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掌门人不高兴 > 第七章

第七章

时间:2018-05-27 12:37:18作者:西淅字数:4413

  四个人从地铁出来,林宛央站在路边叫了计程车。
  
  过了十点后,就会明显体感温度开始飙升。
  市区闷热,这个点街上基本上也就几个打着伞的人了。
  
  不过位于山腰里的道观,倒是天然凉快。
  没有空调,连着电扇也多余,晚上睡觉还得盖薄被子,一下雨就得加外套了。
  
  可以说天然的养生之地,唯一不足的就是交通不方便。
  
  豫山修了盘山公路,平时也会有附近的居民爬山锻炼身体。
  但是路修到一半就终止了,离着道观还有些距离。
  
  林宛央仔细琢磨过,她计划的几项工程里,修路得首先得排在最前面。
  交通不方便,半个小时原生态山路,很多人不愿意上来。
  
  而且路不通,后面修葺道观的建材,不好运输上来。
  
  除了要修能通车的路,还得修个水泥的楼梯小道,从山脚通往道观。
  
  这样就会有人愿意上来了。
  
  林宛央手指叩击着膝盖,本来以为只是接任掌门人就好,没想到还肩负了修道观的重建,现在还延伸到修路了。
  还是慢慢来吧。
  
  计程车停下来,几个人下了车。
  
  公路的尽头有一栋别墅,灰白的外墙颜色,在山林间很突兀。
  
  姚暮来的时候心事重重,注意到这栋楼,却也没有仔细去看。
  
  现在停下来打量,就发现还挺别致的。
  
  一般人会好奇,怎么会有人把楼修到这里,姚暮却想到的是,这人怎么能把房子修这里?
  
  毕竟这不是住宅区,一系列的手续很难审批下来的。
  
  姚暮问:“你们看过这栋楼住的是谁吗?”
  
  谢文颖:“好像修了三四年了,从今年的年初,才看到有车子进出,也就见过一两次。”
  
  林宛央:“哦,我来的那天碰到了,那个房主很好,还顺带把我和宝心从山脚捎上来,人美心善。”
  
  谢文颖和姚暮同时转头看着人。
  
  林宛央挑眉:“看着我做什么,真的,你们见到就知道了。”
  杨宝心:“我证明是真的!掌门还给了二十块钱油费。”
  
  谢文颖、姚暮:“……”
  怎么感觉越说越离谱了?
  
  这栋房子位于道观的必经之路,继续往前走,就到了别墅后面。
  
  林宛央想着这位房主,会不会在家,她转头去看,发现房子二楼的阳台真的有人!
  
  二楼是个大的露天阳台,对方坐在太阳伞下。
  
  林宛央打招呼:“你好啊,谢谢你上次愿意送捎我们。”
  
  其他几个人都转过头,看过去。
  
  在众人的视线下,男人站了起来,从太阳伞下走到露台的边缘,然后挥了挥手。
  
  虽然对方面无表情,林宛央却觉得对方站起来的瞬间,好像是笑了下。
  
  “那我上去了。”林宛央站太阳下,也没心情攀谈。
  
  她和人道别,转身往前走,“我说了人美心善,和邻居搞好关系还是很有必要。”
  
  姚暮犹豫了下说:“你不觉得他很奇怪,大夏天穿着黑色的长衣长裤,我看着不但不热,反而透着股子寒意。”
  幸好身材模样不错,这么穿才不奇怪。
  他还注意到了,那个人的皮肤很白,没有血色的那种。
  
  林宛央:“我觉得很正常啊。”
  
  谢文颖想了下,话到嘴边没有开口。
  他刚才也感觉到寒意。
  但是林宛央天生对阴邪之物敏感,有不对劲又怎么会不知道。
  大约自己想多了。
  
  四个人到了道观,谢文颖去张罗午饭。
  
  林宛央挽起袖子,把天师宫打扫了一遍,又把七星剑放到案台前供奉,给祖师爷重新点了香。
  
  姚暮也没有闲着,带着宝心到后面荒芜的院子,找了合适木材。
  
  他把旧木头洗干净稍微晾晒,就开始做东西。
  
  林宛央看到对方在做木匠活,打量了十几秒,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开口问:“你准备做什么?”
  
