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掌门人不高兴 > 第二章

第二章

时间:2018-05-22 01:14:38作者:西淅字数:6132

  杨宝心伸长脖子眺望,早上师兄离开前,把写好名字的牌子扔给了他。
  交代让他拿着这个牌子,晚上八点去火车站接人。
  还说对方看见牌子,就会自动靠过来。
  
  杨宝心很兴奋,掌门人终于要来了!
  有了掌门,他和师兄也有了依靠。
  新掌门一定会带领他们重振门派!
  
  这么久都没出现,他都不抱有希望了,觉得对方嫌弃门派太小太穷,不肯来,还心情低落了一段日子。
  
  杨宝心今天提前半个小时,到了火车站,人来人往,举了许久牌子,都不见有人来相认。
  
  早上师兄赶时间,也没说掌门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过,光看着这个名字,他就很满意啊!
  
  林汪洋,这多霸气!
  
  杨宝心脑补了一个身高185,体重170,手能断板砖,头能顶钢索的大汉。
  
  杨宝心把目标锁定在身形高大的男人身上,每次有这类型的人走过来,他都会上前一步迎上去,努力举高牌子让人看得到。
  
  好几次了,那些很像的目标,都直接越过了他,没有停留。
  杨宝心短暂失望后,马上努力的打起精神,继续在人群中搜索下一个目标。
  
  林宛央看了会儿,觉得这孩子挺有趣,她绕到人后面,伸手拍了拍对方肩膀。
  
  杨宝心惊喜的转过头,看见人后愣了下,语调有些低:“姐姐你有事吗?”
  
  林宛央指了指牌子人,然后又指了指自己。
  “你找的人是我。”
  
  “啊?”小孩瞪大眼睛。
  
  “净阳派掌门人。”
  
  “真、真的是你?”杨宝心一脸意外。
  他左右看了看,还是觉得不太像。
  
  可对方怎么知道,他自己是来接掌门人的。
  
  居然是个女的?
  
  林宛央也察觉到,对方确定自己身份后,闪闪发光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这怎么回事?自己应该没差劲到第一印象,就让人失望的地步吧?
  “不开心?”林宛央问。
  
  杨宝心摇了下头:“没有,我只是意外,我以为……掌门人是男的。”
  
  “难道规定只有男人才能当掌门?”
  “没有。”
  
  林宛央笑道:“我也意外,会是个孩子来接我,这下扯平了。”
  
  她拿过对方手里的牌子,“我的名字不是林汪洋,是林宛央,宛在水中央。”
  
  “写错了?”杨宝心瞪圆了眼睛。
  
  林宛央觉得这孩子太有趣了,一惊一乍的,她又问:“你饿了没有,要去吃点东西吗?”
  “我不饿。”
  
  “没其他的事情,我们现在回去?”
  
  杨宝心点了点头,伸手去拿对方的包:“这个给我,我力气大。可以帮你背。”
  
  林宛央:“没关系,我自己能背。”
  
  “哦,那好吧。”
  
  大概是不熟,杨宝心低着头,有些害羞。
  
  火车站在城市的北面,瑜山在南边,刚好是城市的两端。
  道观在瑜山的山腰上。
  
  从地铁口出来,两个人坐上了公交,一个小时后,终于到了山脚下。
  
  瑜山修了公路,不过没有延伸到道观前面。
  
  走完了公路,还有一段山路,也真是因为这样,道观才没什么香客
  
  林宛央抬头问:“我们要走多久?”
  
  杨宝心说:“我走路快,一般50分钟。”
  
  林宛央点头:“我也挺快的。”
  她再一次谢绝了小朋友帮拿行李的提议。
  
  马路两边有灯,晚上吹着风还挺凉快惬意。
  
  两个人边走边聊,杨宝心开始很腼腆,在林宛央的引导下,渐渐也放得开了,话多了起来,把几本情况介绍了下。
  
  山腰上的道观,现在就住着他和师兄。
  
  杨宝心十二岁,因为入学晚,现在还在读小学。
  
  他的那位师兄也才十八岁,每天早出晚归的出去工作。
  
  道观没有香火钱,日常开支都得两个人自己想办法。
  
  察觉到后面有强光照过来,林宛央转过头,就看到有辆车从山下正开上来,
  
  林宛央问:“这山上还住着其他人?”
  
  杨宝心点头道:“山上有个很大的房子,不过好像很少有人来。”
  
  林宛央说:“应给算咱们有邻居,我们可以问问,能不能搭便车一段路。”
  
  杨宝心瞪大眼睛看着人,还能拦车?
  
