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小说 > 综影视穿越司职员奋斗记 > 流星蝴蝶剑序章

流星蝴蝶剑序章

时间:2012-01-05 22:25:29作者:绯瑟字数:3792

  回到穿越司后,李沐立刻发现他在武侠分区办公室的位子已经被人占了。
  
  坐在位子上的是个娃娃脸的青年。他那眸子清清亮亮的,像明镜似的倒映着一方天地。看到李沐后,他微眯着双眼,在嘴上划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微笑打量着李沐。他的笑让李沐觉得有些熟悉,因为他笑的时候与他一个损友有几分莫名的相似,那笑里的几分阳光中又含着几分自嘲。
  
  李沐翻遍了自己的记忆,也不觉得自己有见过这号人物,细细观察他的神态动作后,便试探着问道:“是小淮吗?”
  
  “不愧是老木头,这么快就认出我了。”娃娃脸青年笑得更加欢乐。
  
  “你怎么又改装身体了?这次老子差点都认不出来。”确定了他的身份,李沐肆无忌惮地大笑,顺便揪过他的头发狠狠揉搓。
  
  钱小淮从小就是李沐的死党:上学骂同一个老师,上课看同一本小说,长大找同一个工作单位。但是在进入穿越司时他们却发生了分歧。申请岗位时李沐选择了武侠分区,当然这是基于他对某位区长了解不多的情况下,而后者则选择了西方魔幻分区。
  
  “人总要学着改变嘛,再说现在不是流行正太控吗?改装成这样才不会被时代前进的破轮子给落下。”钱小淮挣开李沐的魔爪,然后笑眯眯着解释道。
  
  “现在还没到满城尽是正太控的时候吧?你这样子也太别扭了,还是老子这样看的舒服。”李沐立时反驳道。他对自己的外表还是很满意的。
  
  “你的外貌的确不错。而且老木头你一向都很会装,不会锋芒毕露让人难以亲近。这点我最佩服。你表面上看起来傻乎乎的,其实肚子里的水深着呢。”
  
  傻乎乎的……傻乎乎的……话说你真的是在夸老子吗?你难道不能找些正常点的形容词儿?老子明明是看起来忠厚老实!
  
  “不过我这样子也有利于吸引我喜欢的女生。”钱小淮突然笑得很猥琐。
  
  “喜欢的女生?你还在追我们区的杨玖杨大姐吗?”李沐的八卦之心瞬时占了上风。
  
  “哪有的事儿啊?”钱小淮突然唉声叹气,正当李沐想要接着问下去时,他突然轻轻地笑起来。
  
  “咱已经追到了。”
  
  “哇塞!你不是吧?怎么老子才去了这么点日子,太阳都改从西边升起来了?”李沐目瞪口呆。
  
  “老木头你少打岔,我追是追到了,可她最近忙,没空陪我过二人世界。”钱小淮抬头45度角忧郁地望天,晶亮亮的眸子都快要拧出水来,然后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都怪那些穿越男。”
  
  李沐一头雾水,遂即细细查问,钱小淮这才算把实情都托出。
  
  由于苏有朋版倚天屠龙记美女众多。群芳争艳的剧吸引了无数宅男们的目光。而性格略显懦弱的张无忌更是被穿越的重点对象。但只有少数穿越男能够凭借自己的能力在风起云涌的元末创一番雄图霸业,多数穿越男以成为顶级种马为最终目标,在传播精子和造人的事业上有着极高的热情。依照他们的品性,原版女主女配再死心塌地地爱上他们可能性是极低的。指望那些乱世枭雄们能在见到他虎躯一震的雄姿后就智商下降以至于一败涂地也是不可能的。武侠世界的原住民的头脑还是很正常的,毕竟他们没有活在琼瑶世界,没有被传染脑残光环。为此,为了满足广大男客户的要求,认真贯彻为人民服务的基本目标,穿越司中央领导决定派遣职员扮演女主女配和大反派,力求让顾客们心满意足。
  
  “我可怜的玖玖,得附在赵敏身上跟那个穿越男调情。明明对他唾弃得不行,还得装出一副含情脉脉的小儿女态;明明交战时占着上风,还得找借口拖沓直到那穿越男逃掉。”钱小淮一副西子捧心状语调夸张地感慨道。
  
  “唉,这也没办法,男客户一向都这么难伺候。”李沐同情地看着他。
  
  “不过这还不算最可怕的。”钱小淮变脸比翻书还快,上一秒还哀哀凄凄地惨嚎,下一秒立刻面无表情地问道。“你知道最近出现在逆水寒世界的一大批强悍穿越女吗?”
  
  “额?逆水寒世界?不是资源很紧凑吗?你说一大批什么意思?”李沐疑惑道。
  
  “资源紧凑是老早之前的状况了。在你出这个任务前,武侠分区就锁定了新一批逆水寒世界的坐标,客户能去的逆水寒世界已经比以前多很多了。之前因为能去的逆水寒世界较少,所以每个成长中的世界都备受关注。现在资源丰富了,那些发生磁暴的逆水寒世界就直接被注销了,不会有客户去了。这个决定是你们区长一早就定好的,只不过最近才发下正式通知而已。咦,老木头你的脸怎么这么白啊?哎呀老木头你的手怎么抖这么厉害啊”
  
  我勒个去!难怪那货不告诉老子仙姿楼的背景,敢情他根本就不在意这个任务的成败。那混蛋肯定一边看着显示屏一边得瑟地啃着薯条。玛丽隔壁的,老子千辛万苦地跑任务是为了啥?李沐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在心里疯狂诅咒着某人。
  
