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天才萌宝:找个总裁当爹地 > 第10章 过河拆桥

第10章 过河拆桥

时间:2019-07-02 17:45:16作者:鱼生字数:11656

“是么?那是谁在大庭广众之下一口一个‘老公’叫得那么顺口?”

“……我跟你解释过原因了!如果你没听清楚,我可以现在再说一遍!”

男人冷哼一声,捏着她小巧的下巴,强迫她直视着自己,居高临下道,“我不管你出于什么样的理由跟心情,你既然已经搬进了我家,就会有成千上万双眼睛盯着你,你现在代表的可是未来‘傅太太’的形象,你的一举一动可关系到我的名誉,你趁早认清楚这一点,收起你那水性杨花的性格!”

说完,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迅速在她眼前放大,仿佛宣告主权一般,又像是带着惩罚的味道,狠狠地咬在她的唇上。

“唔……”疼痛使她挣扎起来,呼吸间浓郁的酒精味儿,不只是自己身上的,还有从他口中传来的,她这才发现他喝了酒。

两束身影交叠着,从门口一直跌跌撞撞最终双双陷入沙发里。

可男人的动作丝毫未停,深不见底的黑眸蒙上一层迷乱,漩涡中心是令人窒息的占有欲,从她的双唇到脖颈,一路往下,不放过任何一寸柔软的肌肤。

“傅驰!你放开我!”她想逃开,可身体与四肢都被他紧紧的压住动弹不得,无助与慌乱让她仿佛再度回到那个与他第一次见面的晚上。

那个让她失去了一切的晚上。

“闭嘴!你不是寂寞难耐么?与其在外面跟别的男人勾三搭四,不如让我来满足你好了!”

他好像醉的不轻,什么话都听不进去,江语琳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回想起这些年发生的点点滴滴,所有痛苦磨难都无比清晰的从她心上撵过,让她身心俱疲,所有的委屈、愤怒、不甘心都集中在顶端,急需一个宣泄口。

索性,不再压抑,不再反抗,让身体跟随本能,与他一起攀升到顶端。

……

一夜过去,酒醒后的傅驰望着躺在自己怀里沉沉睡去的女人犯起了难。

他不是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也不是没有经历过一页情。

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心情不好喝了几杯之后就会做出那样的事。

他承认江语琳这个女人确实长得很好看,但也没有到倾国倾城引人犯罪的地步,他甚至想不通自己在得知江语琳跟徐文谦藕断丝连之后的那些怒气是从何而来。

自己一定是吃错药了!

苦思许久,这位堂堂一介公司大总裁第一次做出了这辈子最没出息的举动——溜!

当然,光自己溜还不行,万一那女人醒过来带着孩子愤然离家出走怎么办?

临走前,他特地去了一趟江小鱼的房间,把还在床上吹泡泡的小家伙拎起来,一同带去了公司。

清晨的阳光正好,傅驰却黑着一张脸,走到哪里都是生人勿近的表情。

“爸爸,你心情不好?”

傅氏的办公楼里,江小鱼终于被一股森寒之气吓醒了,他揉着眼,软糯糯地问了一句,语气中的小心显而易见。

傅驰刚要将他放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听到这里倏地怔愣。

“爸……爸?”江小鱼彻底醒过来,平时叫的非常顺口的称呼,此刻竟然觉得艰难。

“我还要去工作,你一个人在这里玩儿,待会我会让欧文来陪你。”

傅驰只走神几秒钟,迅即恢复如常,他将孩子放下,径直走出了休息室。

江小鱼根本待不住,他又不是个安分的孩子,眼珠滴溜溜一转,从休息室溜了出去,随意走动了一圈,发现根本没有人管他,立即撒丫子奔了起来,像个脱缰的小马,别提多开心了。

到底是小孩子,玩心重,他以为傅驰只是进入到工作模式,没想到其他的深意。他到处走,将这一层都看个清楚,越发觉得新奇,甚至连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都不在意。

要不是欧文喊住他,他都差点下了电梯。

“小少爷,你还是待在这一层比较好。”欧文连忙按住了电梯门,尽量柔声细语地劝说。

江小鱼被抓住,闷闷地“哦”了一声。

欧文见状,立即将人带出来,他正头疼不已,忽然看到一个小秘书拿着水果和玩具出现,如获救星,“你快点带小少爷去玩,最好看住了他。”

“欧文哥哥,你还是叫我小鱼吧。”

江小鱼睡了一夜,也饿了,看到水果和玩具,顿时应景的肚子咕咕叫,不过他心念一转,嘴甜的继续说:“我可以和小姐姐一起玩儿,不会捣乱的。”

欧文一愣,为自己的多疑汗颜,他还以为江小鱼是天使的颜值恶魔的内心,笑容真诚了几分,“我和总裁确实有事要忙,小鱼少爷乖乖和小姐姐去玩儿,等中午哥哥带你去游乐场。”

“好啊好啊。”江小鱼笑的天真无邪。

欧文和小秘书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彼此都觉得身上的担子轻松了。

却不知,江小鱼果然人如其名,滑溜的像一条小鱼,转眼就不见了。

江小鱼睡饱了,到处闹腾,俨然一个小霸王,他故意弄脏了衣服,借口让小秘书去买新衣服,一个人继续潜伏回休息室,想要偷偷陪傅驰工作。

他蹑手蹑脚地走回去。小手巴在门缝上,耳朵也贴着,如果没人的话,伺机溜进去。

不过天不遂人愿,休息室居然有人。

“傅总,您的衣服湿了,我帮您脱了吧。”

女人的声音,甜腻的能滴出水来。

江小鱼一身的鸡皮疙瘩,小嘴嫌弃的抿着。不过……这个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

他马上将门缝推的大一点,眼睛直直地看向不大的休息室,差点要惊掉了自己的小下巴!

下一秒,响起他的尖叫声。

“坏女人,你怎么脱我爸爸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