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小说 > 综影视穿越司职员奋斗记 > 流星蝴蝶剑(二)

流星蝴蝶剑(二)

时间:2012-01-08 20:49:16作者:绯瑟字数:4853

  流星划过天际的时候,孟星魂正躺在草地上喝酒。
  
  他喜欢看流星,喜欢欣赏夜空上那一抹短促却耀眼的亮痕。他的剑法也如同流星一般,光滑未散,对手就已经倒下。
  
  他是个杀手,这点没错。但他并不想杀人。第一次杀人后,他就躲到他的小木屋,把自己关在杀人里的阴影里,忏悔着,呕吐着。没杀过人前,他觉得他的剑会带给他流星般璀璨的光芒;杀过人后,他只觉得再夺目的光芒也会被一身的血腥所玷污。
  
  他杀人,只是为了还债。他欠一个女人的债。
  
  那个女人姓高,在孟星魂六岁时,她给了他一块馒头,那时候他已经饿了三天,奄奄一息。所以他感激她,想要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旁人都叫她高老大。他也经常叫她高老大,有时还叫她高姐,偶尔叫她大姐。她也做了回应,一边亲切地叫他小孟,一边温柔地叫他去为她杀人。
  
  所以他不断地杀人,他的剑越来越快,他的手也越来越稳定。他不再忏悔,也不再愧疚,有的只是游走于生死间的麻木和厌倦。
  
  他越来越厌倦这样的生活。尽管高老大把他和另外三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带到了快活林,让他们把那里当成自己的家,他却没有一点家的归属感。
  
  快活林是高老大创办的,她和四个年轻人一同见证了快活林的崛起。它如今已经是天下闻名的销金窟。这里有佳人无数,且各具特点,或妖娆娇媚,或娴静典雅,或活泼好动。只要你出得起价钱,什么样的女人都能找到。这里有最大的赌场,无数有名或无名的江湖人士在此开盘下注,斗得通宵才归。这里有最高档的酒家,天下名厨齐聚此处,佳肴美食配上火烈美酒足以敛聚世间英雄。
  
  快活林什么人的痕迹都有。黑白两道,王侯将相,都在其中往来出没。但唯独没有孟星魂和其他三个杀手的痕迹。
  
  孟星魂,叶翔,何方,石群,是当年饥荒中被高老大救下的四个人,也是听命于高老大的快活林四大杀手。快活林虽然收入很多,但每日开销也极大,所以她要另寻出路。
  
  可在武林中,有什么比取人性命还更赚钱的法子呢?
  
  所以高老大从小训练孟星魂和其他三人,力图让他们成为顶级杀手。但杀手终归是阴暗且卑微的职业,他们作为杀手,必须像幽灵一样,没有面孔,没有名字,没有身份,只能躲在快活林富丽堂皇背后的暗影里。
  
  故此,过了这么多年,孟星魂只和高老大和其他三个杀手相处过。
  
  今夜星河灿烂,景色甚美,是他出外执行新任务之前的最后一夜。夜幕下,他沿着杂草丛生的林地缓缓地踱步而行,目标是高老大的住处。
  
  走了几步,他听到一阵十分熟悉的脚步声,他抬起头看,却是叶翔正朝他走来。
  
  叶翔与他不同,他冷静、睿智,是四人中最有领导才能最具洞察力的。他是当之无愧的四大杀手之首。
  
  叶翔也是四人中与他相处时光最多的人,与他最为亲厚的人。孟星魂不得不承认,他杀人的技巧有一半以上是从叶翔那里学来的。
  
  此刻看到他,孟星魂那如磐石寒冰般冷厉的面部线条才稍稍柔和起来,他的嘴角划起了一个极浅的弧度。
  
  叶翔也笑了,他的笑像是春风拂面,直吹进孟星魂的内心,驱散他隐隐的愁绪,在这寒夜里也带来了一股难得的温馨怡人的气息。
  
  他走进几步,向孟星魂点了点头,瞥了一眼高老大灯火通明的屋子,又转过头来微笑着看着孟星魂,似乎张着唇想说些什么,却又略微歪了歪头,闭上了嘴。
  
  孟星魂立刻明白了他想表达的意思。高老大屋子里有人,此刻不便去找她。他了然地转过身,跟叶翔去了另一处林地。
  
  他俩靠在一棵挂满了酒壶的大树上,悠闲地看着流星,喝着小酒。叶翔望着那极速消逝的流星,问道:“又要出远门,向高老大辞行?”
  
  “恩。”孟星魂垂下了眼帘,低声答道。
  
  “这回去多远?”
  
  “洛阳。”
  
  “金枪李?”
  
