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小说 > 综影视穿越司职员奋斗记 > 流星蝴蝶剑(一)

流星蝴蝶剑(一)

时间:2012-01-07 13:01:02作者:绯瑟字数:4921

  李沐施展轻功掠过灌木丛,再沿着小道前进,走了一个时辰才看到了一个路过的樵夫。他先是装作不慎迷路的世家子弟,然后借着问路的缘由从那樵夫口中获取情报。那樵夫也是个古道热肠的人,当下就跟他说了城镇的方位和一些基本常识。
  
  李沐笑呵呵地听他说完,心却渐渐往下沉。
  
  他来到的应该是流星蝴蝶剑的世界。此处武林被两股势力垄断。一是人称老伯的孙玉伯为首的孙府,一是万鹏王领导的十二飞鹏帮。双方以快活林分界各具一方,他们多年相争仍是胜负难分。
  
  磁暴过后信号覆盖率还是这么低,看来穿越司不可能让客户来这个世界。而且就算磁暴平息,李沐恐怕也不能联系上他的同事,这才是最恼人的地方。他可能必须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活好长一段时间。不过司里的同事看他久久不归,应该会派人去找他。
  
  低调处事也许并不适合当前的状况,如果流星蝴蝶剑的世界出现了一个叫叶开的飞刀高手,才更为引人注目吧?以往客户进驻的世界,会被投放减少磁暴的仪器以维护世界稳定。但这个世界应该没有被投放保护器械,所以也许他把剧情破坏得彻底些,就能引发更大的磁暴,从而吸引穿越司的目光。
  
  但是由于很少有客户有兴趣来到这个世界,穿越司没有大规模进驻流星蝴蝶剑的世界,所以李沐从前也没有过多关注,只知道反派人物和正派人物的姓名,但对那些名字对应的脸孔却一无所知。
  
  凭这么点记忆,哪天在大街上碰上了剧情人物也不知道,怎么破坏剧情?李沐告别樵夫后,就立刻卸下那副温文尔雅的伪装,摆着一张苦瓜脸叹息着自己悲催的命运。
  
  目前的他身无分文,只好到了就近的洛阳城当掉叶开常穿的那件青绿锦衣,换上了一件粗布麻衣。
  
  翻来覆去地数着身上仅有的几个铜板,他开始筹划自己的未来生活。
  
  他现在根基不稳,不便立即踏进江湖的是非之中。所以他如今最好的选择就是凭借厉南星的医药记忆当一个大夫。
  
  这般想着,李沐便大步流星地朝着镇上唯一的一家药堂回春堂进发。
  
  回春堂老板生的白白胖胖的一张元宝脸。他此刻正满脸堆笑着问候着堂里边的客人。可他的小眼睛一瞥到李沐那寒酸简陋的麻衣,脸上的和气便迅速消融了几分。
  
  李沐却像个阔客般昂首挺胸地走进来。他对这类人的品性了解得相当透彻,若是唯唯诺诺地前去应聘大夫,只会让人看轻,倒不如大大方方地进去。
  
  “掌柜的,不知您这里缺不缺大夫?”李沐笑得一派阳光灿烂,像是丝毫没有看到那在一旁坐诊的两个中年大夫。
  
  那老板见李沐如此年轻,细长的小眼睛中就带上了几丝轻蔑的味道,他当即冷哼道:“回春堂不缺大夫,倒是缺几个打杂的小厮。”
  
  “是吗?”李沐脸上笑颜依旧。他随手拉过一旁等候的一个老汉,笑问道:“老人家,你可是腿脚不便,所以来这回春堂找大夫看病?”
  
  老汉被他这么一拉先是一惊,见到他真诚清爽的笑容倒也很快平静下来。不知为何,叶开壳子的笑容就是这样抚慰人心的力量,任何人见到他的笑容都会很快镇定下来。
  
  然后那老汉被他一问,立时疑惑道:“我这腿脚的毛病在人前是看不出来的,小伙子你怎会知道?”
  
  “我看老爷子你颈上的天柱穴、景门穴处生有红斑,这两处穴道连接人体经脉直通足部。既是它们周围有红斑,想必是你的腿脚出了问题。”见他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李沐立时侃侃道来。
  
  “不瞒你说,我这双腿近日常常作痛。每天三至五次,每次发作短则一刻,长则半个时辰,其间痛楚实是难以言说啊。”他抖了抖那长长的白须,连连摇头道。
  
  “其实这倒也不是什么大毛病,你只需找些枸杞、梅花片、丝瓜捣碎制成药膏。敷在作痛处再按摩一刻,这样三日即可药到病除。”
  
  见李沐所说的都是些寻常药材,老汉又有些半信半疑:“就这么简单?”
  
