意,却一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只顾对郑氏说话。

  “嗯。”郑氏应了一声,回头看到白霜霜的打扮心中顿时有些不悦,但碍于程若瀚在场也不好发作,“你身体如何了?”

  白霜霜心想自己昨日才苏醒的事郑氏又不是不知道,却还是让她在今日顶着寒风到凉亭来见人,打的什么主意只有傻子看不出来。

  白霜霜惭愧的笑了笑:“多谢母亲的关心,身体已经好许多了。”

  程若瀚一直看着白霜霜的一举一动,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好似有一根被人波动的琴弦正在回响。白霜霜的身体看起来很孱弱,被身边的丫鬟扶着还有些站不稳的样子,未施粉黛,但大约是因为还病着,脸上有些不正常的泛红,眼中水波盈盈,显得原本只是清秀的脸上竟然带了几分娇媚,尤其是一身红色裘衣的衬托下,更是惹人怜爱。这还是之前见到的那个瘦弱丑陋的白霜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