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末日之界点攻略 > 第4章 医院异状(一)

第4章 医院异状(一)

时间:2016-06-21 12:33:00作者:酱油瓶子不会飞字数:3733

  茶米悠跑出这个拥挤的路段,在下一个岔路口,车流量总算时有所下降,茶米悠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赶往爷爷所在的平和市市中心医院。

  下车结账时,司机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茶米悠猛地一轻灵。

  “那个……你也很困?”茶米悠有些小心翼翼的问。

  “我这可不是疲劳驾驶,”司机瞪大了眼睛解释着,“昨天我连老婆的生日聚会都翘掉了!老老实实睡了九个小,怎么还是这么……哈欠——”

  “哦、哦……”

  茶米悠有点心不在焉的应着,而这个态度似乎让这位司机大哥误会了,司机大哥赶紧又说,“真的,美女,不骗你,你看最近连新闻联播的大妈主播都打瞌睡了,以前有过么?或许是最近人特别容易瞌睡……美女你可别举报啊,前两天就有个大妈举报我疲劳驾驶,再来个人举报我今年的先进模范……”

  “啊,不会不会。”

  茶米悠赶紧答应,挥别这位大概是受了点刺激的司机大哥,同时心底默默为他点了根蜡烛——都被举报过一次了,先进模范啥的肯定没戏了,别纠结了赶紧买瓶酒消消愁吧。

  医院里清一色的白色和刺鼻的药水味混杂着交织在一起,最后化为了沉重的味道,对于有至亲之人住院的人来说则更是如此。

  茶米悠的身体一直很好,不怎么跑医院,因而她一直不习惯医院的气氛,一直觉得医院就是个报忧不报喜的地方,自从爷爷住院后更是如此觉得的,可能的话一辈子都不想来。

  赶到重症监护病房的时候,发现整个病房区乱作一团,以往看淡了生死,显得很淡然的护士们此时正忙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J05号病房的病人呢?!”

  “不见了,和其他房间一样!”

  “E09号呢?!那位病人还在危险期!”

  “在的在的,E09号病人还在!”

  “J11号病人呢?!”

  “不在了!不在了!”

  ……

  就是这样一个乱成一团的现场,护士们似乎是跑上跑下,一一亲自确认每个房间的病人……但是,这些重症监护病房不应该有监控录像的么?直接从监控室查看不就好了?难道是监控室的屏幕坏了?

  而且……似乎有很多病人不见了。

  茶米悠有种相当不好的预感。

  她的手边是一个编号为J01的病房,而这个平时应该严实关上的病房此时却虚掩着,似乎是已经没有必要把它好好关上了一般,茶米悠轻轻推开,只见里面空无一人,心跳监控仪徒劳的拉平着一条直线而无人问津,被褥似乎是被人强制掀开,露出了一圈像是人类形状的焦炭,只是看着就让人感觉心底发凉。

  “喂!你!……”一名慌乱的年轻护士总算是注意到了这里多了一个看起来眼熟的人,她抓着茶米悠的胳膊不让她乱跑,皱起眉头过了数秒才想起这是哪位病人的家属,但也就是因为想起来了,这位护士露出了惊愕的神色,“茶小姐……今天不是高考的日子么……”

  茶米悠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瞧了瞧这位护士挂在胸前的工作执照:“齐迎萱”,转而问:“我爷爷呢?”

  “这个……”

  齐迎萱迟疑着不愿回答。

  “我爷爷呢?”

  茶米悠重复着自己的问题。

  齐迎萱低下了头,“万、万分抱歉……您的爷爷……请跟我来。”

  茶米悠感觉自己脚底有些发软,跟着这名护士来到了自己爷爷的房间。

  空空的,然后是一圈人形焦炭。

  爷爷在哪里?

  “怎么会……”茶米悠完全乱了分寸,无意间瞟到的摄像头让她脱口而出,“对了,摄像头……录像?”

  她满怀希翼的目光在碰到齐迎萱的目光时顿住了。

  “摄像头坏了?”

  “不,不是……”齐迎萱咬了咬牙,“我带你去监控室,副院长、主任也在那里,你看了就明白了。”

  平时最多只有四名护士值班的监控室里,此时挤满了人。

  茶米悠看过医院一楼的宣传栏,所以她知道,此时这个监控室中聚集着整个医院中最有话语权的几个人物,甚至包括两名副院长和数名主任及相关负责人,这个阵容堪称豪华,而且监控控设备看起来也在正常的工作,可这些却不能给茶米悠带来任何的安心感。

  因为……这些人眉头紧锁的聚焦在监控显示屏上,实在是不像是有头绪的样子。

  茶米悠深吸一口气,感觉肺部的空气冰冷无比。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医院……不,这个城市甚至这个国家,到底在发生什么?

