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小说 > 综影视穿越司职员奋斗记 > 逆水寒前奏(三)

逆水寒前奏(三)

时间:2011-12-22 21:29:41作者:绯瑟字数:4360

  看到李沐如同霓虹灯般不断变换颜色的脸和不停抽搐的嘴角,顾惜朝微蹙双眉,似是察觉到此事有些蹊跷。
  
  “那个人……是我。”李沐好不容易才止住嘴角的抽搐,尽最大的努力用平和的语气说出这句话。
  
  这次轮到顾惜朝的脸黑了。
  
  李沐见状心说不妙,赶紧补充道:“我只是跟门口的姑娘说要找你,没想到她竟会错意。”
  
  顾惜朝的脸似乎更黑了。
  
  两人被一种难以言喻的古怪气氛所包围,彼此都转移视线闭口不言,在这死一般的沉寂中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凝滞不动了。
  
  李沐表面上面无表情不露半点情绪,内心却火烧似的。他在穿越司这么多年还没碰上过这样的囧事,传出去会让那群无聊同事半夜都笑醒,所以他现在只想变身小透明让人无视到底。一片沉默中,他偷偷地用眼角余光瞥顾惜朝,却发现对方原本白嫩的小耳朵都红透了。
  
  眼见事情逐渐往诡异的方向发展,他终于觉得这种尴尬的气氛不该再继续弥漫在他们中了,李沐一咬牙,决定说些什么好打破当前的窘境。
  
  “我刚到这边,还未买下房子。你有什么比较中意的地方吗?靠山?靠水?还是人多热闹点的地方?”
  
  顾惜朝正在COS低首神龙狄飞惊,他双眸的焦距没有一刻离开脚尖,李沐在旁边左等右等了好半天后才听得他憋出句话:“靠近竹林最佳。”
  
  总算有点反应了,我还以为受打击太大大脑短路了。李沐接着他的话说到:“这主意倒是不错。竹林幽静且风景别致,住所靠近点也便于平时欣赏美景。”他努力使语气听起来自然一些。听他说完评论,小顾依旧一声不吭地贯彻盯脚尖大业,仿佛那脚尖能忽的开出朵花儿来。不过经过李沐细细观察,那耳朵上的红晕倒是退去大半。
  
  “说了这么多,我好像好没告诉你我的真名吧?”李沐决定还是说些自己的事情以转移他的注意力。他一边假装不经意地侧头,一边暗暗观察顾惜朝的神情。
  
  顾惜朝终于肯稍稍移动他的目光,把注意力从脚尖往李沐这边挪了一小寸,却始终不敢直视李沐。李沐能猜到他此时内心定然在挣扎不已。
  
  少年啊,老在这种囧事上纠结小心你长皱纹。
  
  “我的本名是厉南星,南方的南,天上星星的星。”李沐笑容和煦地祭出厉南星经典台词之一,“不过这名字为魔教之人所熟悉,所以我现在用的是化名李沐,木子李,沐浴的沐。”他说这话的同时也在提点顾惜朝,厉南星这名字和他与李沐的关系在外人面前切不可提。万一穿越女见到风华绝代的成年小顾时,他嘴里猛的蹦出一句:“我哥是厉南星。”那雷点过低的李沐在被区长五马分尸前先会被九霄神雷活活劈死。
  
  顾惜朝听到他提到魔教,终于反应迅速了点,他马上微微点头表示明白,同时把双眼的焦距再往李沐处挪了一点。但李沐还是不满意这反应。
  
  ——这死孩子自尊心也忒高了点,这么个囧事至于钻牛角尖钻半天吗?老子说了半天话了还是不肯看看老子。
  李沐见他始终不肯放下刚才的事情,不由心中气恼,但面子上还是得挂着厉南星式的恬淡笑容。
  
  虽然已经可以在此时的他身上隐约看到成年顾惜朝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影子,但李沐想到如今的小顾毕竟还是个孩子,脸皮厚度不是他这种元老级可以相比的,他心中的某处还是柔软了起来。
  
  他对着这个高傲倔强的少年叹了口气,而顾惜朝听闻叹气声则肩膀微微一抖,转过头来,目光仍然游移不定。他微张着淡粉双唇似要说些什么,最终却又紧紧地抿成一条直线。
  
  “我这里有五百两银票,你大概会用得着。”李沐从怀中取出一叠银票,蹲下放在小顾脚尖前,淡淡道:“你处理好仙姿楼的事情后,明日午时到城郊东面的翠竹林来,我在那里等你。”说完这些,他也不看顾惜朝的神情径直离开了。
  
