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傀儡千金的复仇 > 第七章 前世不可能来到的生命,现在也不会有

第七章 前世不可能来到的生命,现在也不会有

时间:2019-07-02 17:45:22作者:y柚屿字数:19334

“求求你,饶了我……”地上,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双眼通红。

“快救救我妈!”唐雅芝随后赶来,唐暖暖看到了,这一次,这是最最真挚的眼神,是真实的渴望。

一如当初,她恶狠狠的两面派,装腔作势,她还记得唐雅芝在她死前成为耀武扬威的千金小姐,完完全全代替了唐暖暖的位置。只是她当时傻,觉得每个人都是好人罢了。

“求求你,爸爸会打死妈妈的,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啊!”唐雅芝竭尽全力嘶喊,唐暖暖只是冷漠的撇了撇,一脸的无所谓,可能这个情节是老天安排的,这个孩子,本不该来到这个世界。

唐暖暖不想插手,因为没必要。

唐雅芝见她无动于衷,失望的甩开紧握着唐暖暖的手,一个健步冲进去,挡在了宋文雅面前。

“妈妈!”唐雅芝哭的很绝望,她现在一定很难受吧。

“雅芝…”宋文雅嘴角溢出的血液鲜红,看了让人慎寒。

“臭婊子,老子的形象都叫你毁了”唐中天气呼呼的指着宋文雅“你一个婊子,有什么资格嫁给我?吃我的,用我的,原来还干过那么不要脸的勾当!”

“爸爸,不要再打了!”唐雅芝看着唐中天“妈妈以前是迫不得已的”

“你给我滚,我今天非要打死这个婊子不可!”

“住手!”门外,唐暖暖终于开口。

她悠悠的踏步而进,扶起地上的宋文雅,转头看着唐中天。

“爸爸,我已经失去妈妈了,虽然我不知道妈妈到底为什么会死,但是她真的离开我了,所以我也希望唐雅芝不要失去她应该拥有的母爱。”说出这番话,所有人都很惊讶。

这本是唐暖暖不可能说出的话。

“你……”唐中天肿胀的眼珠,一刻也没有从宋文雅的身上离开,也许他自己也觉得下手过重了。

他甩下手中的照片,愤愤离去。

而后,唐暖暖一个人端坐在房间里,回想刚刚的一幕,还是自己太善良了,愿意伸出援手去帮助她们,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咚咚咚”有人敲门?

“进来吧,门没锁”

唐雅芝推门而入,双眼直勾勾看着唐暖暖。

“是你?”很奇怪,唐雅芝怎么会来。

“刚刚谢谢你”她抿嘴低下头,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此刻唐暖暖仿佛看见了曙光的照射,这样的她多美好,只是这一切都会消失殆尽,一场梦下恍惚,亦是如此。

“没什么,我只是深有感触”唐暖暖回答。

“我一直拦不住爸爸,谢谢你,制止他继续打下去,妈妈现在送去医院了,刘妈不让我跟着,我一个人呆不住,就过来找你”唐雅芝一口气说的很流畅。

唐暖暖点点头,示意她进来坐。

如果说,她们俩一开始就那么友好,可能接下去的惨剧不会发生吧。

她们畅聊了一晚,躺在各自身边,虽然两人都有排斥,但居然都愿意彼此理解。也许他们的关系,会发生天差地别的变化。

翌日,大雨滂沱。

“暖暖,其实我在学校没有什么朋友,之前去补课遇到埃里克,我觉得他对我真好”唐雅芝刚刚苏醒,就对着唐暖暖说着,只是唐暖暖还在熟睡。

“我挺喜欢埃里克”说着,唐雅芝便笑了。

“看得出”此时唐暖暖突然开口说话,着实吓到了唐雅芝。

“你…你怎么醒了?”她惊愕的望着唐暖暖。

“被你吵的”唐暖暖一脸无所谓,翻身便起床了。

“今天去埃里克那里补课?”

“对啊,一起吗?”唐雅芝侧头。

她点头,表示同意。

她们俩再没有像今天这样和谐过,一如以往,唐暖暖与唐雅芝总是大眼瞪小眼,也不知何来的深仇大恨,导致她们变成那样,只是再缓和的关系,唐暖暖也不会忘记生前发生的一切。

即使这样,她也不会再心软,只是昨天的所作所为她只当是一种善意。

对于宋文雅,她不会心软。

狠毒的女人,心不会变,昨天唐暖暖就算帮了她,在以后也会倒打一耙。

抛开这些沉重的话题,唐暖暖在去往埃里克家的路上一直听唐雅芝说的头头是道,她只微微浅笑,眼前这个女孩,没有了以往的样子,独留了单纯……

开门的依旧是埃里克,他见到唐暖暖还是笑靥如花,眉眼透露出的期盼,一收见底。

“你们来了”埃里克欣然开口。

“埃里克,我还有好多知识不会,真麻烦你了”唐雅芝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微红着脸。

