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九重天,逍遥调 > 两相持,心生不忿

两相持,心生不忿

时间:2012-04-10 09:35:55作者:八月薇妮字数:3598

  九渺是道宗圣地,普天下修道之人,莫不以能入九渺修行为荣。
  当初妖魔界入侵人界,祸延半壁江山,是九渺山道宗派了五百道众,召唤天下三千道者,齐心协力拦下了妖魔界,九渺的护教尊者秋水君重创了魔界十四皇子,逼得魔界立下血誓,自此不再进犯,才保住了靖平盛世。
  秋水君在这一役之中,斩杀魔将不计其数,传闻一件洁净道袍都被血染透,也从这一战役开始,秋水君得了“神威如岳”之名。
  
  但道魔之战,人人都知九渺山道者之力,对九渺崇尚有加,但九渺山的道宗元老,包括秋水君在内却心知肚明,若是他们身后无那人相助,要击败魔界数万精锐、且震慑住强大无匹地魔皇,简直如螳臂当车。
  人人皆知,九渺山有神尊坐镇,却不知那神尊的来历,能耐几何。
  “神尊”素来深居简出,无人见其真容,无有任何书籍录他事迹,就算是百年来有许多辅神者来侍神,下山之后,却一概都忘却了关于神尊的记忆。
  只是,在九渺最高峰顶,有一面灵台镜,灵台镜光芒所指,便是九渺山的有缘人,历来不管是灵台镜照到何处何人,那人便必定要入九渺,侍神三年。
  此番缘定入九渺的便是萧秀行。
  
  玉华州萧氏一族,族中曾出过朝廷的辅国天师,这新一任的辅神之女,据说天资极高,有望成为新一任的天师人选。
  但辅神女此刻才十五岁而已,要入朝为官,却需要十八岁才能够,在此之前,九渺山的灵台镜光芒所指,恰恰正是萧氏一族。
  但萧秀行是个骄纵顽劣的性子,又加上早先听闻了诸多有关九渺神尊的不佳传闻,因此心中到底不忿,虽然碍于族中规矩,乖乖地上了轿子,中途却到底给她找了个机会,以玉珏化身留在轿中,那玉珏沾染她身上气息,人问话,便答话,要她往东往西,绝不往南往北,精灵的很,因此旁边之人绝看不出来是假的来。
  但到九渺到底并非等闲之地,初一照面,便给那神威如岳的秋水君破了法术。
  
  其实秀行不肯侍神,只因是她自己慧根极好,又性子高傲。
  但放眼普天下,凡是修道之人,无不渴望被灵台镜照中,好有幸成为九渺的辅神者。
  只因辅神三年,大有裨益。譬如原本资质平庸者,三年过后,便成为法术高超的修道之士,最不济,亦能延年益寿,福寿双全,一生无忧。而原本资质上佳,便能开天眼,通鬼神,修成难得的半仙之体,只要自家再多些耐心,白日飞升,指日可待。
  奇怪的是,这百年来所记载的辅神者,全数是女体,更无一个男子。
  自然,这也是秀行对九渺神君猜忌的原因之一。
  
  那声音远远传来,秀行吓得急忙念咒,想将神龙收回,神龙却当空盘旋不退,一双铜铃般的眼睛,牢牢盯着对面那人。
  而与此同时,另有一道清冽的声音道:“请神君手下留情,此人乃是辅神之女。”
  同秀行对峙的那人闻言手指一动,一道足以令人魂飞魄散的真气消于无形。
  神龙见状,才终于收了神威,巨大身形,缓缓变小,最后没入秀行手心。
  秀行听得那清冽之声,心道:“神君?”正在惊疑,却听得对面那人低声道:“神龙……倒是挺护着这小丫头的。”
  秀行自不知自己已经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只还来不及说话,不远处已经有人现身,却在原地驻足不前,那清冽声音道:“请神君收了结界,容我等当面相告。”
  秀行大惊:“神君!不是罢……”心神激荡,眼前一阵阵发黑,隐隐有不妙预感。
  那人却淡淡地一拂袖子,百步开外的数人才得以奔向前来。
  
  秀行忽地想到一件要事,赶紧退后一步,不看那“妖怪”。
  赶来之人当中,那虬髯的汉子,原是萧家的三当家萧宁远,排起辈分,为秀行的三叔,因同秀行最投契,此次便由他来护送秀行入九渺。
  萧宁远奔上来,一把拉住秀行,竖起眉毛喝道:“出门之时我说过什么来者?这里也是你任性胡闹的地方?”
  秀行瞪大眼睛,叫道:“三叔,你没看到我身后有只大妖么?”
  萧宁远一惊,抬手在秀行头顶一拍:“住口,还敢乱说!”惊得声音都在颤,唯恐冒犯。
  秀行抱头,不敢多话,却嘟起嘴来,心道:“一定是我听错了,这妖怪怎么会是神君?”
  
  正在此时,先头那清冽的声音道:“请道兄勿要着急,敢问这位便是秀行小姐么?”
  秀行闻言转头,却见面前站着个身着蓝袍的青年道者,生得甚是俊美,但周身却散发一股无形的凌厉之气,令人不敢直视。
  秀行心中暗暗叫苦,道:“你是谁人?”话音未落,头顶又挨了一下,萧宁远道:“没有规矩,这位是九渺道宗的三位掌教之一,秋水道友。”
  秀行又惊又喜,抱着头望着那俊美道者:“你便是神威如岳?久仰久仰……”大眼睛里闪烁着惊惧同欢喜交织的光芒。
  秋水君略有些意外,正要说话,对面有人冷冷地道:“这个小丫头就是辅神者?”
  
