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掌门人不高兴 > 第四章

第四章

时间:2018-05-24 02:00:01作者:西淅字数:3435

  走出博览中心,林宛央伸手拦了出租车。
  
  现在都九点半了,公交车绕路太慢,他们着急回去。
  
  两个人上车都坐在后座。
  
  谢文颖借着路灯的光,悄悄打量着身边的人,问:“你……真的要教我?”
  
  他心里五味杂陈,这个新掌门原来真的是师父说的人啊。
  
  林宛央:“你想不想学?”
  
  这个问题上,谢文颖没犹豫了,点头道:“想。”
  
  林宛央笑了下:“这就结了,你想学我就教。”
  
  她看着窗外倒退的夜景,城市里的灯光真好看,只是这里夜空看不到星星。
  
  林宛央是空降掌门,也许是那两人遵从师嘱,又或者其他原因,他们最开始的诧异后,后面也没有对自己表示出质疑,或者是抵触。
  
  承认她这个掌门的身份。
  
  既然这样,林宛央就更要做好掌门。
  
  林宛央让计程车开上了山,她多付了一半的返空费,这地段太偏僻,司机回程是不能捎到客人的,油费不划算。
  
  ———
  杨宝心边等两个人,边写字。
  
  他十二岁,读小学二年级,相比班上五六岁的同龄人反应要迟钝很多,学得更吃力。
  
  杨宝心学习态度很认真,这是他渴望了很久的读书机会,非常珍贵。
  
  谢文颖进了道观,回自己房间,换了背心短裤,他工作和生活分很清。
  从房间走出来问:“吃宵夜吗?我去蒸点红薯。”
  
  道观后面有块地,他们师兄弟种了很多农作物,包括红薯。
  
  林宛央:“可以。”
  
  谢文颖蒸了一大锅红薯,杨宝心吃了三盆。
  
  每次装一盆,一个个的吃完,再去盛第二盆、第三盆。
  
  要是个190高,200斤的男人这么能吃,林宛央倒是不太奇怪,关键对方是个身形消瘦的孩子。
  
  看到谢文颖一脸淡,林宛央劝人晚上吃多不消化的话……没说出口。
  
  她改了风向。
  
  “挺好的,能吃是福,我就喜欢这样的。”
  
  杨宝心被夸奖,把头藏到了衣服里面。
  
  林宛央:“……”
  
  这孩子不经夸啊,太腼腆了。
  
  三个人坐了会儿就各自回房间休息。
  
  谢文颖隔天很早起床了,他煮了一大锅的粥。
  
  林宛央每次吃饭,都会产生个道观住了十几个人,很热闹的错觉。
  
  谢文颖今天有礼仪活动,这是上周答应下来的工作,现在人手紧张,临时说不去挺不负责,他早早就走了。
  
  林宛央吃完饭开始收拾院子。
  
  昨天忙了一天,今天终于得空了。
  
  林宛央把自己背包里笔记拿了出来,这都是她学道法师父帮忙整理的,现在刚好派上用场了。
  
  林宛央清理道观东西的时候,在书架上发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黑色、很笨重的老款,旁边的盒子里还有终端和无线网卡。
  
  林宛央:“这个是你师父的?”
  
  杨宝心点头,师父去世后这台电脑就没开过了,师兄每天出去工作,他要很努力才能跟上学习的进度,都没时间。
  
  现在有手机就够了,不用特意用电脑上网。
  
  林宛央把笔记本放到桌子上,按了开机键,她等了两秒没反应。
  
  奇怪了,放一台坏了的笔记本在书架上?
  
