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掌门人不高兴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时间:2018-05-31 13:54:36作者:西淅字数:5112

  “那说好了,你速度快点,等你。”林宛央报了地址,火速挂了电话。
  
  师兄弟对视了一眼,电话那边的人不是在干嚎吗,这样真的行吗?
  
  谢文颖问:“他真的会来吗?”
  林宛央:“当然啦,他的思想觉悟还是挺高,咱们边吃边等他。”
  
  姚暮一肚子不愿意,可是一个小时后还是来了。
  他开来了新买的法拉利,那天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姚暮就已经下决心可以自己开车,绝不坐的士。
  
  林宛央坐在副驾驶,简单的部署了下。
  
  一会儿她和姚暮进去,谢文颖和宝心在车上等着,人太多反而会引起怀疑。
  
  姚暮深呼吸了口气:“这真的没问题吗?”
  林宛央:“放心不会有事。”
  “……那好吧。”
  
  他不想来,不过他自己经历过,如果不是碰到了林宛央可能就稀里糊涂地丢了命。
  算是能够切身体会,所以这该死的同情心啊。
  
  中古店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巷子里。
  一般学校都不会修在闹市区,现在是晚上九点了,学生都放学回家了,两个人进去的时候,里面也没其他客人。
  
  店里面摆着各种的衣服、包、鞋子、还有手办和台灯之类的杂物。
  灰色的墙,灯光有些暗,墙壁白得晃眼睛。
  
  姚暮觉得浑身不舒服,总觉得这里死气沉沉,他四处打量了下,就看到一个木偶娃娃。
  
  四目相对,木偶的头突然滚落了下来,躯干上有个黑漆漆的洞。
  姚暮:“……”
  这是遇到碰瓷了?
  
  坐在后面的女店主,走过来把木偶头扶正,转头问:“你们想买什么?小帅哥。”
  
  女人穿着的黑色紧身连衣裙,身材倒是不错,红唇长卷发,身上的香水味很重。
  姚暮觉浑身不舒服,不动声色的往林宛央身边靠。
  
  林宛央:“哦,我随便看看,你们这个店……挺有意思的啊。”
  “我们的东西很多是独品,价格也不贵,你们有什么喜欢的可以告诉我。”
  林宛央指着一个包:“我觉得这个挺好看。”
  
  “小妹妹你喜欢这个啊。”女人笑着把包拿下来,“真是好眼光,这是我们才到的新货,很特别对不对?”
  林宛央点了下头。
  
  这包的颜色,的确很独特,就像是什么污渍洗不掉,重新染了颜色,然后下面红色泛了上面,和墨绿叠加在一起。
  
  “你可以试背一下,现在可以免费办理会员卡,第一次就打八折。我推荐你们办卡会划算一些。”女人微笑着推荐。
  
  林宛央放下包,顺水推舟地说:“还有这样的好事,那我们也办一张吧。”
  
  女人见两个人有兴趣,马上扭着腰,去拿登记会员信息的本子来。
  
  “在这上面,写上生日就好,生日当天可以六折。”
  
  林宛央使了个眼色,姚暮认命接过来,低头写上自己的生日。
  女老板疑惑道:“就办一张么?反正不花钱,小姑娘你不办吗?”
  林宛央:“我们共用一张可以了。”
  
  女老板笑了下,也没有再劝说,她接过本子低头看了下,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这么好的生辰,这个月的第一个!她本来准备关店了,没想到运气这么好。
  “12、8,这是你的生日没错吧。”女人笑着问。
  
  事先心里有了预设,姚暮觉得这人看自己的眼神各种不舒服,像是待宰的牲口似的。
  
  如果不是林宛央在身边,他简直分分钟想夺门而逃。
  姚暮皱眉:“不是生日是什么?”
  
  女老板笑嘻嘻的说:“也许是你的长度和粗度呢?”
  
