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小说 > 综影视穿越司职员奋斗记 > 逆水寒前奏(八)

逆水寒前奏(八)

时间:2012-01-01 20:18:42作者:绯瑟字数:5327

  在那一夜的月下比剑后,李沐就开始重新定制目标。
  
  第一个目标:与顾惜朝建立一定好感度,完成度100%。第二个目标:顾惜朝养育成才计划,简称小顾养成计划,完成度93%。接下来,该是进行第三个计划了的时候了。
  
  他总会离开这个世界,这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但在离别之际,他必须尽量消除他的离开给顾惜朝的今后带来的影响。
  
  但如果他随便找一天对顾惜朝说什么我要出远门有缘再见的屁话,他很难保证逆水寒剧情被活活整成幼弟十年寻兄记。
  
  因为只是离开,他不能确定顾惜朝会不会来找他。
  
  为了一劳永逸,只有那么做了。李沐沉下脸,从桌上拿起了一杯白瓷杯子喝下其中绀碧色的液体。
  
  自从那一夜后,顾惜朝对着他的态度就有些微妙的不自然,尤其是看见他受伤的肩膀时。更令人担忧的是,他开始经常望着院子里李沐种的郁荃葵发呆,短则十分钟,长则半个小时。
  
  那郁荃葵在煦日下有着极美的花形,一粒粒珍珠般的晨露在鹅黄色的花瓣上翻滚、凝聚,然后顺着那柔软的曲线流下,在地上摔成万道金光。但此花只在未时盛开,开一刻便凋谢。顾惜朝曾说这花如此薄命,故为许多人视为不祥之物,但李沐却尽心尽力地照顾它,由此可见李沐实在是品味独特。李沐听罢半晌不语,他有点不忍心告诉顾惜朝,他悉心养育此花的唯一目的就是想把它作为报时器。
  
  他很想像从前一样带着春风拂面般的笑容,轻轻走进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然后说上一两句俏皮的话,就像寻常人家的兄弟一样说着温馨的家常事。
  
  但现在,他即使与顾惜朝面对面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那夜,他去包扎伤口时曾回望顾惜朝,他全神贯注地盯着那剑上的滴滴沥沥的鲜血,眼中带着股莫名的阴郁。他看得太投入,以至于没察觉到李沐探询的目光。然后李沐在卧室中包扎时,一种器皿摔碎的声响从隔壁某人的房间传来,像是在这幽深之夜的沉寂里撕开了一条深深长长的口子。
  
  再看看他如今的表现,李沐就已经猜到几分了。
  
  这家伙,一点都不懂得掩饰吗?他苦笑着凝视着坐于院中沐浴在晨光下的顾惜朝。
  
  “明晚山下有元宵灯会,不如我与你同去赏灯猜谜如何?”他突然出声打断顾惜朝的沉思。
  
  顾惜朝被他从漫无止境的苦思中拉回到现实中,他回头望着面色略显苍白的李沐浅笑着回答说:“好。”
  
  是该找个适当的时机挑明了,就趁这次下山的机会把事儿都一次性说清了吧。李沐与顾惜朝并肩走在蜿蜒的山路上,心中却不断酝酿待会儿要说的话。
  
  街市上张灯结彩,人潮涌动,刚从青山绿水的长廊中走出,李沐就欣赏了一副太平盛世图。来来往往的人们皆退去了平日里的倦怠之色,换上最喜庆的笑容去迎接节日的到来。华彩锦衣映着各式花灯,把水乡小镇旖旎妩媚的一面展显得淋漓尽致。吆喝声此起彼伏,南坊是烤鸡店的的老板在叫唤,北坊是烧饼摊的小贩在叫卖,这边捏面人儿的捏了个关公忙着吹嘘自己的高超技艺;那边吹糖人的吹了个羊羔儿满脸堆笑着让稚儿来看。
  
  李沐赏析盛日美景本也心情尚佳,但一想到离别在际就难免转喜为忧,他打量着身旁踱步的顾惜朝倒是神色如常。
  
  他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打算和他走到一个幽静少人的小巷里就坦白。谁知走了一路,他却发现身后多了几个尾巴。
  
