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傀儡千金的复仇 > 第六章 不知不觉,喜欢越来越深

第六章 不知不觉,喜欢越来越深

时间:2019-07-02 17:45:22作者:y柚屿字数:18568

晚灯斑斓如火,偶有明亮的星停驻在夜空。

现在亦是七月,天气有些热的让人头晕,这座诺大的城市之中,他们又显得何其渺小,想来也只是平平淡淡的人生,却注定要经历重重磨难方能修成正果。

百无聊赖之下唐暖暖总喜欢一个人傻傻的想,二十二岁,一个花一样的年纪。

对于她的母亲来说,一生只停留在了四十岁,便与光阴擦肩而逝。

而自己在二十二岁也命丧黄泉,苦恨人生总是那么炎凉仓短,还来不及做好多事,却匆匆与过去挥别。

唐暖暖站在窗头,望着车飞驰的影子,她摇头哀叹,一生好短,一生好累……

再次翻开那本日记本,她才发现一个更重大的秘密,日记里居然有个夹层!

唐暖暖立即拿来剪刀,剪开这个夹层,里面是一封信。

唐暖暖收。

这是有人留给她的?

疑惑之余,唐暖暖撕开信封,上面写到:

暖暖啊,等你再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妈妈已经不能留在你身边了,今年是二零一零年,你才十五岁。

你爸爸与外面的女人搞在一起,妈妈几次三番与他吵架,只是他都不听劝。那天,有个女人来找我了,她说,她是来抢夺我位置的,妈妈是一个性情平和的人,我不喜欢与别人争抢,所以我选择退出,我只是希望将唐氏企业转给你的名下,只是在我提出这个要求以后,那个女人在当晚就藏毒品在我的茶水中,现在妈妈竭力给你写下这封信时,我正在痛苦中挣扎,我现在离不开毒品,只是他们把我关起来了,我每天浑浑噩噩的过日子,我受够了,我活的好累,原谅妈妈的自私。

暖暖啊,我很担心你一个人能不能好好的活下去,记住妈妈的一句话,人不能太善良,像妈妈一样过于包容,只会换来别人的残害,只是妈妈来不及后悔,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可惜妈妈不能带你去看巴黎铁塔,恐怕这辈子是没有机会了。暖暖,接下去的日子里,妈妈把生命给你,你替我好好的活下去,我永远在你身边。

以此文蹭爱女。

…………

唐暖暖看完信,呆呆的坐着。

不知不觉清泪滑落,原来,自己喊了几年阿姨的女人,就是残害生母的罪魁祸首。

唐暖暖以为十五岁那年妈妈无缘无故出国旅游两个月是什么意思?唐暖暖以为十五岁那年为什么总有人说妈妈是神经病?唐暖暖以为十五岁那年妈妈为什么突然变了一个人?她也终于知道,怎么会突然传来妈妈乘坐的飞机失联的原因。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全世界都只有她被蒙在鼓里,到底是什么样的野心,让宋文雅残害了萧纹?

钱。

只要有钱,宋文雅什么都做的出来,可能经历过黑暗的女人,更渴望物质上的满足,想弥盖过去的创伤。

但是很不幸的是,这一切都让唐暖暖摸透了。

可惜,她没有替妈妈好好活下去,可惜她再也没有那般天真善良的笑容。

唐暖暖现在拥有的,是一颗复仇的心,现在正在熊熊燃烧,滚烫。

这一夜,她难掩心中的悲痛,整夜翻来覆却依旧不眠,便打电话给了顾盛泽。

“喂…”对方的声音依旧是冰冷,但带有一丝懒洋洋的困意。

此时是凌晨两点。

唐暖暖一直哽咽着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听到顾盛泽的声音,她真的感到安心。

“喂?”没有人说话,顾盛泽又招呼了一声。

“不说话我挂了…”顾盛泽虽这样说道,却还是等待着回应。

半分钟过去了……

“怎么不挂…”唐暖暖看了看手机屏幕,抽泣着说。

“你还真以为我会挂!”顾盛泽好像有些生气的说着“大半夜不睡觉,给我打电话装哑巴”

“对不起…”唐暖暖以为他生气了,便内疚的看了看钟,的确是很晚了。

“对不起,打扰到你了,你好好休息,晚安顾盛泽”唐暖暖的喉咙又痛又哑,讲出这些话,她不知费了多大气力。

挂掉电话的那一刻,顾盛泽说了等等。

只是晚了,唐暖暖已经快一妙按下挂断键。

“烦!”顾盛泽看着逐渐暗下去的屏幕,一把将手机丢的老远,闷头睡去。

翌日晨。

大雨在呼啸,只是唐暖暖此刻睡得深沉,未觉雨打入窗前,只是恍惚间,临近中午。

她揉搓着眼睛,天气转晴。

原来雨也是来得快去得快,唐暖暖微眯着眼,仿佛看见了天空海阔之下的一点点光明。

甩了甩头,她清醒许多。

等她下楼吃完早饭,唐雅芝也慢悠悠的走下来,她不屑的瞟了一眼唐暖暖,本以为她会像往常一样礼貌一笑或者视而不见。没想到……

“你眼睛瞎了?”唐暖暖开口。

“你眼睛才瞎了!”唐雅芝回嘴。

“那你眼睛歪着看我干嘛?”唐暖暖没一声好气的定神看着唐雅芝,透露出的是满满的怨气。

“谁要看你,你又没有我好看!”唐雅芝得意的笑着。

“卖骚当然是你厉害,跟你妈一样”

