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小说 > 综影视穿越司职员奋斗记 > 逆水寒前奏(七)

逆水寒前奏(七)

时间:2011-12-30 11:43:54作者:绯瑟字数:4821

  在比陈县休息几日后,李沐便决定动身往别处。顾惜朝本来向他提议说在江南水乡的小城镇处找一处房子。但是权衡利弊,李沐还是把定居点选在了处于江浙一带的浮玉山。
  
  浮玉山四面环水、孤峰兀立,全山草木繁盛蓊蓊郁郁,山腰间的翠竹更是密如烟海。远眺此山,就会看到一条灵蛇般蜿蜒曲折的碎石山道在山间隐而复现。此处人少幽静,气候宜人。更难得的是此山与大城镇相隔不远。在山脚下乘船度过银缎般的瑶江,再走三四个时辰的山道,就能望见城镇外围的银灰色城墙了。
  
  李沐从当地富商手中买下了一套建在山腰的小宅子,便匆匆地和顾惜朝赶去查看宅子。
  
  还未见到宅子,他就饱览了一路的山水风光,心也仿佛随着山林间的白鸟飞扬在广阔无垠的苍穹。一旁的顾惜朝脸上的笑意也十分浓厚。路过瑶江时,他忽而停下脚步极目远眺,那烟波浩渺的江面茫茫万顷与天相接。他不禁感慨道:“先前我还觉得你的决定太仓促。如今看这四周风水倒是个适于住人的好地方。真不愧是南星你选中的住处。”
  
  唉……这纯洁的孩子,我真不好意思告诉你,老子选这地方主要因为山上面药草很多。在穿越司的资金告罄前,我还可以下山倒腾药材赚点钱。李沐望着沉浸于湖光山色中的顾惜朝在心里默默地回答。
  
  看逆水寒里傅晚晴那圣母样儿,李沐就基本猜到顾惜朝喜欢接近和结交什么样的人了。所以刚开始接触这个敏感多疑,自傲里又混杂着点自卑情结的少年,他就以厉南星的性格为蓝本塑造一个淡然飘逸、不染尘俗的谦谦君子形象。他原本想着给初次见面的他留下一个好印象以便接下来教授他武功学业。结果正如他所想,顾惜朝已经逐渐对他放开心怀了。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留下的这个印象好像太深刻点了吧?似乎李沐的性格已经在他心中定了形了。可他到这里并不是为了走剧情,没必要维护厉南星的形象直到任务结束。而且,如果一直这样扮演一个与世无争的世外之客,很多私下里的事情会难以出手。
  
  不过也不能操之过急,若是原本飘逸淡然的君子突然翻身变成拐卖儿童的怪蜀黍,那效果也太惊悚了。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顾惜朝会认为李沐存心欺骗他,并对他有不轨意图。
  
  ——唉,看来只能在接下来朝夕相处的日子里慢慢把老子的本性渗透给他了。这算是我教给你的第一课吧。绝对不能以貌取人。打个比方,不是每个忧郁的青葱少年壳子下都有一颗文艺的心。
  李沐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不紧不慢地沿着山道拾级而上。
  
  终于到达那山腰间的宅子了,李沐和顾惜朝先是把几间久无人住的屋子好好整理了一下,又在卧室点了驱虫的香,便开始讨论以后的生活。
  
  李沐把课程安排跟顾惜朝细细说了一下。第一阶段内容包括:早上起来到山脚沿着浮玉山跑两圈再回来吃早饭,然后扎两个时辰的马步,下午由李沐教授两个时辰的四书五经,吃过晚饭后再一个时辰的学习兵法韬略,接着是在李沐凭着厉南星记忆发明的风靡银河系超级无敌强身健体洗髓药液中泡上半个时辰,在这之后才是供顾惜朝自由支配的时间。
  
  排除那些繁重的学业任务时间,可以自由活动的时间所剩无几。所以说完这些安排,李沐笑得相当苦涩,他自己都有种在虐待儿童的错觉。但接下来顾惜朝的话让他就对小顾的性格有了更加直观的体验。
  
  “学习的时间太少了。”顾惜朝一直微蹙双眉听他说着,然后下了个令李沐笑得十分难看的结论。“浮玉山不大,很快就能跑完。这之后的时间只用来扎马步未免浪费。而且晚上还有大把时间没有加以利用。”经过他这么一评价,李沐只好再作调整。
  
  他和李沐商议了半天才确定好最终的课程内容。结果他的训练时间又凭空多了两个时辰。由此看来,顾惜朝对别人狠,对自己则更狠。
  
  第一阶段的学习进行的顺利程度有点出乎李沐的意料,尤其是在学习科考书目和兵法战术的方面。顾惜朝的确是天纵奇才,每听完李沐对课文的解释都能举一反三,融汇贯通。他在这方面进步神速,只用了平常书生要用的三分之一的时间就学通了四书五经。他写文也越发随意自如,笔下的文章也日益花团锦簇。不过这也有赖于李沐手中集合了千年来各名家大师心血的现代四书五经注释。
  
