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掌门人不高兴 > 第六章

第六章

时间:2018-05-26 08:23:14作者:西淅字数:3799

  这个小区的入住率不高,对面大楼这个点只有几家人亮着灯,黑夜里透着几分诡异。
  
  离十二点整,就剩下10分钟。
  
  房主夫妇坐在沙发上,背崩得很直,呼吸都小心翼翼。
  今天来的人多,比平时两个人在家好点,他们拼命忍住想逃跑的冲动,在心里祈祷。
  
  杨宝心和谢文颖还算淡定,入了道门,就算没看过也听过。
  
  谢文颖低头看了眼,皱眉道:“拽我衣服做什么?”
  
  姚暮放开了手,讪讪一笑:“……这衣服料子摸起来不错。”
  
  他觉得尴尬,自己是神经紧张之下,这才拽了小道士的衣角。
  
  姚暮耸了耸肩膀,为了缓解尴尬,开口问:“要给你一只耳机吗?我下载了佛经,网上说驱邪效果好。”
  
  谢文颖看了人一眼,不紧不慢道:“真有效果,你就不用躲到道观里了。”
  姚暮:“……”
  
  林宛央从坐下来后,就在看手机,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这边聊崩了,姚暮转过头看着她,忍不住问:“道长你在看什么?马上就要到时间了。”
  
  “哦,我看看网红道观的布局,以后修葺静和观的时候可以参考,有的规划搞得还是挺不错的,特别有气氛。”林宛央说。
  
  “这个东西以后也能看,这都火烧眉毛。”
  
  “我还是觉得修道观比较急。”林宛央头也不抬的说。
  
  “你没有一点点担心?!”姚暮手心都是汗,脚忍不住的抖。
  
  林宛央:“担心什么?来的东西,要是长得丑又日天日地,我就直接干掉,要长得可以,能配合交流,愿意被送走就送走,不愿意那我也干掉。”
  她是有原则的人,从来不会为这些烦恼。
  房间里的众人:“……”
  总觉得这话怪怪的,像是哪里不太对。
  
  “时间到了。”
  谢文颖的话刚落音,敲门声响了起来。
  “咚咚咚”的叩击声在安静的环境里,非常的不和谐。
  
  那个东西来了。
  
  除了林宛央,其他人盯着门都心跳开始加速。
  想到敲门的不是人,汗毛竖起来了。
  
  哪怕有心里建设,还是会害怕。
  
  那对年轻夫妻捂住了嘴,抱在一起,姚暮受到影响,转过头也想找个人抱着找安全感。
  
  看到右边的小道士,他……又坐正了身体。
  算了,害怕自己抖一抖好了。
  
  林宛央的师父懒,十岁就让她一个人出任务了,开始漫长的童工生涯。
  
  她的体质,还天生招惹这些东西,到了后面经验多了,就会每次尽量把时间缩短。
  毕竟工作完还得回家还得写作业。
  
  林宛央放下手机,从沙发站了起来,声音淡淡道:“没人给你开门,你要进来就进来,还讲究什么仪式感。”
  众人:“……”
  
  几秒后,房间的灯光开始闪,体感的突然冷了很多。
  
  林宛央扔出一张符贴在门上。
  除了门,房间的四周都被她用符封住了。
  
  被困在房间里的东西,慢慢现出了行。
  
  她的头发很长,红色衣服,浑身是伤,青色的皮肤上斑斑血迹,脸烂了一半。
  一只破碎的眼珠,连着里面的神经,挂在脸上。
  她转动着只剩下一只的猩红的眼珠,看着房间里的人。
  
  看这状况是死于车祸,死之前吊了口气,这才化成鬼,又是红煞,那就更厉害了。
  
  林宛央也没唠嗑,直接祭出了七星剑。
  这东西今天不除,以后必成大患啊,太邪气了。
  
  幸好她今天把七星剑带来了,不然可能还真有点棘手。
  
  林宛央把七星剑抛在空中,手里捏了决道:“睛如雷电 ,光耀八极 。彻见表里 ,无物不伏 !”
  