  姚暮:“……”
  臭流氓!他也是无话可说。
  
  女人‘咯咯咯’地笑:“小帅哥,我开个玩笑你别介意啊,你看起来真……甜美。”
  姚暮:“……”
  
  林宛央转了圈停下来:“我没有特别想买的,你呢。”
  姚暮摇头:“我也没有,那我们走吧。”
  
  老板见两个人什么都不买就要走,开口说:“我和这个小帅哥投缘,今天全店可以给五折,再看看呗。”
  
  林宛央貌似随口的问:“老板你经常给人打折,这能赚到钱吗?”
  女老板叹了口气:“我开店也是兴趣,我个人觉得赚钱倒是其次,主要是你们合眼缘。”
  她说话的时候,视线就没离开过姚暮。
  
  林宛央:“你这都不想赚钱的啊。”
  
  女人笑了下不接话。
  
  林宛央和姚暮又转一圈,老板见两个人什么都不想买,最后送了个铜制的打火机。
  
  姚暮出了店门,就把打火机丢给了林宛央。
  
  这东西邪门的很,他浑身起鸡皮疙瘩,刚才在店里,总觉得下一秒,那个女人会张开猩红的嘴咬自己。
  
  姚暮有些丧,低头问:“找我的女鬼不可以是聂小倩吗?”
  林宛央:“……”
  这要求有点高了,别说你了,试问谁不喜欢小倩呢。
  
  两个人回到车上,林宛央掏出个罗盘,拿出了张符贴在那个打火机上。
  
  “在西边方向,我们去那里。”
  
  不用等着那东西来找,他们过去更快,看看到底搞什么鬼。
  
  姚暮看了眼,诧异道:“电子罗盘?这也行?”
  林宛央:“与时俱进,这是个科学社会。”
  
  姚暮:“……”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就特么不科学!
  
  车子出了城区,渐渐的就荒凉了起来,没有了高楼大厦。
  
  姚暮开始慌了起来,想了下说:“上次你给铜钱剑上画了个符,突然厉害了起来,要不要你现在画一个?免得待会儿手忙脚乱的来不及。”
  
  林宛央:“我画符,不是增强而是削弱,那把铜钱剑上面有封印,如果完全解开会对十里之内的鬼魂造成伤害,所以我师父把下了封印,我那天把封印削弱了。”
  
  同理铜镜也是削弱,她的血抹上去消除了禁制。
  
  师父说她的生辰八字很正常,却天生能吸引阴物的亲近,很幽冥有缘。
  
  姚暮:“原来是这样,待会儿你也要慷慨,别舍不得血。”
  谢文颖:“……”
  
  车子在一个院子前停了下来。
  这院子四四方方,前面有一颗槐树,从窗户里透出一点点的昏黄的光,看着就鬼气森森。
  
  林宛央收了罗盘:“到了。”
  
  姚暮扒拉着林宛央的包,往口袋里踹了十几张驱邪符,他的腿肚子都在打颤。
  
  林宛央说:“我和姚暮进去看他的小倩,你们留在外面接应。”
  
  谢文颖和宝心点了头,两个人找地方躲了起来。
  
  林宛央下车,上前推开了门,铁门发出了‘咯吱’一声,在黑夜里格外的刺耳。
  
  “好久没有加班,咱们快点弄完回去睡觉。”林宛央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了铜剑。
  
  进了院子,林宛央走过去一脚踹开了亮着灯的房子。
  姚暮跟在后面,短短时间内,他已然习惯了林掌门的粗暴直接。
  
  正在处理东西的人抬起头。
  
  那是一个浑身黑衣的男人。
  他前面有一张桌子,上面是衣服还有各种东西,房间里血腥味冲天。
  这些都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东西,还没来得及处理。
  
  男人开口问:“你们是谁?”
  林宛央:“你又是谁,为什么摄取活人寿元?”
  
