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小说 > 24小时的糖与毒 > 第1章

第1章

时间:2016-02-09 23:17:23作者:竹岚子字数:2591

  她醒来的时候,感觉有人在舔她的手。
  准确的说,是小指的指尖。
  
  柔软的、湿热的、舌苔特有的起伏带来了微微摩擦感,从指尖最敏感的细胞传递到心口。瘙痒、酥麻,夹杂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悸,如同微弱的电流闪过,让她控制不住缩了缩。
  可对方却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掐握着她指节的手微微用力,就卸掉了她本能的动作。
  
  于是她睁开眼睛。
  
  入目是夹杂着金色的雪白日光,刺得她眼睛酸涩了一瞬间,不得不闭合几秒后再次睁开。逐渐适应了的光线下,玻璃面的圆桌离她不到半米,搭在柔软的灰色沙发靠背上的左臂,在明亮的光线下白的像玉。淡青色的血管潜伏在表皮之下,延伸到手腕,然后被另一个人的手握住。
  对方坐在同样的单人沙发里,右手保持着一种近似于吻手礼的姿势,将她的左手掌握在掌心。他毫不意外地看着她醒来,若非指尖残留的触感,她几乎以为这是一个即将完成或者已经完成的吻手礼。
  
  ——哪支文明的吻手礼包括舔手指,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比起之前介于半醒未醒间、本能一样的轻微挣扎,这一次她十分坚决非常用力毫不客气的把手往回抽。对方没有阻止她,任由她把手抽了回去。
  首战告捷,她将目光微微转开,快速的打量过自己周围的环境。
  
  ——图书馆、复习室,或者类似的建筑内部。
  三秒之后,她得出了这个结论。
  
  他们所处的地方是三楼,上面还有三层,整体布局非常相似。每一层都是弧形阶梯状的平面,楼梯从中间穿过,将六层的每一层分成了两个不规整的半圆。
  他们位于三层左半圆的边界,一处微微凸出的平台上。玻璃面的圆桌被三把小小的单人沙发包围,其中一把空置着,另外两把被她和面前的少年占据。
  
  少年,或者青年。
  
  形容性的语言多是较为主观的,不同于数字带来的相对精确性。眼前的男性无疑十分年轻,黑色的中短发和同色的眼睛,即使是这样趋于深沉的颜色,也无法让他显得老成。
  从外貌来看,他至多十五六七岁——处于青涩的、发育中的、激素分泌旺盛的年龄。只是这感觉无疑是不全面的,无论是他之前的表现,还是此刻看着她的模样,都不该是这个年纪的少年所有。
  
  但见皮相,未见骨像。
  
  指尖的水渍已经完全干透了,只有某种风干后的凝滞感保留了下来。她本能的用拇指搓了搓,对方显然注意到这个动作,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眼角微弯,露出一个可以被称为“干净剔透”的笑容,其中似乎带着讨好的味道。
  ……见鬼的干净和剔透。
  
  她绷直了脊背,下颌微收,皱着眉头盯着一米外的少年。他人来往寥寥的图书馆,陌生而行为诡异的异性,以及最重要的,记忆空空如也的自己。
  是的,她想不起一丝一毫,关于“自己”的事情。
  
  姓名,亲友,来历,过去,一干二净。
  常识、知识、观念、讯息,却基本完整。
  甚至在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她的脑中随之出现了“解离性失忆症被认为是最常见的解离症,此病最常见的是对个人身份(personal identity)失忆,但对一般资讯的记忆则是完整的……”,这样一段信息。
  
  “我”在失忆之前,要么修习的专业与此有关,要么是个记忆不错的学霸。
  这绝不是什么人人都知道的常识,她知道。
  那么问题来了,此时此地,她开场的第一句话,该说什么?
  
  “可以了吗?”
  就在她在脑中列出几种适用方案,并决定用最合适的那种试探一下时,对面始终未曾开口,只用注视与她相对的少年,用简单的四个字,打消了她的念头。
  
  仿佛一句简短的魔咒,将封禁的时空打破。似乎是因为她始终没有说话,眼前的少年渐渐流露出一丝恳求又脆弱的神情。他将身体微微前倾,伏身将双臂支在桌子边上,紧紧地盯着她。
  那双眼睛有些异于常人,瞳孔和虹膜一样漆黑,看起来只有眼白和瞳孔,因此显得格外的大而圆润。
  
  这样一双特别的眼睛,被它们注视的时候,会让人第一时间感受到虔诚、专注、郑重与专一。或许只是瞳孔构造带来的错觉,或许的确如此。
  仿佛你成为对方落水时的最后一根稻草、困境中仅存的信仰、深陷黑暗中唯一可见的光。这让他的神情无比诚恳,即使她对当前的境况一无所知。
  
  “塞壬,这样做够了吗——请你救救我。”
  
  一句紧随而来的话,同时对方再度伸出手来,似乎想去握她的手,却又在她毫无感情的注视下退缩下来。他的十指不安的绞缠在一起,稚气未脱的容貌让他看上去,更像是某种蜷缩的动物幼崽:
  “你说过的,只要我,舔够半分钟,你就帮、帮我,”他的脸因为羞窘而泛起一丝微红,却坚持着说下去,“选择我作为合作对象,直到任意一方死亡或者24小时结束为止。”
  
  最后那句话有些长且书面化,但对方说的无比流畅,显然在心里复述了不少遍。
  可是,从对方之前姿态极低的用词来说,这段话与其说是要求她兑现承诺,不如说是用唯一仅有的口头誓言,努力将两人维系在一起。
  
  ——只有别无他法、又太过渴求承诺的人,才会这样姿态低下,甚至到了卑微的地步。
  是因为什么?
  
  “我的‘原话’,不是这么说的吧,”短暂的沉默后,她决定用这句话作为试探的开头——摆出漫不经心的态度。
  于是对方的脸色,瞬间从红到白。
  “何况,和你‘合作’,我可看不到多少好处。”
  
  “那你究竟想……怎样。”面前的少年猛地站起身来,又在一瞬间深呼吸,将差点过界的音量和情绪压了下去。最终在她挑起一边眉毛斜睨的时候,重新坐了回去。
  “……我知道,比起其他五个人的实力,尤其是颜珏,和我合作没什么好处。”在十几秒的深呼吸之后,他重新开口。刚刚变声完毕的声音,似乎还残余着一点沙哑,被激化的情绪增强,听起来像是濒临哽咽的语调,“可是我有我的‘优势’,他们都没有的。”
  
  “我们的身份设定是‘情侣’,不需任何借口就能一起行动。而其他几个人,你和颜珏的设定是‘情敌’、不喜欢舍璃、和莫斯的设定是‘普通同学’,而西尔维娅和罗茜必然在一起……”
  “另外,我喜欢你。”
  
  她心里微微一动,表面上却只挑了下另一边的眉毛。
  
  “我喜欢你,塞壬。”对方却像是放下了一切顾虑和挣扎,神色平静到仿佛不是在告白,“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早在我们没被弄进这鬼地方之前,在我遮遮掩掩不敢面对你的时候,你一直都知道。
  “这个世界,弱者无法存活。如果不能和你合作,我只会成为唯一独自行动的那个——唯一被抛弃的那个。”
  
  “我喜欢你,我必须依附你。所以舔你的手这种小事也好,做其他任何可以做到的事也好,只要你说,我就会去做。
  “只请你,救救我。”
  
  作者有话要说:如果瞅过我隔壁原创的,请忘了它吧。两篇文没有半毛关系,相同的人名是我取名无能+懒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