  顾惜朝也有所察觉,那冷厉的眸子像是化不开的寒冰。他沉声道:“既然扫了我们的兴致,就必须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老子要谈正事,却偏偏来了这起子混蛋瞎折腾,真是晦气。虽是心中在暗暗咒骂那些跟梢的人,李沐仍然保持着面上淡淡地微笑。
  
  他们穿街走巷,东拐西歪,最后走进了一个无人的小胡同隐匿了行踪。后面的跟踪者不见他们身影,自是心急如焚,匆忙现身在小胡同里盘查。
  
  那是两个穿着粗布短褐的中年男子,长相倒是中正平和,看起来忠厚老实,混在人群中也极不起眼。他们在胡同里貌似随意地闲逛,不过那眉眼间的探寻之意却是难以遮掩。
  
  隐于暗处的顾惜朝一瞅见那两人的相貌便瞳孔骤缩。由于一旁的李沐离他很近,顾惜朝面上那极细微的变化也没能逃过他的眼睛。李沐面带疑色地望着他,刚想问他是否认识这两人,顾惜朝的青袍就从他眼前一闪而过。只见他掠空而起,一个漂亮的翻身就平稳落地,再一回眸,那把寒光凛冽的无名剑就架在了其中一人的脖颈。
  
  “原来是老相识。”顾惜朝那清亮如水的眸子里此刻却闪着凌厉狠绝的光,看似暖意融融的话语在字里行间渗透着刺骨的寒意。“昔年承蒙照顾,怎的今日来不通知惜朝一声?”
  
  那被架着剑的男子早已是面如土色,牙齿不住地打颤。另一个人看情势不妙扭头就跑,但被忽然现身的李沐拦了下来。
  
  看他的样子,这两人应该是在仙姿楼跟他见过,怎么今日这么巧就在这儿碰上了呢?难道仙姿楼早就注意到我们了吗?李沐神色如常,大脑却持续不断地高速运转。
  
  顾惜朝架着剑,冷笑道:“依你之见,我该如何招待这二人呢?”
  
  “既然是你的老相识,你就自己好好招待他们吧,我不打扰你们叙旧了。”话音一落,李沐就用随身带着的萧点了那欲逃跑之人的穴道,一个旋空踢将他踢到顾惜朝跟前。随后他就背对着他们走出胡同。
  
  那两人在顾惜朝如同春风般和煦的目光下,只觉得有股寒意从脚底直窜上去。在死亡的威胁下,他们哆嗦着吐露出一大堆情报,顾惜朝越听秀眉皱得越深,终于忍不住打断道:“这些都无关紧要,我只想知道红绡的行踪。”
  
  “红绡仙子她……她近日在陈州的仙姿楼分楼。”那人满是惧意地望着眉眼间染上一片阴云的顾惜朝。
  
  “这就是你们所知道的全部了?”顾惜朝暗自警惕着,又问了被点穴道瘫倒在地的那人。
  
  那男子费力地点了点头。顾惜朝看见他的点头后,就在唇边挂上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李沐在胡同门口守着防止无辜路人进入,在听到了里面传来的两声凄厉的惨叫声时,他回头看到了闲庭信步缓缓而来的顾惜朝。
  
