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掌门人不高兴 > 第九章

第九章

时间:2018-05-29 12:35:24作者:西淅字数:4370

  姚暮:“我不是,我没有,你乱说!”
  
  司机:“那你怎么会五点半,带这个衣服有血的女孩子站在路边!”
  
  姚暮:“……”
  
  司机跳了起来:“他不说话,警察同志他默认了!”
  
  几个警|察把车后座的两边门都堵住了,眼神不善的看着犯罪嫌疑人。
  
  姚暮连忙的摆手:“拜托,不是你们想得那样!”
  
  司机:“他把手举起来了,警察同志他想暴力抗拒!”
  
  姚暮:“……”
  
  他默默的放下了手。
  
  张恒瑞也没想到,快交接班的时候,还遇到了个大案子。
  
  他敲了下车窗,对车里的人说:“你们跑不了,袭警罪加一等,快下来!”
  
  车上的两个人没有办法,只能下了车,准备到了派出所解释。
  
  林宛央被一个民警背在身后,一同带了回去。
  
  司机坐上了的士,把头探出来问:“警|察同志,我这样算不算热心市民?”
  
  张恒瑞微微一笑:“算的。”
  
  司机又把视线放到两个乘客身上,表情凶恶起来:“不要放过他们,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
  
  张恒瑞:“……我们会的,谢谢你的举报。”
  
  姚暮、谢文颖:“……”
  
  最高死刑是什么鬼!
  
  ———
  
  三个人到了派出所,林宛央被安排在休息室。
  
  几个警员经过初步判定,刚才那么大的动静这姑娘都没醒,身上没酒味,大约是被灌了药。
  
  不过各项机能暂时正常,没什么危险不需要送医院。
  
  审讯室里。
  
  张恒瑞把记录本拍在桌子上:“说吧,既然进了这里,就不要侥幸能蒙混过关。”
  
  姚暮:“警察叔叔,你们真的误会了啊!她自己咬破了舌头身上才衣服有血,和我们没关系!”
  
  张恒瑞:“自己咬破舌头?这理由你信?”
  
  姚暮:“……”
  
  姚暮又辩解道:“我们是认识的啊!相当熟,不会做这种事。”
  
  张恒瑞点头:“是啊,根据往年的大数据,这种案件80%发生在熟人之间。”
  
  姚暮:“那个……其实也不是很熟的。”
  谢文颖:“……”
  
  张恒瑞声音严厉起来:“够了!不要和我顾左言他,说吧,什么名字?籍贯哪里?”
  
  谢文颖看了眼姚暮,这家伙是不是傻。
  身正不怕影子斜,他挺起胸膛问:“你觉得我们像是那样的人吗?”
  
  张恒瑞视线在两个人身上巡视一圈,露出了个意味不明的笑:“我不回答这种猜测性的问题,是不是你们心里没点ac数吗?”
  
  谢文颖:“……”
  
  两个小时后。
  
  张恒瑞从审讯室出来,他要先休息下,再继续审问。
  
  想不到啊,这两个嫌疑人还挺嘴硬,东扯西扯就是不肯交代,不过这种性质的案件,只要受害者清醒过来,自然会有转机,真相水落石出。
  
  问话的人离开,姚暮低头委屈地说:“我真是第一次被人骂畜生。”
  
  谢文颖:“你觉得我不是第一次吗?”
  
  姚暮:“……”
  两个人相顾无言,这个事,两张嘴都解释不清楚。
  
  三更半夜出现在城郊捉鬼,这种真话只会让对方更加愤怒,觉得被耍了。
  
  林宛央睁开眼睛,她打量下陌生的房间,从床上坐起来,拿起自己的包走了出去。
  
  几个警|察看到走出来的人,连忙迎了上去:“姑娘你终于醒了。”
  
  三分钟后,林宛央终于搞明白自己了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开口说:“你们误会了,我和那两个人是朋友。”
  
  张恒瑞说:“你不要有心里负担,把真相说出来,剩下的交给我们。”
  
  “对啊,如果是误会那两个人早就解释清楚了!我们会保护你!”
  
  几个民警本来准备联系受害人的亲朋好友,可是对方随身带的包里,除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物件,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也没有手机。
  
  林宛央:“这样吧,你带我去见他们。”
  
  几个警|察觉得可行,带着林宛央到了审讯室,去当面指认。
  
  姚暮看到林宛央差点哭出来,真是一时不见如隔三秋!
  
