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掌门人不高兴 > 第三章

第三章

时间:2018-05-23 01:17:49作者:西淅字数:3666

  谢文颖有个礼仪模特微信群,群主是同行,做了好几年后,累计了人脉,把资源都整合了起来,当起了中介。
  她会在群里发布一些工作机会,每次会从报酬抽200当介绍费。
  
  谢文颖和群主关系不错,他模样风流,兼工作认真负责,有报酬不错的工作群主会优先通知他。
  
  今天博览中心有展销会,需要大量的模特和礼仪小姐。
  
  两个人从山上下来,五点半出发,七点半刚好到了博览中心。
  
  谢文颖熟门熟路的领人到了后台化妆间,直接去找季岚。
  
  季岚就是负责搭线的群主,也是今天的模特负责人。
  
  林宛央第一次接活动,他要给负责人过目,留个印象,眼熟后好说话。
  
  “岚姐,这就是我昨天和你说的人。”谢文颖刻意把声音放柔,旁人看过去,也会认为这女生声音挺man,不会觉得这是男的。
  最多心里遗憾这样的相貌,配上鸭公嗓可惜了。
  
  林宛央开口打招呼:“岚姐,你好。”
  
  季岚和谢文颖认识一年多,自然知道对方个人信息,男的,道观里的居士。
  她抬眼打量林宛央,满意的点了下头:“身高够了,挺白净漂亮,条件很好啊,你这是从哪里找来的小美女。”
  
  谢文颖迟疑了下,实话实说:“这是我们的掌门人。”
  
  季岚笑了起来:“可以啊,是不是你们门派都自带仙气吗?还招人的话我也加入一个啊。”
  她也就逗趣一句,说完不等人回就接着去忙了。
  
  谢文颖和林宛央被分到一个白酒企业做礼仪,衣服算是正常,带着中国风的对襟杉和半裙。
  
  工作内容是做给人试酒推销,时间是从早上八点半到晚上八点闭馆。
  工资日结一千。
  
  林宛央拿着要换的衣服四处看了下,最右边的化妆间这几分钟都没有人出来,应该是空的。
  
  她走过去,刚准备拉开门,就被人叫住了。
  
  季岚叫住人后,快步的走过去说,“这间不能用。”
  
  “我看没人吗?”
  
  季岚把人带到另外一间换衣间,这才开口说:“那个房间有问题。”
  
  “有问题?”
  
  季岚表情变了下,压低声音说:“那间化妆间古怪,东西没人碰就自己掉地上了,或者灯被关了,有几个人看到有黑影跑过去。”
  
  林宛央:“……”
  
  季岚看着人不说话,心想应该是害怕了,她拍了拍人肩膀说:“你别害,不靠近就行了,我们已经请了和尚来驱邪,应该过两天就正常了。”
  
  马上就是各种展销的高峰期,那件有问题的化妆间是面积最大的,一直锁着也的确不方便。
  
  林宛央换完衣服走出来,谢文颖从厕所回来等在外面了。
  谢文颖:“走吧。”
  
  “嗯。”林宛央看了眼闭门的化妆间,她现在有事,等晚上回来再看看。
  
  两个人往会场走去。
  谢文颖:“你不用太紧张,今天的工作挺简单的。”
  “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吗?”林宛央问。
  
  谢文颖想了下,说:“只要你躲避动作够快,那些人就摸不到你的手和大腿。”
  会场咸猪手的情况还是有的,他已经有经验了,躲得可以说非常快了。
  
  林宛央:“……”
  
  谢文颖平时话少,但是站在摊位前的那刻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他的样子男女通杀,招揽了不少的人过来试喝,人气不错。
  
  一直到忙到晚上八点多,两个人才结束了工作。
  
  品牌的负责人对他们表现很满意,除了工资,还额外给了一百块红包。
  
  谢文颖去女厕所的隔间换完衣服,就去找林宛央。
  到了时间回去。
  
  林宛央:“季岚告诉我,这个化妆间有问题,今天请了和尚过来做法,我们看看再走。”
  
  谢文颖怔了怔:“你对这个感兴趣?”
  林宛央笑了下:“好歹咱们也是道家门派,你师父没教过你这些吗?”
  
  谢文颖眼神黯淡了一下,声音恢复了正常的低沉:“我入门才一年半,那时候师父身体已经不太好了。”
  
  他心情低落,哪怕是修道之人也难逃生老病死。
  
  清虚道长虽然清贫,多年下来也有积蓄。
  他在一年半前带回谢文颖,一年前带回了杨宝心。
  
  杨宝心的名字是道长取的,他师弟没有名字,没户口没读过书。
  师父花了所有积蓄,想办法帮人理户口,还说年纪太小,得读几年书认识字。
  
  林宛央无意让人想起难过的事,心里叹气:“这样吧,以后我教你们。”
  
  谢文颖想了下,终究没有把那些话说出来。
  
  清虚道长临终前卜了一卦,说虽然自己和师徒缘分薄,冥冥中注定,这对师兄弟以后会遇到个好的师父,最终学有建树。
  
  他只是替人收徒罢了。
  
  那个师父除了新任掌门,谢文颖本来不做其他猜想,现在看着林宛央彻底动摇了。
  可不是掌门人,又能是谁呢?他心里很迷茫。
  
  不到半个小时,后台人就走完了,四周安静了下来。
  
  季岚走进来,她看到两个人很意外,“你们还没走?”
  和尚带来了,安全起见,她还找了几个工作人员作陪。
  
  胡浩皱眉说:“你们快走吧,我们还有正事办。”
  他是展销中心的经理,和季岚是情侣。
  
  林宛央说:“这房间有问题,我们是瑜山净和观的人,留下来看看有什么帮忙的地方。”
  
  胡浩转头看向自己女朋友:“你认识的人?他们这不是胡闹吗?”
  
