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掌门人不高兴 > 第十章

第十章

时间:2018-05-30 13:37:42作者:西淅字数:4085

  这边是老城区,居民成分复杂,很多乱搭建筑也没人管,到处是破败气息。
  几个人穿过巷子,到了一栋三层的老房子前面停了下来,从里面隐约的音乐传出来。
  林宛央和谢文颖对视了一眼,这像是《南华经》。
  
  李怡走上前,拉开了半掩着的门:“你们跟我来吧。”
  
  四个人上了楼,二楼客厅烟雾缭绕,有个穿着道袍的人正在云雾里跳大神。
  林宛央觉得很有趣,居然还自带伴奏,《南华经》就是从旁边的蓝牙小音响传出来的。
  
  那道士眼睛余光暼见一群人,暗道这次有竞争对手,看来自己要拿点真本事来了。
  旋转跳跃闭上眼。
  他拿着拂尘转完圈,然后双腿岔开,下了个横劈,然后抬头有些得意的看着人。
  林宛央、谢文颖:“……”
  这就厉害了,不过左脚有些弯,这劈叉不标准。
  
  夫妻俩见法事完毕,急忙的迎了上去:“道长我女儿怎样,没事情了吧?”
  道士收回了腿,从地上站起来:“没事了,我驱邪完毕,那东西走了。”
  他看向了来的几个人,心里暗道,现在同行也太马虎了,唬人也不认真。
  不搞一点家伙行头谁相信啊!
  
  还是太年轻了,居然想和他来抢饭碗,这次要无功而返了。
  
  侄女说要找朋友过来,夫妻俩想着多一种办法,愿意就同意了。
  他们看到是两个年轻人,还带着个孩子,这都有些失望,转头把希望都寄托在跳大神的道长身上。
  
  李怡走到夫妻俩中间,低声的说了几句,两人这才脸色缓和,表示愿意让人试一试。
  
  毕竟是侄女的一片好心,人都来了,总得给面子吧,要不行就算了,反正没有损失。
  
  林宛央走过去,把窗户都打开了,烧了这么多纸和香,这空气质量太差了。
  
  她也挺无奈,好好的修道,变成了歌舞表演了。
  
  谢文颖从包里拿出道袍行云流水的披上,戴好了帽子。
  他跟了清虚道长两年,做过几次道场,基本功还是非常扎实的。
  
  张浩上前想要阻止,开口道:“等等,这位道友,驱鬼的仪式我已经做过了,你们肯定不如我道行深,没必要再来一次。”
  
  谢文颖点了三支香,声音冷淡道:“你是圆步舞,我是踏斗步罡,我们不一样。”
  张浩: “……”
  他走过去收好自己的蓝牙音箱,心里就不太高兴,先来后到懂不懂规矩啊。
  哼,看来这两个人是决心和自己抢生意的了。
  
  他不能让对方得逞,为了表示敬业,开口想念经。
  林宛央把食指放到了嘴边:“别开腔,大家都是同行,让我们试试。。”
  张浩:“……”
  
  他愣了一秒,又合上了嘴巴。
  这年轻姑娘虽然脸上笑着,但是眼里却有几分严厉,就给人一种不好惹的感觉。
  
  谢文颖步法标准,有种漂亮的律动感,低声敛眉念着经,虽然不像是刚才的烟雾缭绕,却自带仙气。
  长得好看,完全可以加buff!
  
  大多数人不懂行,但还是识货的,这前后一对比起立显高下,刚才那自带伴奏的是什么玩意啊。
  西贝货!
  
  谢文颖停了下来后,对林宛央点了下头,然后走到了一边。
  他做了个简易的驱邪道场,这个地方鱼龙混杂,房子年代久远,容易藏污纳垢。
  
  林宛央开口问:“可以带我看看你们女儿吗?”
  “可以可以!她就在楼上。”妇女一改之前的态度,主动在前面带路。
  
  张浩咬了下牙,没想到自己风头彻底被盖住了。
  他自然不能这么离开,跟了上去想看看那两个年轻人,到底还要怎么装神弄鬼。
  
  林宛央推开门,这是典型的女生卧室,墙上贴着明星海报,书架上有毛绒玩偶。
  
  那姑娘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睛,脸色苍白。
  
  张浩抱住了胳膊,不知道为什么,他进来这个房间,突然觉得周身的温度降了不少。
  
  他转念一想,肯定是那对夫妻的话,给自己造成了心里暗示,而且这房间采光不好,总感觉阴森森的
  虽然是道士,但是他可是个唯物主义者!
  
