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绝色天后 > 第二章 仇人相见

第二章 仇人相见

时间:2019-07-08 15:11:42作者:菇、凉字数:12589

现在倒好,踩着她上位,站在万千镁光灯下,身着高定西服,手捧金杯笑得灿烂,可知道他风光无限的同时,自己正躺在车底血肉模糊?

第二天一大早,安歆就收拾妥当,出发去剧组面试,讲道理,她的角色只是一个小到不能小的龙套,不用这么早过去,但是经过昨晚上的刺激,安歆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为了接近他们报仇,这个角色,她必须得到!

A市寸土寸金的商务中心地段,有一处国家3A级文化公园,公园曲径通幽处,用小桥流水相隔,一座高大的建筑物巍峨耸立,圣裕集团四字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虽然旁边就是喧闹的CBD,但圣裕的地理位置实在太好,地处文化公园,隔江南眺影视城,办公环境绝佳,又保证了舒适度,是周围白领的日常羡慕办公场所。

但这样的地段,也不是随便一家公司就能拥有的。

或者说,不是圣裕把办公场所办在了公园里,而是圣裕为了给员工提供更好的办公环境才有了这处文化公园。

此刻,正是圣裕上班时间。

也是顶层总助郑皓轩每日汇报工作的时间。

但今天,他有些不一样,整个人心神不宁,游移不定,常规的工作都汇报完了,该签的合同也签完了,他还是站在一旁,没有要走的意思。

正埋头看文件的穆其琛翻页的手顿了顿,郑皓轩的心抖了抖,正犹疑着要不要说的时候,老板抬头看了他一眼。

明明是面无表情地一瞥,郑皓轩还是感觉后背一凉,腿一软,颤着声音老实跟老板汇报,“那个,之前小呃……给剧组投了面试申请,好像这两天给了回复,她一大早就出门去了。”

见老板又低头开始看文件,没有任何表示,郑皓轩舔了舔干裂的唇角,继续说道:“这次,是她这三个月来第一次出门,您看,要不要……”

“可以了,你出去吧。”穆其琛头也不抬打断他的话,显然没什么兴趣再听下去。

郑皓轩立马住口,收拾完文件出去,到了门口偷偷松了口气,刚想关门,就听,“等等。”

刚放回去的心又立马提到嗓子眼,只听老板略显清冷,声线平淡地说:“今晚上的约都推了。”

郑皓轩没敢问为什么,点头说是,见没什么其他吩咐,这才小心翼翼关上了门。

虽说老板平常就是这种冷淡的性子,看不出喜怒,但是碰上那一位好像总要可怕一些,他顺了顺气,心里默默为那位祈祷,希望今晚上乖一点,不要惹到老板,要不然……啧啧,他不敢想。

关门出去的郑皓轩没看到,里面正在看文件的老板,半天过去没有翻页,最后,他干脆往桌上一摔,起来给自己倒了杯冰水,双眉微蹙,看着巨幅落地玻璃窗外,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能将整个影视城尽收眼底。

穆其琛摇着手里的玻璃杯,眯眼看着冰块在杯里浮沉消融,半晌,把杯里的水一饮而尽。

安歆,你最好别玩什么花样。直接打车到影视城的时候,时间还早,桑榆抬头看了看晨光熹微的天色,深呼吸两口早餐的新鲜空气,下定了决心走了进去。

影视城里拍戏的剧组挺多,但是作为一部大IP加持的宫斗影视剧,《祸国妖妃传》无疑是阵仗最大的,桑榆没费什么力气,就顺着巨大的宣传牌找到了剧组驻扎地。

有场工陆陆续续把道具座椅等搬出来摆放,桑榆上去打了个招呼,做了自我介绍后,人家也没怎么搭理她。

这大早上的还没睡醒,谁愿意理你这个跑龙套的?

被人放了冷眼,桑榆也没太在意,大丈夫能屈能伸嘛,纵然她是个小女子,但是曾经吃过的冷眼比这多多了,也不至于上这来矫情,她深知这一趟重生不容易,往后的路有多难走都还说不准,而且,只有活着才有以后,才能做她想做的事,报她想报的仇。

现在,她要望着天上的月亮,捡这满地的六便士。

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成年人是什么都要。

桑榆随手把长发束在脑后,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再次冲上去,声音甜甜地对着场工说:“既然我来太早了,就帮着你一起般东西吧。”

场工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倒也没有拒绝,再次开口声音虽然还有些生硬,却柔和多了,“这些道具太贵重了,你上那边放椅子吧。”

“好的。”

认真应下后,桑榆甩着长马尾去另一边是遮阳棚下摆放桌椅板凳。

细细调试过角度,她又四处转了转,找了块毛巾过来仔细把上面的灰都抹干净,正低头干的起劲,突然感觉旁边一直有人盯着她看。

桑榆心下疑惑,手上的活却没停,等全部擦干净了,她才转头去看。

是一个男人,戴着副墨镜,太阳帽压得很低,看不清楚长相,只能看到紧抿的双唇,唇色有些深,这人就这么站在一边定定看着她,面无表情,看起来不是很好惹的样子……

桑榆正在措辞,本着不得罪人的想法,想着怎么跟他打招呼,还没想好怎么开口,男人却先说话了。

“你是谁?”

心脏狠狠一跳,这么个看着异常的人观察她半天后说了这么一句话,桑榆都要觉得自己重生的事情要被发现了,大着胆子再瞄他一眼,还是面无波澜的老样子。

“额……我……”

“你没穿工作服。”男人见她半天没下文,好心提点一句。

桑榆看看自己身上,再看看旁边逐渐开始变多的场工,都清一色穿着剧组统一发的T恤衫,胸前还有一块工作证,她陡然松了口气。

还以为被发现了呢……

“我不是工作人员,”桑榆习惯性说话间就带上了笑容,“我是这部剧的临时演员,来跑龙套的,结果因为太兴奋起太早了,想着也没什么事做,就帮着大家一起先布场。”

男人点点头,上下扫了一遍桑榆,也没再多说什么,长腿一跨,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

见人没有想再跟她唠嗑的想法,桑榆转身去洗了抹布。她没看到身后有人一直盯着她,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