  “老大,你来救我们了。”
  谢文颖也松口气。
  
  林宛央想了下,开口说:“我们昨天就一起……彩排晚了点,这衣服上的血真是我自己磕到舌头,他们刚才不说,是不想太高调了。”
  
  姚暮接收到了林宛央的眼神,马上会意,一脸娇羞的把头埋进身边人的胸口上。
  
  几秒后又抬头对几个警察,调皮的眨了眨眼。
  
  谢文颖:“……”
  
  几位民警:“……”
  你们开心就好,不用管我们死活。
  
  林宛央说:“你们看,他们也挺不容易的,只是不想要其他人知道关系,真不会对我怎么样,因为不喜欢女人。”
  
  张恒瑞:“好吧。”
  
  林宛央:“我们八点半还有……话剧会议要去开,时间挺着急的,你们看……”
  
  她的话说到一半,门外突然有人冲进来。
  
  “有人报警,辖区内发现了个人头,不但烧焦了,居然还被劈成两半丢在草丛里,这性质太恶劣了!”
  
  谢文颖和姚暮对视了眼,他们记得当时好像是被林宛央一脚从二楼踢飞的……
  后来也没有注意这东西了。
  
  林宛央耸了耸肩,好吧,自己是不太环保。
  
  解释清是误会后,辖区内又有大案,三个人填了张表格后,派出所就放人离开了。
  
  一位女民警为了表示抱歉,还送了一面彩虹旗给姚暮。
  
  鼓励他勇敢面对自己,这是取向不同,并不是错误!
  
  姚暮一脸讪笑的收下了。
  
  张恒瑞把表格收归档案,一眼看过去突然愣住了。
  
  刚才那姑娘在职业这一栏,填的‘迷信行业从业者’?
  
  想到刚才从对方包里发现的东西,突然觉得不太对啊……
  
  ———
  
  解决了这个事情,三个人再次坐上了计程车。
  
  姚暮心有余悸的问:“林掌门,你怎么睡得这么死,怎么又突然醒了?”
  
  林宛央:“我有谱的,八点半开始交流会,这怎么能错过。”
  所以八点就醒了,她刚才着急过去,为了把两个人从派出所捞出来,想了个好的理由。
  
  谢文颖看了下计程车上的时间,“差不多能准点到。”
  
  这一个晚上真是鸡飞狗跳。
  
  三个人下车到了,进入了酒店大厅,发现几乎所有人都站那里。
  
  黑压压的一片,正在讨论什么。
  
  林宛央正在纳闷,一个穿超短裤的姑娘走过来,笑嘻嘻的说:“我昨天见过你们,对了你们大早上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
  
  林宛央:“刚好有点事,交流会还没开始?”
  
  任笛一脸意外:“你们还不知道啊,今天早上几个高人到了酒店,发现了吴老三来过的痕迹,这妖道作恶多端,主办方害怕他会对门派弟子不利,所以临时取消了,各大派的能人已经去追踪他了。”
  
  林宛央有些心虚:“我觉得也没有那么紧张吧,既然那个……吴老三都跑了。”
  
  任笛挤到了谢文颖的身边,心道这小哥长得可真是俊俏,她笑着说:“据说这次吴老三遇到对手了,养得小鬼和飞头尸被灭了干净!大家都怀疑是吴老三作恶太多,这才被不出世的高人给收拾了。”
  
  林宛央:“……收拾掉不是没问题了吗?可以不用取消交流会啊。”
  
  她还挺向往这个活动的,听着就有意思。
  
  一个身穿道袍的男人走过来:“哼,你懂什么,你们这些小门派就想蹭交流会,一大早就出去鬼混现在才回来。”
  
  声音一顿,视线停在了姚暮身上:“这不是我们玄门中人,你还带着宠物。”
  
  姚暮:“???”
  
  谢文颖:“你说话注意点。”
  
  那年轻道人又说:“算了,我和你们说这些做什么,如果能够见到昨夜那位出手的高人,听对方教诲几句,我也是不枉此生了。”
  
  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几个人一眼,甩着袖子离开了。
  
  “他是云赤派这代大师兄,道法算不错,人倒是可以,就说话语气有些冲,你们不要往心里去。”
  
  任笛打量着姚暮,用手指点了点对方的胸脯,“什么宠物不宠物的,他就是不懂行情,如果这个类型可以当宠物养,试问谁不想养一只呢。”
  
  姚暮:“???”
  