  林宛央打量了房间一圈,她走过去打开了衣柜,翻了两下,从里面拿出了件黑色的裙子。
  
  她天生对阴气敏感,这件花纹繁杂的长裙,给她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李怡愣了下:“这件裙子……”
  
  林宛央问:“这件裙子是从哪里买的,你看过她穿了吗?”
  
  “我妹很喜欢这件裙子,也经常穿,我记得她说过是在一家‘中古店’买的,花了100块,我以前就说过她,虽然裙子好看,但是和她的年轻气质不太适合,她穿上后总给我是另外一个人的感觉……”
  
  说到这里,李怡突然打住,心里蔓延上几分恐惧:“难道……这件裙子有问题。”
  
  古品在日语就是二手的意思 ,国内一般会把成色好一些的二手叫做中古货,最近几年很流行,淘宝和街边都有中古店。
  
  简单的说就是别人用过东西,用低价二次销售。
  
  林宛央点头:“那就没错了,这件裙子阴气太重,我怀疑上个穿的人已经死了,而且是横死,可能经手的不仅仅是一个人。”
  这句话一说出来,四周都安静了下来,气温突降。
  买来的裙子,被几个横死的人穿过,这想一想就发头皮发麻,从脚底升起寒意走遍全身。
  
  林宛央翻出裙子领口,白色的衬布有一块咖啡色的污渍。
  
  李怡有些紧张:“我妹说这是衣服串了色,不过穿在里面看不见,也无所谓。”
  
  林宛央:“这不是串色,这是血迹。”
  
  夫妻俩满脸恐惧,妇女哀嚎道:“天啦!她为什么要买这个回来啊!那、那现在怎么办?”
  
  “把这件衣服拿下去烧掉,要一直烧到只剩下灰烬。”林宛央把衣服递给人。
  男人颤抖地接了过来,转身下了楼去烧东西。
  
  林宛央念完了驱邪咒,几分钟后,床上闭眼的人缓缓转醒 。
  
  张月明觉得自己睡了很久,但是却睡得很痛苦。
  上个月她买了一件衣服,每次穿了后都会身体不舒服。
  可是她太喜欢那件衣服了,同学也夸好看,所以下一次还是忍不住穿上。
  她控制不住自己,就像是有种魔力一样。
  
  张月明脑子里的最后一个记忆,是自己穿着裙子在照镜子,但是镜子里的人,渐渐变成个另外一个女人的脸……
  
  李怡看道表妹转醒,连忙上前问:“月明,你觉得怎么样了?”
  张月明没有说话,眼泪滚了下来,她其实隐约知道自己的不对劲,心里很害怕。
  林宛央:“好了,现在你没事了,你告诉我,你买衣服的那家店在哪里,这事情没那么简单,我要去看看。”
  
  张月明点了下头,把那店家的地址说了出来。
  
  那家中古店,除了卖衣服还有鞋子、手办。
  经常用不高的价钱,就能买到成色不错的东西,而且很多绝版,在学生圈的人气很高。
  她和朋友也是听人说起,这才去逛了下,买下了那件裙子。
  
  那么漂亮的裙子才一百,商场至少得上千吧。
  
  林宛央心里差不多有谱,交代夫妻俩去买丁香、麝香、木香十钱,然后加轻粉和糯米四十粒煎服。
  这样可以彻底拔出体内的邪气。
  
  这是一种高级的咒术,衣服就是载体,可以摄取人的精气和寿元。
  这件事本来不会被轻易察觉,因为是循序渐进的,要害人性命也得几年后。
  这样事发之时,谁又会想到,是很久之前买的东西惹来的祸端。
  