  季岚倒知道谢文颖是道士,虽然不太像。
  她想了想说:“算了,来帮忙多一个人更稳当。”
  
  胡浩听人这么说,也没坚持反对了。
  他是吃过那间房里面东西的亏,前面还请了一波人,根本没用……
  
  希望这个尚能顶事。
  
  胡浩深呼吸了口气,打开了那扇门。
  
  间房很空旷,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使用了,空气质量不算很好。
  
  和尚就地而坐,手拨佛住,开始吟诵经文。
  超度滞留人间的魂魄。
  
  就在一刹那,房间里平地起风,灯光闪了两下,墙上渐渐聚拢一个黑色的轮廓。
  
  几个人腿软,惊恐往后退,原地不动的林宛央就现在了最前面。
  
  林宛央心想事,和尚还是太佛系了,这不想走的,念再多经文也没用。
  
  她掏出一张辟邪符抛了出去。
  ‘邪’是一个较大的概念,包括妖鬼、秽物、邪气等。
  今天这样道行的游魂,连着念咒加持都不要。
  
  抛符的瞬间,灯光正常,风也消失了。
  
  然后众人听到了隐隐约约哭声,心里发毛又想拔腿跑了,相互壮胆寻声看过去,就看到一个男人蹲在那里。
  
  那个男人乌青的脸,没有影子……
  
  魂魄也是有颜色的,就像是人也分好坏。
  这个的鬼只是喜欢恶作剧,却没害过人。
  
  和尚显然也看出了,温声劝道:“你既然已经故去,还是早点投胎何必滞留人间。”
  
  男鬼一脸委屈,声音幽幽道:“我从小就被父母约束,必须成绩名列前茅,工作了后要求做到公司最好,我猝死之前连着女朋友都没有谈过,女孩子手都没摸过。我真的很喜欢她们,大家一起玩也不行吗?”
  
  众人算听明白了,这家伙生前过着苦行僧的生活,这死了就彻底放飞自我,难怪在女化妆间。
  
  和鬼玩儿,一般人会有心理阴影吧。
  
  和尚继续劝道:“你还是走吧,阴阳有序,我会念经三天度你。”
  
  那鬼皱眉:“我不走,你都不体谅我,我这么可怜也没有害人,开关灯是和姐姐们打招呼,把东西弄到地上,跑来跑去是想能注意到我。”
  
  林宛央掏出了一张符文,用手指夹住,冷声说:“闭嘴,哭得真难听,我的符纸抛出去你会死,走不走?”
  
  她不是鬼差,不一定把鬼魂带到阴间,影响到活人的次序就是不对,不问缘由。
  
  鬼:“……”
  众人:“……”
  真的很直白了。
  
  刚才还讨价的鬼哆嗦了下,面露恐惧:“别别别,我走我走!没见过比鬼还狠的!”
  
  可以说变脸很快了,没有一点磨蹭,干净利落地跑了。
  
  众人:“……”
  虽然粗暴了点,有恐吓的嫌疑,但是效果非常好。
  
  和尚苦口婆心相劝这么久,不如这一句。
  
  季岚小心翼翼的问谢文颖:“那个,她到底是谁?”
  
  谢文颖:“她……是我们门派的掌门人。”
  
  季岚:“……啊?”
  她以为早上是随口说说。
  
  谢文颖也很意外,对方用一张符就解决了事情。
  房间正常了起来,就是灰尘稍微多点。
  
  胡浩一改之前的态度,今天虽然请了和尚,但是解决事端的是林宛央。
  
  作为中心负责人,偶尔也会有些事情,这位是有真本事,有必要搞好关系。
  
  他付给了和尚劳务费之外,他还另外给林宛央包了红包当报酬。
  
  红包里面放了两万块。
  
  林宛央没有推迟,很自然的收下来了。
  
  谢文颖觉魔幻了,自己站了一天赚了1000,还得抽200给中介,对方半个小时入账两万,还不用分!
  
  林宛央表情还很稀疏平常,显然不是第一次了。
  
  什么时候钱这么好赚了?
  
  谢文颖先入为主的认为新来的掌门是山区的学生,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对人误解有些大了。
  
  林宛央和人视线对上,开口问:“你看着我做什么?”
  
  谢文颖微微尴尬:“你自己能赚到学费啊。”
  
  林宛央笑了下:“我从小跟着师父到处驱鬼做法事,还是有积蓄,这个你不用太担心。”
  
  “这样啊。”
  
  林宛央说:“不过山区消费水平低,报酬少,我也只有二三十万,不像城市钱这么好赚。”
  
  谢文颖:“……”
  辛苦工作半年,很努力才存下三万的他,真的无话可说。
  
  季岚走到两个人身边,“文颖你记得明天早点来,以后我有好的工作介绍给你们,不收中介费。”
  
  林宛央说:“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们以后应该没什么时间,他要学习。”
  
  季岚:“学什么啊?”
  她记得对方没有读书了啊。
  
  林宛央:“画符抓鬼,冷门高薪职业了解一下。”
  
  季岚:“……去哪里学?”
  
  林宛央微微一笑:“我教。”
  
  季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