  “小子怎敢欺骗老爷子?这些东西虽是平常,但制成药膏却是效用无穷。”李沐爽朗一笑道。他先前看这老汉穿着短褐,应该也是穷苦人家。这种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来药堂的,这也可以看出他已经对病痛忍无可忍。李沐所说的三天除痛实在太过诱人。再者,他所列举的皆是些寻常物件,比不得药堂里名贵的药材,老汉可以因此省下一大笔银钱。两者双管齐下,他一定会相信言之凿凿的李沐。
  
  果不其然,老汉拜谢李沐后就匆匆离去。而一直冷眼旁观的回春堂老板也出言道:“你可以留在店里帮衬下唐大夫和汪大夫。”他看李沐方才那番从容自若的表现,倒是收了几分小觑之心。
  
  “我没兴趣做学徒,我想您还是再添一个诊位吧。”李沐貌似不经意地看向那两位大夫,接着说道,“我先在这里坐诊一个月,不收月银,只求一处安身之所。”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你了解到一般大夫和老子的差距了。
  
  商人重利。所以李沐不收银钱只求免费吃住。回春堂老板沉思片刻,觉得如此安排他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便点了头。
  
  这一月下来,排在李沐位置前的队伍已经犹如长龙一般了。李沐问诊时从不看对方身份,面对贫苦人家也是温声细语,更难得的是他配的药方包含的大多是极其常见的药材,客人服用后见效也快。客人一多,李沐也忙得不可开交,而一旁两大夫的脸色也愈发难看起来。
  
  李沐本以为他还要在这回春堂干上一段时间,但月末一次突发事件彻底打破了他的想法。
  
  他从街坊百姓间的谈话中得知,这洛阳城里住着个有名的江湖豪客。那人诨号金枪李,一手急风骤雨七七四十九枪使得出神入化,几乎无人可挡。金枪李手下有四大金刚,十三太保。每个人的武功都可说是江湖中第一流的,还有两个身长八尺的力士为他扛着金枪。这些人经常寸步不离他左右。他自己身上穿着刀枪不入的金丝甲,别人非但无法要他的命,根本无法近他的身。
  
  就算有人武功比他高,要杀他,也得先突破七道埋伏暗卡,进入他住的金枪堡去、打退围拥在他四周的力士、四大金刚、十三太保,然后一□□入他的咽喉,绝不能刺在别的地方。这一枪绝不能有丝毫错误,绝不能慢半分。因为你绝不可能有第二次机会。但金枪李不可能永远都窝在金枪堡里,他每月总会抽出一天外出。而这外出的一天,也是最适合刺杀的时机。
  
  这天是月末,金枪李被四大金刚和十三太保簇拥着来到了回春堂旁边的醉梦居。
  
  李沐看着那些力士仿佛众星捧月一样围着中间那个彪形大汉,在唇角挂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他听闻金枪李产业颇多富可敌国,平日里更是挥金如土。连四大金刚和十三太保这般江湖好手都能被他重金买下,足见其富有。
  
  有钱人总是最怕死的,这一点倒是可以好好利用。李沐望着金枪李那浩浩荡荡的队伍,笑得更加得意。
  
  没过一会儿,醉梦居里就传出了清脆的盆碗碎裂声。接着是一片诡异的死寂,随后一声突兀而尖利的叫声生生撕破这寂静,也引出了一阵阵连绵不绝的惊叫声。客人们面色惊慌地争相涌出,人潮卷过,只留下一片杯盘狼藉。虽有这许多声音干扰,李沐却听得真切,那里面还含着着些兵刃交接的声响。
  
  李沐所在的回春堂也是人人变色,胆小的客人听到异变就立马逃跑了。看这状况问诊也是难以进行,李沐就跟回春堂老板交换了眼神,让小厮疏散了那些客人。
  
  李沐再随手从台上拿了几个切磨药材用的小木刀,挺身走出回春堂。
  
  他极目远眺,打斗现场已经从醉梦居内部移到了醉梦居门口,五个手执利剑的黑衣人正与四大金刚和十三太保缠斗,那金枪李却不知所踪。
  
  李沐眼神一凛,手指舒展,一把小巧的木刀就滑出袖口贴在他的掌间。他衣摆一动,远处就有一黑衣人倒下。
  
  四大金刚和十三太保又闻几份破空之声,每声掠过,都有一个黑衣人倒下。他们既惊且惑,连忙蹲下查看,只见每人的背上都插着一把小巧的木刀,且刀入肉的尺寸全都一样,分毫不差。
  
  该是老子闪亮登场的时候了。李沐整顿衣裳,淡笑着走上前去。
  
  四大金刚和十三太保方才只顾着杀敌,而且李沐动作极快,故此他们未曾注意到是李沐在出手,看见这陌生的年轻人走上前来都戒备警惕着,那垂下的带血刀锋又立了起来。
  
  李沐正想发言并试图让这几人领悟到他见义勇为的精神,就听一阵“啪啪”声从醉梦居中传出。
  
  只见一个身穿金丝锦袍的中年男子拍着手从醉梦居中缓缓走出。来者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虎目不怒而威,那通身的富贵气更是难以遮掩。此人自然是金枪李了。
  
