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小说 > 综影视穿越司职员奋斗记 > 逆水寒前奏(二)

逆水寒前奏(二)

时间:2011-12-21 19:07:42作者:绯瑟字数:3511

  眼看着顾惜朝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李沐觉得他的反应与他所想的有些出入。他来之前听区长说小顾生母已死而且他没有多少他父亲的信息,怎么看这状况似乎情报有误。小顾莫非已经掌握了足够的信息?鬼畜区长竟敢谎报军情?不会吧,好歹也是一个重要任务,他没理由在这么紧急的情况下坑我。不管了,试探下再说。李沐随即面带最真诚的微笑,柔声问道:“你母亲没跟你说起父亲吗?”
  
  他只期盼着小顾能话痨发作,多说些话,这样他就可以多套点信息出来。在这种尴尬的状况下情报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母亲去世前跟我提起过,”顾惜朝的语气越发的不善,“父亲在遇到她之前从未有过别的女人。”
  
  仔细回想,顾惜朝以前在仙姿楼生活这么久都没有离开,他也许对他生父的身份一无所知,否则以他的性子就该上演一场孤子千里寻父记了。很有可能他父亲当年嫌弃他生母身份低微,便抛弃他生母一走了之,一转头就忘了这对母子的存在。更有可能的是他生父根本就不知道小顾的存在。
  
  ——不过根据这句话能推断出的东西太少,不行,我必须接着试探。李沐故作感慨状,仰天长叹道:“他果然没告诉你母亲真相。”
  
  李沐暗道:这话原本有些模棱两可,却最适合在这种场合下说。顾惜朝从小生活在三教九流混杂的妓院,不易轻信他人。这种人总是最相信自己推断出来的信息,所以你就慢慢想吧。
  
  小顾听完后便眉头深锁,像是思考着什么。半晌后,他缓缓问道:“我父亲究竟是谁?”
  
  ——猜中了,他果然不知道他生父的身份。不过不能排除他也在试探我的可能性。
  李沐准备再抛出一个重磅炸弹来观察他的反应。
  
  “他的身份我一会儿再跟你说。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告诉你,他已经死了。”这句话避开身份问题,直接移入生死领域,虽说有些冒险,但也是试探他的绝佳方法。而且顾惜朝的生父不死不行,否则小顾要他带着去找不是又要陷入一个新的困境。
  
  顾惜朝面色惨白,身子一晃勉强站住脚。李沐作势要扶着他,他便冲过来一把抓着李沐的衣服,喊道:“说!快说!把所有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我!”他原本清润的少年嗓音变得低沉而嘶哑,像是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某些感情。
  
  ——试探成功了,顾惜朝的确对他父亲一无所知,否则不会表现得这么激动了。
  李沐忽然觉得有些内疚,一个谎言背后总是需要无数个谎言来支撑,他今日说的谎话已经超过了他原本的预期。顾惜朝在生母死后无依无靠,也有想过寻找他父亲的吧。打破他所有的希望会不会太过残忍?但是一想到剧中顾惜朝在遇到傅晚晴之前孤苦无依的悲惨境况,他又找到了些说服自己的理由。没有他横插一手,顾惜朝还是没能找到他生父,照样过着受人白眼的生活。
  
  ——也罢,到时候尽心尽力教导他也算是抵消欺骗他的恶行了。
  李沐悲哀而轻轻地笑了,看着比他矮一个头的小顾,用极温和的动作拍拍他的肩膀。随后,他将他原先准备好的那套说辞略作修改便说与顾惜朝听。
  
  修改后的故事依然狗血满满,有些不同的是江湖侠客原本是叛出魔教的西域人士,在巧遇名妓之前与魔教高层女性头目有染并且生下李沐,离开名妓后不久客死他乡。而李沐作为叛徒之子,在魔教内部自然不受欢迎。后来魔教爆发内战,李沐的生母在内战中死去,魔教也随之土崩瓦解。
  
  为了防止顾惜朝日后追查发现真相,李沐说的有些含糊。他明知道西域教派众多名字也五花八门,却只说小顾生父的教派是魔教。如果日后小顾要查探些什么,这些支离破碎的信息会给他增加极大的难度。
  
  “父亲当时被魔教追杀已是性命攸关之刻,为了不至于连累到你无辜的母亲,才隐瞒真相的。”李沐说完后目光越过顾惜朝投向远方,装作沉浸在往昔回忆的样子。
  
  小顾听罢后垂下头默然不语,只是抓着李沐衣服的手却有些微微的颤抖,他显然需要一定时间来消化这些话。
  
  又过了一会儿,他才颓然地放手,退到阴影处,默默地站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小顾的心理承受能力应该不错啊,就这些话不会把这孩子打击残了吧?
  李沐忍不住细细观察他的反应,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强。
  
  唉,这个时候,应该是让知心哥哥出场了。李沐这样想着,调整好面部表情,努力塑造一个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形象。他放轻脚步,分析这破庙的光线问题后,走到最适合观察顾惜朝而又不会打扰到他思考的位置停下,关切地看着他。但小顾始终把眼睛的焦距对准地面,不肯与他作任何目光接触。
  