  宋章引抬头,刚好看到路边有人挥手,他开口说:“前面停一下,”
  
  司机:“好的。”
  
  林宛央就试一试,没想到还真停了。
  
  苗寨走出来的公路,有时候要等很久才有班车经过,她就经常伸手拦顺风车。
  
  林宛央走过去,躬身对司机说:“您好师傅可以搭一段吗?我可以拼油费。”
  
  司机愣了下,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拦迈巴赫要拼油费……
  
  他也有些懵,不知道如何回答,然后回头征求后座人的意见。
  
  林宛央顺着对方视线,知道了后座才是说话算数的人,她看了过去又问:“先生,可以吗?”
  
  宋章引轻轻点了下头,“好吧。”
  
  司机见老板松口,开口说:“你们上来吧。”
  
  虽然有些意外,但是一个姑娘一个孩子,也够不成什么威胁的。
  
  林宛央转身,招呼身后的杨宝心,把对方推到了副驾驶,自己拉开车后门坐了进去。
  
  “谢谢你愿意捎我们一程。”她再一次倒谢。
  
  “不客气。”男人声音有点低沉。
  
  车里开着冷气,空间很大,这可比公交舒服多了。
  
  鼻尖闻到冷香,是从旁边的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不知道是香水还是其他的,很好闻。
  
  司机开口问:“姑娘你这么晚上山要去哪里?”
  这山上就一栋房子,可明显对方和他们目的地不一样。
  
  林宛央说:“我去山上的道观。”
  司机有些意外:“这么晚了去道观?”
  
  林宛央:“我是要住在那里。”
  
  司机怔了怔,他们有调查过那个道观,一共就两个人,平时也没有香客。
  这个姑娘住进去,有些不太合适吧……
  
  不过说到底是别人的事,他也不好过问太多,
  
  刚才也就是顾及到先生的安全,这才随口问了一句。
  司机不说话后,车里就安静了起来。
  
  别墅在马路的尽头,车子靠边停了下来。
  往上就得走山路了。
  
  林宛央从包里拿出二十块钱,递给身边的人,“谢谢你愿意捎我们一程,这我们分担的油费。”
  
  十分钟的路程,平常来说摊10块钱够了,但是这辆车太舒服,他们又是两个人。
  林宛央多加了钱。
  
  宋章引怔了下,开口说:“不用了。”
  
  林宛央把钱放到人手里,“你拿着,这么算起来我们应该是邻居,也许下次还能遇到顺带搭你的车,你不拿我,下次不好意思了。”
  
  她说完背着包下了车,然后对人挥了挥手。
  搞好邻里关系,还是很重要的。
  
  宋章引没有随身带钱包,他把那张崭新的二十折好,放到了西装的口袋里。
  
  还真给了车费,住在道观里的姑娘。
  
  林宛央跟在杨宝心后面,大约走了十多分钟的山路,终于看到了道观。
  
  这也是两个人脚程快,要是普通人怕是要花上三十分钟。
  
  今天月色很好,林宛央借着月光打量着这座山腰上的道观。
  
  正门挂了个古朴的牌匾,写着‘净和观’。
  
  这道观真是肉眼可见的朴素。
  
  杨宝心跑进去开了灯 ,光源驱散了周围的黑暗。
  
  道观不小,前后两个院子,也许是因为年久失修,后面的院子已经荒芜,现在所有活动都在前面的院子。
  
  几乎每个门上都有贴对联,最中间的大殿挂了个牌子,上面写着‘天师宫’。
  
  林宛央走进去,里面供奉着灵宝天尊像,手捧如意坐在莲花上。
  
  这座雕像很久没有修缮,灯光昏暗的情况下,看着有几分诡异。
  
  林宛央点香祭拜祖师爷后,然后把包里的七星剑拿了出来。
  
  这是师父她传给她的七星剑,四十九枚铜钱用种特殊的绳结编制而成,再用法印加持。
  
  几代传下来,不知道斩杀多少鬼怪,剑身正气凛然,邪刹不能近。
  
  平时不用的时候,七星剑要放在祖师爷香案前吸收灵气的。
  
  前面的院子,除了正殿供奉祖师爷,西边两间房是师兄弟的卧室,东边是会客室和藏书室,连在一起。
  
  倒是有客房,只是很久没人挂单来住,落了尘。
  
  杨宝心用了一个上午时间,把房间打扫收拾了出来,换了新的床单。
  
  这里以后就是林宛央的房间了。
  
  林宛央四处转悠的时候,杨宝心一直小心翼翼打量着对方表情。
  
  生怕对方一个不开心转身走了。
  
  虽然这个掌门人有点落差,可这有比没有好啊!
  