  姚暮:“道长,我做个放东西的小桌子、还有简易落地架。我房间什么都没有。”
  他这还有长久住下去的打算了。
  
  谢文颖刚好从厨房出来,开口道:“不愧是学建筑的,动手能力不错。”
  不全是花架子,以后修葺旧东西,这人就能派上用场了。
  还是掌门人计划长远。
  
  姚暮骄傲的挺起了胸膛:“那是自然,我会的很多,以后你就能知道了。”
  
  谢文颖笑道:“可以吃午饭了,待会儿再做吧。”
  
  姚暮简直要飘起来了,今天这小道长的态度特别好!
  
  下午没什么事,林宛央又搬出来那台笔记本。
  
  她现在除了方便看看论坛,也没其他的需求,笔记本凑合着够用。
  
  林宛央刚登陆论坛,就发现【道友交流】这个版块今天特别活跃。
  
  她点进去看了了新增的帖子。
  
  帖子被管理员置顶了,才一天回帖就过千了,有‘hot’的标志,一目了然。
  
  【第四届道友交流大会正式拉开帷幕,请各大门派的有为青年永踊跃报名参加,奖品丰富更有高人亲临授课!】
  
  林宛央鼠标往下翻,接着看规则。
  
  报名限定年纪28岁以下,说是旨在交流切磋。
  
  跟帖留言就剧透了很多。
  
  这交流会四年一届,每个门派最多推送两个名额,所以很多选手,本身就都是精英和天赋极佳的人。
  
  前面几届,拿了第一名的都已经在业内展露了头角,增加这个交流会的逼格。
  
  林宛央草草的翻完了帖子,明白这是修道届的‘选秀’了。
  
  她当下就决定凑上一凑热闹,从前被师父撵着到处工作,和鬼妖打交道的多,和同行交流这件事对她来说充满了新鲜感!
  
  简直太好了!
  
  林宛央把谢文颖叫过来,和对方说了下这个事。
  
  门派一共就三个人,她和谢文颖两个人合适报名条件。
  
  虽然是修道之人,但是也必须是要有社交才行啊!这样才能壮大净阳派。
  
  谢文颖虽然意外,但也点头同意了,短短的几天,他已经习惯这个掌门和清虚道长完全两种的处事风格。
  
  清虚道长一心向道,对这些从来不感兴趣,新掌门则有些不同。
  
  “就这么说定了,就在本市多方便啊!”林宛央边说边提交了两个人的报名资料。
  
  论坛里的人,看见了新增的报名信息。
  【净阳派:林宛央、谢文颖。】
  
  从前也有不太有建树的门派报名,但是通常第一轮就淘汰了,所以从上届开始就少了很多。
  
  这是完全没听过的门派和名字,很多人直接忽视了。
  
  姚暮想了下问:“道长你们去参加交流会,那我怎么办?”
  
  林宛央:“哦,你啊,这周五是最近阴气最盛,不出意外,那家伙这天会追踪到你,毕竟这是一个月内对他最有利的时间,也一定会行动,你放心吧,我没有忘记你,他也一样。”
  
  姚暮:“……”
  有选择的话,他并不想被记住。
  
  林宛央看了人一眼,又说:“说真的,我就遇见你一个叫我道长的人,我虽然学道,却没有出家。”
  
  姚暮:“我叫错了吗,可是你怎么不早说?”
  
  谢文颖替人回答:“没关系你开心最重要,这三天我做点好吃的,你该吃就吃,别想太多。”
  
  姚暮:“……你们不会不管我吧。”
  这听着不太对劲啊?!
  
  林宛央:“我算了你的八字,天命属阴,也就是说,你出生的那年属猴、那个月属猴、那天那个时辰,精确到那分钟都属猴,那人会这么追着你,很可能想拘了你的魂炼成鬼。”
  
  顿了下又承诺说:“你放心,就算是你变成鬼,我也不会放弃你。”
  
  姚暮:“……”
  
  林宛央:“他拿了你的魂魄,为了炼制成恶鬼,会每天念咒折磨,加重怨气,不是死了就是解脱,明白吗?”
  
  宝心看了眼借住道观的香客,开口说:“他好像要哭了,会不会生气跑了。”
  
  姚暮深呼吸了口:“……..跑是不可能跑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跑,住进道观的感觉像回家一样,我超喜欢在里面。”
  
  谢文颖:“……”
  
  宝心点头:“那我放心了,你喜欢就好。”
  
  ———
  三天后,众人收拾东西下山。
  
  宝心留在山上的道观,这是祖师爷的地盘,寻常秽物不敢靠近。
  
  林宛央临走拿出了双生蛊,她在宝心和谢文颖身上,各自种上雌蛊。
  
  “这个蛊是双生双死,如果你们有危险,我这里的雄蛊就会发出报警,我会尽快赶来。”
  
  姚暮虽然对于各自不科学都淡定,这会儿又瞪大了眼睛。
  这么神奇?
  