  那把凌空的剑,仿佛顷刻间开了刃,闪着寒光。
  
  女鬼猛然间往后退,用很低的频调嚎了几声。
  她像是知道那把剑会对自己造成伤害,可周围都是符咒哪里能躲!
  无处可逃!
  
  七星剑“翁嗡嗡”的响,下一秒剑指而去!
  
  女鬼在房间里躲来躲去,刚才的气势全无,哭叫更惨烈。
  
  七星剑把她逼到一个角落,找了个刁钻的角度,从对方身体穿过,那团黑气就渐渐消散了,鬼影消失。
  
  一场单方面的碾压。
  
  顷刻间房间里恢复了正常,林宛央把回到手上的七星剑收了起来,她打了个哈欠:“我就不喜欢既然都要死了,还要鬼哭狼嚎,搞得我像欺她一样。”
  
  众人:“……”
  您对自己有什么误解?
  
  林宛央走到夫妻面前,开口问:“你们应该见过她吧。”
  
  夫妻俩脸色皆是一变,对视了眼,微微点头。
  男人稳了下心神,开口道:“大概一个月前,我们回家,等了很久才,刚拦到了车,突然有个红色衣服的女人抢先一步上了车,我老婆和对方还吵了几句,说她是赶着投胎。”
  
  “等了很久没有第二辆的士,我们就只能坐公交车,路过看到前面那辆计程车出了车祸,交通堵塞我们下车去靠近看了,那女人被从副驾驶甩了出来,救护车来的时候已经死了,我们吓了一大跳。”
  怎么也没想到一语成戳,虽然很气愤,但是不至于真想让人死。
  
  林宛央:“那个女人死前,最后一眼看到的是你们,之前又有口角之争,心里记恨上又死不瞑目,所以才会来找你们。”
  男人一脸要哭的表情:“可是我们也不知道会……出车祸。”
  
  林宛央:“这个不怪你们,都她自己的命数。”
  
  夫妻俩刚才亲眼所见,都知道这姑娘很厉害的,千恩万谢后,拿了三万的酬劳。
  此后他们对神鬼多了敬畏,决定以后每个月都去市庙道观拜一拜,再不逞口舌之快!
  
  林宛央交代几句,就带着人离开了。
  她的效率异常高,现在也才12点半。
  
  凌晨的街道很安静,这一块不是市区,所以不怎么好打车,几个人站在路边等着。
  
  林宛央刚才当着那对已经衰弱的夫妻俩,所以没有说太多,怕吓到人。
  
  现在几个人私下里,她就把刚才那女鬼来历说了清楚。
  
  “根据我的猜测,那个女的十有八九,生前是道门的人,不过是邪道,所以才降下惩罚,年纪轻轻就没有了寿元,要是普通人死了,是不会这么厉害。”
  姚暮说:“再厉害也被你一剑给……”
  
  林宛央:“我问过那对夫妻车祸的日期,如果是过了七七四十九天,那东西会厉害很多,幸好还不到时间。”
  
  姚暮小心翼翼的问:“那到了时间,道长你就打不过吗?”
  
  林宛央看了人一眼:“想什么呢,一个鬼魄而已,我照样削死她!”
  
  几个人:“……”
  这样可不可以说,你比鬼还凶?
  