唐暖暖喝下最后一口粥,甩甩手就上楼整理资料。留下唐雅芝一个人傻愣愣的站着。

这时,宋文雅悠悠从厨房出来,拍了拍唐雅芝的肩膀。

“说不过她,还自讨没趣,快去吃饭”宋文雅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皱起眉头。

唐雅芝讪讪的不予理会,独自埋头大口大口扒饭。

唐暖暖在上一次陪同唐雅芝补课的时候就见埃里克在看法制金融书。今日便想去拜访一番。

在司机老张陪同下,她独自一人又来到这个大宅子。

开门的是埃里克本人,他好像有些惊讶唐暖暖的到来因为那一次之后,她再也没有来过。

“唐暖暖,怎么是你?”埃里克的双眼闪着光,脸上尽是止不住的喜悦之色。

“恩”

只有一个字,唐暖暖并不想多说话。

“快进来,喝点什么?我都不知道你要来都没有准备”他一个劲的端茶倒水,唐暖暖只淡然的坐着,看着忙乎来忙乎去的埃里克,这种感觉,还是很有亲和力的,他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容易让女人初见倾心的男子。

因为他的举止实在落落大方,让人见了很是舒心。

唐暖暖一直低头未语,随后就顺手拿出了一碟资料,放在了茶几上。

埃里克疑惑的拿起其中一张。

“我是来咨询这些东西的”唐暖暖抬头,对上他炯炯的眸子,霎时间却也不想快速移开,他的眼睛很澄澈,看起来好干净,没有一丝瑕疵。

“这些?”他问。

唐暖暖点点头。

“你研究这个干嘛?”埃里克随之坐落在唐暖暖侧边。

“你就帮我分析一下,看看走势什么的,我会很感谢你”唐暖暖说着便诚恳起来,埃里克根本无法拒绝。

“那好吧”埃里克回答,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俩对于唐氏企业的股市已经做了深层的了解和解析。

对于唐暖暖来说,这就是今天最大的收获。

“暖暖,下次可以找你去玩吗?”

埃里克鼓起勇气,虽然说这话的时候有些不自在,但是至少他讲出来了。

唐暖暖欣然答应了,毕竟一天都是他的功劳。

唐暖暖也不知道要如何感谢埃里克,正好人家盛情邀请了,那唐暖暖就恭敬不如从命的答应了他,也算是心里安心些。

送走了唐暖暖,埃里克便悠闲的进门去。

唐暖暖一路回家就在回想方才埃里克透人的眼神,温暖似阳。

她只知道顾盛泽的眼神也很好看,只是他的眼神,冰寒如水。

手机一天都带在身上,只是静音了没有去看,一打开才看到顾盛泽两个未接电话,唐暖暖立即拨回去。

“顾盛泽?”唐暖暖说道。

“怎么”

“你给我打了两个电话,什么事啊?”唐暖暖虽然疑惑,但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永远都是唐暖暖打他电话一直不通。

“你一天在干嘛”

“不干嘛了,去一个朋友家做客”唐暖暖回答的很轻松。

“男的?”

“恩,他是唐雅芝补课老师”唐暖暖一直觉得对话很顺利的进行,只是她全然不知,电话那头的人已经小有火气。

“那你到底打给我干嘛?”唐暖暖又追问了一遍。

“不小心抵到”

“哦…我还以为,你真的给我打电话呢,看来是我想多了,那好吧”唐暖暖失望的神情溢于言表。

“……”他顿时无语,便不再多言。

当顾盛泽拿掉蓝牙那一刻,却狠狠捶打了方向盘。

“居然不接我电话,跟别人约会”顾盛泽生气的紧皱双眉。

不知不觉,喜欢越来越深,只是少年不愿承认。

总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俯瞰小小的唐暖暖,就像一个小婴儿,他可以轻松把她拎起来放在手心,安抚她入睡,每夜。

唐暖暖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却发现家里一片狼藉,遭贼了?

这个思想一秒钟后就破灭了,唐雅芝从楼上疯了似的跑下来,拉起唐暖暖。

“上楼!上楼!快!”

唐暖暖不顾三七二十一,放下包便大跨步上楼,推门而入那一刻……

她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