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掌门人不高兴 > 第五章

第五章

时间:2018-05-25 02:00:03作者:西淅字数:3967

  姚暮看到林宛央,眼里瞬间迸发出光彩,赶忙跟着人走进去。
  不是他怂,而是刚才那个女鬼太厉害。
  现在的鬼都这么会蛊惑人心了吗?像是真的一样。
  
  谢文颖皱眉,这人怎么神经兮兮的。
  
  林宛央坐下来,看了眼谢文颖,咳嗽了声说:“今天教你画符,那个,符咒不是普通的文书,可通天神、驱妖镇邪,不可乱写必须谨慎。”
  
  姚暮有些激动:“道长你授业,我要回避吗?”
  林宛央:“不需要。”
  
  对面的两个人正襟危坐,林宛央把她从前的笔记,还有那本已经有年代的《符咒集要》递给了谢文颖。
  “这些,你要看完。”
  学习,教材还是很有必要的。
  
  林宛央又把书架上的一套《万法秘藏》拿了下来,这是清虚道长的书。
  
  “我也不是很懂,所以边看边教吧。”林宛央低头,照着‘书符秘诀’的那页内容念:“符须用朱砂。书符时,务要心澄、端坐,妄想悉除、然后焚香于前,定气存想。执笔时默念净口咒七遍,安神咒、净身咒各三遍。”
  
  她心里暗道繁琐,原来画符这么麻烦?
  
  谢文颖、姚暮:“……”
  和想象中的不一样,这教学也太接地气了吧。
  怎么说?有点像……半吊子的骗子。
  
  姚暮忍不住问:“道长,你以前……就是这样学的吗?”
  
  林宛央:“我当然不是,当初我师父就告诉我,画符诚心就好,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么繁琐,我有点意外。”
  
  姚暮:“……”
  谢文颖:“……”
  
  林宛央是天生的学道术的材料,其他道士,哪怕这套程序做完也未必能成符。
  
  谢文颖倒是不是意外,他知道用符都要拜章告文、掐诀叩齿、步罡颂咒这一套程序。
  
  但是林宛央那天,就把夹在指尖的符扔了出去,程序都省了。
  
  这个人和他师父路子不同。
  
  林宛央让谢文颖练习画符,她带着姚暮走出去,到了正殿,也就是天师宫。
  
  “转过去。”林宛央说。
  
  姚暮虽然好奇,却也没说什么的转过了身。
  
  林宛央从案前香炉里拿出点了灰,涂抹在对方的后脖子,交待道:“以后每天早晚,你都来抹点灰,供奉过祖师爷的香灰阳气足,能隐去你身上的邪祟印记,让那东西找不到你。”
  
  姚暮一听有这作用,立刻掬了点香灰把整个后脖子涂满了,脸上也画了三道。
  
  他拍了拍手上的灰问:“那接下来怎么办?”
  
  林宛央笑道:“等着,刺青不管用两天,对方就想换了厌胜替死术,你放心吧,他不会轻易放过你,而且还比较着急,不用多久,就能成不住气自己跳出来搞你。”
  
  姚暮心里拔凉,简分分钟落下泪来,:“……我不想被搞。”
  
  林宛央:“想开点,能多吃就多吃啊。”
  
  姚暮:“……”
  没有被安慰到,更想哭了。
  
  林宛央回到了阅读室,谢文颖已经写了四五张了。
  桌子上的符纸,肉眼可见的一张比一张好。
  
  当初清虚道长收徒是有道理的,谢文颖和道门有缘,天赋不错。
  
  姚暮站着看了会儿,觉得新鲜,问:“这个一般要多久能出师?”
  
  林宛央:“他天赋很好,顺利的话半年差不多吧,一般人可能要三五年甚至更久。”
  
  姚暮:“半年还不错,道长你呢?”
  
  林宛央:“五天?一个星期?记不太清楚了,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她那时候,觉得画符比写家庭作业容易多了。
  
  “十几年前,这不太可能吧,你才多少岁。”
  真不像是三四十的样子,修道之人都会保养?
  