  林宛央的话落音,刚好有一辆车计程车路过,几个人赶忙伸手拦了车。
  
  姚暮定了市中心酒店的酒店,两个相邻的套房都很大,面积超过了一百平。
  
  林宛央和人道别,就进了自己房间休息。
  她已经很久,没加班到这么晚了。
  
  套房里有两间卧室,师兄弟自然睡一间,姚暮自己睡一间。
  
  姚暮睡不着,闭上眼睛就想到了刚才那女鬼……
  
  他从床上爬了起来,跑到另外一间房,轻手轻脚的睡到了师兄弟中间的空隙。
  
  这下他安心了,他闭上了眼睛。
  
  好在酒店两米的床,三个人睡在一起也不挤。
  
  谢文颖半夜就知道,床上多了个人,不过他也没把人赶出去。
  
  他还是第一次住这么好的酒店,宝心刚进来的时候,连着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谢文颖不动声色,其实心里却很不太淡定。
  不过用人的手软,姚暮贴上来攀谈说三四句,他也会回一句。
  
  酒店有提供早餐券,三个人洗漱完去敲隔壁的门,林宛央也已经弄好了。
  
  几个人一起坐电梯,到顶楼的餐厅。
  这家星级酒店的早餐很丰富、囊括了中餐、西餐还有日料,自助的形式,无限量供应。
  
  姚暮笑着说:“宝心你别害羞,想要吃什么就指给我,我给你拿。”
  
  “真的可以吗?”
  “你放心,随便吃不要钱!”
  
  杨宝心点了点头,抬手指了几个配粥的凉拌小菜。
  
  姚暮问:“我知道了,你是想吃清淡点?你要这几种是不是?”
  
  谢文颖替人回答:“你不知道,他的意思是除了这几样,其他的都来一份。”
  
  杨宝心在众人的注视下,害羞的把头藏在了衣服里。
  
  姚暮:“……”
  林宛央:“……”
  
  几个人吃完早餐,在餐厅经理的目送下离开。
  自助早餐的分量,是根据客人的入住量来规划的,今天估算错了,很多要补货。
  
  开始这几个人走进来,还挺吸引人的注意,毕竟都长得挺好看。
  没想到深藏不露的是那孩子,吃了二十个人的分量,拿了那么多食物,居然一点没浪费!
  真是全餐厅瞩目。
  
  既然都到了市区,林宛央不着急回去,她领着杨宝心去买了几件衣服。
  
  孩子长得快,衣服眼见着小了一圈。
  
  姚暮很积极的给人提出建议。
  他的眼光的确不错,挑的衣服都很适合。
  
  谢文颖给宝心整理衣领。
  
  姚暮看着对方低头的侧脸,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而且当时应该还印象深刻。
  
  难道小道士是明星脸,所以才觉得熟悉?
  不过倒是长得好看,他也没有多想,转头忘在脑后。
  
  几个人坐地铁回道观,过安检的时候,林宛央被拦下来了。
  安保人员检查过,那是没有开刃的铜钱剑,狐疑的看了人几眼,放了行。
  
  姚暮:“好像上次在火车站也是这,你带着这把剑每次都被拦住,以后还是开车方便,要不是我现在有些憷,我就开自己车,哪里要地铁。”
  
  谢文颖接过话:“耽误点时间而已,我以前也经常被拦住,没什么查清楚就好。”
  
  姚暮听人这么说,瞬间感兴趣了,笑着问:“小道长你怎么会被拦住,你也带了违禁品?是什么啊?”
  
  谢文颖看了人一眼没说话。
  
  他那时当礼仪模特,虽然衣服不暴露,但是对身材是有要求的,包括胸围。
  谢文颖就穿了几层胸衣,看着还像是那么回事。
  
  遇到开会期间,安检严厉,别人摸过去……这胸怎么这么硬,不太对啊。
  
  后来知道那是什么,安检员又感叹,这胸怎么会小到约等于没有呢?
  
  不过长得这么漂亮,没有就没有吧。
  
  谢文颖自然不会把说出来,他看着一直追问自己的人,冷着脸说:“你兴致挺好,看来已经不担心用厌胜术的人再次找来,我猜他肯定比昨天的东西厉害。”
  
  姚暮:“……”
  想到昨天那东西,他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
  
  他从来不会晕车,现在有点晕地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