  技术还算不错,衣服上一滴血都没沾到,要是动作再麻利些,别让他们叫出来就更好了。李沐淡笑着望着仿佛不染一丝尘埃的顾惜朝。
  
  但顾惜朝唇边仍带着那抹莫名的笑,他只深深地看了李沐一眼,便头也不回地向前大步离去。
  
  “你去做什么?”李沐满腹狐疑地望着那抹渐行渐远的青影,在他背后喊道。
  
  “想一个老朋友了,我想去会会她。”他清润如玉的声音隔空传来。李沐静立于原地,远远望着他一甩长袖,混入漫漫人海中消失不见。
  
  ——宁愿去找不相干的人也不愿意开口问问老子,唉,这家伙。
  李沐仍然保持着那原先的姿势站在胡同门口,心中千回百转。
  
  ——————————————————————————————————————————
  
  三日后,李沐在街上听闻红绡遇袭的消息。传闻中,她那粉雕玉琢的身子被人生生割了三十刀,还有十刀是划在妍姿艳质的玉容上。
  
  烟花女子最为重要的容貌受损,她这一生也算是彻底毁了吧。顾惜朝这次做得够绝。李沐的眸子里的光暗淡了下来。
  
  又一日后,他在山腰间的宅子等到了风尘仆仆归来的顾惜朝。
  
  他望着面带疲色的顾惜朝,温和一笑道:“欢迎回来。”但说完这句他突然想抽自己嘴巴,这不是某岛国里的平民妻子经常对远行归家的丈夫说的吗?
  
  甩开脑中纷繁的思绪,他如同平时一样将顾惜朝迎进家门,走进庭院中休息。
  
  顾惜朝初见他只是含笑不语,在李沐的房间中坐下时也只是静静观赏房中的花。李沐原先准备的说辞倒是没用上,他等了半晌,才听顾惜朝慢悠悠地说道:“近日江湖上关于红绡的传闻,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她虽曾与你我敌对,但那般好的颜色毁了倒也可惜。”李沐叹道。
  
  他忽的有些同情起红绡,说到底,这个女子也只是心机深重的仙姿楼主手中的一枚棋子。如今棋子失去价值,她的凄惨下场也就可想而知了。
  
  “确实可惜,也不知道是谁与她有如此深仇大恨,做此恶行。”顾惜朝的嘴角噙着一丝浅浅的笑。
  
  “我倒是不认为这是寻仇。”李沐眯起了狭长的双眼,望着顾惜朝。
  
  “哦?你有何高见?”他笑得越发灿然,转过头来专注地盯着李沐。
  
  “若是寻仇,何必费此功夫对付她,一刀杀了她不就得了?”他看着顾惜朝意味不明的笑容,接着说道:“那人这般煞费苦心地折磨她,只怕是为了从她嘴里问一些东西吧?”
  
  “那么你觉得,他问出来了吗?”顾惜朝忽然避开李沐的目光,他的身子笼罩在亭角投射下的阴影里,叫人看不清他面上的神色。
  
  李沐却在这时沉默了。
  
  此刻形势一触即发,他必须慎重考虑每一个从他嘴里蹦出去的字。但仔细设想每一个方案的可行性,他最终还是选定了那个方法。
  
  打定主意,他带着恬淡怡人的微笑温和地看着顾惜朝,轻轻道:“惜朝,我……”
  
  顾惜朝一挑秀眉,转过身子静待下文。他觉得接下来该是拨开一切迷雾的时候了。
  
  “我们来下棋吧。”
  
  话音落地后,李沐观察到,顾惜朝的嘴角,貌似是轻微地抽搐了一下。
  
  显然顾惜朝没想到他费了半天唇舌之后,李沐就给他这么个囧逼的建议。但是一切尚未挑明,他还是得照着李沐说的去做。
  
  唉,玩心理战什么的少年你真的不在行啊。这种时候明显你情绪高涨,正占上风,老子要是不想个法子转移你的注意力,就会处于被动,接下来的对话就真的难办了。李沐淡然自若地笑着,心里却着实捏了把冷汗。
  
  在顾惜朝的心不在焉之下,结果可想而知,一盘下来,李沐完胜。
  
  “刚开始你不熟悉棋局,所以你胜少输多。后来你精通了这纵横之术,就是我胜少输多了。怎的如今这么快便败下阵来?”李沐佯装不解。
  
  “一子错,满盘皆落。”顾惜朝用那白瓷般的手扶着额头,悠悠一叹道。“到底还是我棋艺不精。”
  
  “这倒未必。”李沐侃侃而谈道。“你天资聪慧,这点无人能否认。只是这盘棋你走势过于凌厉,处处不留余地,反而落了下乘。”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不给别人留余地,也就是不给自己留余地。
  
  “这也算是败因吗?那我可不能接受。”顾惜朝笑道。“下棋之乐本就在于那酣畅厮杀的过程,若拘泥于输赢而忘了乐趣所在,才是真正的落了下乘。”
  
  李沐一愣,复又笑道:“如此说来,倒是我执着了。”顾惜朝果然是顾惜朝,活就要活的潇洒肆意吗?
  