她今天特意穿了一条素色长裙,整个人看起来都委婉了些许,再配上她娇滴滴的容颜,可谓绝世佳品。

只是,少年心中却另有所属,可惜倾城娇容却不及姑娘的青涩修颜。

三人如同往日般坐在书房,昔日的女子给他们端来了淡茶后便颦笑离开。

温文尔雅,不失一丝风度。

唐暖暖照旧听歌,晃着脑袋,心平气和的坐着,埃里克和唐雅芝对面对的相坐画面在唐暖暖的余光看来,也是及美好的。

恰时,唐暖暖将自己的椅子坳了过去,耳塞还来不及拿下,一屁股重重落在地上。

埃里克立即跑去扶起唐暖暖。

“你没事吧,那么不小心?”埃里克顺势想替她缓和疼痛就抚了过去,却刚好叠在了唐暖暖揉搓屁股的小手之上,画面很尴尬,非常尴尬。

埃里克顿了顿,立刻松开手,满脸写着的害羞。

唐暖暖想着,一个男孩,害羞还真有趣,看起来还挺可爱的嘛。

唐暖暖和埃里克此时的动作,在唐雅芝看来,无疑是另一种画面,她紧紧握了握手中的笔,咬着唇。

“哎呦呦”唐暖暖被埃里克扶起。

“小心,下次记得别这样摇晃椅子,容易摔倒的”埃里克的语气透露出的是满满的关怀。只是这种关怀,有人需要,有人不需要。

“暖暖,你没事吧”唐雅芝望过去,顺道也说两句。

“没事”唐暖暖笑着回答她。

唐雅芝觉得,埃里克只是人好,才会对谁都上心,只是她从来不会去想感情这一方面,她知道唐暖暖喜欢顾盛泽。

“暖暖,上次你过来讨论的分析表,要不要……”

“呃呃……埃里克,可以给我拿一杯水么?”唐暖暖一听,就知道他要讲什么,只是这些,她不能让唐雅芝知道,所以她立即扯开话题,卯足劲给埃里克使眼色。

埃里克是一个明事理的人,一见情况有变,就马上转换话题。

这一切,唐雅芝都看得云里雾里,但她知道,此刻眼前畅聊的他们,看起来的画面才更和谐一些。

她想插入他们的话题,只是她没有开口,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开口。

只可惜,郎有情,妾无意。

唐暖暖也深知,顾盛泽才是她心心念念的人。

更何况,她知道唐雅芝喜欢埃里克。

但是她所知道的,并不只有这些,两个月后,会发生什么,只有唐暖暖一个人明白。

在旧时记录里,唐雅芝喜欢的男生会在二零一二年的九月,死于溺水……

为什么这个人是埃里克,他那么好?

也罢,走一步看一步,命由天定,只是她可以改命,埃里克也可以,唐暖暖暗自祈祷。

离开埃里克家,唐暖暖和唐雅芝去了宋文雅所在的医院。

她满身都是伤,唯一留下遗憾的是,孩子已经流掉了。

这可是宋文雅最后一个翻身的筹码,只可惜,这个孩子是不应该到来的生命,所以不管怎么样,前世不可能来到的生命,现在也不会有。

那么,埃里克怎么办,前世会不在的人,是不是一定会走?

不,唐暖暖不相信,一个安然无恙的人,不可能在一夜之间死去。她要好好守护这个男孩,就算为了唐雅芝,为了她懵懂的爱情。

在病房的玻璃前,唐雅芝抽泣的望着里面躺着的女人。

她看起来,奄奄一息。

而唐中天失因此事去一个孩子,更是悔不当初。

“妈妈……”唐雅芝看着床上的人,经不住红了眼眶。

“爸爸怎么那么狠心……”唐雅芝无助的看着唐暖暖,心仿佛在滴血。

“情急之下的”唐暖暖自以为是这是安慰。

只是对于唐雅芝来说,并没有调节她的情绪和心情。

此时,顾盛泽也赶来了。他双手插袋走的很随意。

“好点了吗”他开口。

唐暖暖没有说话,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顾盛泽知情也就不再多问。

“我送你们回去吧”说着,他转头就走了。

“暖暖,我想陪我妈妈,你回去吧,我看他是特地来接你的”唐雅芝将她往顾盛泽的方向推了推,示意她离开。

“那我走了”唐暖暖快步跟上顾盛泽。

C市的夏夜,异常闷热,走出医院的大门,唐暖暖莫名感到些许不适,加上一天奔波,的确也是累着了。

“顾盛泽…我好累”唐暖暖悠悠的叫喊了一声。

“怎么了?”他立马回头扶起唐暖暖,摸了摸她的额头,冰凉的让人发寒。

“你生病了”他一个公主抱将唐暖暖抱起“现在回去医院检查还来得及”

“不要了…”唐暖暖艰难的张着干裂的嘴“我想休息,明天会没事的,送我回去好不好…我想休息…”

她的气息微弱,环住他脖子的手渐渐松了,顾盛泽的眉头立即拧成一团麻花。

“好,我送你回去”他将唐暖暖抱入车内,替她盖了一件薄外套,开了适宜的冷气,只是他朝着自己家的方向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