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 他养的鸟成精了 > 001

001

时间:2018-04-08 23:56:54作者:插柳成荫字数:3476

  繁茂的大树上有一个废旧的鸟窝,蓝久已经窝在这个鸟窝养伤养了两个月。
  
  鸟声响起,蓝久抬头一看。
  
  一只雄性白喉红臀鹎叼着一条肥硕的虫,讨好的朝她叫着。
  
  从她来这养伤的那天开始,这只鸟就隔三差五的给她送东西吃。
  
  没什么恶意,只是求偶而已。
  
  她一千岁了,不能和小孩子计较。
  
  于是小幅度的扑腾了一下翅膀:“我不吃,你自己吃吧。”
  
  白喉红臀鹎急切的挥舞着翅膀,因为叼着虫的原因,说话声模糊不清:“蓝久,你吃呀。虫子很营养的,你受了伤,要补充营养才能好得快。”
  
  蓝久拒绝:“我伤好了,就要走了。我不吃虫子的。”以前她只是一直普通的鸟的时候,也会吃虫子,虽然姐姐一直在阻止她,但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会瞒着姐姐偷偷吃。
  
  但当她修炼到一定境界,渐渐懂得一些事情后,她就不吃活的虫子了。
  
  他们把这些行为叫做开了灵智,或者叫成精了。
  
  蓝久就是一直开了灵智的蓝冠山雀,活了一千年,修成了人形。然而……又被打回了本体。
  
  她受了很重的伤,差点丢掉性命。
  
  虽然在这里养了两个月,外表看起来恢复如常,但内里受伤极其严重。她现在除了脑海里那些阅历外,和一只普通的鸟再也没有区别。
  
  她没有办法再变成人。
  
  如果要恢复到受伤前状态的话,她要休养几百年。
  
  那时候,仇人早已死去,她就没有了报仇的意义。她得尽快把伤养好,变成人,才能手刃仇人。
  
  蓝久低下自己的小脑袋,米粒的眼珠里透出几分杀气。
  
  可是要快速恢复,她需要大量的食物。
  
  那个数量级,自然环境下不能满足她。
  
  最好的方法是,找到一家生产鸟粮的工厂。那里有源源不尽的鸟粮。
  
  可是要怎么去?
  
  她现在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白喉红臀鹎被蓝久拒绝后,自己吃掉了虫子,打算飞走。
  
  蓝久想了想,叫住他:“白喉,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白喉红臀鹎又飞了回来,小心翼翼的停在离蓝久最近的树枝上,摇了摇头。
  
  不是所有山都有名字的,这个世界山那么多,有名字的只是少数。
  
  蓝久有些恹恹的轻轻啾了一声。
  
  白喉红臀鹎见她这个样子,有些急切的扑腾了起来,树叶沙沙响着。
  
  “蓝久蓝久,我知道往那个方向飞过几座山,就是帕拉斯山了!”
  
  蓝久闻言瞪圆了眼睛,直接从鸟窝里站了起来。
  
  蓝久是一只长的很漂亮的蓝冠山雀,白喉见过好很多蓝冠山雀,从来没有见过像蓝久这么漂亮的。
  
  他眼睛盯在她身上,又不好意思的移开骨碌碌的眼睛,鸟脸热热的。
  
  但是蓝久已经无心工作小孩子的想法了。
  
  帕拉斯山,帕拉斯山,帕拉斯山……
  
  她心里一直念着这个名字,脑海中关于这座山的记忆浮现了出来。
  
  帕拉斯山就在B市的郊区,在她们鸟界非常有名。之前蓝久就听姐姐说过。
  
  帕拉斯山脚下有一栋豪华别墅,是许家的产业。
  
  许家的事情也是蓝久听姐姐说的。权贵世家,有钱有权,历史悠久,但是有点不好,每一代都是一代单传,而且父辈都是中年早逝。
  
  听说很久以前,许家人就找算命的算过,说这个上天注定的,大富大贵家族,但注定无法子孙兴旺。
  
  但这对于蓝久来说都不是重点。
  
  许家人是出了名的喜欢鸟,很久以前,祖上就喜欢养鸟。后来他们干脆买下一座山,在山脚建了栋别墅,雇了一群人专门照顾一山的鸟。
  
  那山就是帕拉斯山。
  
  听很多鸟说过,据说帕拉斯山的那些鸟生活过得可滋润了,每天都好吃好喝的供着,别墅里还放了一大仓库的上等鸟粮。
  
  许家最不缺的就是钱,那鸟粮少了就买,一直就没空过呢。
  
  蓝久内心蠢蠢欲动。
  
  她需要大量粮食,帕拉斯山对目前的她是最好的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
  
  于是她说:“我要去帕拉斯山。”
  
  白喉红臀鹎愣了一下,支支吾吾的叫着:“可是……蓝久,帕拉斯山养的鸟条件要求很高的……”每个品种一只,绝不重复,所以里面每只鸟都是各个品种中出类拔萃的。
  
  蓝久严肃的看向白喉,挥了挥自己漂亮的蓝色翅膀:“我达不到条件吗?”
  
  她可是最漂亮的蓝冠山雀。
  
  说走就走,蓝久立刻向白喉告别。
  
  临飞前,她看着依依不舍的白喉:“白喉,这段时间谢谢你的照顾,我走了。”
  
  说完,她就展翅飞了。
  
  **
  
  说是几座山的距离,但其实隔得很远。
  
  如果是以前,她能飞得很快,但是现在,她只能用正常鸟类速度飞行。
  
  她是早上出发的,日夜不停的飞,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她累得暂时停在一颗大树上,落在树枝,往四周看去。
  
  茂密的树林,蓝得透彻的天。
  
  周围有鸟存在的痕迹,可现在空空荡荡的,一个小辈都看不到,只看到鸟羽毛。
  
  它们都去哪里了?
  