  孟星魂又低低地“恩”了一声。
  
  叶翔眉眼间浮现出了淡淡的忧色。
  “他很有钱,能够买下半座洛阳城,也能买下四大金刚和十三太保为他保命。这些人连睡觉都不离他的左右。他的疾风骤雨七七四十九枪至今还没有遇到过敌手,身上还穿着刀枪不入的金丝甲。”
  
  【上述对话引用自原电视剧】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最近他身边还出现了一名善使飞刀的神秘高手,与他来往甚密。这些人,全都不好对付。”
  
  孟星魂接着拿起酒壶小酌一番,道:“我知道,但这个人我一定要杀。”
  
  一旁的叶翔却用极其复杂的眼神看着他,道:“你是不是已经开始感到疲倦?”
  
  孟星魂淡淡道:“那你呢?你感到疲倦了吗?”
  
  叶翔只是苦涩一笑,没有说话。
  
  金枪李并不好杀,但孟星魂并不害怕任务失败。
  或者可以说,他在很久之前就渴望着死亡。
  
  不过现在的他并不知道,这次任务,会成为他一生命运的转折点。
  
  ——————————————我是神奇的分割线—————————————————
  
  自从李沐住进金枪李赠给他的大宅后,他就把前院分割开来作为药堂诊治病人,把后院供自己休憩。
  
  一听传说中的叶大夫另立门户,那些与他相熟的病患都一窝蜂地朝着叶府涌去。往日顾客盈门的回春堂反倒是门庭冷清。而那白白胖胖的老板也因此心生嫉恨,屡次在客人面前宣扬他当初是怎么善心大发地收留无家可归的李沐,有些不明真相的客人们听了也骂李沐忘恩负义。李沐闻言只是一笑而过。毕竟他的医术医德皆是有口皆碑,日久自然会见人心。
  
  后来那老板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着叶府门前的土地吐口水。不过他只吐了一次,便被排着队的百姓骂骂咧咧地撵了出去。经过这次,他倒是收敛了许多,再不敢公然挑衅。
  
  金枪李也对他极尽拉拢,这天送点山参等名贵药材,那天又送点年轻貌美的丫鬟,每月总会抽几天邀他进入金枪堡。他对李沐的称呼也从“兄弟”、“李兄弟”跃升到“贤弟”。
  
  光阴如梭,三个月转瞬即过。在第四个月的第一天,金枪李再次邀请李沐进入金枪堡。
  
  “贤弟,我这次邀你前来主要是有一物要送给你。”一见到李沐,金枪李便开门见山地告诉他此行的目的。大概是几个月相处下来,他也隐隐约约地察觉到李沐并不喜欢客套话。
  
  “哦?平日里您要送我东西,总是让人送进叶府。这次却让我亲自过来,不知是什么宝贝?”李沐有些好奇。
  
  金枪李拍了拍手,一旁就有窈窕的美貌侍女端着一件锦盒走上前来。
  
  那锦盒用沉香木所制带有一股子清香,其上又有金线环绕形成瑞兽纹样,着实是精致非凡。李沐见盒子都如此精美,更加期待盒子里装的东西。
  
  是疗伤圣药?是唐门奇毒?还是一把纯金打制的小李飞刀?
  
  金枪李细细观察他的神情,再将锦盒盖子一翻,原来是一根巨型人参。
  
  “这是我去年在南方购得的人参,算上今日它刚好满一千年。既然贤弟你钻营医道,为兄就把它送给你吧。”
  
  千年人参……这货在穿越司的库房里遍地有,而且它的效用只是补气养元,老子受伤时根本用不到。但看着金枪李豪气的笑容,他还是适当地做出受宠若惊的表情,说道:“这……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好意思收下?”
  
  “不必推辞了,贤弟你是良医,良医自然得配名药了。”金枪李自认为很豪爽地拍了拍李沐的肩膀,然后把锦盒递给了李沐。
  
  好吧,你要送就送好了。但你用这么大的盒子干什么?老子揣在衣服里不行,捧在手里又嫌累赘。李沐一边无奈地拿着盒子,一边尽力做出感激涕零的模样。
  
  送完东西,金枪李又让李沐和他并肩而行一起进入内院。
  
  内院处有一处鲤鱼池塘,粼波空明,自上而下看可以将锦鲤自由摇尾的姿态尽收眼底。但李沐总觉得那些鲤鱼未免太会跳腾了些,有一只还跳出水面一米高。
  
  他总有种异样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将要发生。
  
  在以前穿越成叶孤城时,他也有一次拥有那种感觉。那时他独自一人在河边打坐,这种感觉让他十分不安和烦躁,所以他起身离开。可刚等他挪动脚步,就有一只箭簇插到他原先的位置。箭势迅如雷电,若他不起身,未必能躲过那一箭。
  
  事后李沐揪出那暗算他的人一剑破喉,但自那以后他就再没出现过这种感觉。
  
  那么这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李沐看似专注地听着金枪李的话,实际上已经在凝神听着四周的动静。
  