  “我知道这些话对你来说很难以接受,你以前大概对自己的父亲有过诸多幻想,但我一来,你的梦就碎了。所以,你恨我吗?”李沐的话中有些厉南星特有的萧索之感,带着点淡淡的愁绪。他知道这种时候讲话必须注重技巧,吸引小顾的注意是第一要点,把自己摆在弱势则更易博取他的信任。
  
  如李沐所想,顾惜朝立刻抬头看他,清亮的眸子有着异样的光辉。他反问道:“为何恨你?若没有你,我又怎能知道父亲的真相?再说,你已经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血亲了。”
  
  ——这不是真相,只是我想让你知道的真相。
  此时此刻,李沐眼底的忧伤并非作伪。虽说成年的顾惜朝心狠手辣得令人心底发寒,但现在的顾惜朝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他先前对着这个无辜的孩子诸多试探,而后又利用他心中柔软之处撒起弥天大谎。虽然之前李沐自认为已经花费金贵的假期时间传授他武功学识,那么稍许谎言也无伤大雅,但是如今看着顾惜朝不掺一丝杂质的真挚眼神,他的胸口还是泛起了一阵阵酸闷之感。
  
  李沐突然起意,做了个十分大胆的举动。他无视了小顾错愕的神情,张开双臂将他轻轻搂进怀里。
  
  “我会补偿你所受的苦的。”他的声音若有若无,似乎是说给顾惜朝听,又似乎是说给自己听。
  
  怀中的人顿时一僵。
  
  他放开小顾后,察觉到顾惜朝白玉般润滑的皮肤上已经染上了一圈淡淡的红晕,连耳尖都有些微微的泛红。李沐这才发现自己有些过界了。小顾过惯了爹不亲娘不爱的生活,很少有人能和他这么亲近相依。而且古时候也不流行这样的大尺度亲近动作,初次见面应该保持点距离才最为妥当。
  
  “对了,刚才这些人为何要袭击你?”李沐转过头看着地上躺着的几人,略显尴尬地转移话题。
  
  “我……我来到这庙时本无旁人在此,就打算在这庙中休息一晚。谁知他们比我晚到,却硬要……硬要赶我走。我不同意,他们竟仗着人多想动手。”顾惜朝说的有些支支吾吾,似乎是有心隐瞒些什么。那些乞丐瞅着顾惜朝时总挂着阴测测的笑,合围之时更是把他出去的路牢牢堵死,显然没有他说的如此轻巧。而且,若只是赶他走,门口就不会有那几人看守了。但他考虑到小顾的自尊心,便不去揭破。
  
  “无论如何,我走遍大宋寻访你多年,今朝终于能与你相聚,也算是近年来少有的喜事。”李沐爽朗一笑,又接着貌似不经意地说道:“可惜啊,你若身怀武功,遇到像刚才那样的事情也不会陷入窘境。”
  
  “武功?”顾惜朝眼睛一亮。李沐则暗自欣喜,刚才露那一手散花银针算是起了作用,由顾惜朝自己提出学武功的要求那是再好不过了。
  
  “你可否教我武功?”顾惜朝的声音平静无波,听不出什么,但那双眸子里的期待之情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就等着你这句话了。李沐内心狂喜,面上却很是严肃地说道:“学了武功,迟早会踏入江湖,这以后的血雨腥风你怕是很难躲过。反倒不如做一个没有武功之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躲开江湖上的是是非非,岂不是更好。”
  
  “若是不学,遇到歹人何以自保?况且如你所说,父亲遭到魔教追杀。我武功若有大成,也可以去替父报仇。”顾惜朝句句反驳,有理有据。李沐光听前半句还内心乐颠乐颠的,听到后半句就乐不下去了。
  
  “永远别有替父报仇的念头。”他正色道。
  
  “为何?”顾惜朝不解。
  
  “父亲与我都是在魔教长大,对魔教有很深的感情”幸亏这么多年他的脸皮厚度已经练下来了,说起谎来也是脸不红心不跳,“父亲当年叛教而出,已经深觉辜负魔教中某些人的期望,故此他只是一味逃避,不肯反击。而且魔教也已经解散,下令追杀父亲的人也都在当年的内乱中枉死。事隔多年,已经没有追究下去的必要了。”
  
  ——你千万别把注意力转移到替我瞎编出来的某人报仇雪恨上,否则逆水寒的主要剧情若被我蝴蝶掉,区长把我剁碎了喂狗的心都会有。
  李沐实在无法想象好好的逆水寒剧情被整成顾氏孤儿复仇记的情景,真是那样的话,他大概会在被穿越女生吞活剥前先找个地方抹脖子去。
  
  幸好他的郑重其词似乎暂时打消了顾惜朝的复仇之心,然后他开始说些别的话题。
  
  “以后我想你搬出仙姿楼,与我同住。”
  
  “这是当然。不过,在那之前,我想先让你帮我解决一个人。”说到这句话,小顾的脸上又闪过那种不自然的神色。看着他的样子,李沐心中涌出一种不祥之感。
  
  顾惜朝脸上又露出那种可疑的红晕,暗示着主人羞怒交加之情。“我这次离开仙姿楼,是因为有个轻薄之人想……想冒犯于我,你能替我……替我杀了他吗?”
  
  李沐的脸登时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