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我英]日在雄英 > 花钱买快乐

花钱买快乐

时间:2018-12-17 20:32:24作者:埋骨之地字数:4569

  115#
  
  换衣室的旁边有间淋浴室,不到四平米,用淡蓝色的板子隔出了三个位置。
  
  “我回家再洗,你需要什么吗?”
  八百万百沉迷于针线不可自拔,不到三分钟就换好了校服,然后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缝娃娃的伟大事业。
  
  “嗯……我看看,来点洗发水。”
  我进到公共浴室里看了一圈,发现台子上只放了肥皂,嗯?没有一次性拖鞋?
  我找了一圈,发现屋里真的没有拖鞋,可能是需要自己带……抽空得看看学生手册了。
  “其他就不用了,你收拾好了先走就行。”
  
  “嗯……好吧,明天早上可不要再迟到了,中午一起吃饭吧,我今天点了一份超大份的炙烧蟹棒,还有芝士土豆泥,都超好吃。”
  造个洗发水而已,八百万百没费什么心,她一边说话一边缝娃娃,一边从胳膊上掉出一个红彤彤、还印着【必胜】的达摩小软瓶。
  
  “说起吃,洗发水好像被我做成可乐味了。”
  对于添加剂…八百万百一向很随性。
  
  “还挺好闻的。”
  我拧开达摩的脑袋闻了闻,果真是可乐味的,而且闻着还挺浓郁。
  
  “娃娃缝完给你放桌子上?”
  “好~”
  
  我要把袴田维的脑袋挂在墙上扔飞镖。
  
  摸着空瘪瘪的胃,我突然觉得好饿啊。
  于是决定,一会哪怕不择手段也要把相泽消太绑……啊不,是拖出去,最低限度一起吃饭,如果气氛好的话……也许还可以试试饱暖思x欲?
  
  ——完美!
  —————————
  
  浴室里,两股水声“哗啦啦”的响着。
  
  热水淋头让人心神愉悦,我往头发上涂抹着可乐味的洗发乳,不可避免地有些犯困了。
  
  “那我先走啦?”
  过了一会后,隔板外传来叶隐透的声音。
  “你也快点洗完,快点回家吧!”
  
  我“哦”了声,随后又加了句“好的,谢谢”。
  踩水声啪啪响起,门打开、又关上了。
  
  说起家,我脑子里突然蹦出荼毘的脸,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去没去家里,监督装修那么无聊,万一他嫌麻烦跑了怎么办?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睡觉时怀里抱个会呼吸、还热乎乎的大长条真的好舒服,比单纯盖被子舒服多了。
  但特别悲惨的一点是,我这个人……可能稍微有点沉,所以特别容易把承重力不强的人压的整晚整晚……噩梦缠身……
  
  (八百万百:啊啾!)
  
  但荼毘的话应该没问题?
  而且他是无业游民,可以白天补觉啊!
  
  不行,必须做点什么防止他跑掉,我得对他好一点,比如顺手给他捎个晚饭?
  冰姨喜欢日式料理,她和轰焦冻都喜欢凉点的食物,荼毘似乎更喜欢清淡点的——但也不一定,今中午他说不定是因为受伤了没胃口才吃那么点?
  冷热咸甜辣清,各来一份?
  
  ……哎,麻烦,直接给他一发个性算了。
  
  不知不觉间,我把自己的脑袋当成了天然起泡网,捋着头发上泡沫涂遍了全身,等回过神时……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可乐味的人。
  “……”
  希望相泽消太喜欢可乐。
  我面无表情地把泡沫冲洗干净。
  
  洗澡废了点时间,4:10放学,等我换好校服时已经4:30了,手机上有3个未接来电,都是山田阳射打的,于是我又一翻短信,哦?约饭?
  
  脑海里,天平晃了晃,稳住了。
  我还是想和相泽消太一起吃饭,山田阳射太贼,他说吃饭,肯定就只是单纯吃饭,不把他灌个烂醉就占不到便宜。
  而某人现在肯定不会给我灌他的机会。
  
  我把换下来的英雄服扔进回收箱,锁好柜子,站在柜子前回了山田一条短信:没空
  
  【短信发送成功】【已读】
  
  山田阳射回给我一串点。
  然后又是一串的哭泣颜表情——挺萌,但萌也没用。
  
  我给他回了一把血淋淋的刀。
  然后摁住语音键:“你都不乐意陪我热身,我干嘛跟你去吃饭。”
  
  等等,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太酸?——我猛然惊醒,于是下一秒果断取消发送,毁尸灭迹。
  
  “套路,都是套路,先嘘寒问暖无微不至,再突然拒绝欲擒故纵,和我玩落差,哼。”
  
