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天才萌宝:找个总裁当爹地 > 第7章 惊喜

第7章 惊喜

时间:2019-07-02 17:45:16作者:鱼生字数:12805

“啊——”

江语琳立马认出了那是小鱼的声音,脸色一变,飞快奔向楼梯。

等到她赶到三楼时,正看见江小鱼可怜兮兮的蹲在墙角,赵管家一脸无奈的站在一旁。

见她走过来,江小鱼立刻扑到她的怀里,“妈咪!呜呜……”

“宝宝别怕,发生什么了?快跟妈妈说!”

江小鱼默不吭声,挂着泪珠的眼睛里透着几分难以启齿。

江语琳意识到什么,瞥了一眼一旁半开的房门,从缝隙里隐约看见一个女人的身影。

最关键的是,这个女人没穿衣服,身上仅仅裹着一条半透明的薄纱,白皙的肌肤清晰可见。

此时傅驰也赶了过来,见此情景,皱眉问道,“赵富,发生什么事了?”

赵管家唯唯诺诺的一会儿,才开口道,“我跟小少爷说过不可以来三楼了,可是他还是偷偷的跑上来了……”

江语琳不等他把话说完,便气急的窜到傅驰面前,“没想到你私生活这么不检点,肮脏!恶心!你这种人根本不配当小鱼的爸爸!我要把小鱼带回去!”

傅驰向来高高在上惯了,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劈头盖脸的骂他,一张脸立刻冷了下来,眼底仿佛冰霜浮动,讽刺道,“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自己不也是个玩419的女人?否则孩子是从哪里来的?!”

“你……”

两人争吵之际,江小鱼却哭得更大声了。

江语琳沉默片刻,不希望小家伙受到刺激,狠狠地瞪了傅驰一眼,随后抱着孩子径直下楼。

傅驰收回目光,眉头却依旧紧紧的皱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富结结巴巴道,“是丁雅妮小姐自己要来的,她说想给您一个惊喜……”

“惊喜?”深黑的眼底平添一抹冰冷,这个丁雅妮是公司董事的女儿,曾经几次三番找他告白,只是他都懒得理会,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得寸进尺找到家里来了!

“傅驰!你们在吵些什么呢?刚才我看见一个小孩子跑进来了,那是你侄子吗?”丁雅妮见傅驰推门走进来,勾着充满魅惑的笑容朝他靠近,“讨厌,害人家等了你好久……”

傅驰面色冰冷的将丁雅妮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拿开,对于这种自以为是没有自知之明的女人,他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如果你不介意我把今天的事在公司大会上说一说,大可以继续留在这里。”

“你说什么呀?人家可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才特地过来的……”

“滚!”傅驰忍无可忍吼了一声,随后转身大步离去,想了想,又停下来对赵富说了一句,“明天起你不用来上班了。”

两人脸色惨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得罪了他,可谁都知道他时候做事向来说一不二,如今不知为何惹他生气,只能倒霉认栽了。

傅驰下楼时,江语琳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怀里抱着受到惊吓的江小鱼,柔声安抚着。

听见他的脚步声,江语琳朝楼梯口瞥了一眼,前一秒还温柔似水的神情立马变得冷冰冰,起身毫不犹豫道,“傅先生,我想我还是带着小鱼离开比较好,您这里的生活环境显然不适合孩子居住。”

傅驰微微皱眉,看不惯她这幅得理不饶人的态度。

一旁小家伙见势不妙,赶紧掺和道,“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吵架了!都是小鱼不好不听话,我以后不会再犯错误惹你们生气了……”

原本心中的怒火,在对上小家伙清澈柔软的目光之后荡然无存,微微叹息一声,从不会在别人面前低头的傅驰放缓了语气开口,“今天的事的确是我的疏忽,我保证今后不会再发生同样的事。”

江语琳撇撇嘴,“你能保证自己不会把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带回家里?”

“我当然可以。”他瞥了她一眼,冷笑道,“相比之下我倒是比较怀疑你,江语琳你给我记着,从今往后,我们两个谁都不允许把约会对象带回家里,你的私生活我不感兴趣,但如果被我看到你把男人带回来污染我的房子,我就一把火烧了你们!”

“希望你能记得自己今天说过的话……小鱼我们走,看见了辣眼睛的东西,回房间给你洗洗。”

说完,江语琳抱着小鱼头也不回的上了二楼的卧房。

搬进傅家的第二天,傅驰便已经把江小鱼的转学手续以及一系列事宜都处理妥当,本市的贵族私立学校,无论环境还是老师素质都是一等一的好。

看在他对小家伙很上心且对之前发生的事有悔改之意的份上,江语琳勉强接受了他的安排。

先不谈他的人品如何,至少生活在傅家,可以给予小鱼最优等的物质生活,她以前只能独自一人拉扯着孩子四处奔波,忙的时候连饭都顾不上给小鱼做,心里一直很愧疚不能好好照顾他,现在可好,生活方面自己完全不用操心了,可以把重心放在自己忙碌的事业上了。

与亨瑞集团的合作落定之后,事务所很快安排了审计小组跟她一同前往公司核查财务账单。

然而,负责亨瑞财务部的人刚好就是纪曼珊,得知她的到来,故意蛮横无理耍起了大小姐脾气,一问三不知,一点都不配合调查的工作。

江语琳也懒得与她胡搅蛮缠,从手下手里拿过亨瑞近几个月的财务报表,经过核算之后,发现财务报表被动过手脚,公司里有一大笔款项不知所踪,而且能有资格挪动这笔款项的人,只有身为财务部长的纪曼珊。

难怪,纪曼珊从一开始就千方百计阻挠自己的工作,她本以为是因为过去的恩怨,没想到不止如此。

江语琳轻笑一声,径直走到纪曼珊的办公桌前,把报表甩到桌上,“纪小姐,能不能解释一下,这笔用于分公司购入新设备的八百多万去哪里了?据我所知,那个分公司的项目已经夭折,按道理,这笔钱应该原数返还才对……”

咄咄逼人的语气跟气场,仿佛已经抓到了什么证据似的,纪曼珊顿时慌了神,但好在很快反应过来她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继续装傻道,“你这话什么意思?钱已经划出去了,你要问也应该去问分公司的人才对,我怎么会知道这笔钱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