  现在会这样,是因为所有的巧合碰到一起。
  这个巷子风水不对,旁边是一个工地,才打完地桩就停了,挖的深坑几年下来汇集成了一池水。
  另外一边是小山坡,可惜没有起伏,凌空而断。
  
  所以在中间的这片地方,夹击之下,成了藏污纳垢的风水。
  
  这里本来又人鱼混杂,去年就发生了两件命案,气场带煞。
  
  而且这姑娘自己的八字官煞很重。
  
  纯阴、从弱、周遭气场这三个原因加起来,才会让咒术效果十倍放大,最后出现半夜吃生肉这样极端的事。
  
  这种效果,怕是下咒之人也没有想到。
  
  林宛央已经问过,那个店老板知道这姑娘的生日。
  
  当时服务生拉着办卡,会员卡留下生日可以八折,一般人都是不会多想,顺道办了。
  
  这就是一种筛选机制,选出和合适的人,加以下咒吸取生机。
  
  张月明喝了药后,整个人瞬间感觉轻松起来,只要仔细调息几天就无碍了。
  夫妻俩这才终于放心,千恩万谢后,拿了五千块的酬劳。
  
  林宛央也没多说,给人打了个五折收了2500。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五点了,他们决定先去吃饭再做打算。
  
  刚走出了这栋房子,谢文颖开口问:“你是不是要去那家店看看。”
  
  林宛央点头,她的确有这个打算。
  
  既然知道了,就不能不管,先看看那家店背后是什么东西,在搞什么鬼。
  
  林宛央直觉这事情不简单。
  
  三个人走到了巷子口,就看到刚才那个道士站那里。
  
  张浩就拿了两百块的酬劳,还是客户看着他跳圆步舞曲辛苦的份上。
  虽然辣眼睛。
  
  张浩是特意来取经的,他觉得自己不够与时俱进啊,他伸手拦住人,问:“同行留步,现在的流行,是要加上讲故事的环节?”
  
  谢文颖冷哼一声,不愿意搭理这骗子。
  
  林宛央笑着问:“那你觉得我讲的故事怎么样?”
  “很逼真啊!特别能唬住人。”
  
  林宛央:“我再给你说一个吧,从上个月开始,你难道没有觉得一直有什么跟着你。”
  张浩脸色一变,怔在原地没有说话,渐渐的露出恐惧的神色。
  
  林宛央没有理会人,接着往前走。
  
  三个人找了家餐馆坐下来,林宛央点了十六道菜才收手,对服务生说:“先上吧,不够再加。”
  “好的,请问您一共几位?
  林宛央:“就我们三个。”
  ……
  服务生带着僵硬的笑容,推门走了出去。
  
  杨宝心问:“宛央姐,你刚才是不是故意吓那个假道士啊,感觉他都要哭了。”
  林宛央:“我从来不故意吓人,是有东西跟着他。”
  谢文颖、杨宝心:“……”
  
  林宛央:“我们吃完饭,晚上就去那家店看看,不过我们三个人的八字都很硬,别人不会搭理。”
  谢文颖想了下问:“谎报不行吗?”
  林宛央摇头:“那些人虽然算不出八字,但是谎报还是能发现的,不好打草惊蛇。”
  
  杨宝心:“这可怎么办。”
  
  林宛央:“我们不合适,但是认识四柱八命纯阴的人,还是道观编外人员,用他做诱饵再合适不过。”
  
  谢文颖和杨宝心对视了一眼,心里有谱了。
  
  手机铃声响起来,姚暮看到来电显示,兴高采烈地按了接听键,“怎么了小道长,这才两天不见我就开始挂念了啊?你这是面冷心热啊。”
  
  谢文颖:“不是我挂念你,是林宛央。”
  姚暮:“林掌门,想不到我这么抢手嘿嘿嘿!”
  谢文颖:“……”
  他把手机给了林宛央,希望电话那边的人,待会儿还能笑出来。
  
  林宛央:“暮儿啊,你的确很抢手,我们现在就需要你……”
  她三言两语,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下。
  
  姚暮听完后沉默了几秒,自己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又要去当诱饵。这样他会留下心理阴影的。
  
  那两个家伙良心不会痛吗
  
  姚暮:“嗷!我不!你们要这样就永远不要想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