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绝色天后 > 第九章 得理不饶人

第九章 得理不饶人

时间:2019-07-08 15:11:45作者:菇、凉字数:15089

说着,崔雪莹松开钳制着桑榆下巴的手,改提着她的后领,往旁边的莲花池拖,边说边把桑榆的头往水池里按,“我让你不说话、我让你不知道……”

一边看着显示器的导演见到两人的对手戏火花四溅,继续盯着也没喊停,反而是一旁的陈蕴和捏了捏鸭舌帽帽檐,“这……”还没开口说话,就被导演摆摆手制止了。

行吧,他最近在组里风头太盛,还是给导演留点面子,他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而一边正在戏中的两人,崔雪莹正发泄似的要惩罚桑榆,见她被自己按在手下毫无反抗之力,不由有些自得。

看你这小骚狐狸还敢勾引荆晖,是该让你清醒清醒,哼!

而老老实实配合她的桑榆终于趁着大家觉得她太惨,起了恻隐之心不忍多看的时候,巧妙地把头一偏,脱离了崔雪莹的掌控,再用手一拉她的腰带,一点没提防的崔雪莹正用力去按她的头,却因重心不稳,整个人往池子里载去。

这……什么情况?

现场工作人员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傻愣在原地,直到听到崔雪莹在水里扑腾的声音,才如梦初醒,纷纷丢下手中的工具去救她。

等大家七手八脚把崔雪莹从水池里捞上来,已经过去十几分钟,厚重的戏服沾了水又湿又重,糊在身上别提有多难受。

就这样,崔雪莹顶着直往下流的池水,冻得说不出话来,也要哆哆嗦嗦指着桑榆,“是……她,把……把我……推下……去……去的……”

桑榆推的她?可是刚刚明明是她一直按着桑榆的脑袋不松手,人家怎么又去推她呢?

正疑惑间,荆晖才姗姗来迟,“莹莹!这是怎么了?!”

大冷天的下池子里泡了个澡,明明是被人推下去,可看大家都不相信的样子,崔雪莹本来就气的发疯,又见自己的男友来的这么迟,明明刚刚他一直就站在旁边,怎么自己出事他就跑没影了,是不是跟小贱人一起串通好的,为了看她出糗……

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崔雪莹只能跺着脚冲着荆晖发火,“你死哪去了?半天不见人影?我要你有什么用?!”

刚刚得知崔雪莹落水赶来的荆晖一到现场就被崔雪莹指着脸,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顿时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而崔雪莹却还不依不饶地,荆晖心底也升起一股无名火,刚刚他就是看崔雪莹一直不给桑榆好看,才离开了一小会,谁知道这么点时间,大小姐也能作到水里去。

现在还在这么多人面前不给他留面子,他可是这部剧的男二号,崔雪莹这么闹,是想让自己以后都抬不起头么?简直过分!

青着脸听着崔雪莹撒泼,荆晖终于忍耐度到底,也不再管她,转身就走。

他这一走,崔雪莹骂的更起劲,什么“小白脸”、“没老娘你能有今天”、“吃软饭的”等等挑战男人底线的话,以为能让荆晖回头哄他,谁知道他走的更快了、

桑榆站在一旁跟着众人吃瓜,她就知道崔雪莹这人没大脑又自负,所以自己之前是故意激她,果然她就上钩了。富家小姐从来只动动嘴皮子就有人帮她安排好,崔雪莹自然也没多大的力气,虽说是按着她的脑袋,她可一点没碰到池水。

不像她,估计池水都喝饱了。

桑榆暗暗发笑。

谁知她太得意忘形,没掩饰好自己的笑容,被崔雪莹拿大毛巾回来的助理看到了,趴在她耳边提点了一句,崔雪莹立马把矛头指向她。

“导演,就是她把我推下水的,你今天必须把这件事做个了断,不然我就报警,让警察来看。”

“这……”导演也有些为难,想了想,要是报警走流程就得好久,他这戏还等着赶时间上星呢。既然大小姐得罪不起,就只能牺牲这个跑龙套的了。

“要不然,把她……”作为一个跑龙套的,导演显然不会知道她的名字,抬手指了指她,继续说“开除了?”

“哼,那也太便宜她了。”崔雪莹撇撇嘴,显然不满意。

导演刚想说话,却突然有个声音插了进来。

“戏还拍吗?我们下面还有很多行程,今天要是不拍的话,能不能麻烦给我们一个准确的信息?”

闻声看去,远远的站着两个人,一高一矮,正是矮的那位冲着各人喊话。

是包揽无数荣誉的影帝左光霁和他的经纪人。

愣了一会,才猛然想起来左光霁今天有半天的戏,晚上他就要飞去B市出席一个活动,但因为崔雪莹耽误的时间太久,现在天都已经擦黑了。

“这个……”可怜的导演又陷入了为难的角色。

“不好意思耽误您的时间,我们要开除个群演,重新招人的话,怕是跟左老师的戏份暂时还拍不了。”陈蕴和指指桑榆,把话直说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导演在后面拉着陈蕴和的袖子,可是他根本不管,把导演给气的,这么一来,得罪影帝了,他在圈子里可还要不要混了!

果然,对面的两人听到这话,都有些不满,左光霁是不会当众喊话的,经纪人先跳了脚,“你们有没有搞错!知道我们左老师的时间有多么宝贵么?换了人又要重新补拍,这损失谁来赔?”

没人说话,谁都知道赔不起。

左光霁的身价高不说,行程排的也是特别满,一天基本只睡三四个小时,让他再挪出时间来补拍太不现实了,而且,谁敢开这个口?

崔雪莹也不敢,她妈妈是左光霁的粉丝,知道自己女儿敢这么对待自己的偶像,非要断了她的零用钱不可,大手大脚惯了的崔雪莹就靠自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工作习惯,那点收入根本支撑不了自己的花销。

再者,左光霁那在群众心中超高的人气,得罪他就等着被观众封杀,断送自己的明星路吧。

没人说话。

太阳西垂,夕阳光特别刺眼,左光霁背光而站,只能大致看清他的轮廓,只见他稍微低了下头跟经纪人说了句什么,就率先离去,而经纪人则继续扯着嗓子对这边喊道:“这次就算了,请别再有下次了。还有,左老师对待艺术是非常精益求精的,别再搞什么换演员的事。”

说完,也小跑着去追左光霁,留下剩下的人面面相觑。

桑榆望着左光霁远去的背影,暗叹他真是个好人啊,自己跟他同框的戏份其实并不多,大多数她只是作为背景板而存在的,而左光霁却龟毛求疵,要么与他无关,跟他有关就要做到极致,不给观众找茬的机会,而这举动,却保下了桑榆。

要是自己这没两天就被开除回家,该怎么面对穆其琛啊,这么丢人。

剩下的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没了心思,大家都早早收工。

崔雪莹路过桑榆身旁时,没有看她,依旧头仰得高高的,只是特地停顿了一下,用鼻孔朝着她,“哼”了一声。

桑榆在她背后翻了个白眼,切,拽什么,这一下只怕跟荆晖之间的矛盾也没那么快调和,有你吃苦头的。

想到荆晖那最脆弱的自尊心,桑榆就觉得自己的任务完成了一半,至少不让两人好过就是自己的第一步棋。

连陈蕴和都在帮她,看来一切都在向着自己期望中的那样发展。

不,不对,穆其琛就是个例外,该死,怎么又突然想起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