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掌门人不高兴 > 第八章

第八章

时间:2018-05-28 12:30:25作者:西淅字数:4714

  吴老三侧身避开那把飞剑,万万没想到这人一个字不说就动手!
  
  他退得太急,差点被地上的木头绊倒,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再没有刚才的气定神闲。
  
  二楼摆着十几个坛子,鬼影重重。
  七星剑闪着灵光,飞快的穿梭在空中,鬼影四处闪避,被剑所伤便哀叫声不断,周身黑色淡了不少。
  
  林宛央有些诧异,也不知道这老家伙从哪里弄来这么多恶鬼。
  这些鬼影生前就是凶恶之人,死后再对灵魂加以折磨,常年累月炼制,七星剑一击之下,竟然是不死!
  
  不过七星剑能炙烧灵魂,那些鬼影没任何还手余地,只能边叫边抱头跑。
  
  七星剑追到那颗人头前面,突然停了下来,它绕着人头转了一圈,‘嗡嗡嗡’的响,似乎有些犹豫。
  
  林宛央伸出手,七星剑掉头回到了她手里。
  剑身灵光更胜,耍了一圈的威风非常兴奋。
  
  林宛央笑道:“我知道,你嫌脏不想砍怕溅到身上,好吧这交给我。”
  悬浮在空中的人头,面目全非,也不知道放了多少年了。
  
  林宛央掏出一张符,她运符咒于掌心:“五行之降,六甲之兵,斩断百邪,祛除万恶!”
  抛到半空的符燃烧了起来,然后朝着那颗人头飞射过去!
  
  双方碰上后‘轰隆’爆炸了声,人头迅速被火包围,几秒后掉在了地上。
  
  林宛央上前看了一眼,烧的黑漆漆的头,看着比刚才更丑了。
  所以她半夜三更爬起来就是为了看这丑玩意儿?
  真的好生气啊!
  
  吴老三看着自己辛苦炼制出来的飞头尸被毁,眼眶欲裂。
  刚才他太轻敌了,这人年纪轻轻手里怎么有五雷符,还能熟练的用出来。
  
  一来上大招,让自己措手不及。
  
  他怨毒看着人:“敢毁了我的飞头尸,找死!”
  
  林宛央不说话,拿着剑抬手就刺了过去。
  
  老家伙还好意思责问她,谁让这丑东西半夜趴窗户吵醒她。
  
  你不约束好自家熊孩子,那我就替你把收拾掉好了。
  
  吴老三被逼到香案后,他平时斗法都驱鬼害人,毕竟年岁大了身体机能不太好。
  贴身近搏不占半点风头,喘得像是拉风箱。
  
  吴老三和人拉开距离,勉强站定后,愤然道:“老子一定要砍下你的头,做成飞头尸。”
  
  说完他从胸口拿出一面铜镜,这是压箱底的法器了,他抛到了空中。
  他双眼血红,显然很久没被人逼得这种地步。
  
  铜镜发着红光,四处躲避的鬼影身上黑气开始重新浓郁了起来,隐约开始冒红光。
  
  一瞬间变成了凶煞。
  
  ‘叮咚’一声,七星剑上前撞上了铜镜。
  一红一黄两道光缠斗在一起。
  
  吴老三原地盘膝坐下,开始掐诀念咒,从他身后的几个坛子里,渐渐升起来十几只鬼影。
  显然是养鬼大户了!
  
  他站起来,狰狞的说:“不要以为你有张五雷符就可以横行,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五雷符是符中上品,没有三十年的道行是画不出来的,而且成符很难,条件苛刻。
  
  如果是普通的符咒又如何能伤害他四十多道行的飞头尸。
  
  这女的大概是哪个门派的后起之秀,备受宠爱,这才能有随身携带五雷符的资格。
  
  不过年轻自大,不知道深浅,今天就要折在自己手里了。
  
  林宛央看了眼人,默默掏出两张符咒扔了出来。
  五雷符很难画,她这一年也就画出了三张,不过积攒着没用,今天看不对,刚好都带来了。
  
  符咒抛向空中的瞬间,瞬间化成两团火光,然后发散开来,朝着那些鬼影飞射而去。
  
  这是至刚至烈的符,符面上书‘嚣’以知制鬼,‘嚣’是阳气鼎盛聚集的代表,鬼怕阳气。
  五雷符画成后,还得在祖师爷香案前受三个月的香火,收集正阳之气开灵光。
  这是阴邪之物的克星。
  
  那十几只厉鬼哀嚎不断,被五雷符发散的火光所伤,着急的往吴老三后面的坛子里去躲。
  躲避不急的鬼影被击中,化为一缕青烟。
  
  前一刻还鬼影弥漫的房子,转眼就清明了起来。
  
  吴老三更喘不过气了,他损失了飞头降不说,还被灭了七八只精心饲养的鬼。
  这丫头到底师从何方,这么厉害!
  