  忽闻一阵破空之声传来,李沐瞳孔皱缩,推开一旁的金枪李,迅速飞身蹿出几米。
  
  几块一人高的巨石从东北角的天空如流星般坠下,重重地砸在内院的各处。而刚才李沐和金枪李所处的位置则现出了一个深深的大坑。
  
  一阵开山裂石声后,乱石四溅,连大地都随之颤抖。四大金刚和十三太保勉强稳住身形,想护着金枪李进房躲避,但一阵巨响后,一块巨石穿过屋顶,正好挡在他们身前,那留在屋顶的空洞张狂地张开大嘴,像是在肆意地嘲笑着无助的人们。
  
  在这千钧一发之刻,李沐也把疯狂地施展轻功,躲避巨石,扭转关节的角度也达到了这个壳子的极限。
  
  金枪李见进屋不安全,又回到原地,但就在此刻,一个对着砸下来的巨石突然爆裂开来。紧接着映入他眼帘的是一把剑。
  
  一把疾如流星的剑!
  
  金枪李瞪圆虎目,不只因为他眼睁睁地看着那剑洞穿自己的喉咙,更因为他看清了那从裂石中蹿出来的执剑人。
  
  那是叶开,竟是叶开!
  
  可他一个字都未曾说出,铁塔般的身子就已经倒下。
  
  李沐看见那迅雷骤雨般的一剑就知道自己救不了金枪李,但他也不能放过那个险些害他葬身于巨石下的刺客。
  
  那刺客身穿黑色斗篷,刺出一剑后便踏着金枪李的肩膀飞上屋顶,由于隔着一定距离,李沐不能看清他的脸孔。
  
  李沐也立时闪身上了屋顶,但等他落脚,那刺客已然飞过几个屋顶了。
  
  该死!绝不能就这么放过你!李沐一边拿着锦盒,一边如燕鸟般向那道黑影急速飞驰。
  
  ——————————————我是神奇的分割线—————————————————
  
  孟星魂匆匆赶到洛阳,在金枪堡附近的竹林里布置了投石的机关。他一砍下绳索,数枚巨石就飞火流星般投向金枪堡。
  
  他再随其中一块巨石一同飞去,隐身于其后,在巨石靠近金枪李时刺破巨石使其爆裂,再一击杀死金枪李。
  
  本以为任务就此结束,但刺杀之后紧紧尾随于他的青衣人却是难以摆脱。
  
  他已经催动全部内力施展轻功,但无论他如何努力,始终不能拉大他与青衣人的距离。
  
  根据他的调查,此人的飞刀极快。但他再善于使用飞刀,也不能在没有借力点的空中击中对手。更何况双方的方位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当中,飞刀这种武器也不可能拐弯。
  
  他会这么想,只因他从未听过小李飞刀。
  
  在越过一片竹林的时候,孟星魂的左腿部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那股疼痛自下而上蹿了上去,他也再不能飞在空中。
  
  他抓住翠竹,减缓下坠的趋势,然后摔倒在地。孟星魂又往身下看,只见一把明晃晃的小刀插他的左腿部。银白的小刀,衬得淌下的血更加殷红。每次杀人后,他都会看到这样的血从那些人的身上喷溅出来,如今轮到他也流下这样艳红夺目的液体。
  
  远处传来了李沐的脚步声,孟星魂背对着他蹲在地上,神色益发严峻。
  
  “不跑了么?”李沐闲庭信步般地走来,只是那嘴角噙着的冷笑却透出了丝丝杀气。
  
  他一手抱着锦盒,一手拿着小刀,一步步缓缓走近孟星魂。低头瞥见孟星魂斗篷下淌出的血,他像是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你这样的轻功在江湖上也算是少见,若这双腿就这么废了,岂不可惜?”
  
  这声音为何如此熟悉?孟星魂突然觉得在哪里听过这声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但李沐的脚步声逐渐加大,他离孟星魂已经越来越近,危急情势也由不得孟星魂再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
  
  身处绝境,孟星魂却更加冷静地思考:刚才他是有机会瞄准要害部位的。只是射腿,看来想留活口,问出幕后主使。既然如此,那么……
  
  背后的李沐原本想慢慢地套话,但他一看孟星魂举起长剑,似要自刎,便也不管是否有诈,飞身上前。
  
  他不是没想过这可能是诱敌的假动作,但有飞刀在手,他足已无惧。
  
  但这一切成立的前提是,他没有看见孟星魂的脸。
  
  李沐离他仅有几步之时,孟星魂突然转身刺向李沐,那剑在日头下如同匹练一般闪着灼灼白光。
  
  李沐的眸子里映进了一张跟他一模一样的脸,他身子一颤,那手中的飞刀便来不及发出了。
  
  孟星魂也大吃一惊,但他杀手的本能还是占了上风,那剑锋并未垂下,而是把目标从喉咙对准了胸肺。
  
  生死之际,李沐爆发出了全部的本能,他右手一动,一把小李飞刀堪堪抵住他的剑锋,左手抄起锦盒,往孟星魂头上狠狠地砸了下去。
  
  随后,一声“啪”响伴随着重物落地声,在幽静的竹林中久久地回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