  林宛央想想把充电器插上,再按开机键,几秒后屏幕就亮了起来。
  
  很原始的开机壁纸,桌面上一共两个图标。
  
  企鹅、和自带的浏览器。
  
  林宛央查了下配置,是现在市面上已经很少见的win6系统。
  
  这个电脑是从前清虚道长专用,网络发达,他为了不太落后也就跟着捣鼓。
  
  修道之人也不能固步自封啊。
  
  林宛央打开浏览器,设置的主页就是一个道学兴趣论坛。
  
  分为三个板块,道友交流、任务发布、还有一个交易留言。
  
  网页的右上角显示,账号登入的状态,林宛央点击进入了后台。
  
  ID名字就是‘净阳派’,一目了然。
  
  不过这个小门派,也不引人注意。
  
  她翻了下这个账号的回帖信息。活跃期集中在三年前,那时候清虚道长应该通过论坛接了不少活儿,
  
  账号从不闲聊,通常直接站内短信发给对方企鹅号。
  
  让对方和自己用企鹅聊。
  
  林宛央想了下,点开了那个企鹅号,用户名也是一脉相承的‘净阳派传人’。
  
  登录信息过期了,不过这东西是道长特意留下来的虚拟财产?林宛央试了两组数字密码就登录成功了。
  
  账号的好友列表就十几个,这应该都是从论坛加过来的。清虚道长的人脉圈很简单,好友最近一条留言,也是半年前的。
  
  林宛央刚要合上电脑,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
  
  姚暮自从把纹身洗掉了后,再也没有那种被盯着的感觉了。
  
  他后来去找了那家刺青工作室,已经人去楼空,也只能作罢。
  
  那天陪着他去纹身的表弟,说图案是刺青师建议的,自己什么不知道。
  
  姚暮知道这事报警也没用,会被当成神经病。
  但是他不相信和鹤庆没关系。
  
  他也没有说破,冷嘲热讽了几句,开始提防不见人。
  对方的动机,姚穆清楚,毕竟他死了舅舅家是最大利益获得者。
  
  最近网上有款逃杀游戏很火,姚暮很着迷,他昨天玩游戏到天亮才睡,导致今天下午两点才醒。
  
  姚暮从床上起来后,无精打采的去洗漱间。
  
  他边放洗脸水边想待会儿吃什么好。
  
  不经意低头,这发现自己把下水器的翻盖关了。
  
  这已经快接有一盆水了。
  
  姚暮也没多想,伸出手想把翻盖打开,突然脚一滑,刚好脸栽在洗脸盆里面。
  
  等他再想站起来,却发现根本没力气!像是有什么把自己按住,不管怎么挣扎四肢完全动不了!
  
  水从很多方向涌过来。鼻腔,嘴里、他有种跌入深海的错觉。
  
  他心里开始恐惧,自己今天就要死在这里,在卫生间的洗脸池里淹死?
  
  这怎么可能。
  
  姚暮电光火石间,突然想起他昨天回来把钱包随身扔在洗漱台上!
  
  他拼命的伸手去勾,扒拉了好几下,就在力气快用完的时候,终于摸到了皮质的东西!
  
  就在接触到钱包的那一刹那,那种被压制的无力感消失了。
  
  姚暮把头从水盆里抬起来,退后一步深呼吸。
  
  镜子里的人,分不清脸上是汗还是水,脸色非常难看。
  
  姚暮哆哆嗦嗦打开了钱包,放在里面那张叠成三角形的黄符烧出了一个黑色的洞。
  
  他怔了怔,寒意从脚底一直蔓延到心脏。
  
  出了这种事,他不敢再开水,随便弄了下就出了门。
  
  姚暮本来想马上坐飞机离开宁市,订机票的时候冷静了下来。
  
  这太邪门,连着洗脸盆都差点把他淹死,这就能说明那个人很厉害,逃跑没什么用。
  
  拿起那张被烧黑的黄符,他是用五百块买了自己的命!
  
  姚暮想到那个女道士,对方的符能这么厉害,一定是有办法的!
  
  姚暮不敢回家,也不敢独自去酒店,谁知道那个玩意儿还会做出什么事情。
  
  他知道有个地方安全,瑜山净和观!
  姚暮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
  
  林宛央听人说完,挑了下眉:“这应该是厌胜替死术,施法之人知道你的生辰八字、还拿到了你指甲和头发,把写上你八字、和有你头发的人偶投在水里,那么一来,你也就会溺亡,哪怕只是一小滩水。”
  
  姚暮听得心惊胆战:“道长救命!我……现在觉得哪里都不安全,能不能来你道观避一避。”
  
  林宛央:“这个……我们道观没有留香客的习惯,条件也简陋。”
  
  姚暮:“我不挑剔条件!如果你能帮我解决这件事,我愿意捐三十万修葺道观,说到做到!”
  
  林宛央怔了下,张口三十万,这小子真有钱。
  
  道观里倒是有个杂物间,可以收拾出来,暂时给人住。
  
  这人……是遇上了大麻烦。
  
  施法之人,怕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她破了刺青,现在又来了更恶毒的替死术。
  
  同行拿着道术害人,既然撞上了她,那就是不能不管。
  
  林宛央:“你一心向道,我不管你祖师爷也不同意的,那好你过来吧。”
  
  姚暮:“好好好,我马上过来。”
  
  姚暮状态很不好,他不敢回家拿衣服,随便在商场买了两件换洗用,然后打车去了瑜山。
  
  瑜山在城郊,平时没什么人,很清静。
  
  姚暮下车看着满山翠色,心想果然高人都是隐世,莫名安心。
  
  他顺着山间小路往上走,看到前面大约两百多米的距离,有个穿着蓝色裙子的姑娘。
  
  那姑娘的裙子被风吹起,露出白皙的小腿,侧脸看不清。
  
  他却知道一定是个大美女。
  
  姚暮很意外,这姑娘也是来道观的香客?
  
  这都下午五点了还来。
  
  ———
  
  谢文颖下午就收工了,他回到道观第一件事就是换下了衣服。
  
  他从房间出来,刚好碰到了东张西望的姚暮。
  
  这座道观除了节假日偶尔有人来,平时没有香客,这人也不像是信徒,往里面横冲直撞不像好人。
  
  谢文颖问:“你干什么?”
  
  院子能一眼望到底,姚暮没有看到刚才那个姑娘,可是这旁边都是山,能去哪里?
  
  他觉得怅然若失,刚才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难道大白天撞鬼了?
  
  姚暮现在对这方面很敏感,汗毛都立起来。
  他声音发抖的问:“你……看到一个穿着裙子的姑娘吗?”
  
  谢文颖皱眉:“不懂你说什么。”
  
  姚暮顿时想哭了,那东西太厉害了,居然还会攻心。
  
  林宛央从会客室走出来,看着两个人:“都回来了啊,跟着我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