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绝色天后 > 第三章 恨意蔓延

第三章 恨意蔓延

时间:2019-07-08 15:11:42作者:菇、凉字数:14480

等再回来,剧组的人就开始多起来了。

灯光师、化妆师、摄像、助理等等都已经到了,开始做各自的准备工作。桑榆也没闲着,哪里忙她就凑上去帮忙,一大早下来,基本在剧组混了个脸熟。

又再过了半小时,导演跟各大主演都先后到达片场,原先那个看不见正脸的帽子男还坐在原地,正开始调试机器,并时不时跟导演沟通几句。

桑榆作为一个没多大戏份的龙套,是不需要参加开机仪式的,而且她这个戏份也是在开机后才定下的,属于随定随拍,拍完走人那种类型。

经过数月的相处,大家的已经有了合作默契,导演演员就位后,很快就可以开始开机拍摄。

等大家都化完妆去片场等着,桑榆才有机会轮到她,她跟化妆师也混了个半熟,见人揉着酸涩的手腕,就体贴的开口,“借用一下小姐姐的化妆品,我自己画吧。”反正她以前也都是这么过来的,早就习惯了。

作为一个背后有土豪金主爸爸撑腰的土豪剧组,是不缺钱的,为了保证最好的效果,请了一个化妆团队,所有演员,不管大小,统一由化妆师上手。

不停化了三四个小时的小英原想活动一下手腕就给桑榆上妆,没想到她直接就自己动手了,心里一下子很复杂,这人是真单纯还是有心机?要是化的不好,那自己这份工作可就不保了,想了想,为了成品效果一致,她还是觉得别偷懒了。

想开口让自己来,谁知就这么一愣神的时间,桑榆脸上的妆已经上了大半,而且跟她刚刚手下出来的妆容如出一辙。

这技术,太厉害了吧……

“小姐姐,能不能麻烦你给我梳个发髻,我手笨……”桑榆又使出甜笑攻击,小英没能抵抗住,一边找梳子一边惊叹,“你之前也是化妆师吗?”

桑榆摇摇头“我不怎么化妆”,确实,她平常基本都不化妆,懒的。

没想到换来小英更加惊讶的赞叹声,“那你也太神了,这个妆是专门请了国内一流的造型老师过来设计的,我那时候还学了三天呢,你竟然一画就能跟我的差不多,天赋啊。”

桑榆嘻嘻应了,没告诉她,自己其实不止化妆有天赋,编发造型等等,她基本都能自己搞定,只不过为了不锋芒毕露,引来麻烦,她一时没露出来而已。

并且,适当示弱,也是为了同剧组的人搞好关系。

人都有虚弱心,我会你不会,你来求我帮你,我说话声音都能响两分。

听着小英的侃侃而谈,桑榆时不时应和两句,不卑不亢却又恰到好处,没一会,发髻梳好了,她跟小英也成了好朋友。

临走时还不忘对着人家说:“我先去片场了,等我下戏了就来帮你打下手,你也好轻松点。”

小英点头,看着她的样子都快要哭了。

等桑榆走出化妆间,小英还在跟同事感叹,这小姑娘怎么那么好呢。

毫不知情自己被夸的小姑娘顶着双丫髻兴匆匆往片场走,马上又能站在熟悉的镜头前演戏了,这是她最为热爱的事啊,真是迫不及待又有些胆怯。

怀着别样的心情,桑榆脚下生风,走的飞快,在走廊转角处,“砰”撞上了一个人。

对方穿着厚重的行军铠甲,桑榆撞上去发出响亮的撞击声,疼……揉着被撞痛的额头,桑榆抬头去看,这一看,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怎么……”

是你。

“怎么什么?”荆晖重复着她的话,有些好笑地看着面前这个才到她胸口的女生,刚刚那一撞,他穿的厚倒是没事,女生额头明显就红了起来,在白皙的面庞上特别显眼。

荆晖作为从草根到现在二线演员,手握几个影帝视帝大奖,除了他自己的努力外,跟他一直的人设也有关系,“不忘初心,提携后辈”的质朴形象也为他吸了不少粉。

看着面前女生的打扮,应该也是同一剧组的演员,额头红红,眼睛红红,看着他,就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

荆晖扬唇笑笑,用一贯温和的声音说道:“下次要看着点路,眼睛可不是摆设哦~”

自以为是调侃,听在桑榆耳里实在讽刺。

呵,说的也是,自己的眼睛要是有用,就不会瞎了眼看上他!

冷冷地挖了他一眼,后者一脸莫名其妙,想不通自己常用的这一招怎么不管用了,就见红着眼的小兔子看着他慢慢绷紧了脸颊,双唇抿的用力,两只小酒窝被印出深深的两个小坑。

冷哼一声,桑榆甩手越过他走了。

只留荆晖在原地,奇怪地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摸摸鼻子,自己没得罪她吧?不就跟她开了句玩笑,用得着这么生气吗?

低着头闷声走路,桑榆越想越气,两人再次碰面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想到他刚刚调侃自己的模样就让人火大。当初两人第一次碰面,也是在同一个剧组拍戏,到中午放饭的时候,她也跟着大家坐在台阶上捧着盒饭吃饭,被地上的小虫子吓到打翻了盒饭,只剩下一双还沾着两粒白米饭的一次性筷还捏在手里。

剧组制片人比较持家,盒饭是按在人头数定的,桑榆看着混在泥土砂砾里的米饭正不知所措的时候,荆晖从角落里出来,递给她一份还没打开的盒饭。

“大明星得多吃点才有力气演戏,快吃吧。”

语调轻快,声音轻柔,一如刚在。

只不过那时的她是小有名气的三线女演员,荆晖只不过是刚刚入行的新人,而现在,刚刚相反,荆晖是风头正盛的准一线,她却是连台词都不过十句的跑龙套的。

明明是一样的声音,她却平白听出了被俯视的感觉,她真是很想问一句荆晖,靠着女人上位的滋味如何?

可是她没有,她逃了,她现在哪是人家的对手啊。

低声叹了口气,到了拍摄片场,桑榆重新收拾好心情,全身心投入到角色中,就算这一场她并没有台词,甚至都没几个正脸镜头,她还是认真完成。

只是,这戏份实在是太少了,根本就发挥不出演技,最多就让人觉得是个经验丰富的跑龙套的罢了。

龙套、龙套,她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个毫不起眼的称谓啊。

许久没有高强度拍戏,而原身这身子显然是不怎么锻炼,身体素质差的不行,她忙了一天下来,感觉自己快要散架了,好不容易撑到晚上,没她的事了,就先回家了。

虽然疲惫,可是充实,上辈子为了荆晖,她推了很多片约,天天忙着应酬交际,就为了让荆晖有更多露脸的机会。

后来,荆晖露脸机会是多了,而她,却是被人遗忘了个彻底。

就算偶尔有人提起她,最先想到的也是那个跟制片人声色犬马的桃色视频。想着这个,桑榆就忍不住蹙眉,那场宴会本不是她想去的,而是……

等等,自家的灯怎么亮着?

抬头看到自家客厅透出的暖黄色灯光,把她的思绪全部打散,仔细回想了一下,早上出门的时候她都关了的啊,还检查了一遍,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