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小说 > 重返女神的日子 > 第 1 章

第 1 章

时间:2018-05-13 19:17:59作者:公子闻筝字数:3357

作者有话要说:
言情新文《我怀了反派的孩子》已开~欢迎阅读^_^
  文案:
  姐姐为爱逃婚,妹妹代替姐姐嫁给那个权势滔天的男人。
  好巧不巧,叶蓁穿越到了妹妹身上。
  这个男人虽然权势滔天,可是个不折不扣的终极反派。
  所有故事中的反派无一不是下场凄凉,而身为反派的老婆,她只怕也会不得善终。
  庆幸的是,姐姐受尽生活苦楚,浪子回头,指着妹妹,要她把姐夫让出来。
  叶蓁看着梨花带雨的姐姐,麻利让位,“姐姐您放心,我还没用过姐夫!”
  可没想到一个月后,她怀孕了。
  姐姐含泪指责:“说好没用过呢?”
  叶蓁看着身边这个忙前忙后的大反派,完了完了。
  身边躺着个大反派,肚子里还揣了个小反派,这日子还怎么过……
  蒋妤这次病得很重,意识昏沉,目光所到之处是医生护士焦急的脸色,耳边是她儿子颤抖的哭腔。
  
  病床边男孩抓着她的手,仿佛这样就能将弥留的人留住。
  
  “妈,”男孩紧紧抓住蒋妤的手,泪流满面,“不要离开我,妈你说过要陪我的,你不能再把我丢下……”
  
  她想说不会再丢下你,可每每张嘴,吐出的就是猩红的鲜血。
  
  “快!急救!”
  
  医生坚定有力的将蒋妤与男孩的手分开。
  
  砰——
  
  手术室的门急急被关上,蒋妤耳边嗡得一声,丧失了所有听觉。
  
  全身仿佛被一股力量拉扯着坠入深渊,力气在瞬间抽去,蒋妤呼出最后一口气,目光虚虚望着头顶方向。
  
  累,太累了。
  
  三年前的一场事故,让在剧组吊威亚的她从高空坠落,从此高位截瘫,身体每况愈下。
  
  三年来,她不仅要承受着身体上的折磨,每次换药清理身体,都将她一颗坚强的自尊心践踏得血肉模糊。
  
  苟延残喘三年,如今再也无力支撑这个沉疴积弊的身体。
  
  她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她的儿子。
  
  其实对于儿子蒋蹊,蒋妤愧疚良多。
  
  她于国外常青藤名校毕业,回国后进入星光电视台成为一档法制节目主持人,一人把控全场,上至导演导播,下至工作人员以及观众,无不为她的控场能力以及语言表述能力感到惊叹。
  
  民众相信蒋妤,相信只要上了她的节目,讲述自己的冤枉,便能沉冤昭雪。
  
  在职一年期间,蒋妤成为最受影响力的主持人之一,主流媒体称誉她是当代女性的典范。
  
  蒋妤的名望声势与影响力,无人可与之媲美。
  
  然而在她最巅峰时期,她结婚怀孕了。
  
  为了婚姻,她急流勇退,暂离主播台,听丈夫的话,做起了全职太太,放弃了她如日中天的事业。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全世界最危险的职业,就是全职太太,她的选择,让她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蒋妤年轻,对生活一切充满了热情与期待,对爱情一知半解,感知甚少,误将前任对自己的关心理解为爱情。
  
  但那不是,她只是借着上位的踏脚石。
  
  她一手打造的节目,被自己丈夫交给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他的真爱,蒋嫣。
  
  知道这件事,蒋妤当断则断,隐瞒怀孕的事实,与丈夫离婚,独自在医院生下儿子蒋蹊。
  
  三年过去,她的影响力与名气都不如从前,在电视台主持了两档不温不火的节目后,蒋妤最终放弃,进了娱乐圈。
  
  娱乐圈凭借脸和能力,倒是一帆风顺,可陪伴儿子的时间却越来越少。
  
  短则两三个月,长则半年不等。
  
  她乖巧可爱的儿子不知不觉长成了大人。
  
  在她没有的时光里。
  
  说来可笑,她瘫痪的这三年,与儿子相处的时间,大于前八年。
  
  她的一生跌宕起伏,遗憾颇多,如果能够重来……
  
  蒋妤无力闭上了眼睛。
  
  手术室里的心电监护仪滴一声后,成了一条直线。
  
  医生看着手术台上被病痛折磨却依旧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惋惜叹了一声,“蒋妤,女性,三十八岁,死于器官衰竭,死亡时间23点13分,通知家属吧。”
  
  手术室外闻讯而来的记者堵得水泄不通,医院保安费力才将记者拦在拐角,闪光灯冲着手术室门口闪个不停。
  
  手术室的门打开,医生摘下口罩,对坐在门外的男孩抱歉道:“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男孩的脸瞬间煞白。
  
  ***
  
  蒋妤睁开眼睛,目光虚虚望着窗外刺目的阳光。
  
  醒来的蒋妤以为自己再次被侥幸抢救了过来,但很快,她就发现了不对。
  
  房间里没有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下半身也不再毫无知觉。
  
  这是什么地方?蒋妤打量着四周,心跳加速。
  
  为什么她不在医院,反而到了一个陌生的卧室?
  