  林宛央看了人一眼:“我五岁入行。”
  姚暮:“……”
  
  时间很快到了六点,可以吃晚饭了。
  今天杨宝心做的饭,四菜一汤,都是用盆子装着的。
  
  姚暮问:“还有人要来吗?这么多菜。”
  林宛央:“只有你一个香客。”
  
  十分钟后,姚暮解惑了。
  他看着杨宝心,诧异的说:“他可以去做吃播主播,真的太厉害了!”
  
  谢文颖以前还真动过这个念头,但是行不通。
  
  他师弟不和陌生人说话,没什么趣味性。吃东西的数量倒是有优势。
  
  不过只吃了几天,就有其他的主播举报,说哪有把头藏起来,吃东西的,怀疑这是被迫的,这是虐待。
  
  杨宝心害羞,看到镜头就想把头藏到衣服里不出来……
  
  半夜突然有人打开直播间,还有几分惊悚。
  天啦,这个主播没有头!
  
  后来因为举报,山下的居委会就来了几个妇女调查,然后就只能作罢。
  
  吃完饭,姚暮主动揽下了洗碗的活儿,端着东西去厨房。
  
  谢文颖接着画符,杨宝心写作业,林宛央把那台笔记本搬出来。
  
  电脑老化的严重,开机都得两三分钟。
  
  等待的间隙她,林宛央问:“我觉得你不太喜欢今天来的这位。”
  
  谢文颖笔尖一顿:“没有,我就觉得他太轻浮。”
  
  林宛央:“他也是来避难了,估计是吓到了,姚暮答应给我们道观捐三十万,算是一心向道了。”
  
  其他两个人都看了过来。三十万?
  这家伙真有钱!
  
  “道观修葺是大工程,姚暮的专业就是建筑设计,到时候可以找他参谋,很多活儿肯定还得我们自己动手,多个劳动力也不错。”
  
  谢文颖和宝心对视一眼,还是掌门人想得远啊!
  
  姚暮再进来,发现这小道长没有对自己横眉冷对了。
  他跑去问林宛央是不是帮自己说话了。
  林宛央笑了下,说是你自己的人格魅力。
  姚暮顿时就很开心,一扫之前阴霾,一直和谢文颖套近乎。
  
  林宛央在道学论坛瞎逛,对现在的行情有个大致了解。
  
  屏幕右下方□□图标,毫无预警跳动了起来。
  这应该是找清虚道长的,林宛央把点开。
  
  【拜个早年:道长你终于上线了!】
  【净和派传人:有什么事吗?】
  【拜个早年:上次的事很感谢你,这次不是我有事情,是我侄女,她上半年买了套二手房,但是住的不□□生,首付就一百万,每个月还有房贷!道长你能不能帮忙看看?】
  
