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耽美小说 > [综]奇妙都市日常 > 巨星和助理07

巨星和助理07

时间:2014-08-28 00:52:08作者:卖花儿姑娘字数:3264

  祁枫看着笑脸盈盈的蓝绫竟然失了神,一时也忘记回答蓝绫。安娜姐连叫了祁枫好几声,他才反应过来。
  
  安娜姐开着玩笑的问:“怎么了,看傻了?”她倒不觉得祁枫会因为蓝绫看花了眼。
  
  “咳,没什么。”只是一个瞬间,祁枫收敛情绪,又恢复了他大明星的一贯做派霸气尽显。
  
  “那就没问题了?”
  
  祁枫微微一笑,“既然是安娜姐带来的人,我当然没有问题。”说完对蓝绫说:“我明天五点要去片场,你提前半个小时来我这里吧。”
  
  蓝绫也不多问,乖巧的答应了。
  
  安娜姐见事情都办妥了,和祁枫约好了明天派司机来接人,然后带着蓝绫走了。
  
  这边的事情料理完之后,唐且便跟着沈钦和祁枫出去吃了顿饭,饭桌上也没聊什么,顶多就是听沈钦和祁枫聊聊他们过去苦逼的国外求学史。再其次就是听祁枫说说演艺圈的故事,又或者是听听音乐圈的黑历史。
  
  唐且自己倒是想爆爆编辑圈的尔虞我诈爱恨情仇,但是他想了一下,除了遇到了不靠谱的漫画家之外,完全刷不出贵圈真乱的感觉,于是他就放弃了。
  
  吃过饭后,三人一起回到了一栋,电梯到了十楼,唐且和二位告别然后回去休息。
  
  生活总算是步上了正规,又恢复了平静。
  
  现在和以前的区别只有他的楼上住着他异父异母的哥哥,另外他异父异母的哥哥的邻居是一个国际巨星。
  
  唐且除了上次吃饭之后就完全没见过祁枫了,但是他的那个助理蓝绫倒还见过一次,那次是唐且刚走进公寓大厅,碰见了从电梯里出来的蓝绫。
  
  蓝绫也是对唐且有印象,微微的点点头,然后从他的身边走过去,要说祁枫整天忙得见不到人,蓝绫也该是忙得够呛,但是唐且看蓝绫这样子完全不像是忙得昏天黑地,面色红润,目光清澈有神,衣着干爽,和之前见她没什么区别。
  
  两个人也只是片刻的眼神交汇,然后擦肩而过,各赴终点。
  
  至于林晚晚,也许是有了乐佩的痴情故事做铺垫,唐且对林晚晚是尽可能地理解的帮助,他对林晚晚的包容行为差点让夏维维看红了眼,也不知道私底下撕碎了多少张A4纸张。
  
  除了皮肤过于的敏感之外,林晚晚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在严组长被调到其他杂志社后,他手下的几个漫画家除了将依朵分给了赵编,将一个比较有资历的漫画家交个了一组的组长,其余的暂时就让林晚晚去接触了。
  
  没给唐且分人的理由很简单,他只要照顾好江君就谢天谢地了。
  
  经过这几天的忙碌,《sweet dream》史上最为豪华的八月刊也出版了,唐且也按照之前与cherry digos的约定,替他留了一本。
  
  算算日子,明天刚好就是祁枫去复诊的日子,于是唐且便去了1130想把杂志交给祁枫,让他代为转交。
  
  没等到他走到1130的门口,唐且就听见了祁枫的声音,听起来惊慌失措,“走开!都走开!”
  
  “诺亚,你冷静一点,是我啊。”这是蓝绫的声音。
  
  唐且快步的赶过去,碰巧1120的门也打开了,沈钦也匆忙出来了。
  
  看见唐且沈钦只来得及点点头,然后就跑了进去,唐且跟进去之后看见祁枫与他上次见到的形象相差甚远,甚至比第一次见到他犯病的样子还要狼狈,头发乱糟糟的,眼眶乌青,面容消瘦,下巴上还生出了颓废的胡茬。
  
  只是几天没见,怎么人就变成了这样?
  
  此时的祁枫正半躺在沙发上,双手不停地挥舞,组织这蓝绫和沈钦上前查看。
  
  “诺亚,诺亚你怎么了?”沈钦尽量放慢语调,希望以此来安抚祁枫不安的情绪,“是头又疼了吗?”
  
  “离我远点,离我远点!!!”祁枫语气急促,面带惧色,好似眼前站着的不是他的朋友和助理,而是洪水猛兽,令人避之不及。
  
  “诺亚?诺亚?”沈钦又叫了祁枫几声可是完全得不到祁枫的回应,他好像陷入了魔障中,自顾自的用手在空中和自己臆想出来的怪兽搏斗。
  
  蓝绫惊惶无措的问沈钦:“沈先生,这该怎么办啊?”
  
