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傀儡千金的复仇 > 第二章 只是现在她的双眼足矣看透

第二章 只是现在她的双眼足矣看透

时间:2019-07-02 17:45:22作者:y柚屿字数:18784

一阵寒气袭来。

四周的环境是阴冷的,一切看起来都很陌生,四号停尸床上的人睁开眼,她活了。

她木讷的坐起来,回想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奇怪的是,她长出了一头及腰的长发。这是她生前没有的,她是唐暖暖,生前是一个傀儡千金,一切都被别人安排妥当,连死,也是别人计划中的一个情节,可惜,她活了。

她掀开身上的白布,赤脚走了出去。

医院的长廊很多人,她环顾四周,所有人好像都在看着她。

“这个人好奇怪啊……”

“她不会是精神科跑出来的吧……”

“离她远点就是了……”

稀稀拉拉,所有人都在议论她,唐暖暖不在意,独自走到护士站,抬头看了看挂钟,玻璃倒映出她的样子,依旧是细嫩的皮肤,只是此刻惨白,的确慎得吓人。日历上清清楚楚写到,今天是……二零一二的二月二日。

“你有什么事?”一个五官精致的护士见她傻立着,便主动与她讲话。

“……”唐暖暖未语。

护士感到很奇怪,看着她胸前的名字“唐暖暖?”

“是唐暖暖么?”她又问道。

她点点头。

“你一天前就应该出院了,怎么还在这里,快回去吧”护士说完便整理起资料。

这时脑电波飞速旋转,她抱着头晃了晃,眼前闪过的都是之前发生的往事。

萧纹的灵位……

顾盛泽的笑颜……

还有……

宋文雅的冷笑,飞驰的车子,鲜红的血泊,自己盖上白布的样子……

一切都恍如刚刚。熟悉。陌生。

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站在这里,这是老天又给了她一次生命。

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失去了知觉,再醒来时,熟悉的吊灯,蓝色的天花板,这是她生前的房间,她回来了。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

“暖暖啊,来,吃水果”眼前站的女人正是宋文雅,一样的场景,果然发生了。

唐暖暖立即露出笑容“阿姨啊,那么晚还来给我送水果”

“阿姨知道你喜欢吃苹果啊,特意叫刘妈给你切成块了,赶紧尝尝,甜不甜”

这个女人脸上浮现的笑容是那么真实,那么自然,难怪生前的唐暖暖看不出一丝破绽。

但是此刻,她知道自己重生的意义,便不会再让这个女人得逞,迷失自己。

“暖暖啊,早点休息啊,明天雅芝要去去补课,你答应要陪她一起去的呢!”宋文雅摸了摸唐暖暖的头。

补课?什么时候的事?算了,现在一切以他们为主。

“补课啊,我记得,我这就休息,阿姨晚安”这样的语气,是生前唐暖暖平时的样子,宋文雅便满意的离开。

唐暖暖坐在床上,回想着自己以前的记忆,对了!她猛然想起自己以前有写日记的习惯。

她跳下床,跑到书桌前,柜子是锁着的?

钥匙……好像在衣柜后面的夹层里。

果然,唐暖暖从那里找到了钥匙,打开了柜子,里面躺着一本精致的书,翻开第一页,里面夹了一张与顾盛泽的合影,这是她十岁生日那天拍的,她摸了摸照片上的少年,笑着落泪。

日记里清清楚楚的写到:

二月二日,是第一个没有他的生日,臭顾盛泽,下一次见面我一定要你赔我好多好多礼物。

在翻页。

一月二十七日,雅芝受伤了,最好不要让我知道是谁欺负她,否则我一定要他给雅芝妹妹道歉。

看到这里,唐暖暖的心好痛。

可笑。愚蠢。这些字眼形容当初的她,再合适不过。

一整夜,她开着床头那盏小台灯,读完了日记,这些文字带她重新经历了一次往事。

她小心翼翼的收好本子,望着梳妆镜中的自己,与十七岁并无两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她的头发。

生前的唐暖暖是个留短发的女生,只是现在看着披肩长发,有些不习惯,可是却多了一丝柔和感,倒也挺好。

次日清晨,她早早起床,在走到唐雅芝的房门前,她停住了步子。

里面这个人,和她妈一样,是一个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贱人。表面是楚楚可人的模样,背地里却是一副令人作呕的蛇蝎心肠。

这时,楼下传来一阵脚步声。唐暖暖转头看见正朝她走来的刘妈,这个房子里唯一一个全心全意对她好的人。

“刘妈!”唐暖暖兴奋的跑过去抱住了她。

“哎呦呦,我的老腰都被要垮了”刘妈实在是没有想到唐暖暖会这么激动的抱住她,险些向后摔去。

“好了小姐,快下去吃饭吧”刘妈拍拍唐暖暖的背脊,满眼慈祥。

她点点头,朝一楼走去。

餐桌前,端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唐中天,另一个则是宋文雅。

俩人吃个饭都眉来眼去,在唐暖暖看来,就是恶心至极。

转脸,她换上一副单纯的笑颜。

“爸爸,阿姨,早上好!”