  从小到大,我看过的电视剧何止成千上百,什么恋爱伦理、宫斗政斗,什么勾心斗角阴谋诡计,什么你骗我我阴你,包罗万象,应有尽有——想套路我?没门。
  
  过了两秒,手机连续震动。
  
  傻狗:……
  傻狗:我在门口……
  
  ?
  我这才发现更衣室大门没关紧,漏了条缝,然后一推门……就看到大门左边站了只金毛。
  
  山田阳射转头看过来,眨了眨眼。
  
  ……以声音英雄的听力……
  我决定,假装作失忆。
  
  他今天穿的有点正式,黑色衬衫和酒红色的裤子,但与工作装有还有些区别,主要是衬衫的领子——尺寸很大,尖尖的,底部是暗红撞色。领带的图案是战马,暗紫色与古董金色交错。
  
  “讲点道理,我今早五点就起来了,而且已经和相泽约好了五点半集合……”
  
  我才懒得听解释。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校服,如果手里再提个书包,嗯,就更像……和爸爸一起参加相亲宴的超级拖油瓶了。
  
  想到这,我目测了一下山田阳射的身高,加上鞋后跟,可能和我变身后差不多高?
  
  “过来。”我招招手。
  “干嘛?”他警惕地后退一步。
  
  “让你过来你就过来,废话真多!”
  再让他退就跑了!事不宜迟,我一步迈出,拉起山田阳射就往更衣室里拖。
  
  “等等!等等!你要干什么!干什么!”
  “干你,快点!”
  
  啥啥啥???
  山田阳射大惊失色,想掉头逃跑——就算真的要干点什么……地点也绝对不能是学校里的女更衣室!
  
  山田阳射手脚并用扒住门框,死活不肯往更衣室里进,但最后还是失败了,他被硬生生地掰开手和腿,被凄凄惨惨的扔进屋里,像个身不由己的风筝,“吧嗒”,跌在椅子上。
  
  “咣当”,“咔嚓”,门被反锁。
  山田阳射咽了口口水,汗毛竖起。
  
  我关好门走回去,却发现某人表情奇怪…?噫,不愧是大人,真可怕啊。
  
  我从山田阳射的衣服里勾出他的领带,揪了揪,慢慢解开,山田阳射动了动,身子默默向后撤了半格。
  
  “那个,停。”
  山田阳射艰难开口,他觉得自己这次可能要完蛋了,绝望如滔滔江水般奔流不息。
  “我还约了相泽。”山田阳射视死如归。
  
  我停下动作,挑眉。
  ——这种感觉真的很像玩攻略游戏,费心费力肝了两个老婆,结果到最后才发现:你以为的老婆们…其实是一对,倒霉的玩家只能走友情线,还特么必须是她俩的感情助攻。
  
  我扔下手里的领带,想了想,又给他打好挂回脖子,然后拍拍他的肩膀,指了指门。
  
  ——滚。
  
  山田阳射把自己钉在了椅子上。
  “走吧走吧,一起去吃饭吧。”
  他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懂,放松下身体,顺带给自己施加好遗忘咒,和去除尴尬癌的超级厚脸皮buff。
  
  “你根本不知道非节假日期间把相泽约出去有多难,而且他明天早上还有课,这种好机会几年也碰不到一次。”
  
  “你就想说你们情比金坚呗。”我摆摆手。
  “你俩去玩吧,我没空,我要去嫖’娼。”
  
  “等!……啥?”
  山田阳射还以为是自己耳鸣。
  
  “我要去嫖’娼,花钱买快乐。”
  我很好心地重复道,因为怕某人再次耳聋,还特意用文明用语解释了一下。
  花钱买快乐,没毛病,反正刷的是横刀的卡,不心疼。
  
  “嫖’娼很贵,”山田阳射卡了半天,“男性的…特殊从业者一直很少,而且干净的不多。”
  
  “谁说我要找特殊从业者了?”
  我好嫌弃他。
  “我就不能找个正常人吗?有些职业英雄花点钱就可以一起吃饭,看对眼了露水情缘一下也很正常,而且我最近刚有了新爹,除了有钱大方没别的优点。”
  
  “天书前辈?”
  “横刀一斩。”
  “你不觉得他有点问题?”
  “觉得又怎么样?”
  “所以你知道他和你妈妈结婚有问题,也知道他把你妈妈打伤住院,然后你就这样……认了,就不打算做点什么?”
  
  这话问的。
  我有些无语,“他要和我妈结婚,然后我妈已经同意了,我又能做什么?”
  
  “你又能做什么?他是冲着你来的,你知道不对劲,那你求助啊,你找人帮忙啊?
  总不能一出事就闷在心里,这也就算了,你自己想了半晚上,然后得出的结论是退学?
  他在学校里你退学,他回家了你再离家出走,这就是你想出来的解决办法?”
  
