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耽美小说 > 走两个崩一双 > 《陌路芳菲》十四

《陌路芳菲》十四

时间:2015-09-18 20:16:56作者:姑苏剪剪字数:4070

  随后羽寒镜就进了地牢,正好见到洛晰坐在角落里,垂着头发呆,不知在想什么。
  
  就算是在这般肮脏阴森的环境,洛晰依旧保持着他的不同,让人一眼就能看见。
  
  羽寒镜也不废话,直接将手中的鞭子甩到洛晰面前,这是一条有两指粗细的鞭子,上面布满倒立的钢针,若是打在人身上,必定是血肉开绽,体质弱些的怕是受不了几鞭。
  
  而且看那些钢针上诡异的暗色,怕是上面还是淬了东西的,估计是加深痛感一类的药物,这是一条只是看着就让人心里发颤的刑具,看这外表,应该不会有人作为武器的。
  
  “洛玉书,告诉本座你将人安置在了哪里?”
  “我不知道。” 洛晰将目光从鞭子上面移开,继续垂着头。
  “看来你是想尝尝这刻骨鞭的味道了。”
  
  羽寒镜的语气沉下来,运起内力,一鞭子打在了墙上,只见那石墙立刻破裂开,碎裂的石块四下飞溅,有几块甚至落到了洛晰的脚边。
  
  洛晰被这声响惊了一瞬,等看到羽寒镜造成的破坏效果,突然觉得心里一寒,这鞭子的威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大,这一鞭下去,人会不会直接变成两段啊?
  
  “如何?这效果你还满意吗?现在说还来得及。” 羽寒镜一步步走进洛晰,鞭子拖在碎石上,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声响,造成的心里压力是巨大的。
  
  洛晰并不愿死的这么悲惨,但这就是他的结局,再痛他也只能受着了,所以他依旧没发生,只是将头埋的更低了。
  
  “好,洛玉书你既然这么硬气,本座就如你所愿。”
  
  羽寒镜抬起手,随后猛然一挥,鞭子发出轻微的破空声。
  “教主,手下留情。”凌青和突然走了进来,看到朝洛晰甩去的刻骨鞭脸色变了几分,立刻就半跪下求情。
  
  羽寒镜的鞭子在空中顿了顿,任随它垂了下来,落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出去,本座的事何事轮到你插嘴。”
  
  “教主”凌青和看了洛晰一眼,继续恳求到,希望羽寒镜看到洛晰对他有救命之恩的情况下放他一马。
  “将凌护法革去护法职位,送去刑堂领罚。” 羽寒镜看也不看凌青和,态度坚决。
  
  “是”
  一种下属立刻进来将凌青和带走了,洛晰看着这一幕,有心想为凌青和求情,最后想到自己的处境只好作罢。
  
  “没想到本座的护法也对你生了情意,当真好本事。”羽寒镜勾了勾唇,也不知是在感叹还是嘲讽。
  
  为什么说‘也’?洛晰心底还没来得及思考羽寒镜这句话的意味,羽寒镜的鞭子已经再次挥了起来。
  
  “这次可没人来救你了。” 羽寒镜状似无意的一说,听在洛晰耳里却仿佛是判下死刑。
  
  洛晰虽然心里有些畏惧,但面上依旧平静无波,心里想着最好羽寒镜能下手重点,把他一鞭子抽死,这样还不用看到自己血肉模糊的样子。
  
  地牢中突然安静下来,只听见两人的呼吸声和鞭子的破空声,洛晰感觉每分每秒都那么清晰,就像按了慢放。
  
  就在要打上洛晰身体的时候,羽寒镜突然手指一紧,鞭子就顿住了落势,然后僵直的悬在洛晰头上。
  
  洛晰久久感觉不到疼痛,只得疑惑的抬起头来,正好看到羽寒镜有些疲惫的神色。
  
  “那女人何德何能,能让你这般付出?” 羽寒镜将刻骨鞭扔到一边,心底有些发苦。
  
  他都这么逼洛晰了,洛晰还是没有供出那个女人,或许他永远也不会得到洛晰的心了。
  
  “也罢,随我回东阁吧,你毒还未解。” 羽寒镜看洛晰有些泛白的脸,心里觉得更不是滋味,他怎么可能对他下的了手,他就那么不相信他?
  
