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冥婚掠情:鬼夫求放过 > 第9章 恐怖的梦境

第9章 恐怖的梦境

时间:2019-07-02 17:45:16作者:凤唯心字数:8512

赵杨面目狰狞地掐住我的脖子不放,脖间的剧疼令我无法挣扎,感觉自己快窒息了。

“贱.人,我要你给我陪葬,该死的是你、是你…………”

赵杨怨毒的声音不断荼毒着我的耳朵,我发不出一点声音,眼看他裂开一抹诡异的笑容,空出一只手狠.狠地插.入我心口。

腥红的血像水龙头一样喷得我满脸都是,我眼界中的一切被吞浸在模糊的血色中。

“啊——”隐隐看到赵杨手里握着一颗犹在跳动的心脏,我再也忍不住爆出极其凄厉的惨叫。

“阿莹,快醒醒……………”

在我惨叫不止时,一道焦急的声音传入我耳中,把我从痛苦的边缘拉回现实。

“婆婆!”我撑开沉重的眼皮,入目的是金花婆婆苍老的脸。

金花婆婆看到我醒了,立马转头用袖子擦了下眼睛,连说了好几句‘醒了就好’。

我心里划过一丝暖流,但眼下我更想知道梦境的一切是否真实。

所以,我第一反应就是拉开衣服,检查自己有没有受伤,见心口完好无损,才松了口气。

金花婆婆看出我的心思,说道:“阿莹放心,你没事。”

“婆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首先问的是黄影附到我身上的事。

金花婆婆倒没有隐瞒,说那是她的仙家,出马仙属于关外满教,动物仙也需要人的供奉,于是就挑选有缘人上身,顺带帮人办事看香当酬谢,这就是出马仙的由来。

一共有十二位动物仙,其中以胡黄常蟒黑五家为首,金花婆婆供奉的是黄家的三奶奶。

说到黄三奶奶,我忍不住问,“她是你的仙家,为什么上我的身?”

金花婆婆目光微闪,不确定道:“大概是因为我有伤在身吧,暂时借用你的身体吧。”

我还是很疑惑,又想起昏迷前听到金花婆婆的惊叫声,一问之下才知道黄三奶奶伤得不轻。

“是谁伤了三奶奶?”我可不认为打伤黄三奶奶的是女鬼,因为那时女鬼已经魂飞魄散了。

直觉告诉我和帮我那股鬼气有关,我没说出自己的猜测,静静地看着金花婆婆。

“是他!”金花婆婆重重地叹了口气。

我一下子就猜到是破我身的男鬼,早该想到是他,那里可是他的地盘。

可我想不通他为什么要帮我,他打伤黄三奶奶显然是因为她上了我的身。

这时,我才发现不远处摆着一张小桌子,桌上全是黄纸、朱砂、黑狗血等法物,一看就知道刚刚做过法。

被我一问,金花婆婆神色骤变,眼里的忧色显而易见,她语气沉重说,“阿莹,你被鬼缠身了。”

“我知道——”我刚要说男鬼,脑海中就浮现出被赵杨挖心的恐怖梦境。

金花婆婆见我脸色瞬间惨白,心疼道:“不是他,是另一只鬼。”

原来金花婆婆把昏迷中的我带回村子后,却发现我陷入梦魇营造的梦境中。

梦魇是一种鬼物,当鬼的怨气强烈到一定程度,加上置身极阴之地,就会幻化成梦魇鬼。

这种鬼物擅迷人心智,能让人沉浸在梦中,无法自拔,也能在梦中杀人,金花婆婆好不容易才把我从梦境中解救出来。

赵杨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变成难以对付的梦魇鬼,怨气该有多重?

想到他对我的怨恨,我的心一下子就沉入了谷底,无助地自语,“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阿莹别怕,有姥姥在。”金花婆婆安抚道。

“可是婆婆你也没办法,对不对?”我绝望不已,金花婆婆和黄三奶奶都受伤了,哪里对付得了梦魇鬼。

可能被我说中了,金花婆婆沉默了很久才说,“办法不是没有,只是——”

金花婆婆似有难言之隐,说到一半就顿住不语,她看我的眼神也变得很复杂。

她越是这样,我越是不安,惶恐地问:“只、只是什么?”

“看来你命中注定该有这一劫。”金花婆婆怜悯地看着我,答非所问。

我实在受不了,有些奔溃地大吼,“到底是什么劫?”

金花婆婆面上尽是不忍,突然抱住我大哭了起来,“只能用那个方法了,我可怜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