  这说的什么跟什么啊,我沉默了两秒,把山田阳射的话从头捋顺:
  昨天晚上我中途…那啥,一直到十点多清醒过来,才回山田短信,但他说【退学】——这件事我就只和八木俊典提过,八木可能老好人过度,把这件事告诉了别人……目的应该是想帮助我?可能顺带把我跳海的事也说了?
  然后横刀又作死揭示了他的新身份。
  
  所以,山田阳射的逻辑是:
  我因为有了【不怀好意】的继父而伤心欲绝,跳海,彻夜不眠,最后决定退学保平安——
  然后,还有一点,就算我都这样悲惨了(……),也还要遵守约定和他跑步?
  最后还要被他拒绝,被校长打一顿后,悲痛欲绝地离开学校,独自舔舐伤口……
  
  可怕,光是这么想想都觉得好绝望。
  原来我在某人眼里是这样的小可怜!
  
  怪不得他会蹲在女子更衣室门口等我。
  估计一起吃饭是假,想拯救倒霉少女才是真的!
  
  所以,相泽消太估计也是同样的想法?
  
  我的头好痛。
  但有些事……真的没法解释。
  
  “你想多了,真的。”
  我诚恳地说:“我不需要帮助,也不怕横刀,更不会听横刀话,而且他打不过我。”
  
  “你俩打过???”
  “算是吧,反正他输了。”
  
  山田阳射莫名就想起那天的酒吧里,爱日洋子对朋友们得意洋洋地夸赞爱日惜力,说她“从地震中爬起来,不但没死还救了人”。
  担忧,后怕,通通没有。
  真的就只是单纯的自豪。
  
  然后她妈妈给了她一张卡,让她去“玩”。
  这也就是说,山田阳射慢慢睁大眼……如果那天晚上没有他……她就真的要去嫖’娼了。
  所以这不是玩笑。
  因为她的家庭……就是这样教她的。
  
  “要不,”山田阳射突然说,“反正都是嫖……要不你请我吃顿饭,然后……嫖我?”
  
  “啊?”
  我一懵,脑子转了三圈也没想明白山田阳射的思维是怎么跳跃的——总不可能是因为我说我打败了横刀一斩,然后他被我的王霸之气折服了?!
  
  “只是提议而已。”
  山田阳射镇静下来,他现在思维很清晰。
  “我条件还行,技术也不赖,也算是职业英雄的一员,你觉得呢?”
  
  ——寂——静。
  
  “当然,”过了两秒,山田阳射又慢吞吞地补充道,“明面上,我们之间没有其他关系,你依旧可以去追……随便你怎么样,但我不会再帮你了。”
  
  我突然觉得有趣。
  山田阳射倒底想干什么?他这么做……应该已经算是对相泽消太的欺瞒与背叛了吧?
  也不对?
  我换了个角度思考:如果胜哥把我有点好感的女人日了,还始终保持着炮’友关系,不阻止她追我……还可能帮她追我……
  
  我去,这也太刺激了。
  我会情不自禁把他俩都日翻的。
  
  “你说的很有道理。”
  我心情不错,走到柜子前打开箱子,抽出我的校服朝后扔过去,“但我还是吃亏了,相泽消太是我唯一的偶像,只有你能帮我追他,但嫖谁——这个的选择却太多了,只有傻子才会用‘唯一’换‘不唯一’。”
  
  山田阳射没说话,他胳膊一伸接住前方扔来的衣服,看了眼,放在旁边。
  
  “只是偶像的话,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吧?”
  
  我把箱子锁好。
  “一看你就没追过星,想和偶像谈恋爱——这种事很正常,想亲想抱想睡也很正常,这点全世界的粉丝都一样。区别就只是有些粉丝只能在脑子里yy,但我却有机会把自己的想法变成真的。”
  
  “你这根本就不是真正喜欢他——等等!住手!你你你干什么?!你住手!”
  
  山田阳射吓的向后跌倒,却被一把拽住了腿,他扯着差点被撕碎的上衣在地板上蹭蹭蹭疯狂后退,试图脱离魔爪——
  “都说了吃完饭再说!我们能不能别在学校里干这种事……球球老板了,我们先出去吃饭,行吗好吗可以吗?”
  
  “满脑子不想点别的,就只猜这种事。”
  我松开手,拿起椅子上的校服丢过去。
  “185的男款,快点换,我可不想和爸爸一起吃饭。”
  
  校服?他都31了!
  山田阳射顿时脸色发绿。
  
  “……我给你买新衣服好吗?”
  “快点换快点换!再逼逼我就生气了!!”
  “可是我年纪大了真的不适合——我错了!我换!我换!我这就换!你让我去男更衣室!求你了!”
  
  抱着校服出门前……山田阳射还是决定再逼逼一句,没办法,他也不想说,但是不这么做,他没法和相泽交代自己为什么穿校服。
  
  “能再给我一套你的校服吗?我记得应该每种都发了三套?”
  “干嘛?”
  “……给相泽。别告诉他。”
  “山田阳射,你是不是有毛病。”
  “让偶像穿自己的衣服难道不是粉丝的诉求之一?”
  “行了。给你,都给你。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