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末日之界点攻略 > 第3章 翘掉高考的茶米悠(下)

第3章 翘掉高考的茶米悠(下)

时间:2016-06-20 12:33:00作者:酱油瓶子不会飞字数:4278

  茶米悠知道,年少时肺部受过枪伤,患有气短的爷爷茶玉堂,是不可能办到这样的事情的,平时的茶玉堂说话稍微快点都会喘气,更何况现在……话筒那头的声音,别说是气短了,就连一点起伏都没有。

  “咋了,小茶?”梁丘桃忍不住道,“听说考场周围有信号干扰器,信号不好?”

  “不……”

  茶米悠否认着,但是她也不知道如何描述自己现在碰到的异状,最后,她滑屏挂掉了电话。

  绕了绕脸颊,梁丘桃掏出自己的手机瞧了瞧,说出的话让茶米悠心底里没由来的一凉,“我的烂苹果没有信号呢,茶米悠你要不要到校门口外面试试看?”

  茶米悠瞄向自己手机屏幕的通知栏,这才发现也是没有信号的状态。

  刚才……偶然?

  正当茶米悠这样想的时候,明明显示着没有信号,手机却突然又响了!这次茶米悠真的有点被吓到了,差点没拿稳手机。

  “小茶?”梁丘桃诧异的瞅着对方手里震得嗡嗡响的手机,“有信号?”

  咬了咬牙,茶米悠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离开离开离开离开离开……”

  茶米悠狠狠挂掉了电话。

  “……”梁丘桃瞪大了眼睛,瞪着这莫名其妙的一幕,“小茶……?”

  自己周围的一切仿佛没有任何变化,茶米悠扫过不时有人打着哈欠的同学,看了看在考场外围在打哈欠的保安,瞟见远处几名在打哈欠的低调记者,瞅见面前打着哈欠的梁丘桃,感觉到了某种微妙的违和感。

  ——不要进考场。

  这和现在的情况,是不是所有联系呢?

  如果是大部分考生和老师因为高考而操劳,又因为紧张而没能养好精神,今天有些犯困也就算了,那些根本就是来看戏的保安和记者也会如此么?

  总感觉很奇怪,但是又不知道具体是哪里奇怪,哪里不对?说起来刚才梁丘桃说了,前天的时候,就连新闻主播也……

  太不正常了,到底在发生什么?

  但要在这个时候离开……弃考……么?

  多少考生为了这一天写空了多少管笔芯的墨水,熬过了小学、初中、高中的十二年义务制,不就是为了这一刻?

  其中的酸甜苦辣到底有多少,只有熬过来的才能真切的体会。

  茶米悠算是学生中聪明的那种类型,但是想要同时兼顾九科的成绩,她也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努力——比如旁边不思进取的某死党知道的那些花边新闻和微博头条,茶米悠就完全不清楚。

  “唔……到底发生啥了小茶?”旁边的梁丘桃歪了歪脑袋,然后信心十足的拍了拍胸脯,“说吧,有本小姐在,有啥问题不能解决的?”

  “一般来说吧,”茶米悠摸着自己的下巴,“家长会在高考前突然叫自家的孩子弃考赶紧回家么?”

  “吓……一般来说这种事情根本就不会出现在选项里吧!”

  梁丘桃做出了夸张的惊吓状,而后看着茶米悠没有一丝玩笑的认真表情,小心翼翼,“那个……认真的?”

  茶米悠点了点头。

  “唔!……”

  梁丘桃,感觉自己到了一生中必须说点啥做点啥的时刻,某种历史的使命感在召唤着她!

  “我想应该是一个让你放松下来好好考试的玩笑吧,”梁丘桃使劲在她面前来回甩着手,“你想啊,怎么会有如此卖逗的父母不给自己的孩子高考啊,听说有个孩子爸死了,他妈还隐瞒消息让孩子好好考试呢,你想多了,肯定的。”

  这说得很有道理嘛,茶米悠无法反驳,但是她抛出了自己的理由:

  “可爷爷也不是会开这种玩笑的人。”

  “呼——茶米悠啊,”梁丘桃深吸一口气,突然大力拍了拍茶米悠的双肩,“你是个即将年满18的成年人了!得有一些自己的看法和见解了,总听家里人的话肯定是不行的吧!这就是所谓的青春宝贵的叛逆期啊!”