  李沐觉得让小顾去仙姿楼并无不妥之处。顾惜朝在仙姿楼呆的日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应该对楼内人赎身的流程一清二楚。而且,如果他真的智商低到把五百两银票都示于人前的话,那么李沐简直要怀疑自己是穿到脑残偶像剧中了。最后,他真心认为经历过这种囧事后,两人最好都有些许独处的时间。
  
  第二天,李沐计算好时辰准时到达翠竹林。他之前已经花钱请匠人在靠近翠竹林的某一僻静处盖屋子,不过以他们的速度大约还要花上一个月。
  
  等待顾惜朝之时,他闲着无聊随意看看这竹林。静谧的翠竹林中是密如烟海的斑斑青竹。每当清风混合着青草与泥土的独特气味拂过这片青色海洋,竹叶摇曳,投在地上被竹影交错分割的阳光也似乎随风流转。
  
  憧憬着未来在苍苍翠竹旁居住的悠闲岁月,李沐只觉身心舒畅,连那份被迫在假期加班的苦闷情愫也舒缓了许多。不过这来之不易的好心情也在接下来漫无止境的等待中被消磨殆尽。
  
  半个时辰过去了,小顾没来。
  
  一个时辰过去了,小顾还是不见踪影。
  
  李沐一开始还有雅兴赏竹,后来便姿势不雅地靠在竹子上,再后来就干脆大字型躺地上了。
  
  等了这么久还不来,他推断应该是顾惜朝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他昨日笃定顾惜朝能顺利归来的前提是仙姿楼只是寻常烟花之地。但如果将种种传闻和今日的状况联系起来,他不难猜到真相——仙姿楼扣押了小顾。
  
  来之前,区长并没有意强调仙姿楼的背景。所以他放松了警惕,以至酿成今日之祸端。但是他实在无法相信以区长的神通广大,会对仙姿楼的暗幕一无所知。
  
  ——于是,我又被坑了吗?
  李沐45度角斜望着分外明媚的碧空,在心里默默地对着某人比中指。
  
  随后他迅速戴上斗笠覆上黑纱,神色匆匆地赶到仙姿楼。当他从众多脑满肠肥的中年大叔中挤出来时,门口的招待员小姐看到他时不仅全无惊诧之色,还在嘴角弯上了一个诡异的弧度。李沐见到她暧昧的神情便知道自己的猜测成真,便靠近她故意低沉着声音问道:“顾惜朝呢?”他此刻的壳子由于缩龄剂的效用只有十六岁的身体机能,要是用原来的声音怕是会对情况不利。
  
  她莞尔一笑并不回答,然后轻启朱唇说道:“这位李公子,仙姿楼主红绡仙子对您神交已久,想请您到曲灵阁一聚。”那黄莺般清脆的温软细语一落地,周遭的客人便脸色大变,各种或惊讶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齐刷刷地对准面无表情的李沐。
  
  他在客栈中也听说过,那仙姿楼主红绡向来以倾城色闻名朝野江湖。传闻中她本人仪态万千,明艳不可方物,有相貌优势自然人也性子高傲。她的闺阁名叫曲灵阁,客人光是入阁之前就要交五百两银子,若是看那红绡一眼就要两千两银子,进一步的接触更要花费银钱无数。但若是她主动邀请客人,则无需客人破费。这些幸运之人非是江湖上顶尖人物或王侯将相不可。李沐名声不显却受此殊荣自然引人注目。
  
  那声李公子叫的蹊跷。李沐推测,仙姿楼留住小顾怕是针对他。一个从天而降,身份不明之人,忽然要找一个从未见过且卑微低下的烟花女子之子。这件事若放在寻常烟花之地实在是不起眼的很。但若落在仙姿楼有心人的眼里,只怕是会引起他们的高度警惕。
  
  曲灵阁的前院中央是各色名贵鲜花组成的花坛,一踏进阁中,繁花争艳的胜景就让李沐移不开眼。若是只有花团锦簇的观赏花倒也罢,但真正令他格外留心的反倒是几株看似不起眼的小花。一株银紫色形似海棠的小花,其实是疗伤圣药——七星葵;一株乳白色并与梨花有几分相似的花,竟是配置顶尖剧毒的必备原料——空谷芋;还有一株绀蓝色并且花瓣状如桃花花瓣的花,是补气养元的极品药材——蓝城花。
  
