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小说 > 综影视穿越司职员奋斗记 > 逆水寒前奏(九)

逆水寒前奏(九)

时间:2012-01-02 21:49:05作者:绯瑟字数:3339

  顾惜朝睁大了那双清亮如水的眸子,目不转睛地看着李沐那呈现着病态的苍白的面色,嘴唇微颤,却始终说不出什么。
  
  李沐见他神情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又接下来说道:“方才我也说过,那药浴有使人百毒不侵之奇效。但人得到什么后总要付出一些代价。长期浸泡药液后,药中的毒素在我体内日积月累已经达到一个非常惊人的总量。本来我每月服用魔教独有的九转清和丸可以中和一部分毒素。但内乱后,魔教分崩离析,清和丸的制法也就从此失传了。”
  
  “你……你已经有多久没服药了?”顾惜朝心中的不祥之感越来越强,他的心跳得越来越快,简直快要跳出胸腔。
  
  “我从魔教中有带来一些,但三个月前就用完了。”李沐垂首低眉,一副伤感之状。“再过一个月,我的五脏六腑就会尽数衰竭。”
  
  “凭你的医术难道不能制出类似的药物吗?”顾惜朝不可置信的问道。
  
  “我知道那药需要的材料,也知道那药配置的方法。”李沐神色黯然道。“只是那些药材只在魔教内部才有。内乱后,魔教总堂走水,那些名药怕是早就堙没在火海中了。”
  
  “即便如此,我帮你去寻便是了。天下之大,寻几味药材难道还不易吗?”顾惜朝仍是不肯放弃。
  
  “没用的。”李沐苦笑着打破他的幻想。“那九转清和丸需要数十味珍稀药材,你我都是无权无势的江湖草莽,怎么可能在短短一月内找齐?况且那配置也需一月有余,此事是万万行不通的。”
  
  “不,我不相信,你难道就这么等死吗?”顾惜朝终于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冲过来抓着李沐的衣服。此刻,他原先清润如玉的嗓音已经变得低沉喑哑。
  
  “从和你住在一起时,我就在等那一天了。”李沐无奈地看着顾惜朝。顾惜朝连忙伸手查探李沐的脉象。渐渐地,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从面上慢慢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仓皇无助。他颓然地松开了手,眼神空洞地向后退去,一步一步缓慢地后退着,黑靴与木板摩擦发出的声响显得格外的刺耳。
  
  完了,他不会受不了打击一直颓废下去吧?想想晚晴死时他那表现,这个可能性还是有的。李沐看着他颓废呆滞的模样有些担心,便又补充道:“无论你是谁都不重要,你在我最后的四年里与我朝夕相处,共度良宵,我早已把你当做我唯一的亲人了。有这些日子我已经心满意足此生无憾了。你不必为我伤感。”
  
  顾惜朝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毫无反应。李沐深锁双眉,叹了口气,缓缓道:“等一下我便会带一些行装,到魔教的旧址。那里毕竟是我出生和长大的地方,所以死后我也会长眠于那处。”
  
  说完,他便从橱柜中拿起早就准备好的包袱,正欲转身,忽闻身后一阵刺破空气的劲风传来,他匆忙一闪,避开那道青衣大袖,翻到一边。身后的顾惜朝眼见偷袭不成,脸色一沉,便提起仍套着剑鞘的无名剑,飞身上来。
  
  李沐一边在狭窄的空间内来回躲闪,一边冲着他厉声质问道:“顾惜朝,你这是干什么!?”
  
  “你可以轻易地放弃你的性命,但我不行。”顾惜朝的目光冷厉决绝,全无半分呆滞木讷。“我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死。就算强行把你留下也在所不惜。”
  
  敢情这家伙刚才的呆滞都是装的?居然跟实力派的老子拼演技?李沐气极。
  
  此时情况对他十分不利,为了伪造虚弱的脉象,他连续好几天都服用一种□□。因此身体素质也暂时下降,他如今的动作已经不如以往那般敏捷轻盈。而且顾惜朝用无名剑把他逼在墙角附近,他根本够不到房门边的玄铁剑,用赤手空搏对上套着剑鞘的无名剑没有几分胜算。
  
  别逼老子使用散花银针。李沐神色严峻地凝视着顾惜朝,一只手已经暗中靠近腰间。
  
  “你在找散花银针吗?”顾惜朝噙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从背后掏出了一个令李沐十分熟悉的袋子。
  
  是散花银针!他刚才靠近我时拿的吗?老子居然没察觉到。不过顾惜朝不愧是顾惜朝,那种情况下还能想到卸下老子的武装力量。李沐脸色如常,心中却犹如掠起惊涛骇浪。
  
  该死,那就只有靠那个了。李沐忽然望向房间的窗口。
  
  无数的武侠小说中都有说到,高手对战,最忌讳分神。而倒霉催的李沐似乎再次为无数的后辈们验证了这一至理名言的正确性。顾惜朝趁着李沐这一分心便欺身上前。李沐也与他拆招无数,但不多久便气力不济,被顾惜朝寻机点中了穴道。
  
  李沐一脸惊悸之色,在顾惜朝的注视下靠着墙无力地滑下,慢慢地坐倒在地。
  
  顾惜朝蹲下身子,严肃地凝视着他,正色道:“不管那药有多难配置,你都不该如此轻贱自己的性命。”
  
  李沐笑得越发苦涩。
  
  “你把我当做唯一的亲人,我又何尝不是呢?”顾惜朝感慨万分。“就因为如此,我才更不能让你等死。”
  
  “可你真的了解我吗?你又对我的过往清楚多少?”李沐立刻反驳道。“你又怎么能确定死亡不是我最好的归宿呢?”你怎么就不能痛痛快快让老子地去了呢?
  