  蒋妤打量着这个极有格调的房间,从摆设到家具,经过精心设计与装潢,大理石地板上铺着一层柔软的地毯,踩上去白皙如玉的脚丫陷进毛毯里,又绵又软。
  
  她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地挪到窗边。
  
  卧室里落地窗前随风飘扬的窗帘后,是金色温暖的阳光,翠绿一片的枝头两只鸟儿交颈啼叫,展翅扑哧一声又飞向远方。
  
  一派春意盎然,欣欣向荣。
  
  蒋妤捂住嘴,泪流满面。
  
  三年了,她在病床上躺了近三年的时间,每天每夜她无一不在怀念从前站起来奔跑的感觉。
  
  手机就放在床头,上面显示的日期,恰好是八年前。
  
  八年前……蒋妤恍若隔世。
  
  倏然,床边的手机铃声响个不停,蒋妤迟疑拿起手机。
  
  来电话的人语气很客气,“蒋妤小姐您好,我是华娱卫视的节目负责人,之前和您联系并确认过您会参加《极速大冒险》节目的彩排和录制,请问您明天能过来录制节目吗?”
  
  华娱卫视?《极速大冒险》?
  
  蒋妤这才想起来,上辈子这个时候,正是她进入娱乐圈的关键时期。
  
  八年前,她的儿子已经三岁了,也就意味着,她远离主持这个行业已经三年,三年的更新换代,她一手打造的节目交到了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蒋嫣手里。
  
  她曾试着回归,可是生完孩子之后的她,言辞不再犀利,看问题角度不再刁钻,她似乎已经失去了主持一档节目的能力,好像和那些听从导演安排,照着剧本念词的主持人没什么两样。
  
  连番对自己的否定,整天的焦虑,与前夫同一工作地点的压力,导演难看的脸色,以及工作人员的窃窃私语,使她彻底放弃了主持工作,经过别人介绍,开始进入娱乐圈。
  
  而华娱卫视的《极速大冒险》节目,是她进入娱乐圈的处女秀。
  
  在镜头面前照本宣科,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笑料都是提前设计好的,撕开自己得体的外表,精致的妆容,将狼狈与慌张演绎给观众,博君一笑后,毫无意义。
  
  蒋妤还记得自己在这个节目中被整得有多狼狈,全程被调侃,其他嘉宾用不怀好意的笑容揭她的伤疤,她疲于应对,理智解答,却事后被人说,“都落魄成这样了,装什么装,还当自己是从前那个‘公知女神’?”。
  
  甚至于这期节目播出之后,大小网站论坛,无数“公知女神沦为戏子”的帖子与热门话题如雨后春笋。
  
  蒋妤认为所有职业无高低贵贱之分,可这些帖子与热门话题无一不在贬低她,贬低整个娱乐圈。
  
  因为这个话题,使蒋妤上辈子在进入娱乐圈的前期,变得异常艰难。
  
  蒋妤将视线放在电视正播放的一档节目上,《法政时刻》。
  
  四年前的主持人是她,而现在的主持人,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蒋嫣。
  
  节目中,蒋嫣以傲然之姿,条理清晰,用犀利的言辞抨击着违法犯罪之人,律师团以饱满而公正的精神与态度,拿出最专业的法律条文,帮助当事人。
  
  被求助的当事人感激涕零、声泪俱下,在蒋嫣面前以激动下跪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在场观众掌声雷鸣经久不息,最后以蒋嫣的一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为结束语,完美结束了这期节目。
  
  台上的蒋嫣专业犀利,台下的蒋嫣随和亲切,被公众称为‘律政女神’。
  
  那是她精心打造的节目,一手养大的儿子,最后坐享其成的却是蒋嫣。
  
  而进入娱乐圈的蒋妤,从头开始适应娱乐圈的一切,剧组的一场事故,让吊威亚的她从高空坠落,从此高位截瘫,苟延残喘三年。
  
  电话里声音催促道:“蒋小姐,请问您在吗?”
  
  蒋妤回过神来,笑道:“很抱歉,这个节目我不打算上了。”
  
  “不打算上了?可是您和我们节目已经签定合约,您这样单方面毁约,让我们节目很难做。”
  
  蒋妤带着歉意道:“很抱歉给你们节目带来这么大的困扰,可是我认为我之前做的决定实属仓促,毕竟我从未有过任何娱乐节目的经验,娱乐感不强,而贵台是以娱乐节目著称,我担心我上这档节目,会给你们的收视率带来不好的影响,当然,我单方面毁约,如果你们要求赔偿,我会尽力配合你们。”
  
  电话里沉默了片刻,临场明星反悔的事节目组不是没经历过,而且蒋妤态度好,他们节目也没必要与人交恶,交涉之后,很快,节目负责人便与蒋妤友好达成了一致。
  
  蒋妤刚放下手机,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喂,请问您是蒋蹊的家长吗?”
  
  蒋妤最遗憾的事,莫过于缺席蒋蹊成长的那几年,从进入娱乐圈之后她和蒋蹊关系越来越冷淡,蒋蹊也变得沉默寡言不爱说话。
  
  蒋妤想起病床前那个紧抓着她手不放,手足无措哭泣的孩子,眼眶发红。
  
  “是,我是蒋蹊的妈妈。”
  
  “是这样的,蒋蹊在幼儿园里和人打架,请问您能来学校处理下这件事吗?”
  
  蒋妤隐约记得当年确实有这么一件事,但由于当时她赶去机场参加第二天华娱卫视的节目,所以并未亲自去幼儿园处理,而是将这件事交给了家里的保姆。
  
  保姆为人老实,赶到幼儿园,在盛气凌人的家长和老师面前,让蒋蹊道歉了事。
  
  才三岁的孩子打架受伤后得不到妈妈的安慰,甚至还被要求向打人者道歉,受了极大委屈的蒋蹊打不通妈妈的电话,半夜躲在被子里,偷偷哭了一晚上。
  
  也正是从这件事开始,蒋蹊变得沉默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