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末日之界点攻略 > 第1章 楔子

第1章 楔子

时间:2016-06-18 12:31:00作者:酱油瓶子不会飞字数:3873

  这是一个高考考场,所有的学生都在奋笔疾书,汗水一滴一滴的滴在试卷上,但是诡异的是,这些汗渍在几个呼吸间消隐无踪,两名监考老师表情空洞的从学生身边走过,每一步的距离都精确到毫米,没有一丝偏差,精准得不似人类——或者说,本来就不是人类,按照副本的说法,这些监考老师都是NPC。

  这个考场并未坐满学生,很多学生的位置都是空的,这些空掉的座位上全是鲜血,在这些鲜血中,还诡异的有着一圈人形焦炭的痕迹。

  梁丘桃是这个考场中的一名考生,她也在奋笔疾书,手指在不知多久的书写下已经发青、出血、变形,每一个字都传来钻心的疼痛,可她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和停顿,因为——

  “啊!我受不了!!!”

  在梁丘桃前面两个座位的地方,一名考生终于忍受不住发出了哀嚎声。

  “你们这群混蛋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为什么会碰上这么……啊啊啊啊啊啊!!!”

  梁丘桃笔一抖,在答题卡上画出一条长长的线,不过她并没有继续写,因为她知道,现在监考老师的目光不会集中在她身上。

  正如她所预料的那样,两名监考老师的目光集中在尖叫的考生身上,根本没有顾及到她的小动作,但是梁丘桃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喜悦,因为很快的,那名考生又发出了更为痛苦的尖叫声。

  “考生贯永嘉,在考场内大声喧哗扰乱考场纪律,必须严惩!”

  在两个监考老师的目光下,这名叫做贯永嘉的考生浑身上下都开始冒血,大量的鲜血从他的皮肤里争先恐后的涌出,很快,贯永嘉就连悲鸣都没有了,重重倒在试卷上,仿佛流尽了身体里的每一滴血,可这些鲜血却没能侵染试卷一丝一毫。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不,没有,贯永嘉的身体开始再生,虽然缓慢却确实在恢复着,在这个期间,两名监考老师的目光都没有离开他,考场里的很多考生都借此偷偷停笔,悄悄活动着完全变形的手。

  可是这个缓慢的恢复却突然停止了,就像是发条停顿的秒针,突然的,一看就知道的停止了。

  “混蛋……灵点没有了……灵力值也见底了……”贯永嘉的声音细若蚊丝,但却还是清晰的传进每一个人的耳朵,“什么通关啊,全是骗……”

  他没能说完遗言,因为他整个人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化为了碳粉,洒在鲜血上,就和之前那些空掉的座位一样。

  “考生贯永嘉,剥夺考试资格!”

  梁丘桃闻声赶紧开始动笔,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终于,在一番奋笔疾书之后,梁丘桃终于写完了最后一个字,她知道,自己可以短暂的休息了。

  她张开左手,在她左手的掌心里有这样一行铅笔小字:这是副本,千万别忘了这一点,我已经是第36次写这张试卷了!

  没有犹豫,仿佛生怕自己忘了,梁丘桃将数字改成了37。

  这个短暂的休息时间,其实就是看着答题卡上的答案逐渐消失的过程,而随着答题卡上字迹的消失,梁丘桃的眼神也愈加茫然起来,待到答题卡变得干干净净,梁丘桃的眼睛也变得干干净净,藏于其中的恐惧、痛苦和绝望都一并消失了。

  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梁丘桃执笔,开始在答题卡上写名字,只是她感觉自己右手很疼。

  为什么右手会这么疼呢?

  虽然疑惑着,但因为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考试,梁丘桃咬紧牙关坚持着,她对身边空旷的座位和上面的鲜血及焦炭痕迹视若无睹,仿佛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一般,直到她不经意间看到了左手的小字为止。

  她的笔顿住了,左手心里的小字仿佛一盏明灯,驱散了所有的黑暗,将残酷的真相毫无保留的展现在她眼前。

  ——她在副本里。

  ——她已经重复写这张卷子至少37次了。

  “考生梁丘桃,考试期间不准发呆!”

  梁丘桃浑身一个清灵,赶紧继续写。

  ……可这样写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早知道就和茶米悠一起发疯,翘掉考试算了。

  她偷眼看向外面的窗户,窗户外面却并没有光明,而是一片纯粹的黑暗,点灯的考场似乎是这里唯一有光的地方,然而有光却不是天堂。

  教室外面黑暗的走道上,一个手电筒晃悠着经过教室,梁丘桃知道,那是巡逻的监考老师,而被巡逻的监考老师发现……远比被教室里的监考老师发现要恐怖,只是这次……剧本似乎有了变化。

  教室的门一下子被打开了,考场里所有清醒过来的考生身体忍不住一颤……因为这在之前都意味着:巡逻老师抓到违反考场纪律的考生了。

  只是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同,出现在考生面前的,是一个看起来和他们一个年纪的女生,她个子一般,腿部修长,鼻子小巧,樱桃小唇红润亮泽,加上一双有神的杏眼和齐肩的梨落头,衬出一张甜美的小脸来。

  梁丘桃的第一个想法:丫的这是个美女。

  梁丘桃的第二个想法:丫的这不就是茶米悠么?!

  可是茶米悠怎么会在这?!

  梁丘桃沉浸在震惊中,而考场里的两名监考老师露出了困惑的神色,这是考生们第一次发现这些NPC监考老师除了木然而空洞的神情之外,居然还有其它表情。

  “唷,老师们,考试时间早就结束了,”寂静的考场里响彻茶米悠活力十足的声音,“怎么?很困惑……算了,看来还是一些等级最低的NPC呢。”

  茶米悠若无其事的说着,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撬棍,她一步一步的接近其中一名监考老师,但是这名监考老师仿佛没有注意到危险的临近,只是木然的注视着她走近。

  “唉,这个等级的NPC可真是智商堪忧,”茶米悠叹气,对着困惑的考生们指了指自己胸前别着的监考证,“真蠢,我就随便抢了一个巡逻NPC的证件带着,这些NPC居然还真以为我是监考员。”

  简单的解释了一句,茶米悠高举起撬棍,然后面无表情的朝着监考老师的脑袋砸了过去。

  “天!”

  有人忍不住发出了惊呼声。

  监考老师没有反抗,或者这些看起来就没有多少智力的NPC根本就没有对于危险的条件反射,而另一名监考老师看着自己的同伴倒在地上,只是木然的开口了:“监考员054,扰乱……”

  他的话语没能继续下去,茶米悠轻轻一跃,轻灵得像是没有重量一样翻到他后面,反手就给了他脑袋一棍子,最后转了个半圈平稳落地。

  “接下来……”踢了踢监考老师,确定他肯定不会再爬起来了,茶米悠甩着撬棍上的血迹,看着因为变化太大而不知道摆什么表情好的考生们,“还等什么呢?这儿只认证,赶紧把你们的准考证烧了,这样这儿的NPC……”

  茶米悠看了看那些座位上的鲜血和焦炭痕迹,“就不能用规定把你们怎么样了。”

  梁丘桃仿佛不认识茶米悠了,她傻傻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半响才开口:“……你是茶米悠来着吧?”

  “是啊。”茶米悠认真点头。

  而现在的一切异常情况,要从三天前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