宋文雅转头望着一蹦一跳的唐暖暖露出了她最自然的笑容“暖暖啊,起那么早啊,快来吃饭”

“好!”唐暖暖爽快的回应。

“雅芝呢?怎么还不下来?”唐中天开口。

宋文雅急忙解释道“呃…可能这几天累着了,我这就叫刘妈去喊她下来”

“不用了,我去吧”唐暖暖露出洁白的牙齿,还没等他们回应,便兴冲冲跑上楼去。

“还是暖暖听话呢”宋文雅看着唐中天微笑,衣服阿谀的嘴脸。

此时驻足二楼的唐暖暖,露出了邪魅一笑,她推开唐雅芝的房门,悄悄去洗漱室接了一杯水。

“起床了!”唐暖暖站在床边,对着床上的人喊到。

她并没有反应,只是动了动,翻了个身继续睡。

“起床了,听不见么!”唐暖暖一把拉开她的被子,一杯水泼到她脸上。

床上的人立即跳了起来,抹去脸上的水渍,恶狠狠的看着唐暖暖。

“你脑子有病啊!”唐雅芝呵斥到。

唐暖暖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我只是叫你起床,下去吃饭”语毕,她刚想离开,却不料被唐雅芝不服气的拽了回来。

“回来!”唐雅芝气呼呼的看着她,拿起床头半杯未喝的红糖水,朝唐暖暖泼去。她没有闪躲,流露出的反而是一脸蔑视。

哼,就等你泼!

“当我还给你的”唐雅芝露出了得意的一笑。却不料,手上的杯子被唐暖暖夺过,狠狠朝地上摔去。

“爸爸!”唐暖暖大叫。

显然,唐雅芝被这一举动吓坏了。

“喂!你干嘛!”

唐暖暖不顾唐雅芝焦急的脸色,继续喊到“爸爸!快来啊,爸爸!”说着说着,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两行清泪滑落。

“喂!唐暖暖,你要干嘛!你给我起来!”唐雅芝见状不妙,急于拉起唐暖暖,只是想不到她就像钉在地上一样,纹丝不动。

“唐暖暖!起来!”宋雅芝真的急了,此时的她才是有苦难言吧。

“你们在干什么?”唐中天和宋文雅闻声赶来。

“爸爸!”唐暖暖一把推开唐雅芝跑到唐中天怀里。唐雅芝被甩在了地上,宋文雅赶忙上前搀扶。

“爸爸,她拿水泼我,说我吵到她睡觉,你看还把杯子打碎了!”唐暖暖一双无辜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唐中天,满脸写着委屈。

“我没有!是你先泼我的!”唐雅芝上前一步指着唐暖暖。

唐暖暖害怕的躲到唐中天身后,只是唐中天明白她们俩,谁更重要,所以他护着唐暖暖。

“雅芝,你太不懂事了~”宋文雅见机赶忙配合的责骂起来。

“妈妈,你也不相信我!”唐雅芝心中真是恨透了唐暖暖。

“好了好了,不管怎么样,你们是姐妹,别吵了!”唐中天发话,便无人敢言。

“可是…”唐雅芝刚想争辩,却被宋雅芝一个眼神硬生生压了回去,唐暖暖这才明白,生前她不知错过了多少这样的细节,才会让事情发展的那么不堪。

只是现在她的双眼足矣看透。

由于唐中天的震慑力,一顿饭下来,一切看似平静,唐暖暖得到了唐雅芝的道歉,即使她知道是不情愿的,但她也欣然接受了。

唐雅芝,你也尝到这种滋味了吧?这只是开始而已,别急,一点一点我要你慢慢还。

饭毕,唐暖暖依照之前一样陪同唐雅芝去补课,她们坐上一辆新款的劳斯莱斯驶在街道上,吸引了很多行人的目光。

唐暖暖望着车窗外极速闪过的树,安逸的笑着。

“你为什么要那样?”唐雅芝一语打破平静。

“什么”唐暖暖一脸无辜样。

“什么?你心知肚明!”她撇头对上唐暖暖的双眼,这是一双深邃的眸子,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十七岁的少女身上。

“算了,走着瞧!”唐雅芝知道问不出什么来,只是撂下狠话。唐暖暖轻蔑的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却是难以触及的慎人。

车内又恢复平静。

剩余的路程开的很稳。很快车子就停在了一间大宅子前。

俩人下车,与司机老张告别。

唐暖暖按下门铃,刚好大门也打开,前院有一片海棠,恰好赶上二月开花,美的实在是有些惊艳。

内屋的门打开,出来一个衣冠整齐的中年妇女,她身上有一种别人没有的亲和力,女人朝她们迎面走来。

这是?好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