  这些花淹没在怒放的牡丹芍药中煞是不起眼,寻常人恐怕正对着它们看也不会注意到它们的存在。若没有厉南星的医药记忆,李沐绝不能在短短一瞬间识别出这些奇花的品种。与此同时他也暗暗心惊:一个以滚床单为终身事业的女人哪里弄得来这么多奇花异草?说这女的上面没人老子绝不相信。
  
  一路上四周皆是碧瓦朱甍,层台累榭,李沐欣赏这琼楼玉宇之际戒备之意也渐浓。小厮引着他穿过一条长蛇般蜿蜒曲折的走廊,再带着他走过莲花池,踏过九曲环桥。一路上他一边快速思索其中的联系,一边观察碰到的丫鬟仆役,他听他们的脚步声和呼吸声都比寻常人轻了许多,应该是身怀武功。
  
  终于到了红绡的房间,小厮面带敬畏之色地望着那道紧紧掩着的朱门,停在了门外。李沐也提起十二分精神,推门进了房间。
  
  如果这是起点的种马小说,接下来应该是绝色美女看到李沐虎躯一震,被他的王八之气所折服,然后智商急速下降以至主动投怀送抱。如果这是古龙的武侠小说,接下来迎接李沐的应该是一通暴雨梨花针或是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刺客。如果这是标准的小白言情小说,接下来应该是李沐看到美女惊为天人,两人倾心交谈互生好感然后第二天依依惜别。
  
  但推开门,李沐先是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然后看到了小顾。
  
  面色苍白的小顾。
  
  他神情萎顿,紧闭双眼,满脸是汗,瘫坐在一张梨花木制的椅子上,听到李沐的推门声也一动不动。
  
  “顾惜朝!”李沐在一旁急呼,却不敢上前查探,那古怪的香味越靠近小顾越是浓厚。但顾惜朝恍若未闻,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忽闻一阵香风从身后传来,李沐连忙扭转身子,打量身后突然出现的女子。珊瑚红色长袭纱裙纬地,外披雪羽肩,一头黑瀑布般的柔发被一支梅红茜色玲珑玉簪松松挽起,雪白肤容间是明眸皓齿,红唇妖娆,如此佳人只能是红绡了。
  
  “李公子,红绡知道您忧心顾惜朝,所以特意先让他来见您。还望公子莫怪奴家自作主张才好。”红绡美目流转,声如玉碎。但此时的李沐却没有什么闲情雅致来欣赏美人。
  
  他冷着脸沉声问道:“顾惜朝的身子怎么了?你究竟对他做了什么手脚?”
  
  红绡笑得越发明艳动人,那朱唇中吐出的话却是字字带着阴寒之意。“顾惜朝若有什么事,那也是他的命数。反倒是公子黑纱覆面不肯让奴家一睹真容,敢问您又是他什么人?何必忧心这孽障的死活?”
  
  问我是谁,这是试探吗?李沐冷笑道:“我的身份,他没有告诉你吗?”把皮球提给你,慢慢琢磨去吧。
  
  她听罢一愣,随即又展颜欢笑道:“顾惜朝对仙姿楼来说本就是可有可无之人,公子若是喜欢他要买去也无不可。可是以公子你的身家,出得起他的赎金吗?”说完,她还有意无意地看向李沐寒酸的衣着。
  
  “多少两?”小顾才几岁啊,他身上的五百两银子敢情还不够赎身?那够我买上几十个年轻貌美的丫鬟了!他的神色越发不善,这女人看来是打定主意不肯放人了。
  
  “楼中要新添些物件摆设,我这儿还差三千两银子。”红绡嫣然一笑,从袖口伸出三根修长白嫩的玉指在李沐面前晃了晃。
  
  李沐刚想出言讽刺几句,突然神情有异,身子一软便倒了下去。红绡看着他无力地摇晃至软软地瘫倒在地,面上的笑容渐渐冷了下去。
  
  望着躺在地上不知生死的李沐,她向门外一招手,远处便有小厮奔赴过来。她回过头,动作无比温柔地伏下身子,掀开李沐面上的黑纱。
  
  红绡看到李沐与顾惜朝八分相似的面容时,长长的睫毛微微一抖。她用水葱般的指甲轻轻划在李沐清秀俊逸的脸庞上,妖妖一笑道:“竟能在幽延香下撑上这么久才倒下,倒真是奇人。”
  
  人虽在笑,她眼中的冷厉却未曾减退一丝一毫。红绡冷冷地看了会儿李沐,便慢慢收回白玉般的手指,随即便起身,但此时她却突然睁大一双美目,生生停住了起身的动作。
  
  几根银针闪着妖异的蓝光,静静地抵在她的喉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