  听对方说要留下来,他心里松了口气。
  
  林宛央简单的看过后,就拿了衣服去后面院子的洗澡间。
  这一路风尘仆仆的,再不洗澡她就受不了。
  
  她也没什么不习惯的地方,这里和苗寨差不多的条件,而且还挺清净。
  这是正儿八经的山景房,坐拥半座山!
  
  林宛央洗完澡出来,就听到前面有人说话。
  杨宝心的师兄回来了。
  
  林宛央走过去,就看到一个穿长裙的女人。
  长发刚刚过肩,背影透着几分妩媚。
  
  这里还有女的?这不太对啊。
  
  林宛央走到人前面,终于看清了对方的脸。
  
  这绝对不仅仅是背影杀手的范畴。
  这姑娘很漂亮,五官精致,有几分英气。
  放在人群中,绝对是那种受瞩目的类型。
  
  谢文颖看着人,开口问:“你就是新来的掌门人?”
  低而沉稳的男声,和他现在的状态非常不搭。
  
  林宛央:“……”
  男的?宝心的师兄?
  大城市的男孩子,原来是这样的。
  
  在这人没有开口说话之前,任谁来看都是个大美女,完全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硬要挑出来不对的地方,就是稍微有些高。
  
  谢文颖上下打量着林宛央:“条件还不错,个子也高,刚好明天有个活动,你和我一起去吧。”
  
  林宛央:“啊?什么?”
  
  谢文颖:“一天有1000块,展示商品就可以了,听说你要读大学,你得自己存钱,不够的话我再想办法。”
  
  林宛央:“啊?”
  
  看来宝心把自己的情况,都一股脑的告诉了对方,他这是准备给自己出钱读书?
  
  谢文颖见对方不搭话,开口又问:“你明天有事情?”
  
  “……也没有。”
  
  “那就说定了,具体要求明天我会提醒你。”顿了下,谢文颖蹙眉又问:“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打扮成这样?”
  
  林宛央诚实的点了下头。
  
  谢文颖笑了下,然后慢慢的把长裙提到了大腿中间位置。
  
  林宛央:“……”
  
  对方的双腿白皙修长,瘦而不见骨,让人完全移不开视线。
  
  这绝对是一双大多数女人看了,会哭泣的腿。
  
  “因为更好赚钱啊,女孩子比男孩子工资高。”谢文颖放下了裙子,又说:“好了明天早上见,我今天太累了。”
  
  林宛央:“……”
  一直到人回了房间,她才反应过来。
  真……女装大佬,而且不用靠任何化妆和后期,就能呈现完美效果!
  
  这个人非常的漂亮,每个地方都美,可以客串那些传说里,任何一个红颜祸水的角色。
  男的……
  
  杨宝心拉着下林宛央的衣服,开口说:“新掌门,师兄其实很累的,每天早上五点就下山了,我读书要钱,而且师兄一直想存点钱,把后面的院子修葺一下,祖师爷的雕像也得重新上漆了,咱们用钱的地方多,关键我还特别能吃!”
  
  他说到最后,已经带上了哭腔。
  
  林宛央想了下,这也是不容易。
  
  谢文颖十八岁,年纪比她还小一些。
  
  而且对方知道她要去读大学,还自动开始担心她学费了,太实诚了。
  
  还有这个孩子,能吃算什么啊,这不应该有愧疚感!
  
  林宛央想了下,她既然接任了掌门,要把这个道观给办起来。
  
  ———
  
  姚暮回家放了行李,飞速洗了个澡后换衣服出了门。
  他去了离家最近的一家刺青店。
  
  见到有客人上门,刺青师问:“你好,想了解刺青吗?”
  
  姚暮:“不,我要把手背上的这个弄掉。”
  他抬起手臂,露出那个文字符号的刺青。
  
  刺青师看了下,说:“这看起来像是才纹不久的样子,真的要把祛掉了吗?”
  
  姚暮点头:“越快约好。”
  
  刺青师见客人下了决定,也就不再劝说,他推荐了几种不同的祛除纹身方式。
  姚暮选择了激光祛除纹身,这个效果最好。
  
  不过比较麻烦的是,他这个颜色上得很深,要四五次才能彻底祛除掉。
  而且一个月只能做一次。
  
  姚暮有些害怕,这也就是说要四五个月才能完全弄掉?
  
  这么久,这期间不会出事吧?
  