  在兵法方面,李沐先是教给他基础性的行兵知识,然后借由古代有名的战役总结战争的要素。军事胜败的要素,主要包括兵、体、训、气、才、法、律、财这几方面。兵者是兵种的分配和部署;体者主要指体能;训者是指训练水平;气者就是士气;才者乃将才;法者就是用兵之法;律者则指代纪律严明与否;财者代表经济后盾。等顾惜朝领悟到一定程度时,他开始让他自己总结那些战役中决定胜负的关键。有时候还让他站在输家的角度,写出文章叙述如何才能扭转局势。到最后,李沐则开始与顾惜朝推演宋辽之间的战役,有时李沐代表军事力量较强的辽方,顾惜朝则针对辽人在物资方面的供应问题设计出好几个攻击方案。几番较量下来,李沐只觉得鸭梨山大。不过在李沐说出那几个阴损的偷袭手段时,顾惜朝面上的惊奇还是令他有种莫名的成就感。
  
  在武功方面的进展虽不如前两者神速但也不慢。李沐初见他时看他身量未足,形容尚小,以为他只有十一二岁。谁知后来他坦承自己已有十四岁了,李沐还为此暗自咋舌半天。故此他认为小顾长期营养不良,身子骨弱,不宜马上学习剑招和斧法。他在前期坚持让顾惜朝日日泡药澡以增强他的体质。李沐在那药液中加入了二十多种名贵药材,旨在强身健体养元补气。此药液虽具有奇效,但颜色着实渗人了点。
  
  第一次配制这药液时,他必须不断搅动着绿幽幽的粘稠状液体。但这搅动也只能使药液中的大型颗粒从表面下降到底层一点而已。而那些降到底部的沉淀物则会让在浴桶中的人感觉像踏在一堆软软的烂泥上。而且许多黏着物会吸附在人皮肤上直到渗透完全。李沐觉得浸过这药液的人从浴桶中起来时,可能会给人一种绿巨人闪亮登场的感觉。
  
  所以,即使是极有耐性的顾惜朝看到这绿油漆般的液体时表情也不怎么好看。
  
  看着顾惜朝黑着脸把那些绿幽幽的黏液涂遍全身,李沐决定还是不告诉他这药液的颜色在加入最后一味药前本是粉红色的。
  
  雷点过低的他实在无法想象顾惜朝浸在一堆粉红泡泡里的景象。
  
  顾惜朝虽是勤恳努力埋头苦学,但是李沐已经受不了这样简单枯燥的日子了。在一段日子后,他强制要求每学习五天,就要有两天的假期。在宝贵的那两个休息日中他通常会下山到城镇里逛逛街买些日常用品,顺便也暴露一下本性听个小曲儿什么的。
  
  第一阶段的学习任务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八十七。小顾已经掌握了四书五经的内容,也算得上熟知兵法了。也许是因为药液的关系,他的身子长得极快,几乎已经赶上李沐了,面部的线条也已经比之前刚硬了许多。在此期间,李沐一点一点地减少缩龄剂的分量,到最后则彻底放弃使用,恢复了成年的模样。
  
  两年的基础下来,该是传授他无名剑法和神哭小斧的时候了。李沐一想到这,便在无人处叫苦不迭。
  
  他手上虽然有穿越司出产的无名剑法剑谱与神哭小斧使用说明书。但若要充当顾惜朝的好老师,他自己必须先学好这两样东西。因为他如果把这剑谱与使用说明书丢给顾惜朝自己领悟,那小顾武功有成的日子恐怕是要大大推后了。不过记忆里已经有叶孤城的绝世剑法和厉南星的玄铁剑法,他不知道再学一门剑法会不会扰乱他的武功招式。
  
  但是一切为了任务,拼了!老子好歹也是穿过叶城主的人,学个剑法还不是跟玩似的?
  
  于是,李沐开始了夜半出门后山练剑砍树,清晨回来躺床上装死尸的日子。顶着一头黑眼圈淡定地去教书时,他也努力无视顾惜朝看着他欲言又止的纠结表情。
  
  终于练到了可以给某人做示范的程度,他在一天清晨叫住了正在竹林里扎马步的顾惜朝,告诉了要传授他无名剑法与神哭小斧的事。
  
  “这无名剑法与神哭小斧到底是谁的?”顾惜朝听罢却没有露出李沐期待中的惊喜神色,反而接二连三地抛出一系列问句。“你最近半夜出去,是不是在练这剑法和斧法?”
  