  监控室里的豪华阵容显然带给了齐迎萱相当大的压力,这名护士硬着头皮走到走到领导们的身后。

  “俞副院长、宁副院长、崔主任恭主任……”齐迎萱顶着前方的领导们纷纷转头看向她的压力说,“这是H10号病房的病人的家属茶米悠小姐……”

  不知道是不是茶米悠的错觉,她似乎看见几位领导的眼角同时抽了抽,脸色也有些黑。

  小护士到底是太年轻,脾气比较好的宁副院长打量了一下齐迎萱心里暗道:你就不会先把家属安置在等候室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再来报告?好让我们有点时间考虑怎么说?

  想到了这里,宁副院长把目光投向了在场的ICU主任,“恭主任,你来说明一下情况吧。”

  临床科室主任之一恭锐智立刻黑了脸,宁副院长的意思很明显,这齐迎萱既然是你手下的护士,捅了娄子自然是你这个主任的责任,加上现在诡异的事情……要是说得不好,以后什么责任你就担着吧。

  H10号病人……他的名字的知名度在平和市就和国家领导人一样普及,是一位伟大的人偶匠师。

  当然了,对于和艺术八竿子打不着一条边的医院方来说,很多方面都是虚的,恭锐智真正在意的,就是在茶玉堂老人住院的第一天,平和市市长推掉当天所有的行程亲自前来探望,并交代一定要尽最大努力挽救茶老人的生命,如果不是因为这位老人已经过了耄耋之年,他得到的期待一定是“无论如何必须挽救茶老人的生命”这样不负责任的命令。

  “茶小姐,您好,”他挤出一个问候,为自己多争取到了几秒思考的时间,接着感觉不大够,于是又添了一句自我介绍,“我是ICU总办公室主任恭锐智,关于病人的情况……”

  “尚未明了我们还在调查中,发生了巴拉巴拉紧急事态不过一切都在控制中,所以请您先回去如果有进展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您,”茶米悠开口就把恭锐智准情急之下备好的台词说完了,少女褐色的瞳孔中隐含着一丝怒意,“我都帮您说完了,您也不用把责任推来推去的,那么客套完了……”说完茶米悠将视线投向监控室的屏幕,“看样子监控没有问题,一开始应该也是从监控中发现了情况吧?给我看看吧……安心,我不会把情报随便泄露的,毕竟这对解决问题并没有帮助不是?”

  副院长愈阳嘉咳了两声,“那当然,您是茶老人的亲属,当然有这个权利。”

  听了这话,在监控屏幕前紧张得手都不知放那好的护士顿时找到了事情干,开始调取录像半个小时前的录像,离事发才这点时间,也难怪整个医院乱成一团,茶米悠迅速而果决的行动让她正好赶上了最初事发现场,也就是说,这个时间点,她能够得到最为真实的,没有经过加工和处理的真相。

  而在监控画面上,茶老人还好好的躺在床上。

  爷爷……

  茶米悠整个人都微不可闻的颤抖了一下,她咬了咬下唇,接着看下去。

  “7点40分的时候,病人还在,”护士有些紧张的解释着,监控屏幕上的时间在跳,“但是到了7点41分的时候……”

  这名护士的话音刚落,监控屏上的时间也刚好到了7点41分。

  毫无预兆的,原本清晰的监控屏幕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干扰,就像年久失修的屏幕那样开始冒白点和滚白条,但是画面还是清晰的,这个干扰过程极短,数秒后就结束了,但是,恢复的画面上早就没有了茶老人的身影,只有枕头上露出的黑色不明痕迹,看起来特别的不详。

  “倒回去……慢放,我要再看一遍。”

  此时茶米悠的声音令人听起来有种说不出的渗人和冷,护士不禁打了个哆嗦,赶紧调回去几秒,然后设置了8倍慢速。

  八倍的慢速下,即使是滚动出重影的白条看起来也特别慢,茶米悠仔细观察着录像,终于发现,爷爷是在7点41分3秒的时候不见的,是的,虽然41分2秒的时候画面就已经开始不清晰了,但是,在这个时间点的时候,爷爷还好好的躺在床上,可怎么……下一秒就没了呢?

  怎么可能办到呢?

  此时的画面回复了正常,而茶米悠注意到了一个细节——被褥,失去支撑,缓缓的塌了下去。

  就像里面的人突然消失,被褥失去支撑,缓缓塌下去一样。

  联想到那一圈人形痕迹,茶米悠的不安达到了顶峰,她突然冲出监控室,在几声惊呼中进入了一间空掉的病房,犹豫了一下,从床边的医用推车上扯过一副手套戴上,接着捏起了一点床铺上的黑色粉末。

  这些粉末甚至还有着淡淡的余热,不知道是不是被褥本身的温度。

  ICU总办公室主任恭锐智首先追了上来,“茶小姐,请冷静,我们会调查清楚原因的。”

  茶米悠凉凉的回头看着他,看不出悲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