  林宛央看了眼正在和铜镜缠斗的七星剑,低头掐诀念咒以加持。
  
  吴老三拿出刀,在自己的手腕划了一道,血滴在了黑漆漆的飞头尸上。
  这些都是他的精气。
  
  这一瞬间,地上的死而不僵的飞头尸突然爆起,朝着林宛央的后背飞射过来。
  
  谢文颖和姚暮赶来,刚好看到这瞬间,要开口提醒已经晚了。
  
  飞头尸张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想咬人,这东西是剧毒之物,被咬上一小口就会中毒,药石无灵。
  
  林宛央正在低头念咒,在飞头尸快咬到她的刹那,她转过头一脚把头踢飞:“丑东西,滚!”
  
  谢文颖、姚暮:“……”
  打就打,还带鬼身攻击的。
  
  这一脚用了十成力气,不过那飞头尸力气奇大,林宛央也被反冲力拍到墙上。
  
  林宛央觉得嘴里有腥味,下一秒吐了口血出来。
  
  她伸出手,七星剑又重新回到了手里,林宛央从嘴角沾了点血,低头画了一个符咒在剑身上,再次抛向空中,“去,把镜子给我打下来!”
  
  七星剑光芒大涨,黄光里隐约透着红。
  这下铜镜完全不是对手,连着败退。
  
  吴老三心里怒火滔天。
  他把精血给了飞头尸,生机不多,爬到了头颅的旁边,用刀把头剖开,想从里面拿出红色的尸丹。
  
  他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想吞了尸丹,把自己炼成僵尸。
  
  林宛央怎么能让人得逞,捂着胸口跑过去,就是一脚踢过去。
  
  那老头惨叫一声,抱在怀里的头和尸丹洒落几米之外的地上。
  
  他怨毒的看了眼林宛央,看着像是随时要断气的样子,却也依然很坚强的继续往头颅方向爬。
  
  这一系列的事情,不过是发生在几秒之内,谢文颖和姚暮反应过来,跑到林宛央的旁边问:“还好吗?”
  
  林宛央擦了擦嘴角血迹,靠在墙上用手指着地上的爬的人:“你们来的正好,快给去踹他两脚,殴打他。”
  
  吴老三:“……你不要太过分了!”
  
  谢文颖走过去,把辛苦爬了两米的人,一脚又踢回了墙边。
  他脸上没有表情,可以说下手非常黑了。
  
  毕竟是成年男人的一脚,老头儿吐出一口血,半响才从地上坐起来,他把手探入衣服里,看着像是想摸什么东西。
  
  姚暮一看这还想作妖,来不及多想补了一脚。
  林宛央都被打到吐血,对这老东西,一点都不能放松!
  
  吴老三头磕在墙上,顿时血流覆面,倒是更像鬼了。
  
  看着地上出气多进气少的老头,姚暮心里总觉得有些怪怪。
  有种三个人集体殴打老人的错觉。
  
  一直缠斗的铜镜和七星剑,几个来回也分出了胜负,铜镜被打在地上,再无还手之力。
  七星剑还用剑柄用力的踩对方,‘叮当’的敲击声不断。
  
  姚暮、谢文颖:“……”
  这剑和人真是行事风格……一模一样。
  
  林宛央收回了七星剑,走过去把地上的铜镜捡了起来,用自己血迹抹了上去。
  铜镜闪了下光,然后彻底黯淡了下去。
  
  她抹掉了老头在上面咒压,铜镜是吴老三用来克制他养得厉鬼的法器,没了禁制,那些躲在坛子里的鬼又全部飘了出来。
  
  他们表情痛苦,瞬间都想起来自己是怎么被人谋害,死后在如何被折磨来供人驱使奴役。
  
  冤有头债有主,那些鬼影都飘到了吴老三面前,哀嚎着想要报仇。
  
  躺在地上的吴老三,知道这些个狠人自己对付不了,从业这么多年,他还没被人围殴过,简直太过分!
  他打算暂时装死等人放松警惕再溜。
  
  现在被厉鬼包围,他自然是装不下去了。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宛央:“你怎么能抹掉我的禁制,这不可能,难道你是……”
  
  他吴老三话说到一半,那些厉鬼撕咬着他的皮肉,他痛得大叫出声,从地上窜起来大骂:“我是主人,你们敢!我让你们魂飞魄散!”
  
  那些鬼影没有停手,反而比刚才戾气更胜。
  
  吴老三从楼梯跑了下去,一路惨叫消失在夜色里。
  
  谢文颖收回视线,想了下问:“就这么让他走了没事吧?”
  