  感慨完毕,他又接着说道:“这第二点败因是你的心神不宁。”
  
  “那你倒是说说看,我为何心神不宁?”顾惜朝目不转睛地看着李沐。
  
  李沐刚才还坦然微笑,此刻却收起了笑容。
  
  “你知道了。”他说的是陈述句。
  
  “是吗?”顾惜朝冷笑道,“可我怎么觉得我什么都不知道呢?”
  
  他太渴望知道那多年来可望而不可即的真相。所以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杀死守卫,把红绡拖到了无人的荒野,用锋利的匕首在她的雪白肤容下划下一道道或深或浅的口子。
  
  在她的杨柳细腰割下十刀时,她低声啜泣着;在她的如柔荑般的双腕上划下十刀时,她声嘶力竭地哭喊着,等他在她凝尽脂粉的脸上划下十刀时,她已经目光呆滞,毫无生气。这期间他一遍遍重复自己的问题,红绡也一遍遍重复自己的答案。他问了二十六次,每次,都是一模一样的回答。
  
  他,顾惜朝,只是一个落魄书生的儿子。而李沐,绝不可能是他的哥哥。
  
  人被折磨到这份上,已经不可能撒谎了。红绡以前说的都是千真万确的话,只是他不敢相信罢了。
  
  顾惜朝无法形容自己那时的心情。
  
  该痛恨吗?痛恨一个四年来尽心竭力照顾他,培养他一身绝世才华的人?
  
  该感激吗?感激一个从一开始见面就满口谎言,一直都弄虚作假的骗子?
  
  那些与李沐相处的点滴细节,汇聚成一幅幅生动的画面,在他脑子里飞速旋转着。他心乱如麻,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所以,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回去质问李沐。
  
  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刻了。望着顾惜朝眉眼间的冷厉,李沐苦笑道:“我确实是有些地方骗了你。因为刚开始见面时,我自己也不确定你是不是我要找的人。”
  
  顾惜朝一愣,眉眼间的不可思议之情显而易见。
  
  ——加油,李沐,考验你演技的时候到了!
  “那个晚上,你已经滴过我们的血了吧。”他沉下头,叹道:“以前我也跟你提过我的特殊体质。现在我就再说详细点。我从小在魔教长大,日日夜夜地浸泡药液,我的血已经能抵挡大部分毒素。所以,我的血也与常人之血不同,不能与任何人的血相溶。”
  
  顾惜朝的呼吸忽然一滞,眼神都有些放空。
  
  “因此,我不能确定你的身份。而父亲只是托人告诉我当年与他相好的那个名妓的艺名是牡丹。恰巧你母亲的艺名也是这个。再联系你各方面的情况,我觉得你最有可能是我的弟弟。但是把你安顿好后,我也去暗中查访过。当年符合条件的叫牡丹的女子有五个,除了你娘,还有一个女子生下过孩子,只是那孩子未足月便夭折了。”
  
  顾惜朝垂下头看不清神色,但他的双手已然微微颤抖起来。
  
  “我原本以为你是我亲弟弟,查探后我方知不是。你只是碰巧长得与我极像罢了。我亲生的弟弟早就不在这世间了。不过这样也好,他早早地去了,就不用在这人世受那么多苦难折磨。”李沐怅然地望着无边无际的苍穹。
  
  “所以,你一早就知道我不是你弟弟了?”这次他说的话中都带着颤音。
  
  “有什么区别吗?那不重要了。”李沐笑得惨然。“我这些年难道不是把你当弟弟在养吗?”唉,其实老子都觉得是在养儿子了。
  
  顾惜朝默然不语,但那双白玉般的手抖动的幅度却越来越大。
  
  洒狗血的时候终于到了。李沐这样想着,目光投向远方做沉思状,然后幽幽地说了一句话:“反正,我已经没有多少日子可以活了。能在有生之年遇到你,也是我的幸运了。”
  
  顾惜朝闻言大惊,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死死地盯着李沐。他几乎是这一刻才注意到,李沐的脸色有多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