  那男人没有回答,飞快地往外跑,姚暮哪里能让人得逞,跳出来下了黑手,从背后一脚把人踹到地上。
  
  男人下巴在地上磕出了血,站了起来说:“不管你们是谁,一定受到惩罚的。”
  
  他话落音,就有两具尸体从房间柜子里走了出来。
  
  姚暮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胃里面翻滚想吐,他好歹也算见过世面的人,但是这玩意儿太特么恶心了。
  
  那两具尸体不知道放了多久,身上的肉已经腐蚀了一半,隐约可见白骨,眼睛里还爬出了蛆。
  
  林宛央从包里掏出了驱邪符,扔出去的同时退后:“我去,这么恶心的东西,我也很久没遇到了。”
  
  同一时间,旁边的几个房间的门里和窗户,又争先恐后地爬出了十几个行尸。
  
  姚暮捂住嘴:“这些人什么毛病,收集死人东西就算了,还收集尸体。”
  这些奇行种,他真的要吐了。
  
  林宛央:“你退后。”
  不用人说,姚暮赶忙往后退了好几步。
  
  “小哥哥你来找我了啊,我刚想去找你,就在周围感觉到你的气息,我们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姚暮听着声音,转头就看到晚上那家中古店的老板。
  
  那个女人张开猩红的嘴,然后舌头突然伸长。
  那条猩红的舌头越过了庭院,在他的脖子上用力舔了一下。
  姚暮:“啊!!!”
  他就知道这玩意不是人!看吧,噩梦照进现实!
  
  姚暮转头就往外跑,边跑边叫。
  那女人甩着越来越长的舌头,笑嘻嘻的在后面追,“小哥哥你跑什么啊,我不好看吗?”
  “好看你个鬼!”
  
  没有小倩就算了,这特么是什么啊!
  
  女鬼:“谢谢小哥哥夸我,爱你。”
  
  姚暮:“……”
  也是无话可说。
  
  谢文颖和宝心躲在一堵墙后面,看着姚暮被什么东西追出来,然后看到女人的舌头都惊呆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
  
  他们心里祈祷姚暮不要朝着这边跑过来,把那玩意引来,可是天不遂人愿,下一秒那人已经到了跟前。
  
  “……”
  
  姚暮:“小道长,有东西在追我!”
  谢文颖:“……我看见了,她在你身后。”
  
  两个人跑了几步,这才想到还有宝心,这孩子被吓呆了,怎么没跟上来啊!
  
  他们回过头想去拉人,那东西已经追到了宝心旁边,但是她只是绕着转了一圈。
  
  然后和前面的两个人的视线对上,嘻嘻一笑,又狂奔而来。
  
  谢文颖、姚暮:“……”
  妈耶!
  
  两个人掉头接着没命跑,姚暮气喘吁吁的问:“宝心怎么没事,难道那女鬼有道德底线,知道不对未成年下手?”
  
  谢文颖没有说话,他想到清虚道长以前说过,宝心的八字很硬,阳气鼎盛、百鬼不侵。
  
  他边回想,边脚下加快了速度。
  
  姚暮跑得腿都要断了,刚想放慢速度,那条舌头又舔了下他后脖子,于是下一秒他尖叫着加速。
  
  两个人围着这栋房子,跑了一圈又一圈。
  姚暮:“这样不行,等着林宛央出来我们都凉了,我口袋里有符纸,怎么用?”
  
  谢文颖:“你往后扔,我来念咒。”
  姚暮点头,回头看了眼那东西,从口袋里撒了一把符。
  
  谢文颖双手掐诀,大声的念道:“万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忘形!”
  
  那些符咒瞬间往着那条舌头飞去,触及到后立刻烧了起来,那女人哀叫着退后。
  
  舌头被烧了几个洞,女人眼里渐渐有了恨意:“我看你们长得俊秀,这才想玩玩情趣,我要吃了你们。”
  
  姚暮:“呸!我去你妈的情趣!”
  