  “我知道你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淡然潇洒。可那又怎样?就像你所说的,无论你是谁都不重要,我也已把你当做我唯一的亲人了。”顾惜朝那深邃如夜空般的眸子正定定地对着他。
  
  “在魔教时,逃出魔教时,我都杀过不少人。”李沐垂下头,笑得有几分自嘲,几分凄然,几分孤寂。“有时是为了自保,有时是为了试药。在见到你之前,我早已是个满手血腥之人。只是因为一些人,一些事的发生,我才隐藏了真实的自己。所以这些年来,你根本不曾见到真正的我。”这倒不是在洒狗血,老子以前穿叶城主时杀的人也不少了。
  
  顾惜朝站起身子,一甩青袖,走到窗边眺望着远处朦胧于雾中的青山绿水,悠悠叹道:“是非对错我不欲去分辨。我只希望当我坐拥这大好河山之时,能有人陪在我身边。”
  
  会有人陪你的,但那个人绝对绝对不是老子。李沐望着长身玉立的顾惜朝暗自腹诽着。
  
  “我会带你去找江湖上的名医,你需要的药也许他们会有。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不能让你就这样死去。”顾惜朝握紧了拳头,一点都不顾指甲刺破肌肤的痛楚。
  
  “你大概是做不到了。”李沐幽幽道。
  
  “那倒未必,我……”话未说完,他突然扶住额头,身子开始摇晃。
  
  “怎么……回事?”顾惜朝只觉得头晕目眩,浑身的力气像是被一下子抽干似的。他不得不靠在窗栏上才不至于倒下。
  
  “看来迷香开始发挥作用了。”坐在墙边的李沐微眯着双眼,露出一丝狡黠的笑。
  
  “什么……迷香?”顾惜朝艰难地调转身子,看向房间一角每日都点着的驱虫香。
  
  “不是那香的问题。”李沐轻飘飘地吐出一句话。“是那窗边小桌子上摆着的郁荃葵。”
  
  顾惜朝闻言挑眉冷笑,用尽最后的力气扫掉那摆在桌上的花,便体力不支地倒下。他脸朝着李沐躺在地上,费力地说道:“终究……是我……疏忽了。”
  
  他进来时明明看见了那盆郁荃葵,却只以为是近日多雨,李沐不忍娇嫩的花朵经受风吹雨打就把它放于房中,未曾想到这其中的机关。
  
  “你日日都见这花自然不会觉得奇怪。但你毕竟不通药理,不知道这花的花瓣只要沾上一小滴药水,就会散发一种无色无味的迷香。”李沐又解释道。“这花是我最后的一招。我本想着临走前就给你喝下有解药的茶水,但你出手太急,我来不及给。”
  
  顾惜朝笑得倒是坦然大方:“不愧……是南星,当真是……好算计。”
  
  “抱歉,你大概再过一会儿就会失去意识。等半个时辰后我的穴道解开,我自会离开。而且中了这香,你会昏睡三天。”所以你别想什么醒来后去追老子的馊主意了。
  
  “这些年的怀疑揣测……竟然是这么……一个结果吗?”顾惜朝自嘲地笑道。“如果我不去……怀疑,你……你也许……不会这么早……离开……”李沐忽然有些不忍去看他的表情。
  
  “跟你在一起……的四年,就像……一场繁华幻梦。我本以为……这场梦……还会再久一些……没想到……这么快……这么快……就被我……”说着说着,顾惜朝就没了声息。李沐看着他心有不甘地闭上眼,心中千回百转。
  
  如果可以,我也想与你安顿下来之后,慢慢改变你的性格,不让你走上偏激的不归路,也不必遭遇日后那场大变。可老子早已经不是那个刚进穿越司的小毛头,也早过了能够随心所欲的年龄了。身为一个无权无势无后台的苦逼小职员,老子实在没有选择的余地啊。
  
  解开穴道后,他起身揉揉僵硬的肌肉,再轻轻抱起顾惜朝,将他放在自己的床上。凝视着顾惜朝睡梦中仍微微皱眉的面容,他长长地叹了口气。任务算是OVER了,他却怎么也提不起兴致享受接下来的假期了。
  
  再起身,他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门。夕阳下他拉长的影子凭空多了几分孤寂萧索之意。
  
  不过李沐若是知道他以后还会回来,打死他也不会洒这一地狗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