  “没……没事,你接着说。”看着钱小淮疑惑不解的模样,李沐尽最大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唉,其实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儿形容那些女人。还是我给你举些例子吧。”钱小淮带着一脸无奈地表情说道。
  
  “有个穿越女在进去逆水寒之前,给自己染上了七彩的头发,涂上七彩的唇膏,管自己叫七彩圣母。”
  
  七彩……她怎么不叫七彩雷母?李沐一阵无语。
  
  “她见到别人时都只说自己七彩圣母的外号,只有见到顾惜朝时才说出自己编造的闺名。”
  
  “什么闺名?”李沐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欧阳玛丽。”
  
  ……前面一个中国复姓,后面一个外国名字,这是个啥?中西合璧吗?李沐已经抑制不住嘴角连续不断的抽搐了。
  
  “她说自己是西域大国朱紫国丞相的千金。她还说仰慕自己的人太多,所以她不厌其烦选择逃出朱紫国来到宋国。欧阳明,据她说是武功可以排进天下前十的大将军,为了追求她休了原配;上官晓雨,据她说是朱紫国第一才子,为博得她一笑写诗无数;慕容玉林,据她说是武林大帮天使帮帮主的儿子,居然为了她甘愿放弃帮主之位;皇甫风,据她说在别国做卧底,手下有一大堆暗探,却甘愿委身做她的侍卫;公孙雷,据她说在朱紫国为官,拥有一大帮追随者权势滔天,却为她放弃高官显位。她还说她相信可以在宋国找到真爱,所以不远万里来到宋国。”说完这些,钱小淮的表情很是扭曲。
  
  这身世还可以再瞎一点吗?一个丞相的千金搞什么寻找真爱之旅,你以为这是脑残偶像剧啊!还有你那几个金光闪闪的情人可以别拿出来乱炫耀吗?那帮派的名字也太怂了吧?那第五个人的名字也太可怜了吧?李沐深深地感觉到自己之前编造的故事是多么的合情合理有逻辑。
  
  “那个世界的顾惜朝……不会相信了吧?”
  
  “怎么可能?”钱小淮立刻撇嘴道。“他刚开始以为她是个胡说八道的疯子。”
  
  “后来呢?”李沐又问道。
  
  “他觉得这女人可能是什么西域魔教的妖女。”
  
  这样的极品只能让吾辈凡人仰视了。李沐突然很同情平行世界的那个顾惜朝。大概在他眼里,晚晴是天上来人间的,这女人是天上人间来的。
  
  “对了,刚才我说逆水寒世界资源丰富时,你那么奇怪的反应是怎么回事?”
  
  于是李沐把无辜职员被邪恶资本家压榨剥削的故事细细讲了一遍,听得钱小淮连连摇头叹气。
  
  “老木头啊老木头,你有时候像个天才,有时候又像个白痴。而你选择进武侠分区就是你最白痴的表现。当初我就跟你说进魔幻区好处多多,你偏偏不听。唉,不听小淮言,吃亏在眼前啊。”
  
  李沐闻言只是苦笑不语,看到如今他的处境,他就不由得想起刚进穿越司的时候。那时候的还是青葱少年的他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啊。当初那么好的一份进魔幻区的机会他就这样放弃了。
  曾经有一分珍贵的机会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只想说一句话,那就是:永远有多远,区长你就给我滚多远。
  
  “还好他现在在开会没有时间刁难你。我劝你还是把握时间去度假吧。”钱小淮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又接着说道,“我从玖玖那里听到,最近武侠分区在开发天涯明月刀世界的旅游项目,所以男主叶开的壳子已经做好了备份,你这次去度假不如用他的壳子吧?”
  
  “叶开?这壳子有什么特殊之处让你推荐吗?”李沐一听到假期稍稍来了点兴致。
  
  “因为是新壳子,所以没有连接原主的记忆,但原主的武功和身体本能仍在。所以你可以不受原主记忆的影响。”钱小淮笑道,“而且最近磁暴频率上升,其它世界主角的壳子还是要放在司里以防万一。”
  
  “那倒也是。叶开的师傅是李寻欢,他从师傅那里学到的小李飞刀还是很有威慑力的。”李沐赞同地分析道。
  
  “既然你同意了,事不宜迟,我带你去看看那壳子吧。”钱小淮立刻领着李沐去壳子的储备处。
  
  见到泡在透明液体中的叶开壳子,李沐越看越满意。刀劈斧凿般的线条衬出了叶开的剑眉星目和清爽俊逸。与厉南星的容貌相比,他的面相少了几丝温润,却多了几分刚毅。
  
  套上叶开壳子后,李沐就出发去了神雕侠侣世界度假。
  
  但当空降完成的时候,他突然觉察到不对劲。
  
  他空降在一片灌木丛生的矮树从中,周围是一片广阔无垠的平原。但他原先把空降目标调控在终南山,仪器不该出现这么大的失误。
  
  更不对劲的是,他无法联系到穿越司。以往他只要一空降,就可以用心灵链接术联系到穿越司的同志。
  
  他再往怀中一摸,心彻底凉了下去。
  
  完了,空间袋也没了。
  
  这下他可以百分之百地确定,自己是遇到磁暴,被卷进未知的世界了。
  
  人倒霉真是喝凉水都塞牙缝,老子好好地出来度个假都会碰到这种鸟事。那空间袋也被磁暴弄没了,那里面可是老子一年的储备物资啊!谁能体会老子从度假小开沦落成异界鲁滨逊的心理落差啊啊啊!
  
  李沐默默地对着天比中指,比完他就准备沿途找个路人好好问一下。
  
  问路人是必要之举,因为他必须得搞清楚,这究竟是什么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