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冥婚掠情:鬼夫求放过 > 第7章 挖尸体

第7章 挖尸体

时间:2019-07-02 17:45:16作者:凤唯心字数:11611

经金花婆婆一说,我才知道那地方镇.压了男鬼多年,早就形成了极阴之地,尸体埋在那里,用不了多久就会化煞。

尸煞不属于僵尸之列,会吸引本身的鬼魂回归体内,尸、鬼合二为一,是非常可怕的存在。

金花婆婆的意思是得赶在尸体化煞、女鬼附回尸体之前,把尸体挖出来处理了。

她让周大全带我们去挖尸体,周大全惊恐道:“仙姑奶奶,我可以不去吗?”

不等金花婆婆开口,我就忍不住说,“这是你的事,你怎么能不去?”

“要不你们去就好,我——”周大全哀求道。

“不行!你不但要去,还得给她哭丧。”金花婆婆打断周大全的话,要他以哭丧的方式化解尸体的怨气。

一般尸体都没有自主意识,要是清除了体内的怨气,就失去化煞的条件,其中一种方法是哭丧,前提下这人得心诚。

“什么!要我给那贱.人哭丧?”周大全难以置信地拔高嗓音。

我翻了个白眼,不忿道:“你把人杀了,还好意思管人家叫贱.人?”

周大全懒得理我,一个劲地求金花婆婆,甚至提出雇人去挖尸体。

他这种自私的行为把金花婆婆惹恼了,“你不去可以,这事我不管了!”

“别啊!”周大全怕金花婆婆真的撒手不管,只好答应了。

虽说要尽快把尸体挖出来,可也不是说挖就挖的,金花婆婆说要找村里的屠户借一把杀猪刀。

杀猪刀都带有凶煞之气,放在正午的烈阳下爆晒,对鬼物有很大的杀伤力。

我对建桥那地方有阴影,很不想去,再说周大全那么缺德,管他干嘛?

可金花婆婆坚持要我一起去,她年纪那么大了,还有伤在身,我实在不忍心拒绝。

******

为免被村里人发现,第二天我和金花婆婆提早到镇上,住在周大全家里。

深夜时,由周大全带我们去挖尸体,周大全按照金花婆婆的吩咐,穿着一身丧服,在夜色下格外醒目。

周大全把我们带到离桥不远的地方,这里堆放了不少石料和沙土,他惶恐地指着最边上的空地,“尸体埋在这里。”

“挖出来!”金花婆婆沉声道,她没让我插手,让周大全自个挖。

也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我总觉得暗处有双眼睛在盯着我们一样,这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把我内心的恐惧无限放大。

趁着周大全挖尸体之际,我拿出带来的香烛纸钱等物,金花婆婆把杀猪刀递给我,她低声在我耳边交代了几句。

我听得瞪大了眼,把头摇如拔浪鼓,“婆婆,我不行的。”

“阿莹,这事只有你能做。”金花婆婆语气带有恳求之意,她说尸煞现世必定会为祸一方,必须要扼杀掉化煞的可能。

不等我多问,周大全已经挖出一只编织袋,尸体就装在袋子里,在金花婆婆的冷视下,他硬着头皮把袋子打开了。

一股恶心的臭气瞬间倾泻而出,令人闻了想作呕,一具面色惨白、没有一点腐烂痕迹的女尸也随着出现在我们眼界。

之前周大全把尸体藏在冰柜里,而这地方阴气又很重,所以女尸才没有腐烂。

周大全吓得丢开尸体,整个人瘫坐在地上,金花婆婆冷声道:“开始哭丧!”

我急忙把火盆子点上,然后摆在周大全面前,故意催促道:“快点哭啊!”

周大全咬咬牙,酝酿了好久,才扯开嗓子发出杀猪般的嚎哭声,他边哭边往火盆里丢纸钱,“丽蓉,我错了,求你原谅我……………”

在恐惧的催使下,周大全的哭声时高时低,变得很悲切、很有节奏。

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感到很困,眼皮越来越沉重,恍惚间,哭声仿佛渐渐远去,最后静寂得啥都听不到。

我使劲揉了揉眼,周围白雾弥漫,白茫茫的一片,怎么都看不到金花婆婆和周大全,手里的杀猪刀也不见了。

怎么回事?我慌了,焦急地大喊,“婆婆、周大全,你们在哪啊……………”

喊了很久都得不到回应,倒是白雾比刚才薄了些,不远处隐隐传来暧昧的喘.息声。

我寻声望去,入目的是一男一女交叠在一起,正在做着不可描述的运动。

他们浑身散发着森重鬼气,明显都是鬼,妈呀!鬼和鬼之间也会做这种事,简直刷新了我的三观。

“啊——”我忍不住惊叫出声,惊动了这对鬼男女,他们齐齐转过头来。

我终于看清他们的长相,女鬼是要杀周大全的那只,男鬼更让我意外,居然是和我一起打生桩的男孩。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成鬼了,他看到我如看到宿敌般,眼里透出强烈的恨意,咬牙切齿道:“是你!”

这男孩名叫赵杨,打生桩之前,我们曾被关在一起,无怨无仇的,他怎么好像对我恨之入骨的样子?

我搞不懂为什么会这样,无暇多想,吓得拔腿狂跑,女鬼在后面咆哮,“杀了她!”

赵杨阴瘆瘆的声音逐渐逼近,他不甘地嘶吼,“为什么死的是我不是你,为什么、为什么……………”

我总算知道他恨我的原因了,我们都是打生桩的人选,结果他死了,我却活了下来,所以他不甘心。

赵杨魂体一闪,挡住我的去路,他的嘴角开裂到耳根,伸出一条血淋淋的舌.头,咻地一下缠绕住我的脖子,勒得死紧。

我被舌.头勒得直翻白眼,脖子火辣辣地疼,像要断掉一样,赵杨怨毒的声音响彻在我耳边,“我死了,你也别想活!”

“婆婆、婆婆救命啊!”我艰难地喊着,希望金花婆婆能来救我。

就在赵杨要扭断我的脖子时,女鬼突然出声喝止,“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