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小说 > 24小时的糖与毒 > 第4章

第4章

时间:2016-02-22 00:18:56作者:竹岚子字数:2640

  动乱,在校铃响起的一刻,同时出现。
  
  这时大概是春夏之际,教室的窗户开了七七八八,徐徐的微风仿佛在一瞬间暴涨,将大多数窗户“嘭”地一声推撞向后方。
  “哗啦啦”的玻璃碎裂声,以及女生的尖叫声,在下一秒传来——同样坐在靠窗位置的、较后排的一个女生,因为躲闪不及,被碎掉的玻璃扎了一身,整个人几秒便成了血糊糊的一团。
  
  而这声尖叫,只是一个开始。
  
  远方的地平线上,金红的圆球滚落进一团黑紫色的云雾间,彻底被吞没了最后一丝金色。黯淡下来的天空呈现一种轻飘飘的紫,像是小女孩裙子上的一团团薄纱。
  就在这近乎梦幻的天空下,尖叫与嘈杂声一点点的,响遍了学校的每个角落。
  
  ——不知来自何方的,属于夜晚的怪物,出现了。
  
  塞壬在动乱开始的时候,就顺着打开的窗户,跳了出去。
  在她所不记得的五个小时里,应该有类似“游戏规则”的存在出现过。比如根据罗茜的反应,他们需要在晚自习开始的时候,呆在自习室里。
  
  之后,大概就是“自由活动”的时间。
  自由活动的他们,和自由活动的,诞生于逢魔时刻的怪物。
  
  塞壬从窗户跳了下去,逆涌的风声冲击着耳膜,混杂着从校园北方传来的哀嚎和尖叫。她从三楼的窗台一跃而下,身体却轻盈地像猫一样,又或者某种长着羽翼的、随风翱翔的美丽生物。
  三楼到地面的距离,对她来说仿佛什么都不是。她能感觉到身体里充溢着的奇异力量,不属于“正常”人类的、却似乎天生能够为她所用,并且得心应手的如同手足。
  
  于是她轻盈地落在了地上,毫不犹豫地朝着动乱响起的地方奔了过去。
  
  ***
  
  【——这个夜晚,在这所学校,或许还有其他地方,出现了一种未来被称为“魔”的生物。
  它们生于黑暗,畏光、嗜血,大多喜好血肉、较强者能以体嚳液污染其他生物。】
  
  塞壬将这条突然出现的“短信”看了两遍,然后按黑了手机。黑屏前机面上闪过了一秒的屏保,以及一个位于正中的时间:
  07:30。
  
  这就是,“规则”吗?
  
  在一声嗡嗡的消息震动音后,旁边的草丛里很快传出几声窸窣响动。塞壬本能的从栖身的树丛跳出来,同时向着声音传出的方向抬脚一踢——
  大概是骨头折断的声音,在昏暗的光线下并不明显。一只曾经是猫咪、现在变成了黑色的毛皮与血红眼珠的生物,一瞬便失去了生命。
  
  在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塞壬已经解决了十来只这样的生物。
  有猫,有狗,还有……曾经的人。
  
  真正濒临生死一刻的时候,塞壬发现,自己比想象中的还要冷静。
  进退、杀死、让对方流血。
  仿佛身体比意识更加清醒,明白这不过是一场游戏。
  
  虚拟的、没有制约的、可以随心所欲的游戏。
  ——我们来玩一场游戏。
  
  “……唔。”
  塞壬将刀刃从刚刚捅穿的脖颈处□□,听着对方死前发出一声哀鸣,皱了皱眉。
  该死,怎么能在这种时候走神……
  
  地上的尸体转眼又多了一具,这次是个偷袭未遂的人形——大概在半小时之前,“TA”或许还是这所学校的某个同学。现在却变成了瞳孔血红、毫无理智而寻觅血肉的怪物。
  对塞壬来说,对付这些家伙并不困难。切开它们的脖颈或者这段骨头,并不比折断一根树枝费力多少。
  
  这也让她在这半个小时内,摸清了对方的很多特征。
  
  它们不是她印象中的丧尸,也不是血族。
  这些生物由体型稍大的物种转换——最小也是猫那种级别,不会毫无节制的吸血或吃肉,有一定的饱食度,被攻击心脏、大脑与颈椎时会死,其他部位受伤后痊愈度远超普通人类。
  却拥有相似的传染性,被它们咬过而因种种原因未受致命伤的人类,有一定概率在几分钟内转化成相同的物种。
  
  ——所谓的“魔”吗?
  