  “他的药呢,先给他吃一点吧,幸好明天就可以去看医生了。”沈钦让蓝绫拿来了药,唐且远远地看了一眼发现是一个贴着不知名标签的药瓶,里面的药是胶囊状的,而且是红蓝相间,颜色十分的显眼。
  
  说来也奇怪,即使是沈钦靠近祁枫也会不安的抗拒,而蓝绫此时上前喂药,祁枫却很是合作,甚至有些信赖。祁枫听从蓝绫的劝说吞下了那些胶囊,他紧紧的拉着蓝绫的手,任凭蓝绫挣扎,却怎么也不肯放手,“美玲是你吗……是你吗……”祁枫喃喃自语着。
  
  “诺亚哥,我是蓝绫啊,你看清楚。”蓝绫重复的说了好几遍,可祁枫就是认定了蓝绫就是自己说的美玲。
  
  “你来了,太好了,终于我又能见到你了。”
  
  唐且记得自己上次看见祁枫犯病的时候,他也是喊了美玲这个名字,不只是美玲,他记得还有一个名字,好像是楚岚?在喊美玲的时候他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感,但是在喊出楚岚的时候,唐且清楚的记得祁枫激烈的反应。
  
  服过药后的祁枫慢慢平静下来,唐且看见沈钦也松了一口气,这才将他拉到一边询问情况:“他这是……?”
  
  沈钦摇摇头,“这几天病越来越重了,好像出现幻觉的情况也越来越多,昨天他在片场休息间犯病,差点把休息间给砸了,多亏蓝绫拦住了。”
  
  唐且见沈钦为好友的病而担忧,不由得安慰他:“明天不就可以去看那个医生了吗。”
  
  “嗯。”听到唐且提到那个cherry digos 沈钦又打起精神,“我在网上搜了不少她的消息,的确是个很优秀在神经内科也是很有见解的医生,虽然比较年轻,但是她已经拥有博士学位了。”
  
  “你明天会陪他去医院吗?”
  
  “嗯。”
  
  唐且将手中的《sweet dream》递给他,“这是上次说好的杂志。”
  
  沈钦接过来,“麻烦你了。”
  
  “没关系,我也只能帮到这里了。”
  
  沈钦看着唐且,嘴角勾出一个笑,“你脸上的伤好了?”
  
  “嗯。”
  
  “真是不好意思,刚过来就麻烦你这么多事。”
  
  “别太介意。”唐且已经将沈钦划入了一家人的范畴之内,自然是能帮就帮。
  
  第二天,唐且阴差阳错的竟然也去了医院一趟,原因是林晚晚的皮肤出现了大面积的过敏,原因不明。林晚晚当时整个人极其的不稳定,唐且知道林晚晚最爱惜最在乎的也就是自己的的皮肤,连忙稳定她情绪,然后带她打车去了最近的第一医院。
  
  挂了皮肤科急诊之后,得出来的结果简直让唐且想去撞墙。
  
  因为林晚晚严重过敏的罪魁祸首是编辑部里大家用来陶冶情操刷逼格的蛇目菊。
  
  林晚晚对蛇目菊的花粉严重过敏。
  
  医生开了一点药,又输了为林晚晚打了吊针,然后唐且就陪着输液的林晚晚坐在过道里。
  
  “真的很不好意思,唐编。”林晚晚十分的愧疚,“都是我惹了这么多麻烦,害你跑前跑后替我收拾残局。”
  
  林晚晚除去娇贵一点外,还是很讲道理的,那天甩脸给唐且看无非也是因为唐且触到了她的雷区豌豆公主而已。
  
  唐且扭头看了看林晚晚手上大片的红疙瘩,“你这样,不后悔吗?”
  
  “后悔?”林晚晚先是没太明白唐且在说什么,稍后想到了一点:“乐佩跟你说了?”
  
  “说了一点,她也是关心你。”要说唐且愿意帮助林晚晚,并且这么贴心的帮助她,主要还是乐佩的面子,有了这么一个手艺高超的理发师,唐且表示生活更加美好了。
  
  “她啊……我明白的。”林晚晚苦笑一声,神情沮丧,“其实有时候就得认命,即使我变成了他想要的那个样子,也是没有用,但是我就是不太甘心啊,父王也总是说我傻,天下的王子那么多,我为什么总是心里念着他呢,大概就是他看不上我吧,他越是看不上我,我就越是想得到他。”
  
  “其实他们不见得有你想象的那么美好。”唐且口吻平淡的叙述自己的想法,“他们结婚的理由很简单,豌豆公主落难无处可去,你的王子一心想找个睡十几床被子都嫌床上的豌豆硌着不舒服的玻璃新娘。你以为他们相爱了?我觉得他们只是在对方的身上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特质就结婚了。”
  
  “这……”所有人在听到自己的故事是总是会让自己想开一点,从来没有人会像唐且一样为自己剖析那两人的情况,“可是他们最终在一起了,可以一直的在一起……”
  
  “婚姻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每天穿的美美的,吃得好好的,晚上再一起啪啪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最后你们一起手牵手进棺材?”
  
  “额……”显然林晚晚已经被唐且描绘的生活惊呆了。
  
  “婚姻就是你早上五点起床晨跑,他喜欢赖床到九点,你想要清新自然的下午茶,他想要盛大喧嚣的宴会,你想吃加糖绵软的豆腐脑,他则要加酱油萝卜辣椒面,这就是婚姻,在矛盾中妥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