  “你什么意思?” 洛晰愣了愣,有些诧异的开了口。
  “你把那女人放走了,难道不该赔我一个教主夫人吗?”
  洛晰以为羽寒镜是在询问冉雪月的住处,立刻解释了。
  “她已经走了。”
  “她走了,你就用自己赔吧。”
  
  不待洛晰反应,羽寒镜抱起洛晰就出了地牢,看到两旁的守卫,洛晰突然想起之前的凌青和。
  “凌侍卫他——”
  “他敢违抗我的命令就该受罚。”
  【公报私仇有没有?(#‵′)凸】
  
  “可是——”
  “看来你还没有认识到你的身份,本座的夫人。”
  “夫……夫人?”
  洛晰突然瞪大了双眼,惊骇的看着羽寒镜,正好两人也到了东阁,羽寒镜也不解释,单手覆在洛晰双眼上,在洛晰发问的当口吻了下去。
  
  被男主做了这么亲密的举动,洛晰整个人都不好了。
  【小晰,你再不回神要被吃了。】 007看了眼自己纯情的宿主被男主占便宜,突然感觉到了世界满满的恶意。
  
  如果不是001老是屏蔽它,它早就跳出来提醒小晰了,哪里会走到如今地步,001,窝恨你!
  
  洛晰被007的电子音吓了一跳,突然看到自己的外袍已经不翼而飞了,连里衣都变得松松垮垮,心里立刻冒起一把火,一巴掌就送到羽寒镜脸上。
  
  “你竟然打我?” 羽寒镜捂着脸十分委屈的看着洛晰。
  “……”
  【这台词好熟悉…… 】
  
  007自动延伸版:
  007:【你竟然为了那个贱女人打我?】
  001:【宿主是听了你的话才执行该命令,那么‘贱女人’是谁?】 001不说话就罢,一说话就要命。
  007:【我想静静……】
  
  “好痛” 羽寒镜继续委屈。
  “我并没有用力。” 洛晰觉得他下手不重,为什么羽寒镜的反应要这么夸张?想了想还是开了口。
  “人家心痛,这里。” 羽寒镜说完还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
  
  轻易就把洛晰忽悠忘了刚才的事,羽寒镜显然心情愉悦,让洛晰下去整理了自己又一起吃了晚饭,气氛良好。
  
  当然如果羽寒镜不是缠着要他喂的话,洛晰也会觉得气氛良好。
  
  如果生活能一直这样继续下去,或许后面的那些事都不会发生。江山美人都不是羽寒镜想要的,他只想要洛晰,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心愿,始终未实现。
  
  有的情感在最浓烈的时候戛然而止总会让人刻骨铭心,羽寒镜对洛晰就是这样一种刻骨铭心,每每触及便痛彻心扉,他想他再也不会爱上任何人了,因为他把所有的爱都给了那个男子。
  
  若是一切可以从来,他没有被冉雪月所救,玉书没有爱上冉雪月,那么他们是不是可以幸福?
  
  但是羽寒镜也知道这只是如果,所以他才那么痛,那么悔,那么撕心裂肺……
  
  三年前,冉雪月被羽寒镜逼的无路可走,最后孤注一掷的易容闯了魔教,凭着手中那块洛晰给她的护法令竟然成功的传了信给洛晰。
  
  洛晰当时因着体内的毒,已经虚弱了许多,所以这段时间羽寒镜一直在四处为他寻找续命之法,若是他在教中,或许冉雪月还不敢那般铤而走险。
  
  洛晰当时正在摆弄那株千日睡,收到冉雪月的信后十分诧异,不过他还是成功支开了守卫去见冉雪月。
  
  两人见面的地方是在一处假山,洛晰一到就见到一声魔教服侍的冉雪月,带着一张漆黑面具,看到了洛晰来,冉雪月眼中浮现一抹笑意,自己将面具取了下来,露出那张狰狞的脸。
  
  “冉姑娘,你怎么会来魔教,要是被——”
  “我已经无路可走了,羽寒镜将去京城的一路上都安插了眼线,害的我不得不一再绕路,盘缠也花光了。” 冉雪月说道这里语气突然变得愤恨起来。
  
