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小说 > 24小时的糖与毒 > 第7章

第7章

时间:2016-02-27 01:01:59作者:竹岚子字数:2415

  片段从仰视的角度看过去,站着一个黑色头发、面容模糊的男人。
  
  “你们把他从我身边带走,他再也没能回来——是你,你这个凶手、杀人犯!总有一天,我会为他报仇——只要我还活着,总会等到这一天……”
  有人在这样嘶喊,声音非常的熟悉。而男人在她面前蹲跪下来,扯开了她的衣扣,毫不犹豫的俯身——那张脸瞬间近在咫尺,她看到一双血红的、并且颜色不断加深的眼睛……
  视线凌乱着躲避挣扎,却无济于事,混着锁链碰撞的声音……
  
  从脑海中的片段骤然抽身,莉莉丝条件反射的双手用力,将眼前的人一把推开!
  
  西泽尔险些被推倒,勉强支撑住自己重新坐好——他一条腿支起,一条腿放平,有些担心的重新凑过来,望着她骤然苍白的面色:“抱歉,我刚才大概有些激动,弄痛你了吗?”
  “我……我们,”她慌乱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脑中灵光一闪冒出几个问题,“我们第一次相遇是什么时候?在哪里?谁先告白的?谁先求婚的?对了,你不是要去上班吗。”
  
  西泽尔愣了一秒,随即失笑。
  
  “原来你在想这些啊,吓我一跳。”他像个孩子一样笑起来,声音中毫不掩饰的愉悦,“我想想……第一次遇到你时,是我这一生最痛苦的时刻,而你在那时从天而降,简直像个天使。”
  莉莉丝:“……”你TM在逗我。
  
  “我是认真的,你不要这么看我啊,”西泽尔被她鄙视的目光弄得有点无奈,“大概是我们相遇的时间实在太正确了,所以很快就在一起——当然,告白和求婚都是我,但你说过如果我再晚半分钟,你就要说出来了。”
  莉莉丝:“……”从单纯的“感觉”上,好像的确是她能做出来的事。
  
  “至于上班什么的,你都这样了,我等会儿就去请假。”他毫不犹豫的做出决定,“既然不用上班了,早餐给你做喜欢吃的特制三明治怎么样?加上一杯牛奶。”
  特制三明治,牛奶。
  似乎是她喜欢的东西没错。
  
  于是她点点头,看着他起身似乎要出去,想起来一个算是重要、却被忽略了的问题:“西泽尔,我们什么时候去看医生?”
  刚刚转过身的青年,动作却顿住了。
  
  然后他缓缓回头,脸上的神情充满了非常不可思议,仿佛听到了什么奇怪的说法:“看医生、出去?”
  莉莉丝感觉到一阵寒意上涌,因为对方莫名诡异的神情——
  
  仿佛有浓郁到黏腻的爱意在他漆黑的眼睛里缓缓流动,笑容温柔到偏执,最后渗出毒.药一样甜蜜的黑色。
  她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病情复发然后看医生,有什么问题吗?
  
  只是这个反应,这样的神情……
  不对劲。
  一定有哪里不对劲。
  
  “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从被子里钻出来,站直后用它勉强遮住自己的身体,低头警惕的盯着他。
  以戒备而防御的姿势。
  
  西泽尔站在原地很久,仿佛被凝固了时间。最后全身轻微颤抖着,用右手背挡住了自己的脸。
  他脸上的表情因此而模糊不清,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哭泣。
  
  “你真的是,一点点都不愿‘妥协’呢,亲爱的。”最后他放下胳膊,忽然朝着她大步走来,“好不容易到了幕间休息的时候,你就这么迫不及待,重新回到我们的游戏中吗?”
  
  她被一把推倒在床头后的窗台上,身体撞到隔着玻璃的窗帘,微粗的布料直接摩擦到光滑的后背。身上的被子随之被扯下,男人大腿有力的肌肉,已毫不犹豫的卡进她的腿心。
  “今天早上被你不小心碰到的时候,我就已经兴奋的不得了。好不容易强忍下来,你却这样对我……”
  “啪——!”
  
  她在对方压上来的同一刻,将身体往后避了几分。争取到自由的左胳膊用尽力气,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场面一时冷到了冰点。
  
  莉莉丝坐在窗台上,无法控制自己不断的深呼吸。两人的距离依然很近,少女毫无遮掩的胸前起伏显得格外令人喷鼻血,她却没有丝毫去顾及的心情。
  像是一只警惕的小兽,朝着入侵自己地盘的强者,露出锐利的獠牙。
  
  西泽尔单膝跪在床边,静默地盯着她。
  
  “……为什么呢。”
  最后,他忽然说。
  
  莉莉丝不想接话,只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
  
  “为什么,永远是这样。”
  他的肩膀忽然耸了下去,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模糊的哽咽。身高一米九的大男人,忽然像个被负心汉无情无耻无理取闹始乱终弃的少女,哽着嗓子开始念叨:
  “无论在‘游戏’还是‘幕间’,无论让你从什么时间地点‘开始’,无论我们是多么亲密的关系,你永远不会真正选择我——你总是在怀疑、在分析、在衡量,总是偏执的认定你恨我、你要杀了我,而不去考虑‘你爱我’的真实。”
  
  莉莉丝:“……”目瞪口呆.jpg。
  
  他露出一个苦笑:“看,就像现在的你。真正让你感到可信的观点,也是‘你杀了我的恋人’、‘你囚禁着我’、‘你在欺骗我’;却不会认为‘我们是夫妻’、‘我们彼此相爱’、‘我对你诚实’。”
  莉莉丝沉默。
  
  “所以亲爱的,人究竟是凭借什么,来确信彼此的关系呢?”西泽尔的神情渐渐变回了最初的平静,他干脆将自己整个儿搬到床上,同时拉过被子,严严实实遮住她脖子以下,“姓名?记忆?情感?言行?——如果它们不见了、残缺了、杂糅了、混淆了,我们究竟该相信哪一部分,又如何判断我们的‘相信’,就是真相呢?”
  ……
  ……
  “那就向我证明吧。”
  少女的声音,在不大的房间里响起,轻却笃定。
  
  她坐在窗台上,而他坐在床前。即使原本明显的身高差,却因为两人迥异的位置,使彼此的位置全然颠倒逆转。
  她居高临下,而他虔诚仰望。
  
  “重新开始一次‘游戏’吧,或者说,继续我们的‘游戏’。”她说,“如果是真相,如果你有不能直言的秘密,请通过它告诉我——用你最大的努力,让我接近那个真实。我也会以自己全部的气力,直到追寻到它为止。”
  “我发誓,直到我心中的爱燃尽,或者恨与杀意彻底熄灭为止。”
  
  西泽尔望着她,近乎释然地一叹,重新露出了温柔的微笑。仿佛远在一切开始之初、那最初最初的相遇。在黑暗中沉睡的少女,被意外的来客唤醒。
  然后犹是少年的西泽尔,在茫然了片刻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他说:“……”
  
  莉莉丝完全想不起来,那时的少年,究竟说了什么。
  她只看着眼前的青年,瞳孔由黑转红,渐渐泛起潋滟的漩涡。
  
  “那么早安,亲爱的。”
  “Once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