  茶米悠听后立刻大力点了点头,这个举动让梁丘桃松了口气,不想自己的死党接下来的话让她差点眼镜掉下来。

  “哦,那我现在准备去医院,你要一起来不?”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有啊,所以我决定弃考。”

  这话说得简直找打,实际上梁丘桃已经抡起拳头准备这么干了,但茶米悠很快解释道,“我这么做是有理由的。”

  “说来听听。”

  梁丘桃几乎在瞬间就决定了,不管茶米悠说啥,她都会全盘否定掉!

  “手机没有信号却能够通电话,”茶米悠看着已经安静下来的手机,“还有一件事情我没有和你说……爷爷两周前突发性昏厥,现在住院中,原因不明。”

  这件事情梁丘桃是真的完全不知道!

  “嗯嗯,我理解你现在激动的心情,”梁丘桃呼吸一窒,赶紧换了口气,劝道,“但是你想啊,你的爷爷刚醒,或许脑子还不大清楚,说些胡话呢。”

  她震惊得完全忽略了茶米悠的前半句话。

  “可是爷爷的手机我并没有带去医院……确实应该是在家里的沙发上,可来电显示确实是爷爷的。”

  “呃……你爷爷恢复得很快,已经回家了吧?”

  “卧床两周的老人刚醒,怎么可能会得到出院许可……不,即使有许可,连续卧床昏迷两周,想要恢复行动能力也需要相当的时间吧?”

  “唔……”梁丘桃感觉自己的脑子乱糟糟的,“现在还是想想考试吧,几个小时后就可以回家了,不用急于一时吧?”

  “进了考场就迟了,”越想越觉得事情诡异,茶米悠理所当然握住了梁丘桃的手腕,“我们快点离开这里比较好。”

  “唉唉唉?我们?不行不行,唉唉唉?放手小茶!”

  茶米悠的手异常的有力,以至于梁丘桃完全无法挣脱,被拖着走了几步,梁丘桃也是有了几分真慌了,她大力甩开茶米悠的手,可是没什么用,对方的力气出奇的大,眼见已经被拖出了好几米,而前面的同学似乎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对身后发生的事情没什么反应,梁丘桃真急了!

  “要疯你疯去!我和你不一样,我在家里只是弟弟的陪衬,不像你这个独生女那样能随意折腾!”

  茶米悠顿住了,梁丘桃乘机甩开了她的手,然后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自觉说得有些过火了,而且还差点把一直想要隐瞒下去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她又觉得自己说得没什么不对……毕竟,人生中这么重要的一场考试,你说走就走了?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事情!

  对!太荒谬了!

  想通了这点,梁丘桃转而直视茶米悠,毫不退让。

  “你说的对,”最后茶米悠首先别开视线,“那我先走了……你小心点,我感觉事情很不对劲。”

  梁丘桃本来还想劝点什么,但是茶米悠已经转身跑着离开了,很快没了踪影。

  自己……差劲透了,梁丘桃低下了头。

  因为如果茶玉堂爷爷死了……小茶不就成了真正的孤儿了吗?

  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些日子以来小茶到底有多担心,精神状态到底有多忐忑,刚才还说出了那样的话来……

  虽然是这样自责着,但是脚底仿佛生了钉子,梁丘桃不能去追茶米悠,梁丘桃必须好好考试,因为名为“梁丘桃”的这个个体,现在没有可以为友情任性的资本和……决心。

  因为正如梁丘桃不知道茶米悠的爷爷糟糕的情况一样,茶米悠也不知道,拥有一个完全被当成宝贝的弟弟,自身却根本就是陪衬的梁丘桃,是和家里人差点闹翻了,才得到了一个参加高考进入大学的机会的。

  后知后觉再次钦点人数的班主任来到梁丘桃面前。

  “梁丘桃,茶米悠呢?去厕所了?不是说了不管去哪都要报告一声吗?”

  “廖老师……小茶她爷爷那边出事了,她就爷爷一个亲人……”

  梁丘桃将事情大概说了一下。

  “胡闹!天大的事情有现在重要?!赶紧把她找回来……不,你好好考试,我去找!班长!班长呢!宦伟博,名单给你,我离开一下。”

  一边说着,班主任廖老师一边跑一边拿出手机,然后才反应过来没信号了,骂了句粗话直奔校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