  他想到第一次遇到林宛央的地方,其实就是苗疆。
  他一直叫对方‘道长’,都忘了其中对方是苗女……
  
  传言苗女擅蛊,原来不仅仅是传言。
  
  这次的主办方租了一个酒店。
  
  这种交流会,本来就不适合大张旗鼓,玄门大多数人还是很多低调的。所以定下的酒店在城郊。
  
  虽然外面看着古朴,卫生还算干净,酒店一共五层楼没有电梯。
  
  住宿不要钱,主办方还报销比赛回去的路费。
  
  第一天签到后休息,要到隔天早上八点正式开始,毕竟有很多人是远道而来需要休养。
  
  门派推送的人,打扮各异,有穿着道袍,还有看起来非常潮,走在路上会被街拍的时尚人士,甚至还有穿唐装的中年人。
  
  姚暮算是大开眼界了,相比之下,谢文颖和林宛央算是很低调了。
  
  三个人拿了门牌号去了房间,他们来的早,所以被安排在一楼的104和103。
  
  房间在走廊的最末端,这样倒是正合林宛央的意。
  如果遇到什么事情,一楼会方便很多,这里也安静。
  
  过了今天凌晨,就是这个月阴气最盛的时候。
  
  住宿主办方负责,吃饭自己解决,附近倒是有餐馆可以凑合。
  
  道家没有那么多规矩,很多人都吃肉,只要不是生杀就好。只有全真教要求戒荤戒酒和断绝红尘。
  正一教和其他门派比较宽松点,平时可以吃荤,允许结婚,只是做法事起坛之前,才会戒酒戒荤。
  
  三个人吃完了晚饭回了房间。
  谢文颖和姚暮一间房,林宛央在隔壁,这房子隔音还挺好,过了晚上九点周围就安静了起来。
  
  大家都睡得早,为明天交流会做准备。
  
  林宛央睡得懵懂,听到有什么在敲击窗户。
  
  她睁开眼睛,看到月光下一颗头贴着窗户注视着自己
  
  就光秃秃的一颗面目全非的头,下面就没有了。
  
  她起床打开门,下一秒谢文颖和姚暮冲了进来。
  两个人显然也是看到了什么,脸色有些白。
  
  三个人里面,能打的就是林宛央,他们遇到事自然靠了过来。
  
  终于来了。
  
  林宛央抓起手机,看了眼时间:“三点半!鸡都没起来!有没有素质?!”
  
  她掏出了那把剑,又往口袋里揣了几张符,怒火中烧道:“肯定是故意的,我现在就送他去见阎王,不,我一剑让他灰飞烟灭!”
  
  说完她提着剑从窗户跳出去,消失在黑夜里。
  
  谢文颖和姚暮对视了一眼,也匆匆跟出去帮忙。
  他们有了共同的认识,以后千万不能吵醒林掌门睡觉。
  ……太可怕了。
  
  ———
  
  林宛央跟着七星剑,一直跑到了附近的民房停了下来。
  
  这边是拆迁区,居民都已经搬走了,墙上写着血红的‘拆’。
  很多都拆到了一半,没有墙只剩下架构。
  破败而苍凉。
  月色照亮了周围的轮廓,透着几分诡异。
  
  吴建设算好对自己有利的时辰起坛施法,如果不是有人三翻四次的捣蛋,姚暮早就死了!
  
  这样他不但可以拿到一笔酬劳,还能得到绝佳的炼鬼材料。
  那个年轻男人的八字很合适,千里无一,不能错过。
  
  林宛央上了二楼,看着眼前的人。
  
  这老头儿脸蜡黄无血色,映射着烛光倒三分像人、七分像是鬼。
  
  吴建设有些意外,自己特意隐藏了踪迹,对方是怎么追来的。
  
  看到来的居然是个小姑娘,他又彻底放心,。
  就这样还和他斗?既然找死这条命他收了!
  
  这女的坏他好事,如果不给她厉害瞧瞧,别人还怎么看他吴老三。
  也不知道八字如何,是不是炼鬼的好材料……
  
  吴建设森然一笑:“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既然你来……”
  
  他的话没有说完,一把剑凌空飞来!
  
  林宛央一肚子火,确认后挽起袖子就是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