  林宛央想了下,难道是买了凶宅……
  她不没有回复,那边又发来了消息。
  
  【拜个早年:道长帮帮忙,如果成功,我侄女愿意捐出三万香油钱。】
  
  【净和派传人:你具体说说怎么回事?】
  【拜个早年:半个月前,我侄女住进去后,每天晚上12点,手机都会响,然后接听也没人说话,打过去发现是空号!她吓得不行!】
  
  【净和派传人:你让她晚上睡觉关机,这样也对睡眠也好,我就睡觉关机,这样就不会响了。】
  【拜个早年:真的不太对,您还是来一下。】
  
  那边发来了地址,房子就在本市,林宛央和人约定明天去看看。
  
  她倒是觉得,应该是没什么事情,现在很多人打骚扰电话都是网络拨号,查不到来源正常。
  
  林宛央关了聊天对话框,坐了会儿就去睡觉了。
  她和姚暮去休息了,师兄弟还在画符和看书,倒是很刻苦。
  
  ———
  隔天早上林宛央起床,看见谢文颖脖子围了块布坐在走廊下。
  
  杨宝心站在他后面,正在给人剪头发。
  
  谢文颖以前是工作需求,他现在学了道,自然没有再蓄发的必要。
  他不喜欢引人注意。
  
  姚暮走出房门,看到大吃一惊。小道士就这么剪头发?虽然说长得帅也太任性随便了。
  
  谢文颖把头发剪短,完全露出了额头和眉眼,多了几分锐气,依然叫人移不开视线。
  
  杨宝心的手艺相当一般,但是好看的人披个麻袋都好看的,同理,好看的人剪光头也是赏心悦目的。
  
  完全不受条件限制,因为脸百搭。
  
  早上吃馒头和粥。
  林宛央还在喝粥,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打来的是人,昨天网上联系过的那位‘拜个早年’。
  
  她按了免提,接着喝粥。
  
  林宛央还真是睡觉关机,王鑫一夜没睡打了无数个电话,都是关机的提示音。
  
  电话刚接通,他就急切地说:“道长是我,你昨天让我侄女把手机关机了,但是没用啊!”
  
  一桌的另外三个人,都竖起了耳朵。
  
  林宛央斯条慢理的问:“手机还准点响?”
  
  王鑫愣了下,这那头声音怎么是女的?还挺年轻?
  他开始嘀咕莫非是打错了。
  
  林宛央:“没有打错,清虚道长不能来,我也是一样的,你说吧。”
  
  王鑫虽然心里忐忑,但现在也没其他办法了,他安慰自己道长介绍的人应该是靠谱的。
  
  他忍住恐惧,声音颤抖的说:“昨天我侄女关机了,倒是没打电话过来,但是到了12点,居然直接来敲门!后来我们天一亮就去物业查了监控,那个时段根本没人!什么都没有拍到!”
  
  林宛央放下了勺子,声音淡淡道:“这样啊,听你说是有点问题,他是每天十二点来吗?那我今天晚上过来看看。”
  
  “谢谢,那我们不见不散!”
  
  林宛央和人约好晚上十点碰头,安抚了几句挂了电话。
  
  姚暮从前是坚定科学发展观的拥护者,这一个月让他推翻了从前的认知。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各种不科学轮番登场。
  
  “我们今天在市内睡,开两间房,不然回来太晚了。”林宛央她转向姚暮问:“你在道观,还是和我们一起去?”
  
  “我和你们一起去!”
  这三个都不在,自己留在山里太可怕。
  那些电影里,都是落单的死得快,这点他很是有经验。
  
  姚暮掏出手机:“我来定酒店吧,定两个套间。”
  他非常积极,求生欲可以说很强了。
  
  晚上七点,几个人收拾东西下了山。
  
  林宛央想了下,这以后接活儿,都尽量带着谢文颖和杨宝心。毕竟实践课比文化课更重要,而且她文化课教的实在不怎么样。
  
  王鑫心里焦急,早早的在约定地点等着了。
  然后……他看到两个男人、一个姑娘、一个小孩的组合傻眼了。
  这是怎么回事?打群架来的?
  “你们……”
  
  他失落的话都说不出来,非常后悔。早知道应该联系其他人,现在都十点了去哪里找?
  
  自己打了包票的,这可怎么交代?
  
  林宛央:“你好,早上和你通电话的就是我,这两位是道长的嫡传弟子。”
  
  王鑫看着被点名的谢文颖和杨宝心,心里纳闷,这真的清虚道长的弟子?
  
  或许,说不定,也许有真本事?不管怎么样也只能试一试了。
  
  “那你们跟着我吧。”
  
  房子在18楼,夫妻俩昨天被吓得不轻,到现在也一直没睡,眼圈发青,看起来很憔悴。
  
  虽然来的这几个人,看起来都不太像道士,夫妻俩态度还是不错。他们把事情说了遍,基本上和王鑫叙述的差不多。
  
  林宛央心里大概有数,那东西过门不入,问题可能是不想伤害人。当然另外还一种,再等一个契机,干票大的。
  
  她给每人一张护身符,交代他们坐在沙发上不要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