  蓝久休息了一会,朝下山的路飞去。
  
  飞了一会,就听到了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哇,今天的饭好好吃哦!”
  “你别抢我的!”
  “喂,白颊噪鹛,你给我留一点!”
  ……
  
  蓝久缓缓停下,落在一颗茂密的树,把自己藏在树叶中,往前方看去。
  
  一块很大很大的草地,有很多穿着白衣服的工作人员,端着一大盆一大盆精致的鸟粮,放到草地中,任由这群鸟食用。
  
  蓝久她已经喝了两个月的清水,吃了两个月的小果子,再加上受伤需要大量营养,她早就饿得不行了。
  
  见到那些鸟粮,她似乎都能闻到香味,下意识就咽下了一口口水。
  
  又有个工作人员端来一盆鸟粮,新的。
  
  蓝久原地跳了跳,再也不犹豫,展翅飞了出去。
  
  专门在帕拉斯别墅喂养鸟的饲养员袁雨刚把手上端着的鸟粮放到草地上,一只极其漂亮的蓝冠山雀就飞了过来,停在碗沿上,只见那只鸟偏着头看了看他,就低下头开始吃起了鸟粮。
  
  袁雨微愣在原地,看着那只鸟。
  
  他们都是专用的鸟类饲养员,对各种类的鸟都熟悉。许总的后山是有一只蓝冠山雀的,但是和目前这一只不一样。
  
  目前这只蓝冠山雀,头冠、颈部、双翼及尾部呈蓝色,前额白色,双翼有一白间,胸部有一深色直纹,背部黄绿,下身明黄,腹部有一深纹。喙呈黑色,脚呈灰蓝色,瞳孔深褐色。
  
  羽毛颜色鲜艳柔顺,和周围的那些鸟比,有着鲜明的对比。更为特别的是,这只鸟头顶还有根蓝灰色呆毛。
  
  仿佛受了诱惑一般,袁雨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
  
  正吃的不亦乐乎的蓝久非常警觉的扑腾起翅膀立刻飞远了,米粒的小眼睛警惕地看了袁雨一眼。
  
  袁雨看起来没有恶意,但她非常排斥人类,这勾起她记忆里非常不好的画面。
  
  旁边放好鸟粮的饲养员察觉到异样:“袁雨,你怎么回事?别忘了,许总不喜欢我们碰他的鸟。”
  
  袁雨回过神,心有余悸的朝同事笑笑:“我差点忘了,主要是这只蓝冠山雀太漂亮了。”
  
  同事看了过来,也是微微一惊:“这……这只鸟什么时候来这里的?”
  
  袁雨摇摇头:“可能是许总让人送过来的吧。”
  
  许总从来不需要向他们这些人报备,山上的鸟旧的换了新的,或者添进来一只稀有品种,从来用不着通知他们。
  
  他们只要负责把鸟养好就可以了。
  
  不该知道的不用知道,不该问的也不能问。
  
  **
  
  蓝久就这样在帕拉斯山住下了。
  
  大家以为她是新来的,她又长得极为漂亮,对她很友好。很多雄鸟和雌鸟都对她狂献殷勤。
  
  山上另外一只蓝冠山雀也是雌的,看到她却忧心忡忡的,认为蓝久来后,自己就要被赶出帕拉斯山了。
  
  毕竟帕拉斯山的规矩是鸟的品种绝对不重样。
  
  因为是自己的直系后辈,长的和自己又很相像,亲切之感油然而生。
  
  蓝久耐着心骗她:“蓝小小,不会的,我听到许总说了,不会把你赶出去的。他也很喜欢你。所以我们山上可以有两只蓝冠山雀呢。”
  
  蓝小小眼睛都亮了:“真的吗?”
  
  “对呀,我骗你干嘛呀?许总把我送山里来是亲自和他下属说的。”蓝久连许总全名叫啥都不知道,更不用说见过了。
  
  蓝小小这只傻孩子却深信不疑,激动的在山上飞了好几圈。
  
  日子就这样过了十天。
  
  山上的鸟也分很多阵营,彼此间有争吵,三天一小架,五天一群架。
  
  群架的时候弄得到处鸟毛飞扬,叽叽喳喳的声音不绝如缕。
  
  蓝久从来不参与这些争端,她都一千岁的老人家了,战斗技巧比这些小孩们高多了,下场不是欺负幼小么?
  
  所以她都在树上围观。围观这些青春洋溢的小辈们,顺便回忆一下千年以前自己的青春时光。
  
  小孩子么,就该这么青春有活力的样子。
  
  看来帕拉斯山的环境真的很好,许家人对他们鸟类确实很不错。
  
  许家几代下来,在他们鸟界中,名声格外的好,很受他们尊重。
  
  所以蓝久才没有过多的防备,就来到了这里。
  
  但是,蓝久还是有点焦躁。
  
  首先,这座山没有那么简单。
  
  其次,这里的鸟粮确实很好,但是每天喂的量都是计算好的。她不能多吃,多吃了小辈们就没的吃了,而且那些饲养员也会察觉到异样。
  
  可是按照自己身体的状况,她要恢复法力,得在这里吃个几百年。
  
  太久了,几百年对她来说也许并不意味着什么,可是对人来说,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等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