  他在火车上留下了那位大师的号码,激光结束已经十一点了,姚暮盯着屏幕的号码,打了过去。
  
  林宛央躺下,准备睡觉就接到了电话。
  听完了对方叙述,她说:“只要洗掉一部分,这个记号不完整应该就没作用,我给你的护身符要随身携带。”
  
  “我一定随身携带,大师你现在哪里,我要是有事,可以来找你吗?”姚暮又问。
  
  林宛央说:“可以,我在瑜山上的净和观。”
  
  姚暮怔了下:“啊?你是出家的道姑?”
  这可真让人意外。
  
  林宛央纠正人:“不是道姑,是女道士,而且也不是每个道教都出家的,我不是出家人。”
  
  很多人看到道教中的女性,都会叫道姑,其实这是不对的,道教没有道姑这种称谓。
  
  一般男道士也称为乾道,女道士则相应地称为坤道。黄冠指男道士,女道士则相应地称为女冠。
  
  姚暮尴尬的笑了下:“不好意思,我也是不知道,那我可以来道观祭拜捐赠香油钱吗?”
  
  林宛央:“这当然可以,欢迎。”
  
  姚暮挂完电话,心里勉强镇定了下来,和大师搞好关系总是没错,关键时候能救命的。
  他本来不相信这些,现在彻底改变了从前的念头。
  
  有了这道符,他感觉整个人轻松多了。
  
  想着推荐自己去纹身的表弟,姚暮心往沉了沉,他本来想直接去质问人,现在改变了主意。
  
  他倒是要看看对方有什么后招,到底想干什么。
  ————
  
  隔天早上,林宛央醒了后,就在道观前后转了转。
  这前面的院子还好,后面的那几间房子大概是年久失修,已经算是危房了。
  这要整理起来,可是一个大工程。
  
  现在的社会节奏很快,大家生活充实,对宗教信仰削弱了很多。
  在城市中的佛庙人流量还可以,深山中的道观自然很少人来,交通不方便耗费时间。
  渐渐也被遗忘了。
  
  林宛央心里有了初步计划,这要道观香火旺起来,首先得把公路修上来。
  虽然走路就二十分钟的路程,但是要在山上修路,这工程挺困难,要到车子压不坏的程度,至少得六十万。
  
  这道观修葺也少不了钱。
  交通不方便,最后一段路得靠人工把建材给背上来,工钱得翻倍。
  把后面的院子整出来,再给整体弄一遍,估计得五十万。
  老房子修葺,很多时候比推倒重建更贵。
  
  这道观可以追溯到清朝,可以的话林宛央想尽量保持它的原貌。
  
  林宛央转到前面,就看到谢文颖简单的做了早餐,把煮好的面条端出来。
  
  他的厨艺还可以,清汤面也口味不错,放了后面菜地自己种的青菜和香葱。
  林宛央吃了一碗,谢文颖吃了两碗。
  然后……杨宝心小朋友吃了整整一个钢盆。
  大概普通人的十人份。
  
  谢文颖放下筷子,稀疏平常地说:“宝心你今天吃的有些少,不过家里就只有这么些面条了,你今天下山买一点。”
  
  杨宝心点头:“我早上不是很饿,中午多吃点就可以了。”
  
  林宛央忍不住问:“他今天吃得算少?”
  什么叫不是很饿?一次性吃那么多真的没问题吗?
  
  谢文颖说:“也还好吧,稍微有点少了,昨天早上我们蒸馒头,他吃了三十四个。”
  
  林宛央:“……”
  
  难怪这孩子昨天说自己吃的多的时候,差点哭出来了。
  这还真的一点没夸张……真的很多。
  
  ……这还真是不容易啊。
  
  谢文颖看向林宛央,又说:“掌门人 ,你准备一下,差不多我们该下山了。”
  林宛央点头:“好。”
  
  左右今天自己也没有其他安排,跟着人去看看也不错。
  虽然说她以后肯定不能靠到处串场赚钱,这能有多少啊?
  今天她是纯属无聊,体验下对方生活。
  
  林宛央等了两分钟,就看到对方穿着一条淡蓝色的长裙转了出来。
  身材高挑、气质冷、脸漂亮、大长腿、平胸、白。
  
  这是当下的文艺女神标准没错了。
  
  这人刚才还穿着大背心呢!
  
  林宛央摸了摸下巴,突然觉得自己才是男人?
  
  “可以走了吗?”谢文颖问。
  虽然说这个掌门人有些不靠谱,但既然是他师父委派的,他还是会接受。
  
  听到对方的粗嗓子,林宛央感叹了下,这还真的很有违和感啊。
  她拿起包,跟着人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