  还真是怕死,明明武功很高还看着护卫和刺客乱掐,自己却躲在一边看戏。李沐原先看他仪表还觉得像是个江湖豪客,转念一想又不由得深为鄙视他的行为。
  
  “这位兄弟好俊的身手,刚才那一手飞刀真让我大开眼界啊。”金枪李先是含笑赞道,然后又无比自然地说道:“只不过我孤陋寡闻,实在不知江湖上何时出现兄弟这类俊才啊。”旁边的四大金刚和十三太保听闻主人的赞赏,也收起兵刃打量着李沐。
  
  谁是你兄弟,别乱认亲戚。虽这么想着,他还是挂着那副阳光普照的笑容回答道:“我叫叶开。树叶的叶,开心的开。在下初到江湖,只是无名小卒一个,未曾有人听过,也属……”
  
  他话未说完,连脸上的笑容也不曾退去,木刀却已出手。
  
  谁也无法形容这一刀的速度,金枪李尚未有所反应,飞刀就已经在它该在的地方。
  
  金枪李所拥有的记忆就是李沐说话时手一抬,他耳边就听到了清脆的一声“叮”响声。他再侧头观望,李沐的木刀和一件星形的铁镖一起静静地躺在他左脚边的地上。
  
  那星镖怕是直冲他而来的,若不是李沐那一记飞刀阻挡其势,他性命堪忧。
  
  金枪李大惊失色,连忙让四大金刚和十三太保围住自己。
  
  李沐却镇定自若地再抬手,一个杂役打扮的人就从醉梦居的二楼翻身掉了下来。他重重地倒在地上,伴随着一阵骨骼破裂声鲜血飞溅五尺,手上还握着星镖,似是来不及发出。不过最吸引金枪李目光的还是他胸口插着的那一把木刀,一把极其普通而易折的木刀。
  
  金枪李见刺客伏诛,连忙恢复之前那从容不迫的模样,对李沐正色道:“多谢兄弟出手相助,在下感激不尽。”
  
  那倒不用谢我,其实没有老子的话,你一直窝在里面应该也不会被发现。李沐尽力使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更加谦卑一点,缓缓道:“举手之劳而已,不必挂怀。而且就算没有我,您的护卫也能解决这些刺客。”
  
  “那敢问兄弟住在何处?今日事毕,我定会择日登门拜访。”
  
  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在心中狂喊着这句话,李沐却收起笑容,嘴唇微张想说些什么,却又牢牢地抿住了嘴,似是有些难以启齿。
  
  金枪李看他扭捏之态,再联系他身上穿的简陋麻衣,就猜到了几分。
  
  “兄弟若是不嫌弃寒舍简陋,就来我的金枪堡住上一段日子吧。”金枪李豪爽地拍了拍李沐的肩膀。
  
  你的金枪堡也算得上简陋的话,那寻常宅子不就是猪舍了?李沐无声地吐槽道。但面对金枪李炽热的目光,他还是摆出一副青涩的小模样,推辞道:“那怎么行?您太客气了。”
  
  金枪李又退一步说:“既然如此,那我就替兄弟你买间城里的宅子吧。”
  
  李沐含着笑欣然应允。
  
  约定再见的地点后,李沐便告别金枪李,走进了回春堂。金枪李看着他的身影隐没在回春堂,面上的笑容却带愈发的诡谲。
  
  这个叶开虽然贫寒,那手飞刀却使得绝好,假以时日定会成为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而他借着这次机会笼络到他实在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不过笼络要做,必要的调查功夫也不能省了。金枪李一回金枪堡就吩咐下人查探李沐的背景。
  
  “爷,这个叶开是一个月前来到洛阳城的,然后就一直住在回春堂替人看病。在来洛阳之前的行踪就查不到了。”一身劲装的仆役恭敬地汇报道。
  
  “是吗?这倒是有趣了。”金枪李低低地笑着,但那笑意却未达到眼底。
  
  “爷,此人来历不明,我们是不是要日夜监视着他?”
  
  “监视?让你们这帮废物吗?”金枪李冷哼一声,“四大金刚和十三太保加起来也比不上一个叶开,更何况是你们?”
  
  仆役敛声屏气,一言不发地肃立在一旁。
  
  “他若想对我不利,那一次就可以杀我了。”金枪李望着窗外的苍穹不知在想些什么,“我行走江湖数十年,却从未见过那样的飞刀。”
  
  木刀脆弱易折,他却在谈笑间飞刀杀人,而且入肉尺寸分毫不差。金枪李直到现在想起来仍是不寒而栗。
  
  他自然不会知道小李飞刀在另一个世界里所代表的意义。小李飞刀,例不虚发。在那个世界里,飞刀过处,无人敢掠其锋芒。
  
  “看来之前是我想错了。此人绝不可能是无名之辈。”他像是对着旁人说,又像是对着自己说,“叶开?叶开?只要抛弃以前的身份,来到一个新地方,谁都可以是叶开。”
  
  既然那个旧身份或许是他光明前途的障碍,那他可能是谁?江洋大盗?门派叛徒?金枪李想到李沐用木刀杀人时温和从容的笑,又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他以前会不会是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