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小说 > 24小时的糖与毒 > 第6章

第6章

时间:2016-02-26 18:49:13作者:竹岚子字数:2470

  她记得,自己有个恋人。
  
  恋人是这世上对她最温柔的人,当她还在黑暗中沉睡的时候,就是他用低语唤醒了她。
  然后牵着她的手,走向明亮又美丽的世界。
  
  可恋人也有他的痛苦,被隐藏在微笑和光鲜的外表之下,只与她一人分享的痛苦。
  并且,总有人要将他们分离,总有人不允许他们在一起。
  不、不可以!
  
  他们在粘稠的、腥黑的、浓郁的世界里拥抱,给予对方或许零星的慰藉与温度。他们共同抵御外界的恶意,分担痛苦、共享幸福。
  直到有一天,恋人消失了。
  
  她痛苦又茫然,决定去寻找他。可很快有人告诉她,他死了。
  死在另一个人的手中。
  
  从此,在这个世界上,她拥有了两个最最刻骨铭心、生死不忘之人。
  即使身躯被岁月风化成灰,即使时间凝固山川逆流。
  依然至死不渝的恋人,以及,至死不渝的仇人。
  
  ***
  
  “唔……?”
  
  刚刚亮起的视线还有些模糊,蒙蒙的昏暗光线中有一团更加模糊的影子。她揉着眼睛想坐起身,发现身上盖着什么厚且棉柔的东西,被体温熏的暖呼呼的。
  “怎么了,今天醒的这么早?”
  
  她感觉到那团影子靠近了几分,然后唇上被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凑近的呼吸温热,她能感觉到对方倾身而来时,大腿隔着被子触碰到她皮肤的重量。
  于是她本能的挣扎了一下,不知道碰到了什么,耳边响起对方一声低低地抽吸声。
  
  带着压抑的。
  
  “亲爱的,一大早就这么热情,是不舍得我去工作吗?”那人温柔的声音里带上几分调笑的味道,却是无法否认的亲昵,“看你,困成这个样子。”
  她揉了揉眼睛,终于看清了面前的人影。
  
  青年看起来刚刚二十出头,年轻精致的容貌配上黑色的头发和眼睛,被有些昏暗的光线蒙上几分神秘感。他专注地低头凝视她,瞳孔与虹膜是一片同样的洌黑,即使在这么近的距离,也很难分清它们的界限。
  这无疑是个非常美丽的人,也是个让她感到莫名依赖和温暖的人。
  
  除了,她不认识这个人。
  
  “好了亲爱的,我知道你依然很困,不用勉强自己醒来和我说再见——虽然这让我很惊喜,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男人保持着一个蹲跪在她身上的姿势,开始了认真的回忆:
  
  “节假日?当然不。我们认识的第几年?那是上个月。我向你表白的日子?也不是。你或者我的生日……我怎么可能记错呢。”
  他一一列举,又一一否认。最后叹了口气,将双臂揽过她的肩膀:
  
  “好吧,我承认我想不到了——告诉我吧,不然我今天一整天,大概都没办法专心的投入工作。”
  见她始终呆呆的样子,他笑着开了个玩笑:“总不会,你只是想去上厕所?”
  
  青年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隔着布料贴上她光果的肌肤,能感觉到对方温热有力的臂膀。她有些不适的动了动,发现后退无果后,只好试着开口:
  “那个,抱歉……但是我还是要问,我们是什么关系?情人?恋人?还是夫妻?”
  
  男人的脸上,瞬间出现了怔愣乃至惊讶的表情。
  
  她看着对方一脸懵逼,微微叹了口气。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把他的胳膊拿下来:
  “不好意思,我好像不记得你了,甚至不记得我自己。”
  “……”
  “……”
  
  沉默像是一双无形的手,撕开了刚才温情脉脉的对话与氛围。
  他们在昏暗的、窗帘紧闭的房间里,一个缄默的凝视,一个心虚的低头。
  
  “你啊……”
  片刻之后,她听到头顶传来男人的声音。仿佛无奈,仿佛叹息,却无法忽视其中的温柔和妥协。
  “本来以为你已经康复了,现在看起来似乎还没有……”
  
  康复?
  
  她抬起头,看着男人从她身上起来,然后一个翻身坐在她旁边。修长的胳膊重新揽上她的肩,看到她似乎不适的缩了缩,噗的笑出声来:
  “这个模样的你,真是熟悉又陌生啊……”
  
  然后那笑容染上几分苦涩,他微微侧身,用另一只手揉了揉她的发顶:
  “我是你的丈夫,我们已经结婚快一年了。”
  
  她的右手被从被子里抽出来,对方的指尖落在她无名指上。于是她清楚的看见无名指根上一枚小巧的白金戒指,镶了一颗小小的、似乎是钻石的东西。
  和对方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明显是一对。
  
  他看着她发怔的目光,笑了笑,伸手把戒指从指头上取下来。她犹豫了一下没有挣扎,戒指被取下后,指根处的一圈红痕,证明它的确被佩戴了很久。
  “哝,里面还有我们的名字。”
  
  他将两枚戒指放在手心,示意她拿过去看。
  女式的那枚内部,刻着“C&L”,男式的内部,刻着“L&C”。
  “我们名字的首字母,还记得吗?”
  
  看着她摇了摇头,他并不算意外:“Lilith,我的莉莉丝。”
  “Lilith……”她将这个名字在口中念了一遍,似乎感觉到一丝熟悉。然后看了看那个“C”,抬头看他,“那你呢?”
  这次他却没有直说,而是将戒指分别戴回去,才戳了戳她的脸:“你猜?看看你能不能猜到。”
  
  “……”她有些无语的默了默,看他怎么都不肯妥协的样子,只好在脑中努力挖掘。
  然后有一个名字,轻而易举的出现在唇边。
  “S……C、Cesare,”,她眉头微皱,有些迟疑地说,“是西泽尔吗?”
  
  男人的眼睛瞬间变得很亮,像是久处黑暗的人,瞳孔中映出第一道明光。
  然后她被紧紧的抱住了,用力的,似乎要将她揉进对方的身体里。
  
  “莉莉丝、莉莉丝……是的,你还记得……我……”
  西泽尔的语序甚至有些混乱,像是痛苦又仿佛快乐。怀抱仿佛落水的人攥着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甚至勒得她难以呼吸。莉莉丝试着挣扎,却一丝一毫也无法反抗,这个近乎禁锢的拥抱。
  
  ……熟悉的感觉。
  ……无法挣脱、无法逃开的,笼中鸟。
  
  是因为太过亲密吗?属于……恋人的亲密?
  
  莉莉丝有瞬间的错乱感,莫名出现了一种想要紧紧回抱对方,同时又渴望远远逃离的复杂感觉。像是大脑分裂成两个人,一个深深的爱着,一个沉沉的恨着。
  这感觉让她难受,同时感觉到一点不安。于是她咳了一声,以此引起对方的注意力:
  
  “那个,西泽尔……虽然你这么说,可是我还是觉得太突然了。”她莫名有些窘迫,毕竟这种行为,或许在对方看来是被妻子莫名其妙的拒绝亲昵,“所以能不能,先放开我?你的力气好大,我有点呼吸不上来了。”
  不知道被哪个字戳中了,对方的怀抱仿佛僵了一瞬,最终缓缓的松开。
  
  就在身体完全分开的一瞬间,莉莉丝的脑海中,忽然飞快的闪过了一个片段。
  那是从仰视的角度看过去的,一个黑色头发、面容模糊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