  “在我流落街头之际,一人见我身姿窈窕就调戏与我,想将我强抢入府,打斗间我的斗篷落了,他们都避之不及,骂我丑,骂我晦气,我一气之下就将那些人全杀了。”
  “……”
  【嘲笑什么都不要嘲笑女人。】
  
  “后来才知道那人是一大门派的少主,之后我就受到了那个门派的追杀,我被逼得杀了越来越多的人,江湖渐渐没了我的藏身之地。”
  “冉姑娘可是这里是魔教,你留在这里也会被羽寒镜发现。”
  
  “我不是来找你帮忙的。”
  “那你是?”
  “你知不知道我落到这般境地都是谁害的?都是你啊,我落魄我受伤的没日没夜都会想起你,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 冉雪月的脸上带上几分厉色,看起来好似索命的恶鬼。
  
  “为什么?”洛晰对于这句话难以理解,他是痴情男配,竟然让女主恨了。
  “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若不是你勾引寒,寒又怎会为了你要杀我?若不是你故意不解毒,寒又怎会追杀我?你把我放出去,就是为了看我笑话吧。”
  
  “我想你是误会了,羽寒镜并非是喜欢我。” 你才是女主……
  “误会?你可知东阁是什么人住的吗?那是教主夫人住的地方。你在哪里住了这般久,想必跟羽寒镜连床都上了吧,被人压的滋味如何?气质出尘的洛大神医。”
  
  若是以往的冉雪月绝对说不出如此低劣的话,可是再看看如今的她,和泼妇有什么区别?
  
  “你——你竟然——” 洛晰确定他是生气了,但是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冉雪月已经撞在了一旁的假山上,重重摔在地上。
  
  羽寒镜从后面走了出来,眼中酝酿着风暴,但是一看到洛晰的时候,立刻隐了下去。
  “玉书,你没事吧。” 羽寒镜走到洛晰面前,担忧的就想扶住洛晰,却被洛晰避了开。
  
  “教主方才想必也听见了,为了教主名声也为了在下名声,在下立刻就回绝命谷,以后你和这位姑娘的事在下概不插手。”洛晰说完转身就走。
  羽寒镜沉默的片刻,突然上前一把拥住了洛晰。
  “我确实心悦你。”
  
  “嗯?” 洛晰猛然转过头看着羽寒镜。
  “我们成亲吧。”
  “……”
  
  “成亲?羽寒镜你怕是不知道他就要死了吧?” 冉雪月看着羽寒镜说出成亲后,脸色一下变得扭曲起来。
  “你说什么?” 羽寒镜突然暴怒起来。
  “我在见他的时候就把身上的缠情丝种在了他身上,只要我死了,他也活不成。”
  
  所谓缠情丝,其实是一种蛊,此蛊有雌雄,分别寄生在一男一女身上,谁若死亡,对方也会跟着死亡,常常只有爱到疯魔的情侣会用,没想到女主竟然种在了他的身上。
  身为男配,他是该高兴呢还是该伤心呢?
  
  冉雪月话落之后,突然将匕首刺入自己腹中,恶毒的看了一眼,随后癫狂的大笑。
  
  “羽寒镜,我得不到你,你也休想得到洛玉书。”
  
  在冉雪月倒下瞬间,洛晰的脸上突然浮现一丝痛苦,嘴角流出一丝血色,立刻也倒了下去。
  
  他本以为自己会死于羽寒镜身上的毒,或是羽寒镜之手,没想到竟然是冉雪月。
  
  羽寒镜已经彻底愣住了,呆呆的抱着洛晰,不过一瞬间的事,他却仿佛陷入了百年光阴。
  
  羽寒镜已经不记得他是如何抱着洛晰回东阁的了,他只是固执的认为洛晰还活着,直到三年后的现在,他还是如此认为。
  
  羽寒镜静静的站在寒潭边,在潭心生长着一株九叶莲,九叶莲旁漂浮着一具玉棺,这是绝命谷的内谷。
  
  在羽寒镜想尽办法之后终于进了来,然后将洛晰的尸身安置在了寒潭上,既让洛晰了了回谷的心愿,又可以保他尸身不朽。
  
  “太子,该回宫了。”身旁的宫廷侍卫突然小声的开了口,因为羽寒镜已经在这里站了一天,几乎每年如此。
  “嗯,走吧。” 羽寒镜再次看了玉棺一眼,转身离去,他会救活玉书的。
  
  《陌路芳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