  修道之人难道都是这个画风吗?真的是有些可怕。
  
  “交流会既然取消了,那我也走了,有缘咱们下个月见,两个帅哥。”任笛说完就离开了。
  
  大厅里的人渐渐散了,林宛央虽然很遗憾,也只能接受了。
  
  这个是她自己的锅,不能怪其他人。
  
  姚暮:“我先回家一趟,等我处理完事就回来。”
  
  三个人就此分开,林宛央和谢文颖回道观。
  
  杨宝心知道这次掌门人和师兄,至少得两个星期才回来。
  
  没想到这次一天就回程了,他捧着在啃的红薯瞪圆了眼睛。
  
  关键是今天午饭,他准备随便吃点,就煮了自己一个人的饭量,三十个红薯,现在好像不够了。
  
  谢文颖摸了摸宝心的头,去书房接着练习画符。
  
  林宛央昨天没休息好,摸了摸宝心的头,回房间接着补觉。
  
  这一觉,林宛央睡到了第二天早上才起床。
  
  刚好赶上早饭了。
  
  三个人正坐一起吃饭,谢文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谢文颖电话听到一半,就站了起来,微微蹙眉。
  
  “好了,我知道。”他说完这句,挂了电话。
  
  谢文颖把事情和林宛央说了下。
  
  他微信模特群里的有个姑娘,从群主那里听了他们上次解决了展览中心的事,知道他们是做这行的,所以找了过来。
  
  不过求助的人能力有限,给不了太多的报酬。
  
  林宛央拨弄下碗里面的粥:“咱们先去看看怎么回事,既然都遇上了,其他再说。”
  
  谢文颖点了下头:“好,我告诉她。”
  
  新掌门和清虚道长很不像,但是有点是一样的,
  
  很多玄门高手对小案件觉得太简单,或者钱不多,都不会出手,清虚道长不同,所以他没什么积蓄。
  
  新掌门的道法更在清虚道长之上,却一样不挑。
  
  林宛央:“宜早不宜迟,吃完收拾下我们马上下山。”
  
  谢文颖点头。
  
  三个人走出大门,林宛央突然回过头看了下,指着地上的东西问:“这是什么?”
  
  杨宝心:“这是我从师兄衣服口袋发现的旗子,颜色可真好看,就放在这里了。”
  
  谢文颖想起来了,这是姚暮走得时候,丢到他的衣服口袋里。
  
  派出所女警送的那面彩虹旗子。
  
  林宛央微微一笑:“可以,这很好看。”
  
  道观前面插着彩虹旗,成了灰扑扑中唯一颜色。
  
  她不在意这些,修道在心不在形式。
  
  谢文颖想了下,倒是没有说什么。
  
  三个人到了市区,下了车,谢文颖就看到了自己的前同事,他径直地朝人走了过去。
  
  李怡看到自己女神……突然变成男人一脸震惊。
  
  这才半个月不见,就算是去泰国也来不及啊!
  
  这人言行举止,没有半点女人的样子,从前的鸭公嗓子如今也是低沉好听。
  
  唯一的解释,就是谢文颖本来就是男人!
  
  她整个人都凌乱了,要知道从前她们礼仪模特聚在一起讨论,所有人都想变谢文颖的身材和脸!
  
  想到从前展销会,那些想揩油的矮个子肾虚男,李怡心情微妙。
  大概那些猥琐男万万想不到,想揩油美女,掏出来比他们还大!
  
  谢文颖问了几遍,李怡才终于醒悟过来,和人简单地说了下事。
  
  她都不敢看人眼睛了,美人是没有性别界限的,知道对方是男人开始害羞了起来。
  
  李怡的表妹今年十七岁读高二,从一个月前,家人开始发现不对劲,最近越来越严重了。
  
  请了神婆跳大神,但是也没有用。
  
  昨天晚上,母亲发现女儿半夜起床,居然拿出了冰箱里的生肉在吃,一嘴的血,她当时就惊声尖叫了起来,这一幕吓得全家一夜没睡好。
  
  小姑娘送到医院,现在才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