  “救救我——”
  熟悉的少年声音,在十几米外的黑暗中,忽然隐隐传来。
  
  那声音因为情绪的起伏而有些变调,透着无法抑制的嘶哑和绝望。塞壬的指尖微微一动,那是不到三小时之前,她刚刚说过再见的声音。
  那时她看着他祈求的神情,告诉他:想要我和你合作,首先祈祷我没有找到其他同伴,其次至少活过今晚的十二点。
  
  然后她将他抛在身后,并且很快向另一个人,提出了合作的要求。
  ——这个世界,弱者无法存活。我只会成为唯一独自行动的那个,唯一被抛弃的那个。
  
  是莉莉丝。
  她醒来后看见的第一个人,也是其他人口中,这个世界与她关系最近的人。
  却无法让她给予信任。
  
  她听到了魔物低低的嘶吼,混着凌乱的脚步声和呼吸声。那声音越来越远,似乎那个叫莉莉丝的少年,正被驱赶着试图逃离,却无法逃离越来越近的死亡。
  
  你为什么不肯帮他、为什么不愿救他、为什么无法信任他?
  真的是因为……所谓的失去记忆吗?
  不,不是这样的。
  
  塞壬站在原地,内心却被一个语调微凉的女声反问着。那是属于她自己的声音,却不知出现在何处,是真实或者幻听。
  “不,不是的。”
  她说。
  
  “因为……从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
  “就爱上他了。”
  “或者说,我是‘一直’爱着他的。”
  
  既然这样,为什么反而不肯答应他?
  
  “因为、因为听到他说出第一个字后,我却发现……”
  “我想杀了他。”
  
  塞壬望着前方昏黑的校园,终于说了出来。
  被她深藏在心里的、用尽全部力气压制的,那种粘稠、腥黑、浓郁,几乎无法控制的恶念与杀意。
  仿佛挚爱被其夺走,心脏被硬生生挖出来。直到全身的血液流干,记忆在漫长的时光里,与干枯的身体一起风化成沙土。
  
  也依然、依然无法放下的爱情,与永远、永远无法停止的杀机。
  
  如果记忆可以造假,可以失去,那么感情呢?
  他到底是她的恋人,还是……夺走她恋人的仇人?
  
  远处,属于莉莉丝的求救声,渐渐转为绝望的哀嚎。那是塞壬非常熟悉的声音,在这个校园里,短短的半小时内,听过无数次的声音。
  被撕扯、被吞食、被吸干血液拒绝血肉的声音。
  
  那些声音从最初的刺耳,到最终转为奄奄一息的断续低吟,终于悄无声息。然后只剩下纯粹的咀嚼和怪物的低吼,从远远的地方传来,几乎听不清晰。
  塞壬自始至终,没有向那边走一步。
  她知道,对方活不了的。
  
  普通的人类,被至少三四只怪物围拢,几乎只能引颈受戮。何况莉莉丝的身体,连普通人的程度都没有。
  她想起睁开眼的瞬间,看到的他。看起来至多十六七岁的少年,虹膜和瞳孔一模一样的漆黑。或许因为舔舐的动作,让他的脸上晕出一抹轻轻的红,在苍白的面色上如同胭脂般艳丽。
  艳丽,却脆弱。
  
  他的眼睛格外的大,或许正是因为面色苍白的几乎病态,下巴似乎能扎手。而这份苍白清楚地昭示着,他比常人更加虚弱的体质。
  所以,在这个被魔物充斥的世界,注定了早夭的结局。
  
  除非……
  
  下一秒,塞壬听到了脚步声。
  属于人类的,毫无掩饰的,向她这边走来的脚步声。
  从莉莉丝死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