  林宛央冷笑一声:“让他走,道门之人不可以直接害人性命,他的气数已尽,最多活不过一个月,又被厉鬼缠身,苟延残喘也只会生不如死,咎由自取。”
  
  那些厉鬼因吴老三而生,对方一死就会怨气消散,自然会去地府报道。
  判官会根据对方生前人品作为,进行赏罚,或入地狱或转世投胎
  
  林宛央看着地上尸丹,小拇指大小泛着红光,这东西不能留在这里,如果被附近冤魂所吞,会化为厉鬼,可能变成麻烦。
  
  这几十年修炼的尸丹难得,说不定以后会有用。
  
  林宛央看了眼姚暮,开口问:“我记得你有随身携带手帕,借我一下。”
  
  姚暮‘哦’了声,把他手帕拿出来递给人。
  林宛央用手帕捡起了地上的尸丹,然后放在了包里。
  
  姚暮愣了下,他以为对方是擦脸!转念又想算了手帕就当送给人了。
  只是限量版的比较难买。
  
  如今老道被灭了,他心里松了口气,再也不用活得战战兢兢。
  
  这次既然性命无忧,自己一定要回去和人算账。
  这次是谁在背后搞鬼他自然清楚,只是担心‘出身未捷身先死’,这才暂时隐忍了下来。
  
  林宛央捡起来了那面镜子,准备给装起来。
  这铜镜做工透着几分古朴,上面有饕餮纹路,像是一件古物价。
  
  姚暮怔了怔说:“这个老道的东西还是别要了吧,太邪门了。”
  
  林宛央不以为意:“古言有‘镜乃金水之精,古镜如古剑,若有神明,能避邪魅去仵恶’之说,法器是没有好坏之分的,那就看人怎么用它了,咱们不拿白不拿,刚好给这个镜子将功补过的机会。”
  
  姚暮点了下头:“……你说得有道理。”
  刚才让你的剑把它痛打一顿,这还给人将功补过的机会……
  
  林宛央一直强撑着,这会儿危机解除精神放松,腿一软要倒下来。
  
  谢文颖扶助人,着急的问:“你还好吗?”
  
  林宛央:“我没事,就是觉得累。”
  
  这次真的遇到了大麻烦,积攒了快一年的雷符都用完了。
  结束一场恶战,她感觉像是被掏空了身体。
  
  姚暮看着林宛央,悲从中来:“走走走,我们快去医院,你都吐血了怎么能说没事,就别逞强了。”
  谢文颖:“是啊,做个全身检查。”
  
  林宛央有气无力的说:“那老家伙偷袭,我当时在念咒一不留神咬到了舌头,这才吐了血。”
  
  姚暮、谢文颖:“……”
  悲伤的情绪没持续几秒,突然消散了。
  
  谢文颖和姚暮把人扶到路边,准备先回酒店休息。
  
  这会儿已经五点多了,天色微微亮。
  
  两个人等了几分钟,终于有辆计程车路过停了下来。
  
  他们扶着林宛央坐到后面,报上了酒店的名字。
  
  司机狐疑的通过后视镜,看着后面的三个人,这么大清早的打车,状态不太对。
  
  姚暮看着窗外的景色,开口问:“这路怎么不太对啊?”
  
  司机干巴巴的笑道:“这边四通八达,走哪边都可以到酒店,我是老司机怎么会走错路,你尽管放心。”
  
  姚暮点了下头,也没有多想:“那就好。”
  
  车在路边停了下来,司机说:“我去买包烟,两分钟就好。”
  
  这个点在郊区,路过的车子很少,两个人大概等了五分钟,也都没见司机回来,然后就觉得不对劲。
  
  他们的神经绷紧了起来,莫非又是什么局?还有完没完?
  
  “来了,等等,怎么带了这么多人?”姚暮看着前面跑来的人,瞪大眼睛。
  
  司机从三个人上车后,就一直通过后视镜不动声色的打量。
  
  大清早的打车,身上居然还都有些脏,衣服不知道在哪里蹭了墙灰。
  
  那姑娘一直没有睁开眼睛,精神状态不对,仔细一看,妈呀,领口和嘴角还有血迹!
  
  司机吓得心脏狂跳,想到最近网上看到的新闻,深呼吸后决定按捺住,不打草惊蛇。
  
  借口说下车买烟后,他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两百米外的辖区派出所,反映了情况之后,带着四五个警察冲了过来。
  
  姚暮一头雾水的问:“司机大哥,你这是做什么?”
  
  司机:“啊呸!人模狗样做出这种的事,想不到我带了警察来吧!”
  
  谢文颖皱眉:“等等,你们误会了。”
  
  司机冷笑道:“误会什么,以为我年纪大不知道,你们就是在‘捡尸’,我每天看新闻,故意往姑娘喝的东西里加料,然后把对方迷晕带回去,不然你怎么解释这女孩子一直不醒!身上还有血,你们还准备带人去酒店……”
  
  “我也有女儿的,从她出生后我就有了坐牢准备!两个小畜生!”
  
  姚暮、谢文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