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绝色天后 > 第五章 隐婚

第五章 隐婚

时间:2019-07-08 15:11:43作者:菇、凉字数:13486

久而久之,穆其琛不能人道的消息就这么传了出来。

隐约中好像,桑榆还见过他一次。

她被制作人叫去见投资商,这在娱乐圈也基本上是见怪不怪的套路,跟投资方喝杯酒唱首歌,角色到手,大红大紫前途一片星光璀璨。

那时桑榆工作刚有点气色,就算再不喜欢也没办法,还是被经纪人押着去了,经纪人见她一直黑着脸,只好哄她说晚上穆其琛也要过来谈个项目,要是拿下他,那在娱乐圈就能横着走了。

桑榆还是不为所动,她又不是螃蟹,干什么要横着走。

那晚,她也确实见到穆其琛了,在特意的包厢里,艳俗的镁光灯把每个人都照的惨不忍睹,唯有他,坐在最中间,喝一杯纯净水,神色淡漠气质疏离,让人不敢靠近半分。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推了桑榆一把,穿着恨天高的她就这么直挺挺朝着穆其琛砸过去,然后……

“想起来了?”穆其琛蹙了下眉,似是不满桑榆痴呆地盯着他半晌没有反应,不由冷然出声,提醒她回神。

是了,这个声音,干净的没有半分杂质,就如同记忆里一般让人讨厌!

桑榆并没有摔到穆其琛身上,他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往旁边一扯,桑榆倒在沙发的同时,听到穆其琛不紧不慢站起身,理了理自己西装上并不存在的皱褶,不冷不热地说:“也别什么人都往我身边送啊,我看起来这么缺么?”

呵呵,你看起来很缺德!

就这么一句话,桑榆差点被公司雪藏。

想起往事,她看着面前又是一脸波澜不惊的模样,就想上前揍他一顿,装什么大尾巴狼!

穆其琛垂眼看着矮他一截的女生脸色精彩变幻,最后看着他眼睛都快要冒火,觉得有些新奇。原本的安歆脸上是绝不会出现这么多表情的,她永远一副愁云惨淡的模样,眉间的皱纹能夹死苍蝇。

是什么让人的变化会这么大,甚至还愿意出门,去剧组拍戏?

他倒是有些好奇了。

两人各自有着思量,一边的郑浩轩看不下去了,两虎相斗必有一伤,受伤的只会是他这炮灰啊,为了自己的小命他只好硬着头皮跳出来说话,“那个,夫人……咳,你……”

谁料,他这话还没说话,就见桑榆突然扬起一个灿烂的笑脸,对着两人嘿嘿一笑,“哎呀,逗你们呢,哈哈哈都被我骗了吧?要喝水吗?……其琛?”

另外两人被这突然的变脸吓了一跳,穆其琛不动神色朝郑浩轩看了一眼,后者也一脸懵逼地挠挠头,上下打量桑榆,看起来人一点没变啊,怎么会差这么多……

呃,被看出来了?

桑榆抿抿嘴有些尴尬。

她原本想着原身竟然是穆其琛的老婆,这层关系可得好好利用,得好好抱紧这条金大腿,而且凭着原身留给她的记忆来看,穆其琛跟这个名义上的老婆也并没有多少亲近,甚至两人的来往都不怎么多,这也就说明,桑榆可以顶着穆其琛老婆的名义而不用履行任何妻子的义务。

简直天助我也,重活一世竟然还附赠一根这么粗的金手指。

太开心了,这一下子不免殷勤过了头。

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她只能努力找补回来,一人一杯倒了水,殷勤招呼他们坐——要是再变回去记忆里的样子,她怕被当成精神失常送到医院精神科。穆其琛坐下,接过桑榆递来的透明水杯,没有喝,垂眸看了一会,抬眼盯着桑榆一字一句说道:“你好像变了挺多。”

不是疑问,是肯定句。

桑榆发挥自己多年在镜头前破爬滚打磨炼出来的演技,冷静应对,“是么?”说着面露痛楚,“之前在浴室摔了一跤,撞到头了可能,感觉是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了。”

“哦?”屈着手指,不轻不重敲着玻璃茶几,半天没有下文。

桑榆被他似笑非笑的眼睛看得心颤,愈发挺直了后背,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行吧,那你先好好休息。”

莫名松了口气,见人站起身就要出门,桑榆蹙眉转了转眼珠子,挺着发僵的后背去拽他,穆其琛一顿,桑榆见他站着也不说话,只用一双漆黑的眼眸看着自己,顿时也没了底气。

缩回了伸在半空的手,局促地绞了绞衣角,桑榆犹豫着开口,“那我的戏……”

之前她敢直接去剧组是因为这身体的原主人也不跟人来往,她不用怕暴露什么,可突然多了个老公,还是穆其琛,做事就拘束多了。

反正报仇什么的也不用急,徐徐图之才稳当。

她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打算,耳畔却传来他略微低哑的声音,“一切照旧。”

呃?桑榆惊喜抬头,这是说她完全自由行动,他不会管着她的意思吗?

穆其琛没看到她的星星眼,面无表情跨出了门。

跟在后面的郑浩轩还体贴地为她关上了门,正当桑榆想要欢呼庆祝自己躲过一劫的时候,门又忽然开了,郑浩轩探头进来,郑重其事对她说道:“夫人,老板说的一切照旧是指您不惹事不张扬,最重要的是,别对外公布您跟老板的关系,切记,不然后果很可怕!”

说完,就缩头关门,桑榆看着紧闭的大门失笑。

感情穆老板是请说她最近有些“不安分”,特意上门来警告她继续隐婚的?

啧,他们这夫妻关系可真是岌岌可危啊。

门外,穆其琛不言不语往楼下走,郑浩轩小跑着才能追上,看着老板没有表情的脸,他总觉得老板好像比来时心情更不好了。

“小郑。”突然被点名,郑浩轩立马加快了脚步并在身后,“找人盯着她些。”

“老板,您是怀疑……?”

“呵。”穆其琛冷笑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

是不是在耍什么花样,多观察些时间就可以了,没必要自己瞎猜浪费时间。

第二天一早,天才刚刚亮了没多久,桑榆就已经在影视城门口徘徊,这里一墙一砖她都熟悉的很,只是再次站到这里,却是物是人非。

缅怀完自己那短暂的前生,她收拾心情往剧组所在地而去。

昨晚拍了一个大夜,这会子刚好在清场重新布置,桑榆又一个箭步冲上去,很有眼力见地主动帮人干活。

才叉下一盏红灯笼,肩膀就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还没转头,就听人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身侧传来,“早。”

放下灯笼,桑榆转头去看,是荆晖,他显然是刚手工,身上还穿着厚重的戏服。

收回了视线,桑榆抱着灯笼,面无表情对着他说:“麻烦让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