  秀行本正“仰望”秋水君,听了这个讨嫌的声音,便转喜为怒,回过头去正要说话,却吃了一惊,却见面前的“妖怪”,不知何时已经衣冠楚楚,浑身上下,被一袭深蓝色的袍子裹得密不透风,颈间的衣领都高高竖起,里头白色的里衬若隐若现,但那仅露出的下巴上的肤色却更是明净如玉,不逊冰雪。
  就连原本散开的一头银发此刻都绾在头顶,一顶辉煌灿烂的金冠束着,银白金耀相衬,说不出的华美,而除了面上那个怪模怪样的面具,这人简直端庄尊贵地跟身边儿的秋水君有的一比。
  秀行张开嘴,一时不能做声:这实在是太过阴险,且手快,他何时竟穿戴的如此齐整了?
  那么……他那副“出水芙蓉”般的奇异场面,岂非只有她自己看到了?
  
  秋水君略微躬身道:“回神君,正是她,萧氏秀行。”
  那人轻蔑道:“这样无礼粗暴的丫头,该不会是灵台镜选错了罢。”
  秀行闻言大怒:“妖怪!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人淡淡道:“我是妖怪,那你又是什么东西?”
  秀行更怒,还要说话,却又灵犀突降地跳到一边,躲开了萧宁远拍下的一掌。
  秀行捂嘴笑道:“这次没打中。”
  耳畔听到那人极冷地一声笑,类似耻笑。
  秀行闻声皱眉,斜睨过去,不悦道:“……你这妖怪笑什么,小觑我?”
  萧宁远啼笑皆非,正欲呵斥,那人却冷冷然道:“你有胆就再叫一声妖怪。”
  秀行哼道:“你让我叫我就叫?我看起来很听话么?”
  那人声音更是冷逾冰霜,道:“我说过,再叫一声,便让你化作飞灰。”
  秀行哪里肯示弱,即刻要反唇相讥:“你……”谁知才吐出一个字,便被萧宁远牢牢地捂住嘴。
  
  秋水君适时出面:“灵台镜所选,就算是错,也得认下。请神君见谅。”
  那人见状,淡淡道:“随意。”拂袖而去。
  秀行目瞪口呆,见他飘然离去,挣扎着叫道:“三叔你放开我……我要让神龙诛了他……”
  萧宁远紧紧地勒着秀行:“再说一句我诛了你!”
  秀行无语泪流,而遥遥地,却传来一声冷淡的声:“唤神龙又如何,他伤不了我……”
  秀行侧目,挣扎着叫:“隔这么远……偷听!有本事回来试……三叔……”
  
  秋水君看看远去的神君,又看看秀行,皱眉道:“奇怪。”
  萧宁远满头地汗:“请道兄见谅,这丫头是有些任性的。”
  秋水君道:“我并非是指这个,而是……神君素来性子随和的很,不会贸然动怒……百年里我只见过一次,那次是为了一件干系极大的……这次同辅神女初次相见,应该不至于的,到底是怎么了?”
  萧宁远见神君走远,不知不觉松开了秀行,却听秀行道:“什么神君!你们都是瞎子么?他根本是只妖怪,喜怒无常也是有的,”忽然沉思望天,“……或许是怕我伤了他,故而恼羞成怒。”
  萧宁远又是一头的汗:“孽障孽障,少说两句!”
  秋水君却含笑道:“说起来,辅神之女为何竟能进入神君的结界中?”
  秀行呆道:“什么结界?”
  秋水君挑了挑眉:“这天池周围十丈,给神君下了结界,不管是仙魔妖兽,连同凡人,一并无法入内。”
  秀行目瞪口呆,叫道:“哪里有,我就这样大摇大摆走进来了,还以为你们九渺大方的紧,连个看守的都无……哦,我知道了,是那妖怪的法术失灵……”
  萧宁远胆寒,小声提醒道:“是神君……”
  秋水君道:“可是方才我们上来之时,便被结界挡住。”
  秀行愕然,而后又得意洋洋道:“定然这妖怪的法术时好时坏,不太灵光之故……”
  萧宁远略微提高声音:“是神君……”
  秋水君摇头:“此等差漏,绝不会出现在神君身上……哦,也许这才是神君大怒的原因,是辅神之女无意中破了他的结界,——对了,每天这个时辰,神君都会在天池中沐浴静修,是不是被打扰了静修,故而……”
  秀行面红耳赤,情不自禁想到方才之事,窘然辩解道:“我才没有下水……哪里会打扰到那臭妖怪?也什么都没看到,我是闭着眼睛地。”一身湿淋淋地,发梢还在流水。
  萧宁远忍无可忍,终于一巴掌打下来:“都说了是神君!还说我们是瞎子,我看你是耳朵聋了!”
  秀行抱着头,心想:“如果说留在九渺的唯一好处,那恐怕就是……不用再受三叔魔掌摧残了。”一时眼泪长流,敢怒不敢言,抬着袖子,悲悲戚戚地擦泪。
  
  秋水君忍着笑:“萧道兄不必如此苛责,辅神之女还未曾熟悉九渺,只要留在此处,以辅神之女的资质,应会渐入佳境。”
  秀行抬头看看秋水君,却见他笑的和蔼,先前身上的凌厉煞气无形中散去许多,秀行心中道:“难得,神威如岳却是个好人。”
  跟在秋水君身后的道众却面面相觑,只有这些被秋水君“□□”出来的弟子们,才打心里明白“留在此处”跟“渐入佳境”的真正涵义到底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