  他见这符咒有用,接二连三地扔了出去,那女人果然害怕,不断往后退。
  转眼就退到了十米开外。
  
  姚暮:“死不死啊你!”
  放完狠话,他再次掏口袋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刚才用得太急了,没存货了。
  “……”
  
  两个人对视一眼,接着往前跑。
  
  很快那东西甩着伤痕累累的舌头,比刚才追的更猛了。
  
  宝心很着急,但是也帮不上忙,就这么看着他们跑了99、100、101圈……
  
  林宛央解决了最后一具行尸,再去看那中年男人,哪里还有影子,对方是趁乱溜了。
  
  她赶忙走出去,也不知道外面情况怎么样了。
  
  七星剑闪着光,把那女鬼的舌头凌空斩断。
  
  那女鬼被伤,顿时哀嚎起来,满地打滚。
  
  林宛央皱了下眉,这东西身上戾气这么重,应该是地府关押的恶鬼,怎么会无端跑上来。
  
  大约是用卖出的东西吸取的寿元和精气,让她渐渐化了实形,让自己最开始都没察觉出来。
  
  林宛央问:“你怎么在这里?”
  那女鬼看到七星剑,眼里露出恐惧,开始浑身颤抖:“大人,我知道错了,地府太苦了,每天要受磔刑、石磨还有刀锯,呜呜呜呜。”
  
  林宛央:“别呜了,我问谁放你出来的?”
  
  “我不知道,那人告诉我听他的,每天有精血可以吃,我知道错了,大人饶命啊,呜呜呜呜。”
  
  姚暮心里直翻白眼,刚才追我们这么凶,现在学会装可怜了。
  啊,林掌门真是连着恶鬼都害怕的存在。
  
  林宛央:“我现在送你回去,愿不愿意?”
  
  那女鬼不敢辩驳,跪在地上一声不吭。
  
  林宛央把七星剑扔到空中,嘴里念念有词。
  
  几秒后,剑柄划过的地方,凌空出现了一道半透明的门,铁门缓缓拉开,把地上的女鬼收了进去,又合上消失。
  
  这栋房子邪气太重,她虽然解决了这个祸端,却还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放出恶鬼,然后吸取人精气寿元。
  
  这背后一定有目的,只是她还不知道。
  
  院子里这么多尸体,自然不能甩手不管,她走得时候拨打了个号码。
  这是她在道友论坛上看到了号码,官方专门善后的组织,二十四小时有人值班,享受补贴不收费。
  
  她上次把头踢出去不管,现在想想还是不太环保。
  
  林宛央把这边的状况和接线人员说了下,那边如临大敌,表示马上会有人过去处理。
  
  姚暮跑了这么久,衣服都湿了,事情解决他松了口气。
  
  这算什么啊!幸好他身体素质好不然就凉了。
  
  他们准备走,就看到房子里飘出了十几个魂魄。
  
  这些都是横死后,被强留在这里用来给物品下咒的鬼魂。
  
  死状非常的惨,很多都成了一堆肉,连着四肢都分不清楚了。
  
  他们开口哀求,把自己从这个地方带走,这里连着鬼都害怕。
  
  姚暮觉得可怜,于是点头答应了。
  
  林宛央看着人,想了下说:“其实善后的人,会来进行超度,不带他们走也可以,就晚了几个小时。”
  姚暮:“这有什么讲究吗?”
  林宛央不说话,你待会儿自然知道。
  
  ———
  十分钟后。
  姚暮:“啊!!!他们为什么跟着我的车!”
  灰色的法拉利后面跟着几十个鬼魂,都是死状凄惨的那种。
  
  其中还有一个性格活泼,眼珠子都被撞了出来,露出一般额骨的鬼,趴在车窗对着姚暮笑。
  
  林宛央:“你答应了带他们走,鬼很重承诺的,你不要怕,你四柱八命存阴,他们都喜欢你,自然有亲近之心。”
  姚暮:“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