  我该钦佩于少年你的敏锐吗?但介个问题老子真的答不了,你得去问你那现在还不知在哪个宇宙黑洞里挣扎着的正牌师傅。
  
  “它们都是父亲的。我已经有自己的剑法,如今有你在正好学完再传授给你。”思来想去,还是推给那个莫须有的人最合适。
  
  “那为何···不教给我你的剑法?”顾惜朝说这句话时转移了视线,侧过头避开李沐的目光。
  
  “我本是想教你的。”李沐再次启动好大哥模式,挂上一副温柔和睦的笑容,“但这剑法我是从娘亲那儿学来的,魔教中人都格外熟悉。若是传授给你,将来行走江湖时恐怕会多生事端。”
  
  顾惜朝这才回到平时那积极地状态,开始疯狂钻研李沐示范给他的剑法和斧招。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四年已逝,在两人疯狂的教导和学习中,顾惜朝的武功已经略有小成,对付一般的江湖人士已不成问题。
  
  今日乃是中秋佳节。一轮玉盘般的满月当空朗照,空明澄澈的月辉宛如清波泻在密密挨着的高大树木间,投下参差的黑影,黑线互相交错缠绕,切割了彼此的空间,也勾勒出月夜独有的轮廓。
  
  顾惜朝和他都坐在亭中赏月,望着那杏黄色的月亮,李沐就不由得神思飘摇,想到了那场同是在满月之夜下的名动天下的一役。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他静静地望着银雾般的月光洒在院中的每一个角落,口中喃喃自语道。
  
  “你在说什么?”顾惜朝一挑秀眉,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他的目光却好似穿过了茫茫月色,投向了这世界的尽头。“今夜景致极美。如此良辰美景,若只是干坐于此,未免辜负了这大好时光。不如,我们比剑吧。”神哭小斧你已经使得不错,那就是时候考验你的剑法了,你若是合格的话我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正有此意。”顾惜朝粲然一笑,提剑而起。
  
  走出宅子,来到一片空地,一道剑锋上的寒光闪过,两道残影便迅速交缠在一起。
  
  李沐使用玄铁剑法与顾惜朝斗得旗鼓相当。但玄铁剑法在此时此刻还是不能让李沐使得酣畅淋漓。他用眼神示意顾惜朝收剑,于是两人皆垂下手中长剑立于两边。
  
  “怎么,这就完了么?可我看你尚未尽兴。”此刻夜风习习,他额间卷曲的青丝随风而动,淡粉的双唇微张着。
  
  看着顾惜朝挺身执剑,身上一袭宽袖青袍也在疾风间衣袂翻飞,李沐突然叹道:“我有一剑法已经多年未曾使出。”
  
  “哦,南星你还有一剑法未曾示于人前?那又为何多年不曾使出呢?”顾惜朝眼波流转,面上已含上一丝极具魅感的笑容。
  
  “从前我只觉得,天下间值得我使此剑法的人已经不在。”他那映在地上长长的影子莫名的多出了几分寂寞。“但如今有你在,我大概又可以使此剑法了。”说完,他眼神一凛,右手处闪过一道绚丽的剑花,如游龙般向顾惜朝刺去。
  
  天外飞仙那是必杀技,我不敢使。但除此以外的所有招式,你都慢慢领教吧。
  
  顾惜朝看到那惊雷般的剑光,也瞬间收起笑容,翻身躲过后,便划出一剑刺向李沐,那白练般的剑芒在夜空中泛起一阵阵慑人的寒意。
  
  李沐陡然凌厉起来的剑招令顾惜朝有些吃紧,有好几次剑锋都差点划破顾惜朝的青衣,因此他不得不爆发出全部潜力。
  
  突然,顾惜朝脚下似是碰到了什么硬物,身子一偏,原本李沐刺向他的目标就从肩膀变成了喉间。顾惜朝迅速侧剑抵挡,李沐也知道这惊鸿一剑的威力,连忙收势。
  
  但他能及时收剑,顾惜朝的剑却未能收起。一点寒芒一闪而过,地上已多了几滴花瓣状的血滴。
  
  “南星!”顾惜朝大惊。
  
  李沐捂着肩膀处的伤口,对他温和一笑道:“并无大碍,你看,只是小伤而已。”
  
  “但是……”他死死地盯着李沐身上那处以肉眼能见速度扩大的红斑。
  
  “真的无事。我去包扎一下就行了。”说完,他便匆匆离去。
  
  顾惜朝目送着他略显踉跄的身影远去,却不敢跟上去,他原本神采奕奕的眸子如今却带着懊悔与歉疚的阴影。刚才看到那惊鸿一剑,他竟然有种李沐真的想置他于死地的感觉,手中的剑便一去不可收回了。
  
  可是低下头,他望着仍在滴血的剑锋,心中却涌现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
  
  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
  
  他想努力驱逐这个念头,因为这个念头不仅大胆,也是对李沐的不尊重。但是一旦有了这样的念头,那剑锋上殷红的血就如魔纹般让人移不开眼,那过去与李沐相处的种种画面也支离破碎地倒在他眼前。
  
  他很清楚地记得,当年他们相认时,并没有滴血认亲。